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六十五章 共鸣

第八百六十五章 共鸣2017-11-10 16:40:39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六十五章 共鸣

    顾飞还犹豫了那么一瞬,御天神鸣和战无伤已经飞一般站起来了。陪美女做事,无论做什么他们都很喜欢。两人一起过来拦住顾飞:“千里千里,这种小事就不麻烦你了,杀人抢劫什么的才是属于你的艺术,你留下来接着练吧!”

    “你们俩一边去。”顾飞气,如果说席小天来骗这一屋子的人,无疑这两个家伙绝对是最容易上当的,估计对着这两人笑一笑两人就已经要失去意识了,让他们跟着去看看席小天的举动,那不是和没跟一样。

    “我跟去看看。”顾飞回头朝大家交待了一声,跟着席小天就去了。御天神鸣和战无伤两个再硬跟着,有个顾飞横在当间,两人估摸着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很识趣地留下了。

    “去哪?”出了门,顾飞问席小天。

    “取一些定制的东西。”席小天说。

    “什么东西?”

    “行骗用的装备。”席小天一笑,“又恶心到你了?”

    顾飞无语。该怎么说呢?这是他很鄙视的一门手艺,但偏偏此时他们又需要借助这手艺。他不得不又想起那句俗不可耐的话,什么枪是有益还是有害要看掌握在什么人的手中什么的。可这次到底算有益还是有害?顾飞也说不太清了。他只是想通了一点:是英奇搞鬼,给大家带来麻烦在先,游戏里没有说理的地方,这种事只能靠自己来解决,亲手以牙还牙。坦白说顾飞倒也挺中意这种方式。如果只是单纯一场pk就能解决那真是完美不过,但偏偏这次又是一个pk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对手,这让顾飞很是无力。而席小天却又在这样的处境下显得如鱼得水,顾飞的不爽不由地提升了几级。

    “赶紧走吧!”顾飞没理会席小天,只催促她速度。

    “这不走着呢吗!”席小天嘀咕了一句,领着顾飞在云端城的街道间穿行着,片刻后来到云端城的旧城区。旧城区如区如其名,又破又旧,在这里活动着的npc一个个都衣不遮体,像是流落在此间的难民。这里风景丑,人也丑,是整个云端城最荒凉,最没有玩家生气的区域。除了被任务逼迫的,绝不会有人到这里来。通缉任务走遍云端城大小街道的顾飞,却是从未来过此处。他诧异地望着这一片与印象中的云端主城格格不入的景象,几乎要怀疑他是和席小天用了传送卷轴换了个地方。

    “这是哪?”顾飞忍不住问道。

    “破区啊!你没来过?”旧城区被云端城玩家称之为破区,非常直白。

    “没有。”顾飞东张西望。

    “那只能说明你从来不做游戏里的任务。”席小天说。旧城区虽然没人爱来,但还是有几个奖励相当丰厚的任务会遣送玩家来这地方,这几个任务竟然一个都没做过的……四十多级的玩家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不是云端城玩家;第二,是千里一醉。

    头回来旧城区的顾飞多少有些好奇,这里不光破屋漏墙,空气中还时不时飘过些恶臭。这里的npc也是个个面目可憎,让人对他们生活在这样的恶劣的环境也丝毫不会产生什么怜悯。要知道游戏里可是有不少悲情npc是惹人落泪的,正因为他们都是假的,所以在人为的设计下才能玩命地玩可怜玩煽情。知道是假的就不会有感想?那电视电影就不会骗到那么多笑声和眼泪了。

    不过旧城区绝不是这样的一个所在,这里设计出来好像就是让人感到憎恶的,实在不是一个会让人感到有丝毫乐趣的所在。

    “来这干嘛!”顾飞好奇完了,和任何一个玩家一样,对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好感。

    “找人。”席小天说。

    “人,还是npc?”顾飞需要确认,他不认为会有人乐意在这种地方与人约会。

    “人。”结果席小天的答案让顾飞意外。

    顾飞也不多废话了,紧跟在席小天身后,到了一处土墙都已是焦黑色的破落院子外。席小天看起来很是熟门熟路,直接走到土墙上缺了一牙的一个所在,踮起脚朝里一探脑袋:“碰碰,我来了,在不在?”

    “在。”破院里传出一声回应,席小天跳了回来,朝着一边继续走着,前方土墙缺了一口,一人站了出来,朝席小天招着手。

    “韩碰碰。”走到跟前,席小天向顾飞介绍了一下。

    “你好。”顾飞点点头。

    “这位,认得出来吗?”席小天笑着问韩碰碰。

    “千里一醉?”韩碰碰看顾飞一黑袍法师,席小天又有意这样问,自然应该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大名鼎鼎的黑袍法师,不猜千里一醉那只能是个傻瓜。

    “来,进来吧!”韩碰碰把二人朝破院里边让。

    “这个……是哪里?”顾飞疑惑,难道这个破院也算是一处房产?是属于这个韩碰碰的?这样的地方,地价应该是云端城最廉价的了吧?

