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五十五章 十会联盟散伙

第八百五十五章 十会联盟散伙2017-11-10 16:40:23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五十五章 十会联盟散伙

    云中暮倒是平静了,但此时的十会联盟十个频道里全炸成了一锅粥,十个行会的通话员都忙不过来了,也不知该给云中暮反馈些什么好。云中暮却是洒脱到底,直接给几人去了消息:“直接告诉我结果就好……”

    通话员们这倒是松了口气,此时频道里已有斥责的声音,有些玩家认为云中暮这是害怕了,退缩了,这是懦夫的行为。

    云中暮此时是眼不见为净,静静地候着结果。身边有数十名和他许久了的兄弟,大家从公测开始,风风雨雨走到了现在。云中暮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首先就是通知了这帮兄弟一声。让他感动的是,这帮兄弟竟然没有一个怀疑质疑他的决定,一个个都表示会力挺他到底,更是坚决表示大家兄弟不能分开,将来的路,大家一定要一起走。

    云中暮的这帮兄弟里,除了他有五人是行会会长,居然也表示要跟着他一起走,这些人可都是十会联盟绝对的核心,核心都要走了,云中暮其实已经可以预见,十会联盟就算能留着这个架子,也只是徒具其壳,再不可能重复往日的光辉了。他甚至有一种感觉,是十会联盟跟着他离开了,而其他人是纷纷退出的。

    会长心意已决,甚至已经不再参与大家的讨论。十会联盟的众玩家再说什么又有什么用?再说实话,真对十会联盟有感情的,其实就是云中暮他们这帮人,其他大多数就是看这行会强大,于是就往里加,此时听到要散了,嚷嚷了几句后,情感上倒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不过毕竟还是有不少人想继续十会联盟的风光的,但是,十会联盟中除了云中暮,根本就没有一个可以让十家行会全部服气的人。好容易想出来一个,结果一说,得,人也准备跟着云中暮一起走了。

    “操,那就这样吧,以后各玩各的!”有会长发脾气了,他行会所存的玩家倒也没异议,于是一通系统提示声,他行会当场就有数人退出,都是云中暮的死党。

    有人带了头,其他行会也就不客气了,退会提示此起彼伏,十家行会,六家会长都直接退了。

    会长退出倒不至于直接解散行会,但七天之内必须有人申请会长,并得到半数以上的玩家支持。这期间行会的一切事务停止,成员只能出不能进。七天之后没有选出会长的话,行会这才会自动解散。

    按说副会长也算是行会内比较有声望的,顺理成章接过会长的职位也不稀奇,但大家跟着一瞅,六家行会,副会长退了的也有四家,众人彻底无语了,当场就有两家行会人退了个七七八八,等级颇高的行会只余一个空壳子,留下的玩家大眼瞪着小眼。而退出的玩家立刻积极的寻找出路,毕竟还有四家行会是有主的,而且等级也都不算低,月夜城目前也根本没什么强大的行会,比较下来行会联盟随便一个行会出去其实都是极有潜力的……

    而云中暮他们此时已经是什么都不知道了,从第一个会长喊出散伙的声音,云中暮就已经得到了答案,他退出后,愿意继续和他一起混的兄弟立刻也跟着一起退了。没有了行会频道,没有了呱噪的一堆通讯兵,云中暮只觉得心情舒畅,海阔天空。一点身边兄弟,跟着他一起的人尚有142人,全是熟得不能再熟的面孔。云中暮忍不住叹息,这十会联盟发展越来越快,势力越来越大,自己却和行会兄弟的距离越来越远,从有了这等规模以后,自己再认识的朋友好像就全是外行会的高手或是会长,而自家行会的却再也没有和什么新人熟悉起来。

    “老云,下来你是怎么打算的,和兄弟们说说。”有人对云中暮说着。

    “鹰之团,老子和他们没完!”云中暮吼着。

    “好!!!我就知道!!!”人群中叫声一片,此时他们没了共同频道,只能用嗓子来宣泄情绪。这些人无疑是最了解云中暮的,他们已经暗暗猜出了云中暮的心思。他们大多都是参与过方才世界大战的,拥有工作室背景的玩家团体有多难对付他们深有体会,更是明白了即使倒了鹰之团,也会有鹰二团,鹰三团。

    云中暮带领一帮人退出导致了十会联盟的解散,看起来像是不负责任的逃避,但实质上这却是最负责任的做法。因为眼下的对手不同往日,一直纠缠下去,十会联盟太多的玩家的游戏生活都将被完全改变。虽然云中暮有说可以去谈,去和平解决,但就算那样做,也不过是为了这些留下的人,而他云中暮是一定会跳出来和鹰之团和英奇死抗到底的。就像当初和前尘行会,月夜城的玩家都妥协了,只有他,始终坚持着要和前尘抗下去。现在的对手虽然更为强大,但云中暮依然是那个云中暮。

