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八十三章 等你们来PK

第八百八十三章 等你们来PK2017-11-10 16:41:0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八十三章 等你们来pk

    讨伐非常逆天的行动非常已经遍布平行世界的很多主城,但每个主城不过一个核心人物参与,而为了节省路费什么的,每个人也不愿意带太多了人。在各自做过一番打算后,三十一位好汉终于开始上路了,卷轴的,步行的,人多的,人少的,各不相一,大家相约到了云端城后再组建队伍,拥有个共同频道。

    对于准备用卷轴的人来说,搞到卷轴是个更花时间的事,这之后飞云端城那连一分钟都不有。没过多久,三十一中用卷轴的玩家已经悉数抵达了云端城,相互联系了一下后,队伍已经组建起来。担任队长的玩家叫饱读风霜,法师一名,来自万堑城,是该主城六级行会风雨同舟的核心成员之一,在法师榜上也是排名前列的名人。

    不过由他当队长的原因,却只不过是因为他是到达云端城后第一个和其他人去联系的家伙,于是他顺手就组起了队,然后邀请其他人加入。

    这队伍建起来后,大家这才开始考虑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大家是报着同一个目的来到云端城的,以总人数来论,他们超过了非常逆天。但是他们是来自三十一座主城的三十一伙人,互相之间别说默契,连熟都不熟。现在开始培养默契好像不大可能,但至少大家应该推举出一个人来担任统一的指挥。否则和非常逆天打起团战的话,他们人多却也未必能赢。作为游戏里顶瓜瓜的人才,这个道理他们倒都是懂。

    可是,推举谁呢?这太难办了。三十一互相都才算是刚刚认识,说选出一个大家都服气的,根本不可能。随便选一个?可那又如何个随便选法呢?

    “呃,我想我们这三十一人,对于团战指挥应该都是没问题的吧?”已经到达云端城的数人一边约定了碰面的坐标,一边已经开始在队伍频道里讨论这个问题。来的三十一人都不是苹果醋这类型的孤魂野鬼,都在大团队里身居要职,没点指挥功力哪占得住这位置。

    “所以说谁当都无所谓了,只是需要有个统一的指挥。”又一人表示。

    “抓阄得了。”一人提议。

    “太随意了吧?”

    “抓阄也好,其他也罢,也得等人到齐了,总一这个总指挥是一定要有的,选出来后,大家一定都统一听他指挥,这点现在到了的都没疑问吧?”

    “没有,没有。”已经到了纷纷表态。

    “呃,咱们一共三十一人,现在到了的,才七位啊!”饱读风霜说。

    “小气鬼们,都不舍得用卷轴吗!”一人鄙视没到的。

    “你带了多少人来啊?”大家开始互相打听这信息。

    “二十人,你呢?”

    “我就带了十六人。”

    “我也是二十人……”

    大家各自报数,不管多少,终归都是四的倍数,一张卷轴四个人嘛,多了传不了,少了浪费。

    先到这七人朝约见的坐标进发的路上,相继又有数人抵达了云端城。饱读风霜已经告诉每个人队伍已建,因此来的人也都立刻联系他加入队伍。等头七位在约好的坐标点聚齐的时候,三十一中已经共有十八位到了云端城,过了大半。另外十三位饱读风霜也去消息确认了一下,其中七位已经决定是要步行过来云端城,今天肯定是到不了,明天天亮时候差不多。另外还有六人则还在四处寻购便宜的传送卷轴。整体来看的话,大部分人还是舍得花钱买卷轴的。于是对于七个不肯用卷轴的,大家又是明里暗里的一通鄙视。

    “我们在坐标xxx,xxx;大家都先过来吧!”饱读风霜在队伍里说着。

    “用卷轴的可能很快也都到齐了,那七个要步行来哥们,我们还等不等他们啊?”一人在频道里问着。

    “这个……等会再说吧!”

    先到的七人在约定的地方守候,对于城市风景他们没什么欣赏的心思。过了不大会,一个面熟熟的人带着一队人已经出现在他们视线,显然也是他们三十一之一。

    “嗨!这边!”饱读风霜主动挥手打着招呼,他能认出这人,但是,却怎么也对不上他的名字了。三十一人呐,转眼之间哪记得住。

    “风霜兄。”不想来人却是一口就叫出了他的名字,跟着唤着其他六人的名字逐一打了招呼,看起来他是把所有人都给记住了,这让饱读风霜有些尴尬,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那个,兄弟是哪位来着,这名字有点对不上号。”

    “再来一次。”对方笑着说。

    “哦。”饱读风霜立刻有了印象,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倒是好记忆,所有人都记住了。”

    “呵呵。”再来一次笑了笑。

    饱读风霜和他招呼完毕,又和再来一次带来的一堆人问了声好,大家互相介绍,好不热闹。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在旁轻轻扯了饱读风霜一把。饱读风霜转头一看,是先到七人中的一位,叫什么来着,这他妈的转头又忘掉了……

    “看那。”扯饱读风霜的人朝某个方向使眼色。

    饱读风霜顺他所示意的方向望去,那里站着个家伙,好像是跟着再来一次的队伍同一方向来的。身边的人继续低声说着:“他胸前的行会徽章,能看清吗?”

