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五十六章 地牢先锋

第八百五十六章 地牢先锋2017-11-10 16:40:27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五十六章 地牢先锋

    佑哥眼睛一亮,他是热爱八卦,但人记者那就是专业地打听八卦制造八卦,这个业余的和专业的,怎么着也还是得有点差距的。于是就见佑哥非常友好地把多木和木多引了过来,塞到了云中暮面前,而他则退居一旁准备安心去听自己没问出来的背后的故事。

    其他人显然八卦精神就极欠缺了,比如最没这心思的顾飞,此时已经去向韩家公子询问下一步的砍人计划是怎样的,而韩家公子则是专注着他的酒杯,也对参访什么的关注不大。御天神鸣和战无伤则只是又讨论了一下木多算不算是个美女,后来把火球也吸引过来参加了讨论。剑南悠几人则在盘点如果有朝一日也要被采访了,需要收取什么样的费用。漂流一脸的若无其事,显得很见过场面,而懦夫救星的样子和漂流就比较相反了,从来不知游戏里竟然也还有记者采访一说,虽然不是采访他,但近在咫尺让他显得十分好奇。

    云中暮现在是心情良好,对两个狗仔也没有什么抵制情绪,但问来问去以后,佑哥都叹气了,多木和木多也生出一种被挑戏的感觉,显然,心情好归心情好,但云中暮对于他们的采访根本就不配合,完全是在耍他们玩,似乎并不想公开自己的真实想法和意图。

    多木和木多叹了口气,这个第一手的当事人采访困难重重,看来这次的报道又会少了不少深度。不过两人也没强问下去,和众名人匆匆一打招呼后就离开了。云中暮采访不到什么,但可采访的目标还是挺多的,多木和木多继续忙碌去了。

    云中暮等这两人一走,则继续凑回桌上,想和大家继续认真讨论有关鹰之团的问题。

    “我说过了,你们十会解散,那么鹰之团的下一步会做什么那就没法预测了。本来当然是来继续找你们麻烦的。”韩家公子说。

    “英奇那边盘点完库存,总要换新的仓库,也许他们接下来会负责搬货?”云中暮揣测。

    “有这个可能,这事肯定要绝对可靠的人来做。从鹰之团的人可以随便进出仓库来看,他们应该当得起这个负责。不过物资是工作最重要的东西,我想他们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绝不会吝啬卷轴。”韩家公子说。

    “唉,如果知道他们的新仓库在哪就好了。”云中暮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和鹰之团大干一场。

    “静观其变吧,这一天已经很多事了。”韩家公子说着。

    在座的人都点头,这一天虽然细节上很多人都没做什么,但从整体来说这两天的游戏内容真是丰富得要死,现在看来总算进入一个整歇期,大家都小松了口气。

    此时最忙碌的当然就要数多木和木多了。从十会联盟和英奇工作室大起冲突,从游戏里一直掐到论坛上开始,他俩就已经在关注这一新闻。正想对此事进行报道,没想到这事发展得如此之快,一天不到,十会联盟竟然就已经宣布解散了。多木和木多再不敢怠慢,匆忙杀进游戏来进行直接参访,哪想第一站遇到的主角云中暮就是个攻不下的碉堡,两人无功而返。两人之后在月夜城里狂转了一圈,通过他们的关系渠道,总算又采访到了一些十会联盟的其他人员,当中也不乏原十会联盟的高层。而这些继续坚持在原有行会的人,百分之九十对于云中暮和他的一群兄弟仓促退出行会导致十会联盟散伙的行为表示出了高度的不满。

    不过自诩很有专业精神的多木和木多,却不想这样成为一言堂。云中暮的心思虽然他们不能直接问到,但通过许多细节,还是客观地分析了一下云中暮为何会说出“累了”这样的话语。而和英奇的这番角力中到底还发生了些什么故事,转遍月夜城的两位记者却是怎么也问不到。

    于是两人决定把这次内容做一个连载,先把眼下的结果报道出去,再开始从头往前挖掘真相。于是当晚游戏在线人数的高峰时刻,十会联盟解散的消息便被名记多木木多轰轰烈烈地报道出去了。

    而此时甚至连云中暮都在守着二人的报道,看到两个家伙旁敲侧击后对他的一番分析,也不由地叹息:“妈的,这两个家伙还真有点门道。”

    多木木多不愧是网游资深记者,嗅觉敏锐。云中暮虽没配合他们,但云中暮退出行会的心思他们却也分析了个八九不离十。两人由衷地指出:非常逆天在和英奇工作室的抗争中肯定是感受到了工作室实力的强大压力。这种压力十会联盟大多数人可能还不知,但一直战斗在第一线的云中暮却已经敏锐的察觉。他发现了没有胜机,于是毅然决然地带领他一般兄弟退出了十会联盟,他的真实想法,或许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带走和英奇的仇恨,让十会联盟更多的玩家可以不用卷入这场漩涡。云中暮!平行世界最大行会团队的领导,不愧是位负责任的老大!!

