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八十四章 谁是傻瓜

第八百八十四章 谁是傻瓜2017-11-10 16:41:4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八十四章 谁是傻瓜

    电系法术以快着称,饱读风霜这法术,排场大,气场足,吟唱罢转眼已是电闪雷鸣,一道道惨蓝的闪电自半而降,高度与天降火轮差不多,但这下落的速度却完全不在一个档次。话音方落的时候,早已有电劈到了地上。

    在声效上,这两种法术也大有不同。天降火轮是轰然一声,一鼓作气,这雷光阵却如爆豆子一般响声不断,显然不是像天降火轮那样一回合了事的攻击。

    饱读风霜自学会这法术以来,还从未失过手。这法术合控场与攻击为一体,被轰的人没被秒杀却也会受困阵中动弹不了。此时再扔上其他法术,对手自然必死无疑。

    饱读风霜就是有了这把握,才会出言要和千里一醉单挑的。不过千里一醉会瞬间移动,这技能却是可以轻松跳出雷电阵范围的,饱读风霜本还构思了一大堆骗掉千里一醉的这技能的方案,谁想他上来自己主动就用掉了。实在是因为千里一醉瞬间移动的使用思路和他这个正牌法师大相径庭,正常法师哪有用瞬间移动近身的?近身了用这法术来脱身保持距离还差不多。

    顾飞那一击也算突然,饱读风霜要不是自己也会瞬间移动,也熟悉瞬间移动,这会肯定已经被砍翻了。当时已闪到顾飞身后的他正想以牙还牙,想用顾飞准备使用的战术给顾飞一击,哪想到对方反应这么快,他还没出手呢,对方一肘子就已经把他鼻血给敲出来了。两个法师pk竟然打得这么粗暴,连血都飚出来了,这在饱读风霜的法师生涯中可是头一回。

    还好对方那会没继续追击反倒是和他聊上了,饱读风霜赢得了空隙,这一收拾完毕,两人再上,立刻毫不这客气地使用了他的杀招。

    阵光阵发动,阵中电光璀璨,顾飞的人早已被电光所吞没,阵外看也看不到。但饱读风霜自己心里清楚,他这技能阵势是大,但伤害却没有多夸张,并不具备秒杀的能力。用阵控制对手的行动,再迅速补上其他法术,这才能真正克敌制胜。

    因此旁人不知此时顾飞状况,饱读风霜却知他一定没死,而且他更是早早记住了顾飞所站的位置,丝毫不敢怠慢地就朝那里丢了一堆法术。这手法他早已经练得很娴熟,旁边同是法师的人都是无比佩服。法师法术想放得快,吐字清晰说话快那可是门硬功夫,饱读风霜语速之快让在场法师都自愧不如,而这门技艺靠装备靠卷轴靠什么那也是加强不了的,全靠自己这一张嘴。

    饱读风霜一口气放完了火树火轮火球雷电等一堆法术,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活着的人,或许还有,但饱读风霜相信不会是千里一醉。因为他早已经鉴定过千里一醉了,身上装备乱七八糟,并没有什么强悍的魔防装备,又如何抗得住这么多法术的乱轰?而且这家伙还是全敏捷法师,智力精神都不加,魔防比一般法师更差。

    饱读风霜信心十足,此时长出了一口气,扭头已经想给众人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了。谁想刚一扭头,看到的却是众人惊诧的目光,直盯着自己的身后。

    饱读风霜心下一惊,连忙将头转回,就见千里一醉那黑色的身影已经笼罩在自己面前,那暗紫的长剑当头一下劈落。

    饱读风霜没有感觉到疼痛,此时他的心思甚至都不在自己的生死上,他只是十分的不理解,千里一醉怎么可能不死的?

    火焰法术的火光此时已在阵中燃起,显然千里一醉是抢在这些法术发动之前就已经冲出了电光阵。

    这样的情况……这样的情况饱读风霜也不是没遇见过,但当时他的对手是有备而来,穿着一身抗电装备,这才挺着雷光阵的伤害杀出。雷光阵是不能一次将人秒杀,但你在阵中乱动,那会多次撞到电光,等于受到多段攻击,肯定也是活不下来的。

    而千里一醉的装备饱读风霜早就鉴定得清楚,雷光阵发动又快,不可能有人在这么一瞬间完成全身的换装,更何况,千里一醉分明就没有换装,黑袍还是那黑袍,这怎么就没死又冲出来了呢?