    “城里房子太贵了,咱买不起,只能窝在这么一个地方了,还算隐蔽。千里老大你回头可不要把我说出去哦!”韩碰碰说着,最后一句却明显是玩笑,看得出他对席小天似乎很是信任,于是爱屋及乌地就信任起了席小天带来的人。

    进了破院,顾飞立刻看到一院子的杂物,碎木屑,碎纸渣子,还有各色古古怪怪顾飞也不认识的材料。而韩碰碰则径直朝着一块巨石走去。这块巨石半人多高,很是平整,上面堆了不少东西,看起来倒像是一张桌子。走了一半,韩碰碰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回头道:“千里老大,久闻你的暗夜流光剑了,不知道能不能让咱开开眼?”

    “可以啊!”顾飞把暗夜流光剑从口袋里取了出来。韩碰碰看了一眼,跑到了土墙下的一堆碎木堆中翻了几下,跟着就跑回到了顾飞旁边,拿着手中一样东西和暗夜流光剑一比划,摇头道:“妈的,我就知道那些画图的不靠谱,这差得也真太远了,尺寸都不对嘛!”

    顾飞这一看差点没晕过去,韩碰碰手中是一把木剑,但明显是仿他暗夜流光剑的造型,而且还上了色。乍一看顾飞真的都有些迷糊了,不过多看两眼,许多细节上,还有尺寸上都是有明显出入的,尤其是暗夜流光剑身为极品装备的那一抹光晕,韩碰碰的木剑是半分也无。

    韩碰碰也果然注意到了这问题,伸指摸了摸暗夜流光剑:“呀,这就是极品装备特有的光晕吧?这中暗紫色的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这倒真是个挑战。”

    “你……你干嘛的?”顾飞多少已经有些觉悟了,却还是忍不住问了。

    韩碰碰不答,一个劲地在那研究顾飞手中的暗夜流光剑,直到顾飞把剑又插回口袋了,那家伙目光才收起,但也没顾上回答顾飞的问题,而是飞快从怀里掏出一本,一边嘴里念叨着一边就在本上书写起来,那一瞬间顾飞真以为是佑哥附体了。

    “他是?”顾飞回头望向席小天。

    “和你想的一样,做假货的。”席小天说。

    “靠!”顾飞忍不住脱口道,作为老师的他,平时还是尽量避免口中出现这类字眼的。说着四下里溜了一圈,发现这个韩碰碰真是身手不凡,周围这些垃圾堆里埋藏有不少他的作品。木头做出来的装备,竟然真的仿佛极品装备一样仿佛有一层光晕。和极品装备熟悉的玩家,细看还是可以区分出不同的,但就这效果,这是怎么人工搞出来的,顾飞完全理解不能。

    这韩碰碰笔记本上做完了记录,又凑到了顾飞身边:“千里老大,听说你还有一本通缉执照?能不能……”

    “不能!”顾飞黑了个脸,无意间成了假货帮凶,顾飞真想砍了这家伙。但一想人家这手艺和等级估计压根就没关系,砍了又能怎样?毁了他这假货车间?顾飞又生出这念头。很显然,韩碰碰做的这事需要隐蔽,可是他买不起游戏里的私宅,于是只好躲到旧城区里的这么一个破院里。顾飞来时在这周围没看到一个npc,想必就是任务玩家也不会踏足此地,倒把这弄得像是他的私人院落一般了。

    “你不要产生太多的联想了。”席小天此时终于走过来说话了,“碰碰不过就是个手艺人,他这些东西嘛主要还是应我们这类人的要求,是我们拿去市场上用来行骗,和他是没关系的。他拿木头做做装备玩,这不碍什么事吧?”

    “这……”顾飞一时间无言以对,对眼前这个山寨爱好者有些没脾气。人就是喜欢做些山寨产品,结果山寨货被人利用,拿出去行骗,这又是一笔乱账,说责任都有责任,可想阻止,却又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把这山寨作坊曝光,也杜绝不了韩碰碰换个地方重操旧业。而且这家伙看起来很受骗子们器重,逼急了骗子们合资给他搞一处房产,那时又能奈人家何?游戏拟真,产生的问题真是方方面面,那个叶小五天天嚷嚷着自己的功夫破坏了平衡,可是这样的手艺人呢?拿块木板做出的暗夜流光剑都几乎可以以假乱真,这又怎么算?

