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八十九章 百人队的思考方式

第八百八十九章 百人队的思考方式2017-11-10 16:41:13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八十九章 百人队的思考方式

    完美的一次在伏击,眼看就可以画下一个精彩的句号时,千里一醉突然给全部颠覆了。大人物们对此却连愤怒的力气都没有,只剩下郁闷。

    千里一醉出现当然是可以,但出现后这么不给人机会真是太让人烦躁了。那边刚送来千里一醉出现的消息,跟着人就被灭了。出手用不用这么快啊?好说让大家有点反应啊!

    饱读风霜余下的消息已经发不出去了,此时被杀回城的十字路正在向他咆哮着。他当然不会是对饱读风霜有什么责骂,只是对千里一醉之强极度地不满。怎么能有这么强悍的人物?一抬手就把自己给挂了,就算当时只剩点血皮吧!但那一出手已经让十字路看不到他有任何取胜的机会,那种绝望,让他甚至对这个游戏心灰意冷了!有这么强悍的人物,大家还有出头之日吗?

    “还要去增援吗?”箭定天下用哀悼的口气问饱读风霜。要增援的话,他带队弓箭手过去自然是对快的,但以千里一醉杀人的手法,加上那边清一色的血薄盗贼,救援好像也没什么意义了。

    “去接应一下吧,应该有能逃掉的。”饱读风霜说。

    逃的掉的当然会有,顾飞又不会分身术,众盗贼一看他出现,一哄而散,一人走一条街,顾飞最后也就是把包围御天神鸣的几人给解决了,那些正准备过来的此时全都调头跑路,顾飞也无可奈何。

    “挂了一半。”御天神鸣痛心。正因为不希望出现什么人员上的折损,才特派他们这些速度职业的人来骚扰,就是希望他们靠速度能保障自身的安全,谁想踩入了这样的陷阱里,御天神鸣懊悔不已,自己应该细心些,不要那么急进的。

    “那另一半呢?”顾飞眼里弓箭手就剩御天神鸣一个了。

    “我联系一下,应该都脱身了吧……”御天神鸣说这话时自信不是很足,但想来追击的玩家不可能个个都是追他那样的高手,只求脱身的话,只要跑出包围圈应该问题不大。

    联系之后,果然冲出包围的最终都活了下来。御天神鸣再把这消息告知剑鬼时,剑鬼也是一阵痛心:“我们太大意了。”

    行会也立刻知道了这事,韩家公子的评价只有两个字:“白痴!”也不知具体是指谁的。

    虽然顾飞最终的出现从意义上来说也就是救下了一个御天神鸣,对于此时的他们来说,保证己方的实力无缺比消灭对方的高手更重要。原因韩家公子已经说过,对方到底能出动多少高手,这是个无底洞。而他们,一人掉级就少了一分力。而现在,御天神鸣带出来的已经算是行会里不错的弓箭手了,却一下就折掉了一半。御天神鸣的郁闷可想而知。

    “他们朝哪边走了?”顾飞问御天神鸣。

    “那边。”埋伏出现时,对方的队伍还就在他们前方不远,此时虽已经没影,御天神鸣却是观察了他们的动向。

    “追!”顾飞迈步就冲了出去,御天神鸣也只好连忙跟上。

    这道上也有个跑路的盗贼,一看后边两人追来,连忙向己方大部队呼救。

    “多少人?”饱读风霜问。

    “两个。千里一醉和他救下的那个弓手!”对方报告。

    “坚持一下!!带着他们兜一下。”饱读风霜给这人说罢立刻召集众人:“这是个机会,好好利用,给千里一醉一次伏击,灭他一次跟灭一百人差不多。”

    “可我们还不熟地形,不知道哪里好设计埋伏,只靠盗贼潜行明显是不够伏击他的。”一等低温说。

    “再来一次你对我们走过的地方有什么印象吗?”饱读风霜问再来一次,他已经看出这个人的特点,不能只当他是记忆力好,其实这人是善于观察,对于看到的东西都会留心,所以才能达到几乎过目不忘的程度。

    “有!就在之前走过不远,有个胡同挺窄,两边房也不高,或许可以先预先伏在房上,等千里一醉被带入胡同,两边跳下把他挟在当中,那他本事再大也出不去。”再来一次果然有想法。

    “你知道怎么走吗?”饱读风霜问。

    “来时的路再走容易撞到吧?我带人从背面绕过去,反正是要上房。”再来一次说。

    “行,5队7队8队和你一起去吧!注意他瞬间移动的技能,我估计他的移动距离应该在六米到八米之间,不可能超过八米,你多留心。”饱读风霜说,对于千里一醉他不敢丝毫怠慢,直接派出了队伍一半的人手。

    “好。”再来一次点头,那三队的人也都聚了过来,其中7队本就是十字路的人手,他带着盗贼出发,结果自己牺牲回城。此时他的部下都挺茫然,现在老大都不在了,他们还跟着做事,那算是为了啥?可事先又早有约定都得听饱读风霜的指挥。茫然中7队玩家给十字路还去消息问了问,十字路咬牙回复:“灭他,有机会就灭他,我马上就回来!”