    饱读风霜这心思根本就已经不在pk上了,不过作为世界前列的顶尖法师那一身装备也不是差的,顾飞一个双炎闪并没能秒杀他。

    但紧接着的一记钩腿,饱读风霜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立刻被钩翻在地。顾飞多么专业的人士啊,立刻察觉对方有异。自己身手快那是自然,对方就算看到这记钩腿也躲不掉也是必然,但眼下这对手眼神根本就不该是个战斗中人所应该有的,丢了魂一样也不知道看着什么呢!此时都已经摔倒在地了,好像对自己的处境还茫然不知。对于这个敢于向自己单挑的家伙顾飞还是欣赏他的勇气的,当即停了手没立刻把他干掉,望着地上躺着的饱读风霜:“怎么了?”

    “你……你怎么出来的?”饱读风霜正在不顾一切地纠结这个问题。

    “跑出来的啊!”顾飞说。

    “我当然知道,我是问你怎么跑出来的。你生命多少?你多少魔防?你的衣服,你的戒指?你有被动的电系抗性强化技能?”饱读风霜一古脑把他怀疑的全说出来了。生命高,魔防高都有可能活下来,而顾飞的长袍和两枚指环是饱读风霜鉴定时没出现属性的,也许有什么特别之处,而有什么技能强化了防御,也是大有可能的事。

    这些无一不是从专业游戏角度出发考虑而做出的推断,于是对于非专业的游戏玩家顾飞来说,瞬间就茫然了:“你说什么?”

    “你从雷光阵中就这样冲了出来,居然会不死,你怎么做到的!”饱读风霜问。

    “没被雷电攻击到,当然就不会死,这很稀奇?”顾飞反问。

    “没被攻击到?怎么可能!!”饱读风霜的吃惊又升级了,这个答案根本就比对方用了什么他闻所未闻的装备或是技能还要难以接受。

    “怎么不可能,每道雷电的攻击之间又不是没有空隙的,看准了走当然不会被击到。”顾飞说。

    “雷电之间有空隙吗?”

    “你自己的技能你问我啊?”

    “我……”饱读风霜差点没吐口血出来,其他玩家此时也是目瞪口呆。雷光阵的威势他们都是看到的,从那当中找到电光之间的空隙绕出来?那是什么眼力?就算能找到吧!这也该是小心翼翼地能绕过的吧?这家伙竟然能转瞬之间就绕出来?这怎么可能,吹牛,这一定是吹牛。

    “快点站起来,认真点打完。”顾飞对饱读风霜说。

    饱读风霜站了起来,却突然一个瞬间移动就已经闪到了人堆里,跟着宣布:“行了,我和你的单挑已经结束了。”

    饱读风霜是来云端城赚他想要的东西的,不是来送死掉级的。现在他最自信的伎俩已经被千里一醉破解,而千里一醉那攻击,快得他根本不知如何闪避。那伤害,刚中了一双焰闪的饱读风霜此时回过神来立刻心跳加速。那野蛮,饱读风霜取了鼻孔里的纸团,鼻血立刻又下来了,这还没好呢!

    不打了,和这家伙说什么也不能再打了。

    “你这家伙,乱七八糟的。”顾飞摇头皱眉。

    “这该是我说你吧!从雷光阵里钻空子跑出来?哪有这种事的,你开挂了吧你?”饱读风霜反驳。对于顾飞的解释,他始终是不能接受。他觉得这顶多就是理论上存在的东西,根本不可能实际发生。就好像有人解释南辕北辙,说那没有错,因为地球是圆的,所以南走北走都一样。这根本是胡搅蛮缠嘛!此时的顾飞在饱读风霜看来就是在胡搅蛮缠,他觉得顾飞胡扯这样一个理由,是在掩饰,他一定另有一个什么神奇的方法是不方便暴露的。

