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七十七章 最后一扔

第八百七十七章 最后一扔2017-11-10 16:40:53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七十七章 最后一扔

    再之后的每一小时扔货都是花样百出,没一次重复。如挂超低价寄卖拍卖行通过邮件直接寄给随意抽中的玩家论坛发公告让玩家给佑哥发邮件,然后随机抽奖回寄等等。

    一些距离云端月夜城不远也不近的玩家此时都是懊悔不已。由于路途太远,他们以为用步行的话是绝对赶不上了,但谁知道对方竟然会是这么个扔法,这一折腾可就折腾了一整天了,如果他们昨夜知道消息就立刻出发的话,走上十几个小时到达目的地,虽然会耽误开场的几回合,但后面部分却都不会错过。

    可眼下呢?没人知道非常逆天到底会扔到什么时候,要不要从此刻开始步行上路成了这些不远不近玩家的一块心病。这要没去,人家连扔三天,那说不定就把好运错过了。这要是去了,走半道上人扔完了,也是让人吐血的一件事。

    纠结之中,玩家各自打算,有的立即上路,有的咬牙切齿盼着活动赶紧结束,此时每多扔一回合就好像是给了他们一刀——目前这些回合本来他们都是有机会参与的,如果昨夜就上路的话。

    据论坛上的有心人统计,目前非常逆天的扔装备活动已经进行了十轮,如果每次都保持五十这个数字不变的话,那么已经连续扔了有五百件东西,其中包括装备饰品卷轴生活材料罕见的任务道具等等市场上的各类抢手货。走运捡到的玩家,哪怕不是本职业需要,换钱那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而更让人兴奋的是,十回合过去了,非常逆天好像还没有要停手的意思。此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月夜云端两城依旧是热火朝天,许多玩家昨夜开始就没睡,一直熬到了现在。这些还在继续坚持的,那都是毅力非凡,而且赌运心理极重的。除此倒也有不少玩家看这两城的人流,一次扔五十这数目,觉得如此好运是轮不到自己头上,已经默默地放弃了。不过这部分离去的空白却没有显露出来,因为较远主城的玩家,有一些从昨夜开始上路的,经过十几甚至二十小时的长途跋涉到达两地的玩家也着实不少。由此可见,哪怕是再有毅力的人,也经受不住不劳而获的诱惑。

    “下一回合怎么弄啊?”非常逆天的行会频道里,扔货小组的成员询问着。

    “我扔不动了,明天再扔吧!”御天神鸣抱怨着。起初起次看到玩家疯抢的局面还觉得有趣,但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后,也开始觉得麻木了。对这麻木之后,就开始重新关注手头东西的价值,越扔越是心疼。

    “要不这次一次性扔了得了?”云中暮说。他和他的弟兄们不像御天神鸣这么恶趣味,把别人哄抢当作有趣的事,他们就是把这事当任务一样在完成,这奔波了一天疲惫是当然的。

    “大家手头还有多少东西?”韩家公子说。

    这不用大家来逐一回答,数据统计员佑哥报告:“咱们从英奇带回来的东西一共774件,现在扔了共500件,还剩274件。”

    “继续这么扔的话,至少还得五个小时。”许多人做吐血状。

    “好吧,那再这最后,就让热闹来他一个"gao chao"吧!”韩家公子说。

    “怎么做你说。”折腾了一天了,大家对于怎么营造"gao chao"其实兴趣已经淡了,他们不是韩家公子,就热衷于这种折腾人的事。

    “五十人,每人五件,接下来我们十分钟扔一件,加上之前整点时扔得那一波,一共六波,这一小时就让大家过得都充实一些吧!”韩家公子说。

    “行,你说话,我们照办。”有人说。

    “这一波大家就随意吧,愿意怎么扔就怎么扔。”韩家公子说。

    “互相扔行不行?”御天神鸣问。

    频道里顿时一片安静,坦白说人人对这些好东西都是有点想法的。大家只是有意在回避,唯恐想太多想太深会经受不住诱惑。就算拿的不是本职业的东西,但那也可以说是大把大把的金币啊!

    “呃,那啥,我只是看大家都没什么精神,所以随便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御天神鸣连忙说着,就算是聊天频道里,突然一下冷场,也让他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

    韩家公子破天荒地没有对他鄙视,只是又说了句:“大家各自准备时,时间差不多了。”

    轰轰烈烈的最终回合就这么开始了。由于之前十回合一直是很平稳地一小时一扔,玩家都已经认可这一设定了。所以许多人都是到了时间临近才开始准备,不过就这一小时的见隙也干不了什么,于是许多人都在揣摩非常逆天下一回合会采用什么样的方式扔装备。扔了十回合了,方式没见重复,玩家都觉得像是身处迷宫中似的。

    此时刚刚结束上一回合的争抢,正是玩家最松懈的时候,看看时间,距离下一回合还有五十分钟,大家正各寻方式无聊地打发时间,忽然在主城角落的某房顶上出现一个人影,大叫了一声:“装备再这里。”后就飞快地消失了。

