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四十八章 艰难决定

第八百四十八章 艰难决定2017-11-10 16:40:15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四十八章 艰难决定

    秋哥是鹰之团第三组的组长,在战士榜上排名第七的一位狂暴战士。他取“秋哥”这个名字纯属恶意,就是指望别人在叫他名字的时候不得以就叫了他“哥”,不过事与愿违,真实情况是由于这个名字,越来越没有人愿意叫他哥了……其实这和名字的关系倒也不大,关键是秋哥总会在被别人叫了“秋哥”后显示出他当哥的得意,于是他就再也没当过哥,哪怕是他这第三组的其他九位下属,也没有一个人叫他哥的。虽然无论等级,还是年龄,他都当之愧的是本组的一哥,但是……

    “秋b!”身边一人叫着秋哥,这就是秋哥在鹰之团里的新名字,一个近乎于辱骂的姓名,这让他郁闷不已,但他越是反抗别人叫得越欢,这好像和他叫秋哥别人却偏不叫哥的逆反心理。

    “滚你的蛋,叫哥!”但秋哥却是从来不会放弃反抗。

    “哥你妹。我说,这次咱们加班到底有没有加班费啊?”换秋哥为秋b的家伙说着,这玩家叫临时处死,名字像个杀手,其实却是光明牧师一个,牧师榜上排名十二的人物。

    “我哪知道。”秋哥回答着,有关名字的争论两回合就结束了,这已经是定式,别人叫一声,秋哥反抗一下,然后该说啥说啥。

    “听说豆青流岚西三十八他们都挂了……”临时处死说。

    “是挂了,西三这会还在牢里。”秋哥说。

    “对方来了什么强援?”以他们鹰之团实力之强,一下折了四人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而且流岚八一西三和十八摸全是速度型人物,打不过也总会跑,要挂他们明显难度更大。

    “听说是云端城那边有来人,千里一醉,还有漂流都有来,应该还有点其他高手。”秋哥作为组长,倒是很认真地向永远私聊了好些情况。在佣兵团的频道里永远只是简单说了一下目前的情况和老板需要让大家新做的事情。

    “是那个漂流?”临时处死问。

    “还能有哪个漂流。”秋哥说。

    “那咱们就三个人……行吗这?”临时处死有些忐忑。

    “对方高手的所在我们已经探明了,我们要面对的不过是十会联盟的四个普通玩家。而且就算是难以应付的高手也不用怕,我们又不是非要和对方决一死战,情况不对找机会冲进仓库也算完成使命。总之能杀就杀,情况不对就朝房里躲。”能当组长的秋哥虽然起名的思路猥琐,却也不失为一个判断冷静的家伙。

    和秋哥临时处死一起的第三名玩家叫恒温,法师榜上排名十四,本是和豆青碗紧挨着,但现在豆青碗挂到不知何方去了,他虽升到了十三位,但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和豆青碗关系相当不错,此时正在表示慰问,倒是没太参与秋哥和临时处死的讨论。

    “呃,好像就是这条街了。”秋哥看着手中地址。他们鹰之团其实也就常在草莽城的那个仓库天台上聚一下,为避嫌虽有权限却几乎不进里面,自然更没了解过其他主城的仓库在哪里,此时也是拿着地址一路寻过来的。秋哥他们这个倒是近,他们拿到该城的传送卷轴传送过来了,走了这还没几步就到街上了。

    “b17,b17……”秋哥念叨着门牌号,一路寻去,临时处死却是仔细地观察着四下的情况,恒温也停止了和豆青碗的聊天,握紧法杖紧随在这二人身后。

    “1213……”秋哥这数着,目光延伸过去,却已经看到估摸着就是门牌b17的位置,一橦形似草莽城那楼一样的建筑,倒很是英奇仓库的风格,而那楼下,果然有四人靠墙而立堵在了门前,目光左左右右不住地打量着。此时街上再无旁人,对方的目光已经落准到了他们三人身上,手中的武器也都纷纷握紧。

    秋哥三人不动声色地继续朝着走着,距离再近了些后,鉴定术已经一个一个地施展过去,临时处死小松了口气:“好像没什么难度。”

    “我早就说了。”秋哥说,“恒温准备。”

    恒温未发一言,手中法杖一举已经开始吟唱。然而招唤出的却不是目光最常用的两大火焰范围法术,只听恒温叫了一声“冰峰林立”,街面上一圈突然就传出一阵“砰砰砰”的仿若冰块碎裂的声音。但结果却是一道道的冰椎一闪一闪地就从地上升起,一股阴冷之气弥漫开去,空气似乎都被渗成了冷薄地蓝白色。

    那四名玩家是参加过和鹰之团三十人的正面对战的,却是没看到当时鹰之团的法师有使出这样一个法术,四人也不知这法术威力大小,有何特别用途,只是小心躲避着脚下钻出的冰椎,一边想冲出这长出一片冰椎的区域。