    饱读风霜并不是神射手,这么远的距离看不了太清,但和他说话这哥们却正是神射手一个,饱读风霜一听他这话头,却已经反应过来:“非常逆天的?”

    “应该是吧!徽章上是个‘逆’字,和永远描述的一样。”神射手说。

    “那啥……”

    “先不要在频道里说,不然大家都注意过去,他会觉察吧!再然后可能就会抵防我们,我们现在还在暗处,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可以免去不少损失。”神射手说。

    “兄弟很细心啊!”饱读风霜赞叹。

    “应该的。”神射手说。

    “怎么称呼?”饱读风霜问。

    神射手翻了个白眼,之前有过介绍啊!这老兄是不是有点健忘?这么快就不记得了。无奈也只好再说一遍:“箭定天下啊!”

    “哦哦,对!不好意思。”饱读风霜说。

    “我说。”饱读风霜接着又道:“细心固然是好的,不过你是不是细得有些过头了?就凭我们大家都注意他一眼,他就会察觉到我们是对他们非常逆天不利?”

    “现在他们应该明白他们的处境嘛,肯定会敏感一些,所以我们还是小心些的好。”箭定天下说。

    “但你看。”饱读风霜说,“我觉得他是不是已经注意到咱俩了?”

    “哦?”箭定天下这家伙身体力行地不想让这个可疑人物注意到他的观察,所以眼神总是在飘,每过一会才朝那边扫上一眼,和饱读风霜说话时更是认真地就看着他。这时听饱读风霜这么一说,连忙又朝那边望去。他神射手的鹰眼可比饱读风霜看得更清楚了,可不是吗,那人正定定地望着他们两位呢!

    “是在看咱们呢吗?”箭定天下这刚疑惑了一下,那人却已经抬手朝他们挥了挥,接着更是笔直地朝着他二人走了过来。

    箭定天下和饱读风霜两人面面相觑,随着这人越来越近,其他还在互相寒暄的家伙也已经纷纷注意到来人。那胸前徽章上的一个“逆”字,让所有人立刻都做出和箭定天下一样的判断。

    “非常逆天的人!!”箭定天下这还小心呢,队伍频道里已经有人吼了,再场的更是有人就要拔家伙了。

    “先别慌,都停住自己的人,看看再说!”饱读风霜连忙在频道里喊。他们这频道也是只加了他们老大级别的人物。所有人都加不够上限啊!

    消息传起来就是快,那些掏家伙掏了一半的,连忙又都停了手,有的塞回去了,有的把手停插在口袋,装备随时再掏出来。

    而那人这时已经走到近前,微笑着,望着箭定天下和饱读风霜。

    “兄弟什么事?”饱读风霜没事人一样和来人搭腔。

    “诸位从哪来?”来人问。

    饱读风霜和“诸位”目光交流一下,回答:“不是一个地方来。”

    “哦,那来云端城,是找非常逆天麻烦吗?”来人问。

    “你什么意思?”在场众人都有些变色。

    来人却只是点了点头:“我就是在等诸位来pk的。”

    一个人,面对一百来人,说他是来等大家pk的,这话实在是太震撼了。所有人都木了一下,再看这人一身黑色法袍,再清楚鉴定了这人的职业,大家恍然了:“是千里一醉,这就是那个pk疯子!!!”

    “千里一醉?”饱读风霜继续代表众人说话。

    “嗯。”

    “你好像知道我们要来?”

    “瞎猜的。”

    “你知道我们是谁?”

    “不知道,你可以介绍。”

    “我叫饱读风霜。”饱读风霜就真的介绍了。

    于是大家就见传说中的千里一醉拿出了一个小本,片刻后抬头说:“嗯,你没有pk值。”

    这哪跟哪啊!!所有人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千里一醉是脑子有问题吗?

    而在他们的队伍频道里,八位已经到场的巨头已经在抓紧时间协商,还没到场一听已经和非常逆天的千里一醉撞到了,连忙飞速赶来,对于这个传说中的高手大家多少还是有些好奇,有些人已经在频道里打听了。得到的对千里一醉的描述是:莫名其妙。

    这个人有些莫名其妙,他的出现也有些莫名其妙,更重要的是,他莫名其妙地就知道了他们这些人会来,而且好像也知道了他们的来意,他说是瞎猜的,但有谁会相信这个答案?虽然他们这次行动并没有想着要绝对隐藏自己身份,可这才刚刚到了云端城,人都没聚齐呢,人就已经主动找上门来,而且还有点恭候很久的样子,这可就有些太不正常了。

    “是谁走漏了风声吗?”队伍频道里饱读风霜严肃提问。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箭定天下说,“千里一醉还站你面前呢!”

    没错,千里一醉依旧还站在他们面前,他们百多人已经有了要围攻的趋势,但这人依旧是那么气定神闲,连退都没有退一步,眼神里流露出的这是什么?是兴奋吗?这人真是疯子?