    “你们的话太多了啊……”看着报道,云中暮是喜忧参半。他喜的并不是多木木多对他的正面报道,事实上这反道是他所担忧的。

    多木木多何以能上一上线后就立刻捕捉到云中暮的所在?其实这多少有点云中暮的暗中配合。十会联盟解散,这在月夜城是会瞬间传开的消息,但对于其他主城来说,并不太多的关注和咨询交流很有可能让他们要久以后才知道。所以云中暮需要借一个外人之口,让这个消息尽快地散播开去,让更多的人都知道:十会联盟已经解散。

    为什么解散?相信不用什么人分析,随便谁都可以想到肯定会和十会联盟近期和工作室的纠缠有关。工作室如此大的能量,相信会引起相当多玩家的不安,兔死狐悲的感觉会让他们对十会联盟报以同情,英奇工作室或是鹰之团如果这个时候还要对十会联盟的那些旧部继续打击的话,那肯定会触发众怒,这是工作室绝对不敢的,他们远比行会什么的要更加注重在玩家心目中的形象。

    云中暮不敢断定英奇工作室对他们是否掺杂有太多私人恨意,他担心即使行会散了,英奇依然不肯罢休,所以他暗中配合出这么一码戏,让十会联盟的解散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全平行世界,是想借公众之口来堵英奇的出手。

    事情挺顺利,多木木多的报道无疑是游戏中消息传播最广最快的方式了。只不过这两个家伙话也太多了些,云中暮什么都没说,他们却把云中暮的想法都很真实地推测了出来,这等于是暴露了云中暮的目的给英奇知道……

    “就算他们知道,相信他们也只能放手吧?希望他们能保持理智……”关上帖子的时候,云中暮禁不住想着。

    而此时的英奇工作室这边,倒真让他们给猜着了,五夜在继续进行着盘点,而鹰之团的人却开始帮忙进行货物转运,将已盘点过的仓库物资统统转去盖世奇英跑了一天物色到的新仓库。为图安全省事,他们也的确用起了传送卷轴进行空运,只不过仓库里货物繁多,运送过去又要归类整理。鹰之团的人现在已经不是那一个个叱咤风云的高手,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全像是出卖苦力的劳工。

    “头儿!”这时第三组突然有玩家上线。鹰之团依旧三组轮班干活,可怜的三组今天一天都在该休息的时候多次被喊上来干这干那,于是被特许好生休息一下,于是到现在还没换班,但这次却是三组的玩家主动上来联系永远。

    “什么事?”永远此时也是劳工之一。

    “十会联盟解散了。”上来的人是三组的组长秋哥。

    “哦?哪来的消息?”永远问。

    “全世界都知道了,是多木木多的报道,看时间,好像就是仓库统统被我们抢回后,那些家伙回去,然后没过多久就解散了。”秋哥说。

    “过程呢?”

    “过程写得简单,云中暮直接带了一帮人就强退了,可以说是暴力解散。”秋哥说着。

    “这家伙……”永远叹息。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秋哥问。

    “拿人钱,办人事,怎么办用不着我们去思考。”永远在频道里说出这话的时候,鹰之团不少人心中浮起一阵悲哀。虽然他们这些半职业的玩家比太多全职业的玩家都要过得好许多,不过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却是太多全职业的玩家都没有了。许多全职业的玩家都是自己给自己打工,不想做的活,不想接的任务,大可以荡气回肠一甩手。而他们呢?老板盖世奇英派下来的活,哪怕是要向四千多人开战,他们不也得想办法硬着头皮上吗?当挂掉的时候,老板第一时间关心的,却只是装备有没有被爆……

    “那我先下了啊!”秋哥这报了个信,听到永远如此说时,却也觉得有点意兴阑珊。是啊!本来就是和他们全不相干的事,这么操心干什么?打工打的还真是有职业操守。

    “大家继续吧!”永远这边招呼了一声,方才和秋哥的对话都是在佣兵频道里,现在在线的鹰之团玩家倒是都已经知道这消息了,却都是默不做声,没发表什么看法。其实对于他们大多数人对于十会联盟当然是没恨意的,不过经此一径后,痛恨千里一醉的人却一下子多了起来。

    这一夜相安无事,次日的清晨那是通宵党们睡觉的季节,更是不会有事。而中午一过,陆续上线的云端月夜两城非常逆天的玩家,却齐齐奔向了一个地方:云端城的地牢。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的会长剑鬼约摸会在这个时间出狱了。42小时的监牢时间,剑鬼无疑创下了平行世界的一项记录,但另有一样更是壮举,这42小时,剑鬼根本就一直没有下线。

    百世经纶和火燃衣两个无地自容。百世经纶19点的pk值,火燃衣是17,两人的监禁时分别是38小时和34小时。但是由于还正常下线吃喝拉撒睡,他们败了!他们生生被剑鬼超越,眼看记录者就要出去了,两人还是手挽铁窗泪汪汪,一起在牢里给剑鬼送行。