    哪想恒温法杖又是一下平挥,大喊一声“破”,那刺出的一个个冰椎突然就爆碎开去,碎小的冰渣高速飞溅,四人根本没法避过如此细小碎密的冰渣。冰渣击打在身,伤害是积少成多,四人生命都是不断下降,而且就在冰椎纷纷碎开的一瞬,冰法术的冰冻效果也一并产生,四人行动都是大为迟缓。四人中有个牧师想要赶紧回复,但举手投足却是慢慢吞吞,自然也是大为诧异这冰冻效果的百分比。好容易法杖指好了目标,可这冰椎的碎裂攻击毫无间断,每一个细小的冰渣打上都算伤害,这样的情况下法术不断地打断,竟然全然无法施展。

    恒温在圈外是面无表情,秋哥也是毫无要出手的打算,临时处死也是长舒了口气笑道:“还真没什么难度。”

    “难度在这里呢!”突然三人的身后传来一声说话,三人都是大惊回头,却看到一个黑袍法师不知何时已经立于三人的身后。

    “千里一醉?”秋哥失声叫道,千里一醉却是突然不见,一闪竟然是现身到了三人的夹缝当中,拧身旋剑,一记转身双炎闪很不客气地就朝着三人身上斩了上去。

    “旋风斩!!”秋哥也是一声大喝,眼见这双炎闪是没得躲了,竟然也使出技能攻击想和对方换血。

    顾飞没想到这家伙判断如此冷静,反应更是如此之快,他这转身双炎闪刚刚给一人砍了一下,但无论如何他是不敢和对方战士的旋风斩硬碰硬的,立刻缩步就要退出圈子。不想恒温和临时处死也是各朝后碰了半步,这一来竟然是将顾飞的退路给卡住,而且他们两人倒是出了旋风斩的圈子。

    左右倒是还给顾飞留了空当,但判断精准的顾飞却知这是陷阱。自己退后被阻,剩余的时间已绝不够他再重新向左或是向右闪避了。全无躲闪余地的顾飞,立刻立剑朝前一挡……

    这一粗爆地抵挡旋风斩的方式顾飞已经很久没用了,而且对双手使剑的狂暴战士的旋风斩,这一档要求更快更准!

    生死一瞬,顾飞到底还是做到了。暗夜流光剑准确而又及时地在旋风斩抵身的前一刻磕到了秋哥的剑上,顾飞心知这顶尖高手的力量和技能威力肯定非同小可,死命地抓稳了剑,力量传来的一瞬,立刻泄劲朝后飞去。

    这一泄却泄得并不彻底,毕竟秋哥这旋风斩的力度和速度都非寻常玩家可比。四两拔千斤只是一种形象的描述,事实上想用成这种技法,本身的力量也要有一定的程度,而秋哥这身豪华装备下的旋风斩,多少有些超越顾飞目前力量所能处理的极限。

    但是,还不至于就被完全砍中!顾飞心中已经判断出了一点,暗夜流光剑被秋哥的旋风斩崩开,却也只余点剑风划过顾飞身子,顾飞已借着这一崩之力朝后飞出,很不客气地撞到了斜身后临时处死的身上。

    临时处死没力量,更没化力的技巧,顾飞带着旋风斩的力道挟身一起撞来,临时处死朝后连跌数步,仰面翻倒在地。还不及反应,就见黑色身影由远及近由小变大,很坚决地就把他当了个肉垫。

    就这还没完,顾飞那是多专业的格斗意识!就是这种情形下也没里遗漏任何攻击的机会。倒到临时处死身上的一瞬,暗夜流光剑反手倒持,照着临时处死的腰间就是一下。

    这只是一下普通攻击,任务倒不算高。顾飞倒下时双脚却还趴着地面,身子朝临时处死身上一摔,立刻借着这股弹力,脚趴地面腰身一拧弹身而起。

    这一起可把恒温吓一大跳。一切发生得都是如此之快,他当时是在千里一醉身后,没看到顾飞用了什么手法,只当是被旋风斩给砍飞,虽然从力的方向的物理原理来说他这一飞撞到临时处死身上有些奇怪,但那一刻恒温也没多想。

    看到临时处死先倒千里一醉后摔,只当这是一个绝佳的攻击会,举了法杖正要给顾飞来一下。哪想到刚刚摔下的顾飞仿佛一个弹簧一般,只那么一瞬间就已经重新弹身而起,而且那剑光闪动,击向得竟然是他恒温。

    恒温此时连珠火球已经吟唱只剩最后,毅然决然地还是发了出去。这么近的距离,他觉得不可能还有人可以躲过,但偏偏顾飞就是可以,弹起的身子突然凌空又是一翻,竟然从连珠火球上面横翻了过去。

    恒温这连球火球本就是对摔倒在地的顾飞所使,角度是向下的,飞得当然不高,顾飞这一翻掠过,手上的剑可没松懈,暗光一掠,恒温只觉得脖子上凉了一下。虽然只是普通攻击,伤害不大,但那一瞬间的感觉却让恒温觉得毛骨悚然,他简直要当自己是个死人了。