    “现在我们怎么做?”有人问着,一群人热血沸腾,他们和云中暮全是一个脾性,完全欣赏云中暮的做法。

    “那就大家一起来合计吧!”云中暮现在心情放松,再大的困难他也能够精神抖擞地去面对。

    “我说,不如我们一起去加入剑鬼老大他们的新行会吧?”云中暮兄弟中著名的废话军师一代军师又如往常一样提出了建议。

    但是这一次,他的建议竟然没有被鄙视,更没有被无视,大家都是一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认真地考虑这个提议,这在一代军师的出谋划策史上可是头一遭。

    “大家怎么看?”云中暮问着,了解云中暮的众人却已经立刻知道云中暮的心思,能问出这样的话,云中暮基本已经动心,已经在犹豫,否则如果是他不认可的建议,早就开骂了,云中暮可从来不假装民主。

    “我随便。”断云说着,他们这伙兄弟,断云算得上是二号人物了。

    “哎哟老云你装什么优柔寡断,你一句话,兄弟们都跟你的。”猪仙也放话了,难得不是瞎吐槽而是说了点大家都中意的话。

    “就是,老云你拿主意就行。”众人异口同声。

    “我意思,军师这饭桶,总算出了一次像样的主意。”云中暮说着。

    一片哄笑声中,大家当然已经明白了云中暮的意思。这样做传出去后或许会被原来十会联盟的人更加鄙视,但这帮家伙,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都是不解释的主。为什么加入非常逆天?这很清楚!因为那帮家伙显然也要和鹰之团较量一番,大家何必各搞各的,索性攒在一起上得了。更何况和那帮家伙一起把握也大一些,毕竟大家想得是去找鹰之团的麻烦,而不是给鹰之团送pk值。

    “好,那我这就联系。”看到没有一个人有异议,连一向乱七八糟的猪仙这次脑子都没犯浑,云中暮也很高兴,立刻和人联系。剑鬼坐牢联系不到,云中暮联系的人是顾飞。

    “加入我们行会?现在加不了,剑鬼还在牢里呢!”顾飞如此回答。

    “我知道,我就是先招呼一声,给我们留位啊!”云中暮说。

    “你们多少人啊?”顾飞问。

    “至少142人。应该不止这个数。”云中暮这么说,是因为他的一班弟兄有些是不在线的,他相信这些人会和他们做出一样的决定。

    “那足够了。”顾飞看了眼行会面板后回答。非常逆天现在四级行会,人数满的话是500人。他们现在一共才一百来人,空位有的是。

    云中暮自然很高兴,尤其对于顾飞完全不问他们缘由,更是没问他们十会联盟如何了的风格大为欣赏。

    顾飞此时还在那不知名的主城瞎转悠,转悠的范围却一直没离英奇那仓库有多远,他是想再偶遇个英奇搬运工什么的来捣乱一下。顾飞的耐性是毋庸置疑的,他愿意去做的事,没有什么是可以阻挡的。

    不过晃荡了半天也没什么成果,顾飞估计是不会有什么收成了,于是也用了传送卷轴飞往了月夜城。月夜城的酒馆,韩家公子等众高手此时坐镇此地休息,这一番长途奔波,大部分人实际上等于什么也没干成,最后被鹰之团顺利地把仓库都拿了回去,可以说是一场比较失败的远征。虽然有顾飞先后杀了数人,但对于这样的成绩显然并没有人觉得满意。

    一堆人哑哑地喝着酒,并没有什么人说话。此时并不知鹰之团他们下一步会有何举动,所以也没有什么讨论的。正沉默着,突然酒馆外有人匆忙冲了进来,众人都顺声望了一眼,看不认识也没太在意,谁想这人刚找到地方落了座后,说话的声音立刻就传了出来:“知道吗?十会联盟解散了!!!”

    在月夜城,这一消息的重榜程度,相当于云端城玩家奔走相告千里一醉从此不做通缉任务了。这样大家都很上心的事当然会传播的很快。十会联盟解散后原十家行会,四家瞬间已是形同虚设,两家进行着会长的选举,前途未卜,余下的四家,却是已经开始大张旗鼓地招兵买马,显然是想继续在月夜城的霸主地位。

    不过四家行会里显然没有云中暮这么镇得住的老大,四家想再亲如一家是不可能的,谁都不会服谁嘛!只不过前一秒钟大家还是同一旗帜下的好兄弟,下一秒钟突然就成了最直接的竞争对手,这个转变多少有些古怪,大家一时间还有些尴尬不能接受。于是竞争就先在暗地里展开,原十会联盟那些会长走,副会走后索性也退了的人,纷纷被四家抢招,十会联盟解散的消息,也是他们放出。这是想迅速给月夜城玩家认识一下自己,一直以来月夜城玩家都是只知十会联盟,只知一个老大云中暮。十会联盟具体哪十会,各行会有没有会长什么的,几乎没人关心。

    现在不同了,四家行会自立门户,再不被人知道名字,再不被人知道会长是谁那可有些推广不利,于是四家都是不遗余力地迅速进行着推广活动,就差没撕着人耳朵告诉人家以后月夜城的老大就是我啊就是我了。

    此时冲进酒馆和朋友谈起这一消息的玩家只是第一个,跟着,第二个,第三个,也有是收到朋友消息的,瞬间整个酒馆都沸腾了,大家纷纷都开始讨论这一话题。

    云端城这票人听了当然有些茫然,云中暮先他们一步回来时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十会联盟就解散了?难道还有会长跑得远了,于是行会就兵变了的一说?