    “你们也早点出来。”传送出牢的一瞬,剑鬼鼓励了一下二人。

    天气很好,阳光晃得有些刺眼,这让在阴暗的地牢呆了足足42小时的剑鬼有些迷糊。他用力挤着眼,用了好长一会才适应这光线,跟着他看清了眼前:地牢门口的石阶下,黑压压的一片人群。

    “危机不是已经解决了吗!”剑鬼一怔,他已经要伸手去拿匕首了,但很快已有数个熟悉的面孔闪到了他的面前。

    “出来了!”佑哥什么都不太行,但嘴倒是挺快的。

    “辛苦啊!”战无伤拍着他的肩膀。

    “这是属于你的。”御天神鸣竟然递过来一面锦旗。

    剑鬼接过来一看,上绣了四个大字:地牢先锋!剑鬼哭笑不得,但却知道这种东西游戏里系统是不产的,绝对是玩家手工,价格那是相当不便宜,真不知该收了好还是扔了好。

    再往旁边看,顾飞韩家公子,这些老同志都在,剑南悠漂流以及城战期间加入的所有新同志也都在,甚至水深路珂都在一边笑容满面的望着他,更让他意外的是,居然还看到了云中暮。

    “哈哈哈哈!不愧是剑鬼老大,要坐牢就坐42小时,而且一次线都不下,一分钟都不耽误!”云中暮看到剑鬼的目光望来,主动迎了上去。

    剑鬼可不会像顾飞一样砍过人就忘。月夜城那一段,也是他印象很深的经历,他立刻认出了,不只是云中暮,他身后好多人,都是那时就和他一起的热血兄弟。

    “剑鬼老大,我们来投奔你了,不要嫌弃啊!”云中暮大声招呼着。

    “怎么了?”剑鬼不解。

    “嘿,我们十会联盟散了,我和兄弟们一合计,也就你剑鬼老大值得我们投奔,我们这不就来了?”云中暮的话如果是别人说,肯定会让人觉得很自大。但是这是云中暮,曾经游戏最强行会的老大,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都会认为他即使是行会倒闭一百次,也会重新自立门户,谁也不会想到他竟然会投身于其他行会,他所投身的行会,倒是真的会被人下意识地认为是非常了不起的。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剑鬼显然不知道的事太多太多了。

    “来来来,咱找个地方坐下慢慢说,聚了这么多人,就是想专门给你接风洗尘的。”佑哥钻出来进行场面上的维护了。

    “可是……”剑鬼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我困死了,我想下线睡觉。”

    所有人一怔,大家本来都还想着,能挺了四十二小时的,也不在乎多挺那么一两个小时,却都没想到刚出牢的剑鬼却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下线休息了。其实剑鬼也就是心中的一股子执拗,这牢他不坐干净,下线也不轻松。所以咬牙一口气全部做掉,此时他那一身的轻松,倒有点像是云中暮刚刚从十会联盟中解脱似的。人这一松了劲,自然困啊累啊的就都袭来了。

    “这个……那你就快点去休息吧!”佑哥也不知说什么好了。一个四十二小时没下线休息,呃,其实还不止,四十二小时只是在牢里的,之前剑鬼也是在游戏里活跃着,这么算下来轻松破五十!于是那就是一个五十小时都没下线休息的人,谁好意思劝他不要下线休息,继续和大家进行完全不重要的庆祝活动?

    “那行,那我就先下了,有事咱们回头再说?”剑鬼倒是拍了拍云中暮。

    “好好休息。”云中暮笑。

    剑鬼走了,一大堆人本来想簇拥的。但能追上剑鬼速度的游戏里又有几个?连顾飞都不能,哪怕是剑鬼现在又掉了两级。

    一阵疾行过去,众人眼中只剩下剑鬼的一溜残影。

    “看来是困了。”战无伤点头。

    “废话!”御天神鸣鄙视。

    “是谁说要跑来搞这事的?”顾飞问。

    没人敢回答。这是千里一醉在问话,万一答案他不满意,砍了咋办?

    “散了散了!”佑哥手一挥,众人轰一下,散了个七七八八。

    “牢里还两位呢!”御天神鸣提醒。

    “他俩倒是睡得精神,不过这反倒不值得我们打架迎接了吧!”佑哥说。

    “就是就是。”一片附和声中,主角们也都散场了。此刻大家也没什么实质性的事可做。云中暮是已经带人全来了云端城了,就等着剑鬼再上线,大家一起入了会。而非常逆天这边呢,招人工作一直在继续,云襄这人还是非常踏实能干的,众精英不在的时候,倒是将招人工作主持的有声有色。但不想精英们出去了一圈,十会联盟散了,会长云中暮直接带了一大票人就要投奔,云襄彻底服气了!高手就是高手,差距就是差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