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六十章 看不透

第八百六十章 看不透2017-11-10 16:40:33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百分百地复述了盖世奇英的意思,但鹰扬却是完全不理解盖世奇英的思路。从听众们的反应来看,鹰扬知道自己的想法也的确没有错,盖世奇英这所谓的一二三,眼前这些玩家绝不会答应。盖世奇英好像是搞错了一点,他现在谈判的对象,不是和他一样的商人,而是有血有肉的玩家,理智思考追求最大利益,玩家不是不会做。但问题是,一个玩家,和一个商人,双方追求的最大利益有本质上的不同,盖世奇英貌似是以为玩家也和他是一个价值观了。

    再或者,那就是他以为玩家的打打杀杀对他的工作室作用不大,于是就真有恃无恐,也拿出了不敢退让的强硬态度?

    鹰扬只有这两种猜测了,如果不是很清楚自己盖世奇英的工作室体系里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他倒很留意猜想这是盖世奇英有意让他死一死。

    一圈人都是一副要把鹰扬拆成八块的模样,毕竟这一二三全是从鹰扬的嘴里说出的。鹰扬已经很努力完全没有让自己的表情语调去配合这一二三,但是没有用,被圈在角落里的鹰扬,已经认命了。

    “你们工作室的老板叫什么来着?”韩家公子忽然问。

    “盖世奇英。”鹰扬不假思索地回答。

    “盖世老板的意思我们已经知道了,不知道我们的老大怎么看?”韩家公子望向了剑鬼,其他人也都望向了剑鬼。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剑鬼竟然碰上了一个大难题。他几乎是刚刚做出和英奇了却此事的决定,但想不到此时英奇竟然会提出这么不可思议的条件,这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大家都以为只要他们随便点下头,英奇就会欢快地匍匐在他们面前。但是……“这事是不是有点问题啊?”精英团的佣兵频道里,佑哥开口了。

    “是啊!对方这么嚣张,为什么?难道是真吃准了我们对他们工作室是没办法?”战无伤也意外地在认真思考问题,可见此事的匪夷所思,连这么不正经地人都分不出心却胡思乱想了。

    “是不是有人被收买,所以他们知道剑鬼刚刚做出这种决定,所以……故意制造不可能和解的条件,让剑鬼骑虎难下?”御天神鸣也很认真,而且他这个猜想比较让人心寒,因为剑鬼的这个和解决定,目前还没公布出去,如果说是有人被收买,那这可是他们核心圈子的一人,这的确值得痛心。

    “我明白了!”御天神鸣发消息的时候,就在当面的众人却都看得出他神情上的一惊一乍。

    “内歼是漂流!”御天神鸣说。

    “靠!”众人已经习惯御天神鸣凡是说漂流的什么时都不去和他当真。

    御天神鸣这次竟然还有得解释:“这家伙吃准了剑鬼的姓格,所以在当时提供出了那么一个策略,因为他早就知道剑鬼绝对不可能接收这样的主意。同时他对工作室的状况认识得也很清,他料到了拒绝这样的方案,就等于舍弃了有效对付工作室的方法,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和英奇工作室将此事不了了之。于是,他再把这情况向英奇那边一透露,这不,英奇过来的人立刻拿出苛刻的条件才同意和我们和解,这分明是想让剑鬼进退两难!”

    众人都怔住了,御天神鸣这一次的分析,竟然很意外地条理清晰。此外像顾飞对于漂流的阴暗程度是有过接触的,如果说漂流做了这样一件事,坦白说他不会太意外。就像他听到漂流出的那么一个打劫的点子没有太意外一样。

    “难为你了。”韩家公子突然也来消息:“跟了本公子这么久,你的智商竟然稍微提升了那么一点点,也许以后我在俯视人间的时候,能略微发现一点你这粒尘埃的闪光。你至少做了一次能让凡人觉得可信的栽赃。”

