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八十六章 开往家乡的直通车

第八百八十六章 开往家乡的直通车2017-11-10 16:41:7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八十六章 开往家乡的直通车

    挂了29人,所以他离开了。这么个因果关系,只有完全不接触pk的玩家才会理解不了。在场的大人物们当然不会是这么纯洁的玩家,一时间集体进入无语状态。原来人是洗pk值去了,这要洗完了,是不是就要回来继续料理他们了?更悲剧的是,这挂了的人直接都回大家了。他们到了云端城后没急着上户口,都想着是先碰头再说。刚到了地就要战斗,他们没想着会这样啊!

    “我们先离开这,不能再继续在这里等下去了,我们应该主动去找其他人汇合,毕竟现在我们是最有战斗力的一路。”一等低温说。

    “我们是……最有战斗力的一路?”在刚刚被千里一醉一个人杀得如此狼狈后,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得讽刺。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一等低温无奈道。他的意思当然只是相较其他人,他们至少是八个人集合在了一起,自然是最有战斗力的一队,这帮家伙却非要往刚刚尴尬的这一战上去想,可不得惭愧吗?

    “说得是,我们出发。”饱读风霜附和一等低温,一边在频道里问其他人的位置,表示要来和他们主动汇合。

    “其他的几位老大呢?还好吗?有能说句话的吗?”饱读风霜在频道里继续喊着,有数名大人物至今无音讯,战斗似乎还在胶着。众人正无奈,忽然一声系统提示,有一名玩家被系统判定脱离队伍最大范围,自动离队。

    众人心下一紧。此时发生脱离队伍最大范围这种事,那只能意味着,这位老大已经挂了,而他这路人马,下场也很有可能是落得一番惨淡。

    果然,很快所有人接到了这位老大的私聊消息,三个字:“操操操!!”

    “怎么回事?”众位终于找到个可以问话的了。

    “mb的,非常逆天的人早就知道我们要来啊!我们正路就被截了,他们人多!”该老大的愤怒短时间是平息不了的。他们这个级别,挺重视在等级榜上的排名。出门一说自己排名多少,人一听是双位数就已经很有面子了,前十,甚至前二十的,那更是倍儿有面子,被人介绍的时候都像是称谓一样要挂在前面。但现在这一挂,自己是失去这称谓的机会了。在如今四十加的领域,掉一级后想再追回以往的名次,除非有什么人品大爆发的事否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能排名世界前列的哪个不是练级疯子?所以在勤奋上谁也不会输给谁,靠勤奋是无法挽回这种损失的。

    “不知其他几队怎样了……”八人无心和这哥们一起分享他此刻的心情,反正大家也不熟。他们倒是更担忧和他一样遭遇的另几队人。他们是已经意识到对手的可怕了,所以很在意眼下能有多少实力。他们再不会以为随便凑上点人就能把非常逆天给打爬下。更不会再觉得英奇找了三十一座主城的高手是件夸张的事。高什么手啊?在千里一醉面前都是兔子,人一人就能折腾你一百来个。原来传说的东西并不完全就是传说,那看起来是传说,因为那些东西都没有切中要点。千里一醉的强大,用言语真不知该如何描述,这他妈根本就不是玩家的范畴啊!

    八位大人物此时一边替其他各队人马担忧,一边更多地还是在讨论千里一醉。千里一醉这是洗pk值去了,等他洗完随时有可能再杀回来了。不赶紧凑上三五百人的,真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然而,事情的走向却一点都不朝着他们所期待的方向。队伍跟着又出现有人脱离范围自动离队的系统消息,跟着就是“操操操”一类的悲愤短信。这个结果他们不想看到,但却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对方准备如此周全,又怎会打没把握的架?能灭了一队,自然就能灭了两队三队,被埋伏的几队人估计是都没跑了。他们互相之间的实力本就在伯仲之间。

    直至又一人自动离队后,饱读风霜终于发现,现在还在队伍里的人,都在频道里说着话。被伏击的人已经全军覆灭,共是六队。这刚到云端城他们就已经折了五分之一的实力,这还没算他们这边被千里一醉送回老家的二十九人。

    头期抵达的十八路军,八路碰头,六路被灭,还有四路此时正在紧张地碰头路上。

    好再没有新的意外发生。八路军和四路军顺序碰面,组成了新十二路军。清点总人数,共211人。这是一个本身就输给非常逆天的人数,更别提人家一个一人就顶x人的千里一醉。完成碰头的诸位大人物终究还是没能找到他们所期待的安全感,他们连忙联系六路还在慢慢吞吞找卷轴的人马,告知他们这边所发生的一切,告诉他们一定要小心,告诉他们最好是通知他们传送着陆坐标,他们二百人直接就去迎接碰头。

    随后,又联系了那六路被杀回老家的哥们,探听他们的打听。六路愤怒的哥们此时正在筹划着纠集起更多的人马,准备返回云端城报仇血恨,这个决定让十二路的大人物们异常高兴,他们恨不得这六位伤心人能把各自的行会全都搬来,直接联合出来一个万人大军算了。那样的话,千里一醉应该就不可怕了吧?

    除了这些同志,那七位还在万水千山跋涉的哥们当然也得联系。事态之严峻已经真实反馈给七位了。需要让这七位同志认识到的问题就是:现在我们已经不可能坐下喝茶等你们了,因为非常逆天已经主动盯上了我们,而且目前处于下风。你们再这么磨磨蹭蹭,很有可能等你们来的时候我们已经不在,你们需要独自面对非常逆天。另附赠一条:千里一醉一人和我们八队交手,结果是轻松挂了我们二十九人,要不是人要去洗pk,二十九估计不会是终点。

    七位同志看到这消息,都是迟疑不定。有些已经犹豫着是不是还是搞卷轴快些飞来了。但一位叫印沙纸的老大发来的消息却让众人好一通郁闷,印沙纸老大说:“你们不能先下线躲躲吗?”