    没人理会。

    这一天里,这样假冒非常逆天扔装备的恶作剧已经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了。开始玩家是上当,后来是愤怒地将恶作剧的人揪住虐杀,再后来就有些麻木了。此次,刚刚距离扔装备不过十分钟,就有人出来搞这名堂,大家纷纷鄙视这家伙骗人都这么没水平。

    不过许多人中,还是有那么些个心存侥幸的。这部分人明显经过一天的锤炼后对非常逆天的无耻有了深刻认识,他们认为这帮家伙是什么方式都用得出来的。这部分人一直是恶作剧的上当者,因为他们不肯放弃任何一次“疑似”的机会,他们被很多玩家嘲笑,但他们没有放弃。这一次,他们终于有了回报,好容易攀上房顶的一名玩家,赫然发现那房檐边上真的放着一件装备。装备金光灿灿,一看就不会是垃圾货色。

    玩家飞快地过去拣起一看,立刻幸福地直接从房顶上栽了下去,摔得头晕脑涨嘴里却还在不住地叫着:“我拿到了,我拿到了!!!”

    周围玩家一看,再联想之前,方知这一次不是恶作剧,竟然是真的,懊悔得捶胸顿足。而类似的一幕此刻分别在云端月夜两城五十个地方上演,虽然五十人扔法不尽相同,但玩家的反应却基本一致。除了诧异,还是诧异。

    “扔了扔了扔了扔了,已经扔了!”这消息飞快在两城传开了去。好多后知后觉的家伙,听到这了还不敢相信:“什么扔了,什么扔了?”

    “非常逆天,新一轮的东西已经扔了!”

    “什么?已经扔了?刚过去十分钟啊!”

    “那谁知道啊,反正已经扔了。”

    “mlgb的,有没有信誉啊,不是说好一小时一扔的吗?”

    周围人都沉默,半晌后才有人说:“谁和你说好的?”

    的确,一小时一扔是玩家自己总结出的规律,非常逆天从来没有公开说过,虽然他们一直是这么做的。

    懊恼,丧气,骂街。这一扔让太多人措手不及,许多玩家心情都是十分糟糕,仿佛如果提前预知这一扔,就一定可以抢到东西似的。

    就在一片死气沉沉的时候,街面上突然又传来一长串的消息:“扔了扔了扔了,又扔了!非常逆天又扔了!!”

    “又扔装备了?”

    “嗯,又扔了!”

    “***啊!!”有人立刻看表,发现距离上一扔是刚刚好又是过去了十分钟,结合上一扔,立刻有人醒悟:“***,改了,改十分钟一扔了!!”

    这是很容易发现的一件事,玩家们庆幸发现得还不迟,十分钟啊!这是晃眼就过的一个时间,所有人冲上街头,四处寻找蒙面的好汉。蒙面已经成了两城玩家心目中扔货员的形象标配,有许多目击证人称扔货员装备朴素,无任何特征,不过都是蒙着面的。

    于是蒙面人成了眼下两城玩家又恨又爱的生物。两城的盗贼刺客在这一天纷纷都不敢蒙面了,因为其实是太凶险了。如此强烈的情感,无论是恨还是爱都受不了啊!

    以韩家公子的观察力,当然是早就注意到了这种细节,自然是早早就给大家提了醒。他们蒙面的目的,不是怕被人认出,而是怕被人记住。但现在蒙面已经成了一种特别的样貌,自然也不能采用这种方式。

    于是而后的数回合,非常逆天就开发了邮件抽奖一类的根本不用碰面的扔装备方式。等玩家们意识开始驻守邮箱,他们又改用其他。

    而此刻已经是最后了,就算被人记住也没什么后续影响了。扔货员们纷纷摘了蒙面混入人群中行事。众玩家们却还停留在找蒙面的年代,实在有些跟不上脚步,十分钟过去了什么人也没发现,只是五十件东西又这么不声不望地就出现在了街面上。

    这个时间差无疑是有些太短暂了,短暂到上一回合扔装备的消息还没传遍每个人的耳朵,下一回合就已经开始。连续的狂扔让每个玩家都***起来,云端月夜两城到处都是疯跑的人群,大家实在猜不透非常逆天的家伙们到底会怎么做。有的人爬上房顶寻找可疑身影,有的人蹲在信箱边期待这一模式的重复,还有的干脆跑到城郊野外去了。据统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次东西是丢到主城以外的,也许接下来就会参用这种方式呢?

    非常逆天的扔货员们那真是一点都不理会玩家的心理,总之是怎么方便怎么来,尤其重要的是要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那些心存歹意一直试图找到扔货员爆之的家伙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扔到现在还连声谢都没听到,反被人爆了,这谁心理平稳得了?