    “靠!什么栽赃,根本就是这么一回事。”御天神鸣消息。

    “那么这个所谓让剑鬼进退两难的处境,对于英奇工作室来说有什么好处?难道他们只是为了让剑鬼纠结,就搞这么麻烦?”韩家公子问。

    “这个……剑鬼这样纠结的话,有可能就做出不太恰当的决定,呃,然后英奇工作室就可能有机可乘……”御天神鸣的言语开始像他平时走路一样,有点找不着方向了。

    “唔?什么样的决定会让英奇有机可乘呢?”韩家公子却还在追问。

    “我怎么知道!反正就是这样的。”御天神鸣完全迷路了。

    “好吧,那现在我们就让当事人剑鬼说一下,对于英奇这样的条件,他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韩家公子突然又把话题揪回了之前。只不过那一次是当面说,听众包括鹰扬,而这一次却是频道里说,听众只是他们。

    于是剑鬼就也在频道里回答:“这样的条件当然不可能答应。虽然我不能接受使用漂流建议的那类法子,但我想我们终归是可以找到别的法子和英奇较劲。”在众人讨论的时候,剑鬼似乎已经纠结出了一个答案。

    “这很危险啊!这样会让英奇工作室有机可乘的……”韩家公子对御天神鸣继续着有力而无情地嘲笑,御天神鸣愤恨尴尬的神情已经摆在脸上了。

    “咦,你要去哪!”顾飞此时突然出口讲话,而且右手一翻已经拍住了鹰扬。

    “哪也不去啊……”鹰扬忙道。

    “拿得那是什么书,给我看看好不好?”顾飞问。

    “没什么,没什么了……”鹰扬慌忙把手里的“书”装回了口袋。

    那当然不是什么书,那是一个传送卷轴。在韩家公子说完听剑鬼老大的意思时,突然眼前这一圈人就没声了,只是,神情的变化之类的却是时而发生,鹰扬立刻知道这些人此时正在频道里交流。鹰扬觉得这可能是他唯一的脱身机会了。他手进了口袋,暗拿了传送卷轴。方才的一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御天神鸣,御天神鸣本人也没有理会到他鹰扬。鹰扬认为机会到了,连忙就想使用卷轴,却没想到连传送阵的白光都没来及闪出来就被身边的顾飞给拍灭了。

    看到对方没有立即点破,鹰扬也连忙装傻下去,不过心下却是更绝望了。

    “鹰扬老弟,我看你的模样,好像对于你自己说的话很没信心嘛,不如你来说说你对你所说的所谓一二三的看法?”韩家公子说。

    鹰扬很是犹豫,不过一圈人也很是有耐心,良久后,鹰扬终于小心翼翼开口:“我想你们可能是不会答应吧?”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们的答案,那就不送了。”韩家公子说。

    “让我走?”鹰扬惊喜。

    “不是吧?”众人叫。

    “杀掉也可以啊,我无所谓的,我只是说不送了,你们想太多了吧?”韩家公子说。

    鹰扬抑郁。看起来对方显然也知道他也是代人传话,不过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什么的,在游戏里从来没听说过。

    送鹰扬去死的任务大家显然都乐于承担,只可惜谁也没有顾飞这样的地利。顾飞也是很惋惜地摇着头对他们说:“这么好的位置,我真奇怪你们一开始怎么会没人坐。”

    鹰扬吐血,他从来没想到千里一醉坐到他边上是这么个原因,他以为这是高手洒脱,不拘小节……“可是,这样窝着施展不开手脚,也没什么意思,还是你们来吧!”顾飞说着竟然已经起身,并不准备对鹰扬出手了。

    鹰扬当然不会觉得这算是什么好消息,谁杀都是死,千里一醉不出手,这一屋子的顶尖高手,鹰扬只肯定自己并没有什么脱身的神技。

    “那就只好我来了!”战无伤倒是不怎么客气,顾飞一走出来,他就是距离鹰扬最近的了,包间空间小,他双手提剑肯定也不方便,直接施以老拳,一拳就朝着鹰扬的脸上砸去。

    鹰扬一看对方竟然如此托大,武器都不用,如此战无伤再强,对于装备也很豪华的鹰扬来说也可算是没有攻击力可言。当即又起了一点拉个人垫背的心思,在桌下的手掏了匕首,坐着便狠命地朝战无伤捅去。

    谁想更快的却是御天神鸣的箭!