    “动手吧!”有人已经按捺不住了。

    “我在想,这会不是会是什么圈套。”饱读风霜夸箭定天下细心,可到了这种关键时候,他却好像比箭定天下还要细心。

    “会有什么圈套?”有人问。

    “我不知道,但是,他这出现也太蹊跷了。”饱读风霜说。

    “这个问题你刚才已经说过了,不管怎么样,难道现在他都在我们面前了,意思都表明了,我们一声不响地走开吗?”一人说。

    “让我来。”饱读风霜说。

    “你来?”

    “嗯,我来。”

    大家本就不熟,此时饱读风霜主动要去和千里一醉单挑,就算是去送死大家也不会太关心,于是也就没什么人阻拦,乘这时看看这个千里一醉到底有几斤几两也是好的。

    “你在等我们pk是吗?”饱读风霜走上前问。

    顾飞点头。

    “我来了。”饱读风霜说。

    “哦?多来几个也可以的,或者全上,我不介意的,我习惯了。”顾飞说得很认真,单挑这种事他已经很久没经历过了,上一次都不知是哪年哪月。

    “呵呵,我要死了,自然有更多的人上。”饱读风霜看起来很是自信。

    “哦。”顾飞点了点头,然后朝众人挥手:“大家让让,以免误伤。”

    大家顿时又风中凌乱了,对他来说,误伤那不是更好的事吗?还让大家让让,这是什么意思?虽凌乱着,但大家却的确都在朝旁让,就算没有顾飞提醒他们也会让,法师的战斗的确是最容易误伤观众的。

    随着众人四散开去,顾飞已经拔剑在手。

    “暗夜流光剑!”饱读风霜说这话的口气是带着赞叹羡慕的。暗夜流光剑的属性在网站在早被曝料了,法伤物伤引发所有职业的羡慕。

    “来了!”顾飞沉声一喝,人突然就已从饱读风霜眼前消失。

    “啊!”观众都叫出来了,他们都看得清楚,千里一醉消失的一瞬已经出现在饱读风霜的背后,剑身已经扬起火光一剑劈起,而他们的惊呼声好像比剑来得还要慢一些。

    “啊”声在继续,对于惊讶来说,这一声“啊”未免有些太长了。这实在是因为一切发生的太快,大家“啊”完第一下立刻就想“啊”第二下,可是休息时间已经没有了,索性第一“啊”就不停了,继续“啊”下去。

    众人这么想继续“啊”,是因为千里一醉的剑劈下的时候,饮读风霜突然也不见了。

    不见的方式和千里一醉如出一辙,从这里消失,从那里出来,出现的地方则是千里一醉的身后。

    也是瞬间移动!

    这两人一人一个瞬间移动,一切发生在短短一秒的时候里,高节奏的换位游戏,让观众连两次惊讶都只好混在一起凑合了。

    千里一醉会瞬间移动,世界人民都知道。

    但他一定没想到和他交手的这个法师饱读风霜同样也会,所以,这次他要输了。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千里一醉的反应这么快,判断这么得准。

    饱读风霜闪到了他的身后,千里一醉砍出的一剑收势不及,但他的左臂却已经飞快地朝身后挥出,所有人都好像听到了“砰”的一声,饱读风霜一个踉跄,手捂着鼻子已经退开了好几步。

    他感觉鼻子酸溜溜的,手上湿漉漉的。放下手一看,生命没下多少,但鼻血出来了,两个鼻孔都在不住地往外流着。

    “你也会瞬间移动啊!”千里一醉这时转过身来,朝他说着话,没有急着上来追击。

    饱读风霜连忙一边点头一边找纸准备塞住鼻孔,这不塞住血要流到嘴里了。

    “你也是电系法师呀!”千里一醉说。

    饱读风霜手一哆嗦,纸团差点喂到嘴里。这个千里一醉,竟然才知道自己是电系法师,难道pk之前根本都不鉴定自己的吗?

    饱读风霜一边想一边收拾着,千里一醉也没有乘这时候上来动手,周围观众鸦雀无声。

    “可是瞬间移动的话,你那种移动……没有看着目标地点啊,你怎么做到的?”顾飞不解地问着。

    饱读风霜一边擦着鼻血一边回答:“你不能吗?那你熟练度太低了。”

    “哦!”顾飞恍然。这点他得承认,虽然他有意频繁使用瞬间移动,但这技能属于冷却时间比较长的。顾飞就算冷却一好就用,以他的上线时间,一天也实在用不了多少。比起那些一天十小时以上游戏时间的敬业玩家,顾飞相信自己这技能的熟练度的确是高不了。

    “你好了吗?”顾飞问。

    “好了。”血没办法太快止住,饱读风霜只好留了两个纸团在鼻孔,模样滑稽。不过此时他也已经掏出了他的法杖。

    “来了!!”顾飞挺剑又上,饱读风霜也举起了他的法杖,大喝一声“雷光阵!”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