    这人是坚定要非要走到云端城啊!十二路军的十二位大人物对这哥们是好一番鄙视。下线躲躲?这办法是不错。但眼下他们还有事啊!那六位搞卷轴的哥们还等着他们去接呢!他们要躲了,那些哥们到了直接被非常逆天拿下怎么办?

    这问题他们再没和印沙纸同志谈,因为想来印沙纸也只会冷嗖嗖地飘来一句:“那他们也等等再飞行不行?”

    就为了你印沙纸老大的一队人,大家全都要到线下去猫着,等你来了才能做事?大家都是不忿于此,而且讨厌他的态度。看看其他六队人,现在都已经表示到达下一主城后就传送卷轴尽快飞来!

    “别理那家伙了,这有个哥们已经搞到卷轴就去取货了,我们先去他要到的坐标地点接他。”饱读风霜对众人说。

    众人点头,连忙就朝着该坐标去了。一路上二百来人都很是收敛,再没了刚来时那嚣张的心态。虽然其中四路并未与千里一醉交手,也没中过埋伏,但听到这战报,再看眼前这八路人谨慎的模样,哪里还敢怠慢分毫。

    六处伏击对手的街道上,非常逆天的玩家正在请点着战场。六路人马都是全国覆灭,这么大规模的死亡一点东西不爆那机率未免有些太低了。爆出的东西按得也是网游常见的套路分配:换钱分。如果在场就人有需求的,那就他掏钱出来大家分。钱不够,可以分期付。战斗中有损失的多分些当抚恤。不过平行世界的死亡损失直接掉级,损失是前所未有的大,抚恤多少合适一直都难有定论。但此时非常逆天却不必为此烦心,因为他们六路的伏击一个人员伤亡都没有。

    人数占优自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们攻击发动得对手毫无准备,第一波攻势就完灭对手一半人。虽然非常逆天的成员并不都是什么精英,但却有着最为顶尖的一伙高手带队,指挥方面,御天神鸣战无伤这些家伙平素看起来乱七八糟,其实也是经验丰富的人,并不会比任何高手差,只是不及一些以此特长的高手著称罢了。

    “你那怎么样啊?我这没什么好货色。”各处都不过料理了二十人左右,有些地方根本就没收获,御天神鸣这一路倒是爆了三件装备,不过都不算是什么让人口水的极品。对于刚刚拿过丰厚赔偿金的非常逆天玩家面前,都不怎么放在眼里。

    “毛都没有一根。”战无伤这边根本是什么都没爆。

    “一般穷鬼。”御天神鸣骂。对方人物虽也是二十人,但豪华程度完全没法和鹰之团相比。这三十一路人,也就领头的大人物是可以和鹰之团的人相比肩,其他也就是自己在各自行会或是佣兵团之类团队中的伙伴,不是每个主城都是一帮精英中的精英聚在一起耍的。

    “从人数规模上来看,对方都是在二十人上下的,多的就二十四,少的就十六。千里你那边呢,怎么样了?”

    “洗pk呢,忙!”顾飞说。

    众人不支声,顾飞要去洗pk,那肯定是杀到二十九人了,不用问大家都知道。这家伙一个人的效率超过他们各路,而且还是一人面对一大堆。果然是千里出马,一个顶x吗……

    “你那边对方估计有几队人?如果一队是二十人的话。”佑哥说。

    “这个……怎么也得有一百多人吧!”顾飞说。

    “准确点。”佑哥说。

    “我看他们有七八个人常缩在一起交头接耳,可能是领头的。”顾飞的观察力也是不容忽视的。

    “哦,那就是七八队人了,加这六队,已经有十三四队,这当中还有我们未知的,看来超过二十队应该问题不大。”佑哥统计完毕。

    “二十队,一队二十人?四百人,啧啧,只可惜已经回去一百多人了,剩下的我看也不远了。”御天神鸣说。

    “二十队只是估计的,我觉得更多的可能性也是有的。这次多亏了云腾那边的情报,才让我们占到了先手。”佑哥说。

    “不要这样说。”韩家公子说,“这不是云腾透漏出的情报,只是我和一个朋友聊天的过程中无意得知的一个小事件,然后通过我伟大的智慧推断得出的结论。”

    “得了吧,人明明就是故意透露你知道的。”御天神鸣说。

    韩家公子未答,其实他何尝不知这是云腾有意透露的,但他和亚硝酸根之间就是有这么一种微妙的默契。任何事情都不会直指其目的性,好像都只是一次随意聊天中的一个小话题。比如这次,亚硝酸根只是说八卦一样的给韩家公子来了一条消息:“真有趣啊!扔装备都结束了,怎么突然又有不少人想买到云端城的卷轴?”

    这当然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韩家公子立刻明白亚硝酸根这其中的暗示,于是他回答:“是吗?正好我也有点朋友想要过来呢,一模一样的给我也来一份吧……”

    于是韩家公子知道了云腾卖出卷轴的数目。一张卷轴四个人,人数轻松判断。再然后,韩家公子对卖家提出一点建议,认为卷轴都是一样的坐标容易引发交通堵塞。卖家觉得这个建议相当好,于是提供了各不相一的坐标,并很诚恳地发来询问韩家公子的意见。韩家公子对卖家的服务态度满意极了,于是又建议可以先出售一组进行尝试。卖家再次虚心地采纳了这一提议。

    于是在卖方与买方的友好交涉过程中,从云腾工作室购买传送卷轴直飞云端城的七队人注定了悲剧。

    这七队人,进行“试运营”的第一队引顾飞去了他们的碰头地,而余下六队则很快地乘坐了返回家乡的直通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