    这样的距离,箭速无疑会是最快的攻击,鹰扬当然毫无闪避的能力,一箭就被爆了脑门。捅出去的一刀战无伤也没理会,一拳继续爆了鹰扬的头一下,眼有些花的鹰扬,就看到战无伤身上冒起了白光,而佑哥也在忙碌地施加着祝福。

    这些家伙……之前争吵起来那么厉害,像是仇人一样。可这一开始动手,配合却是一点都不马虎,而且还是围殴自己一个,用不用这么用心啊?看到佑哥的祝福状态给战无伤和御天神鸣都加完了,鹰扬终于是彻底认命了,终于很快挂掉。临死前的一瞬,他好像听到战无伤和御天神鸣在争执是谁抢了谁的怪。

    “又在吵了……我怎么是怪?”鹰扬复活时,第一想到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念头。随后检查装备,无损失,等级当然是掉了的,一声叹息后,鹰扬还是不忘使命,第一时间给盖世奇英去了消息:“他们不肯答应。”

    “哦?那他们有什么回应?”盖世奇英问。

    “没什么,只说不答应,然后就把我杀了。”鹰扬说。

    “哦,辛苦了,去休息吧。”

    盖世奇英对结果似乎很是漫不经心,这让鹰扬真是越来越迷糊了。虽然他刚刚下了二组的班,也很累,却没有急着去休息,他飞快地密了永远。

    “咦?回来了?谈得怎么样?”永远问。

    “看来你是还不知道老板提的几个条件,不然你就不会这么问了。”鹰扬说着将盖世奇英的一二三告诉了永远。

    “这……”永远也茫然了。

    “老板究竟在想什么?”鹰扬感叹。

    “我也不清楚。”

    “提这样的条件,他是没搞清楚对方的角色?还是说是有恃无恐?”鹰扬倒是很简略地就说了自己的两种猜测。

    “也或者,是你搞错了他这次的角色。”永远忽然如此说。

    “什么意思?”鹰扬没明白。

    “也许这一次他并不是个商人,而是一个普通玩家。”永远说。

    鹰扬一怔:“你的意思,他这次是一定要像个普通玩家一样争这口气,和非常逆天斗到底?”

    “你应该清楚他的玩家心理也是挺重的。咱们鹰之团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们的存在,和他的生意有太多关系吗?”永远说。

    “没有……”鹰扬说着这话时有点痛苦。他们的存在……他们的存在到底是什么?以前鹰扬并没有太多的想这个问题,只觉得打游戏还有钱赚,而且要做的事不多,并不太影响自己游戏,觉得真是一举两得的美差。可眼下,如果永远的推断成真的话,那自己这趟谈判岂不是毫无意义?要和非常逆天对战下去,保持原状不就行了。自己过去说这一二三?干什么?只是为了让对方感受一下他的有恃无恐,他的强硬吗?

    他们鹰之团的存在,只是盖世奇英手中随意艹纵舍弃的玩具?

    鹰扬以前没有过这种想法,因为他这也是头一次感受到盖世奇英对他们的不尊重。哪怕是当时他直接任命永远替任为团长时,鹰扬也没有这种感觉。因为他也认同永远,鹰之团那时以他为团长,其实只不过因为鹰之团是他最开始建立的。其实那时候起,永远就已经是团里真正的主心骨。就像此时,对于老板的决定不理解,鹰扬第一时间找到诉说的人就是永远。

    “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如果真是这样,我觉得他没必要还要派你去搞这次谈判。你先去休息吧,有什么消息我通知你。”永远此时说着。

    “好。”鹰扬别无他法,也只能如此,带着满腹的不解,就此下了线。

    云端城外的练级区,云中暮的身后一班兄弟正在默默地练着级,只不过时不时朝云中暮这边扫一眼,因为刚刚有人来找云中暮,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商量。

    “云老大对我那个计划,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吗?”漂流笑容满面。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