    这是这一天里最疯狂的一小时,也是最后的一小时,十分钟一扔,大半夜的一次又一次地让玩家们***着,直至扔到第750件时,玩家们犹自在等待着下一个十分钟时,论坛上飞速出现了一帖。

    下一次,将是最后一次,这一次,每城只有一个地方会扔,但是,每个地方将扔出十二件东西。

    最大的"gao chao",果然是在最后出现。虽然论总数这最后一次不如任何一次,但是,这次出现的幸运儿很有可能是一个人包揽十二件东西,毫无疑问是今天大奖的最终获得者,玩家们个个都是激动又忐忑,都希望这一扔就出现在自己身边,却又担心这一扔不能出现在自己身边,时间一分一秒地走着,每个人都不知是该走还是该停。走了,如果扔在了自己刚刚走过的地方呢?没走,如果扔在了自己本来可以走到的地方呢?

    “当当当”

    就在此时,云端城里突然响起了洪亮的钟声,外地玩家觉得茫然,云端城本地玩家却都知道这是他们云端城的钟楼所发出声音。这钟楼平时系统从来不会敲响它,倒是有无聊的玩家时不时会跑去乱敲。今天所有人都在尽心拣装备,哪还有人会想到去玩它?

    但就在此时,钟楼突然就被敲响了,所有人一看时间,距离凌晨一点整不到两分钟。这一敲,是非常逆天的人在给大家信号,表示这一扔是要在钟楼;还是有人在故意混淆视听,想在这个敏感的时候搞点悬疑来分析大家的注意力呢?

    聪明反被聪明误多半就是发生在这样的情形下。聪明人想法太多,只怕这钟楼突然敲响是有诈,哪像那些直白的玩家,一发现有这样的异常情况立刻就跑去查看,他们没有白跑这趟,云端城这最后一扔的活动,地点就是钟楼!这一敲,就是给玩家们一个提前的预告。

    钟楼下本就是有人的,听到这声音有不少人已经开始朝楼上疯跑。但是,这钟楼是整个云端城最高的建筑,从底到顶,速度再快的玩家也很难在两分钟之内跑完。而且钟楼的楼梯是盘旋向上,跑太快把自己跑晕到是有可能的。

    这些急急想往楼上跑的玩家无疑都是犯了错,他们本占据了有利地形,却因为想更加有利,而错失了良机。就在他们跑楼跑到一半,跑太快的家伙晕得自己想吐时,突然听到了楼外传来一阵澎湃的呼声。

    所有人连忙找可以朝楼外望的位置观望,他们看到所有玩家都在抬在头惊呼,而什么东西就这样一晃从他们眼前飞过。

    没错,是装备,是卷轴,是道具,是钱,这些都是钱。他们本该是可以站在楼下的,他们本该是有机会接到这些大把大把的钱的,但是,因为一时判断的失误,他们失去了这样的机会,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天下掉下的馅饼落入了别人之口。他们看到楼下因为哄抢这些东西打得头破血流,他们一点都没觉得惨不忍睹,只为自己错失了这样的机会感到悲哀。

    东西他们已经没机会了,但有人随即想到扔东西的人此时还在楼上,他们继续狂冲,他们想碰碰运气。可楼顶此时哪里还会有人?随便一个传送卷轴人早就已经飞走了。

    月夜城没有钟楼,搞不出这样的花样。但是月夜城也有他们的传统:插旗。

    这个民风彪悍的地方,练级区每天都有斗殴上演,插旗是他们发明出的算是能免除一些麻烦的方式。自己圈出的练级区,插上自己团队的旗帜。比如以前十会联盟,插上他们十会的旗后,那是绝不会再有什么人来敢挑衅的。否则总和来抢怪的人交涉,斗殴,这一天级不不练了?

    此时月夜城的城中心,在距离凌晨还差两分钟时,突然就出现了这么一杆旗帜。这是一杆月夜城玩家都不认识的旗帜,旗帜好像是现做的,上面没有什么精妙的图案,只有一个大字:逆。非常逆天的逆。

    这一古怪出现的旗帜引起了玩家的骚动,有人已经猜出这是非常逆天给出的什么信号,但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最后一轮的扔东西就要扔在这里吗?可是自从旗帜出现,这里已经被围得人山人海,非常逆天的人要怎么出来?传送卷轴吗?

    想到这一点的人很多,于是大家立即开始抢占这旗帜左近的最佳位置。这两分钟所发生的血斗,比起月夜城历史上任何一次练级区的争夺都要激烈。

    两分钟一晃而过,插着旗帜的地方,突然泛起了白光。

    果然是传送阵!玩家们所料不错,但是,传送阵出却没有人出现,出现的,是堆积在地上的十二件东西,没错,是装备,是卷轴,是道具,是钱,这些都是钱。

    疯抢,所有人不顾自己性命地朝上扑去,有些人在半途中就已经化作白光了,最终谁能抢到?这是谁也无法预知的答案。

    于此同时,论坛上佑哥的id发出了又帖,宣告了这持续了一天活动的结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