    恒温还没死,临时处死却差点被气死,顾飞从连珠火球上翻过去了,连珠火球却还是要继续朝前飞,结果就把仰面躺那的临时处死炸了满脸花。

    临时处死张嘴还想骂,结果目光转去,却见恒温已经是被千里一醉杀得手足无措。近身攻击下,恒温一个法术也使不出来,眼里全是求救的内容。临时处死连忙拿过法杖想给恒温回复一下,哪知千里一醉头也不回,却好像知道他的举动一样,这迈步一跨……

    “我操!!”临时处死他们这些高手施展技能真是又快又准,而顾飞这一步跨得也是精准的无耻,临时处死这一回复术竟然是点到了顾飞身上。

    “多谢。”顾飞竟然还回头朝临时处死笑了笑,恒温在顾飞暴风骤雨的狂击下生命滑得极快。他一个法师,暗夜流光剑的物理攻击在他身上毕竟还是有体现的,而顾飞攻击手法之快,更是让恒温眼花到想吐。

    快……一切都只能用一个“快”来形容。从顾飞被击飞,到再弹起,到对临时处死展开攻击一切都是那么快。秋哥收了旋风斩的时候,已经是顾飞弹身而起翻过连珠火球抹了恒温的脖子一剑。

    秋哥连忙想要上来救援,却忘了顾飞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十会联盟的四人虽然上一来就被恒温一个技能制住,却也是因为这是一个他们从未应对过的陌生技能。他们在装备,在技术上或许比不了鹰之团的高手,但他们却也自有一股狠劲。此时已经破除了恒温的技能冲出,也不管自己生命还有多少,四人已经咬牙切齿地一起朝着秋哥冲了上来。对于局势的判断他们却还是比较准确的。

    秋哥不得不回身应敌。而恒温想被救,机会本就在这一瞬,秋哥无法腾出手,顾飞这边早已经把带有技能大招使了上去。双炎闪,掌心雷,甚至还有一道从天而降的闪电……

    好容易从地上爬起,寻到空间突然可以给恒温回复的临时处死就看到白光一道,却不是他回复的白光落到恒温头上,而是恒温死亡消失的白光。

    “太慢了你……”顾飞微笑着扫了一他一眼,却没有理会他,反是冲向了那边对秋哥的围攻,朝那四人一使眼色:“你们去对付他。”

    四人中虽有牧师,但个个经历了恒温那技能,生命不全。秋哥伤害又是可怕,这么一会一人已经就要挂掉了。顾飞的出现却是及时,四人很听话地立刻撤下,秋哥却是不顾一切地一记冲锋冲了出去,顾飞虽然对他进行了攻击,但在网游里围魏救赵也并没有那么好使,秋哥根本没理会顾飞这一剑,很执着地硬是把那名生命无几的玩家彻底挂掉了。

    其他三人也没多理会,也是狠命冲向了临时处死,显然是要把这仇算到临时处死身上。临时处死再高手,却不过是牧师一个,面对围攻也只能拿自己的回复技术来支撑,此时唯一的希望,似乎就在秋哥打倒千里一醉帮他解围上了……

    但是,单对单又怎么可能有人打得败顾飞?秋哥把在网游中练就的一身本领已经是百分之二百的发挥出来的,但根本拿顾飞无可奈何。虽然顾飞那一剑一剑地捅在他盔甲上似乎也没多可怕。但当技能冷却结束,双炎闪劈到时,秋哥很是期待地朝临时处死那边望了一眼……

    临时处死何尝不知道秋哥需要他的回复,但此时他连自己都有些应顾不暇了,再腾出一个技能去补秋哥,自己是否可以支撑得过来?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临时处死估摸自己的技术,在此时只能帮一人支撑下去。这一艰难的决定临时处死只用了两秒就已经做出,他一咬牙一个回复术落到了秋哥身上,大吼一声:“进仓库!!!”

    秋哥很明白临时处死的意思,因为这本就是他在战前所做的决定:能杀就杀,情况不对就朝屋里闪……

    秋哥此时很后悔,自己的决定为什么不是什么都不管直接就朝屋里闪?如果是那样的话,也许他们已经杀进屋了,那四个玩家,根本挡不了他们三人冲杀,可是千里一醉这一来,形势立转。此时临时处死被逼在对面墙根,想他靠近仓库已经再无可能,这时候只能靠自己冲进,而临时处死只能是牺牲了……

    对于秋哥来说,这决定同样艰难,但他却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临时处死一个决定性的回复术已经施加给了他,而他现在只是在帮他拖住那三人罢了。

    “呀!!!“秋哥怒吼了一声,看准仓库门的方向,一个冲锋冲去。秋哥相信,就算是千里一醉也不可能能拦得下他的冲锋,自己只要到了门边,硬顶两下千里一醉的攻击也可以冲进门了。

    千里一醉果然无法挡住冲锋的锐利,秋哥眼中已经只有那扇紧闭着的房门。猛然间,他觉得腹间一沉,一股无法抗拒的推力已经袭来,他已经无法再继续朝前冲去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