    正疑惑着想找云中暮问问,突然酒馆门又开,倒是顾飞走了进来。一眼就瞅到众人所在,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嚷嚷:“云中暮刚和我说想入咱们行会。”

    这一声听到的可就不只是韩家公子他们了。整个酒馆瞬间安静下来。云中暮是什么人?那在月夜城就相当于云端城的千里一醉,就是那最可怕的魔王。十会联盟散了,云中暮没什么坚持,竟然要投入其他行会?怎么说以云中暮的名望,随随便便就可以再拉起一家普通的五六级行会啊!

    安静了数秒后,酒馆里的玩家开始窃窃私语,他们已经看到顾飞这声招呼是向着谁们在打,他开始讨论这帮人是什么来头,竟然可以将云中暮这么牛的人物也收归帐下,此时是不是该抓住机会上去抱个大腿什么的。

    “这怎么回事?”等顾飞坐下,八卦之魂已经燃烧到满级的佑哥迫不及待地就问。

    “他消息给我说想加入咱们,一百多号人,咱们很多空位嘛!”顾飞说。

    “不是问这个,我是问十会联盟怎么了,怎么会解散的?”佑哥说。

    “十会联盟解散了?我不知道啊!”顾飞说。

    “靠,不解散他怎么会加入我们。”佑哥说。

    顾飞笑:“他加入是他的事,和十会联盟是不是要解散有什么关系。”

    佑哥一怔,从逻辑上说显然顾飞是对的,但看顾飞好像并不知道什么,立刻对和他说话也没兴趣了,干脆问云中暮?这好不好呢?是不是有什么伤疤?佑哥纠结了。

    “他人就来了,你想知道就问他呗!”顾飞过来的时候顺便也约云中暮,云中暮他们当然会过来,准备一起商量蹂躏鹰之团的大计呢!

    佑哥急得抓耳挠腮,总算是把云中暮给盼来了。

    “哈哈,都在呢?”云中暮意气风发地走进,全酒馆又一次安静了。大家想当然地认为十会联盟解散,这个一手创立并将其发展壮大的当家云中暮必然是痛苦不堪,直接白了头都可以接受。但此时这家伙却是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模样,这让大家分外不能理解。

    “难道加入我们会让人激动到忽视一切痛苦和哀伤?”韩家公子说。

    “靠,要不要脸啊!你自恋也不要把我们都带进去行不行?”其他人抗议。

    云中暮过来,潇洒入座,自己给自己倒酒,一边问:“聊什么呢?”

    “不只我们,整间酒馆都在聊你。”佑哥说。

    “聊我?聊我们十会联盟吧?”云中暮一边喝酒一边说。

    “对啊,怎么突然就散了?”佑哥说。

    “哈哈,老子累了,说不想干了,直接就退了,结果这帮孙子没出息,就这么散了。”云中暮笑道。

    “这么简单?”佑哥有些不信。

    “当然。”云中暮却是肯定地点头。像什么为了不想给大家继续制造麻烦什么的,这种心思云中暮会做,却打死也不会承认,把这种东西说出来在他看来才是件丢脸的事。自己是纯爷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婆妈的忧伤和顾忌。

    “剑鬼老大什么时候出来啊?咱这等着入会呢!”云中暮一两句话就堵得佑哥八不下去了,倒是开始占据主动。

    “明天差不多。”韩家公子回了他一句。

    “鹰之团那帮孙子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动静?”云中暮说。

    “十会联盟散了,这消息传得这么快,他们大概也很容易就听到了。这样一来,鹰之团还会有什么动静真是更不知道了。”韩家公子说。

    “想想办法,不能让这帮孙子这么嚣张下去了。”云中暮说。

    正这时,酒馆的房门又一次被推开,两人并肩而入,目光在酒馆里扫了一圈后朗声问道:“云中暮老大在不在?”

    “谁啊?”云中暮听到喊他,回头。顾飞也是顺声抬头一看,笑了。来的是多木和木多,这专业记者真是太狗仔了,这消息刚传开,人已经找上门来了。这帮家伙估计也是工作室传送卷轴的大客户,他们这哪有新闻飞快就要往哪赶的,没传送卷轴怎么行。

    多木和木多一扫这边名人真不少,笑容满面地就上来了:“哟,都在呢!”他们做记者的,很注意和名人打好关系,毕竟话题主要就是由他们制造的。新出十级的菜鸟,只要不是把一座主城直接毁灭了,谁会去采访他们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