    当然,至少他做不出游戏装备的属性数据,买家真要认真鉴定,肯定还是上不了当的,这就要看席小天他们这帮骗子的手法了。

    “把我带来这样的地方,不怕我把你们这手法给曝光?”顾飞瞪向席小天。

    “曝光?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假换真这种行骗方式已经算是爷爷级的了,在网游圈里,更是从网游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有。交易时看小心,看仔细,多确认。你曝光后是不是就是做这样的提示?真可惜啊,这样的提醒声也不知存在了多少年了。但还是不断地有人上这样的当。就现在平行世界里,这种事件也早被人戳穿了,但结果呢?碰碰的生意反而更好了……戳穿骗术,有时反倒会成为骗术教材,这很尴尬吧?”席小天说。

    顾飞不得不承认席小天说得是有几分道理的。既然有人在做这样的勾当,曝光这种事上当人肯定早已经做过了。可是韩碰碰依然混得很好,看起来还是这么忙碌,可知曝光根本就没有起到什么杜绝的作用。或许,这只有游戏方的介入,将韩碰碰这种人完全剔除出游戏才能从根本上解决。

    可是……顾飞望向韩碰碰,韩碰碰拿着他刚刚看过顾飞的暗夜流光剑后记录的笔记,正端着他的山寨剑比划着,琢磨着,脸上时不时会出现疑惑的神色。但不管怎样,那一脸的专注,可以让人轻松看出他是多么得乐在其中。他是在行骗吗?不,他不是,他喜欢做这种模仿,可是,这种模仿别无所用。游戏里的玩家,有谁会愿意买这么一个仿制品来收藏?结果,他的才能却是被动机不良的骗子们赏识。

    猛然间,顾飞感觉到了一阵悲哀,学无所用的悲哀。这悲哀真是很熟悉。

    自己只是希望有一个可以使用功夫的环境,而韩碰碰,他大概更多的希望自己所钟爱的东西能得到别人的赏识吧?这需要去打碎它吗?

    虽然顾飞一再告诫自己,这和他所做的事是对是错根本是两回事,但是,看到韩碰碰投入专注的眼神,顾飞一再回避着。他甚至都在克制,看到韩碰碰那疑惑琢磨的神情,他甚至都有了将暗夜流光剑借过去让韩碰碰好好看个清楚的冲动。

    顾飞甚至想到了自己,自己在游戏里肆无忌惮地使用着功夫,虽然是尽可能地限定在通缉任务这个模式中,可像在城战中佣兵团战中,像自己这样的身手,也是给别人带去了很大的困扰。虽然说在那些模式地战斗中死亡无损失。可准确来说,只是没有掉级掉装备这种普通环境下pk的损失罢了。在那样的比赛当中,死亡失去了积分,死亡失去了赢得比赛的机会,这又如何不是损失呢?

    自己造成的这些影响,和韩碰碰做出的东西被骗子拿去行骗,难道有什么不同?

    韩碰碰靠自己的手艺,带动起一个假换真的骗术产业;而自己靠着一身功夫,经常左右着一场战局的胜利,其实大多数时候因为他而败下阵的那些玩家,并不都是可憎的人,太多的人都只是普通的玩家,和自己身边的朋友也没有太多的差别。这个世界里本就没有善恶,大家都是一样,一场游戏而已……

    “喂,你想什么呢?”席小天刚说了那段话就去找韩碰碰取了东西,结果转一圈过来,顾飞还在原地出着神。

    “没什么。一点心事。”顾飞说。

    “暴力飞也会有心事?”席小天问。

    “谁会没有呢?”顾飞说。

    “想什么心事?”

    “因为是游戏,就可以随意,这种想法,好像太简单了……”顾飞说。

    “我知道啊,所以你也没怎么随意,你想pk,但你一直只是做通缉任务的不是吗?”席小天说。

    “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不过太多的战斗都已经身不由己地卷入了,说不定,我的确也是个破坏者,”顾飞说。

    “那个‘也’是什么意思?”席小天说。

    “难道你不是?”顾飞问。

    “好吧……我也是,比你还要坏得多。”席小天说。

    “那是当然。”

    “我希望你可以适当地谦虚一下。”席小天说。

    “在事实面前,不需要。”

    “暴力飞!”

    “骗子天!”

    四目相望,对视,走近,慢慢地……其实你们看错了,这是没有的事,咳,这句不存在。

    “我什么时候来取东西?”席小天回头问韩碰碰。

    “这个,四小时吧!”韩碰碰说。

    “好,那我四小时后再来。”席小天说着,示意顾飞已经可以离开。

    “你到底找他做什么东西?”顾飞问。

    “记者证。”席小天说。

    “什么?”

    “记者证。你被多木木多采访过,看来他们是没有向你出示喽?我了解过了,各大网站驻游戏的记者,其实都是有记者证的,而且这东西是通过游戏方系统编制的。上有编号,用处很大。在些特别的时候,甚至可以凭证申请pk保护。只不过在游戏里采访私人玩家,比如说像你,可能都不会有太多戒心,所以也不至于要出示记者证来证明身份,导致很多玩家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可事实上,这才是平行世界在线记者的唯一证明。英奇作为工作室,应该是知道记者证的存在的。而且他们应该不会忽略这个普通玩家大都不在意的细节。做个记者证,轻松蒙混。”席小天说。

    “不是吧?既然是系统给予的东西,那仔细点很容易就看穿了。”顾飞说。

    “至少我们应该先看一看真记者证的效果再做定论。”席小天说。

    “这上哪找去?”

    “拜托,你借多木木多的看一下不就行了?”席小天说。

    “可这又有什么用?”顾飞不解。

    “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了。”席小天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