    “唉!”顾飞摇头叹了口气,和这些不懂内涵的人讲内涵的东西,真的很难。

    “还有没有要单挑的?”顾飞也懒得去和饱读风霜浪费口水了。

    余下众人面面相觑。单挑?在目睹了千里一醉的古怪实力后没有人再想来一试深浅了。此时他们在讨论得是要不要战这个问题。

    千里一醉预知了他们的目的,预知了他们到来,这个蹊跷的问题始终还没解释呢!此时已经有人说出了他的看法:千里一醉有准备,就意味着非常逆天有准备。来的是千里一醉一个人?还是非常逆天的人都已经到了附近?

    如果只是千里一醉一个人,我们一百多人不用怕,但如果是非常逆天的人都到了呢?

    这话大家都非常认可。对方有了准备,又怎么会只来一个人?这周围肯定是已经布置了什么可怕的陷阱,这千里一醉只是他们陷阱的第一步,至于具体是什么阴谋,看不透啊!这才是值得头痛的地方。

    “叫没到的快点吧!人都齐了的话,就算非常逆天有准备也不用怕。我们人数占优。”几个大人物此时聚在一起商量着。

    “这太草率了吧!我倒觉得让他们先不要太接近,这样一旦发生了什么,我们正好可以里应外合。”又一人道。

    “嗯嗯,这样稳妥一些。”一人点头。

    “可是,这周围其实看不出有什么埋伏。”箭定天下又瞪着他那双鹰眼左右观察着。

    “地理不熟啊,谁知道这哪里有没有个坑有没有个洞的。”一人说。

    “你们主城里还有坑有洞?”一人诧异。

    “有啊!”那人说。

    “你哪个城的?”

    “洼爪城。”

    “就是被叫菜园城的那个城?”

    “对!”

    “我有朋友在那边呢!”

    “是吗?叫什么,我看我……”

    “喂喂你俩!!!”集体鄙视跑题党。

    两位跑题的大人物惭愧,菜园城钻过洞的哥们先回主题:“所以我们不好轻易断定这就没埋伏。就比如说那边那间房,如果是非常逆天的房产呢?这种埋伏哪座主城都可以做到吧?”

    众人连忙点头称是。

    “还有没有人要单挑啊!!”顾飞这边又嚷了一遍。

    “看,他等急了。”

    “是迫不及待想让我们入陷阱吧?”

    “我们不理他晾着他如何?”

    “会不会太幼稚啊!”

    “难道他敢主动向我们一百多人动手。”

    “照永远的说法的话,他真敢。”

    “那他为什么还不动手?”

    “还有没有人要单挑?”顾飞的第三遍喊话,很应景地回答了这个大人物们在疑惑的问题。

    “难道……他是在认真地问这个问题?”大人物们个个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个什么千里一醉,思维方式好像和他们就不是一条道啊!这人哪来的?

    这时饱读风霜继续代表众人和千里一醉对话:“那个,单挑我看就算了吧!非常逆天的朋友们都在哪呢?总不能就来了你一个吧,都请出来相见吧!”

    “就来了我一个。”顾飞说。

    众人笑,这人真是好淳朴。这样直接否定,太欲盖弥彰了吧!看来周围真有其他人。

    “非常逆天的朋友,出来吧!我们知道你们在,既然已经互相知道了来意,大家明刀明枪,痛痛快快打一场。”饱读风霜朗声道。

    “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不是说了就我一个人吗?”在大家都觉得顾飞乱七八糟的同时,顾飞越来越觉得这个饱读风霜脑子有病。

    “那其他人呢?”饱读风霜不由地问道。

    “你们来的人又不只你们这些,其他人当然是去迎接你们其他的朋友了。”顾飞说。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饱读风霜大惊失色,连忙就要发消息告诉其他还没到的人小心埋伏。

    结果就看到对面的顾飞看白痴一样望着他说:“你是傻瓜吗?我早说了,你们知道了我们的人还怎么埋伏他们?”

    话音刚落,饱读风霜的消息刚写了一半,队伍频道里已经有未到场的大人物在叫了:“操,埋伏啊!有埋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