    四队人匆匆出发,再来一次看了看方向,带人就进了路边一条小巷。跑路的盗贼叫苦不已:“老大我带他们去哪啊?追得好紧,那弓箭手还老放箭。”

    “我们设置了埋伏,你带他们去……去……”饱读风霜消息到这,发现没法描述,那地会标不知道啊!连忙给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再观察再记忆,不至于把途经每处的坐标都给记下,也只好回答一句:“稍等……”

    “带他们兜兜圈子。一会给你坐标。”饱读风霜只好如此答复那可怜的盗贼。

    盗贼欲哭无泪,只得照办,看到路口就转,头都不敢再回,专心玩命奔跑。

    结果跑着跑着,突然觉得不对劲,那个追在后面的弓箭手本来总是跑几步就给他来一箭的,怎么这会没动静了,追得这么专注?盗贼边跑边回头扫了眼,立刻怔住,身后哪里还有人?他进这条街已有百米深,对方和他的距离原本也就五十米上下的。现在却不见踪迹。

    “难道自己速度太快,把他们甩掉了?”此人随便这么想了一下就否决了,这是游戏,速度是板上钉钉的数据,自己能有多快该有绝对的自知之明。如果真能甩掉那两人,之前也不会跑得那么担心受怕了。

    “报告,他们不见了……”盗贼又仔细确认了一遍。这条街上本就没几个人,的确是不见那二人,于是向上头反应。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饱读风霜问。

    “我转进了一条街,他们好像没追来。”

    “没追来?”饱读风霜疑惑着望向众人:“他们好像猜出了我们的打算了。”

    “妈的,真是狡诈,那叫再来一次回来吧!”箭定天下说。

    饱读风霜正点着头,队伍里却突然一阵骚乱,有人大叫:“千里一醉,千里一醉来了!!!”

    饱读风霜一惊,和其他大人物一起回头一看,可不是,千里一醉和一个弓手正飞速地朝他们追来。

    饱读风霜当时就泪流满面了,他知道他误会了,准确的说,是那个盗贼误会了。人千一一醉哪里是追他?他一个小人物根本就没被千里一醉放在眼里,千里一醉追得是他们的队伍,追得他们一百多人的全队!

    而他们的队伍,被千里一醉灭了29人,损失是一队多,新加入的第九队算是勉强填补上了这个人数,但刚刚派出的盗贼目前还无人归队,再来一次又带走了四队人,此时的他们比起初次与千里一醉交手时要更加羸弱,但千里一醉偏偏就在这样的时刻杀到了。

    饱读风霜无法去责怪那个盗贼的情报有误,就算是换了他他也会这么以为。他们的思想暂时还无法像千里一醉那么穿越,谁会两个人对一百多人进行追击呢?这样的事,谁会去想?

    这一次,饱读风霜算是彻彻底底认识了。不能把千里一醉当作一个人看,要把他当作可以和他们百余人实力对等的一个对手,所以就要从这样的实力角度去换位思考。一百多人的团队,会去追击一个孤身跑路的盗贼吗?当然不会,这样一想,好像思考方式就和千里一醉的思维接上轨了。

    可是,现在接上轨好像已经有些迟了。他们的队伍有战士有牧师这些短腿,根本无法比过千里一醉的速度。交手?之前百余人都被欺负成那样,现在一半人又能有什么用?但不管怎样只能尽力一搏,饱读风霜连忙布置众人站位。可众人相互之间的陌生却不是这么些时间就可以消除的,只不过比之前一次一团混乱稍好点而已。

    饱读风霜一看这最后的一点希望好像也不太靠得住,心中已是一片悲观。千里一醉却已经快马杀到,他们箭手的阻拦好像都不是冲着千里一醉射得似的,纷纷落了空。但有一个很直观的对比却很好地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那个箭手,和千里一醉同步追赶上来,速度完全不亚于千里一醉。他们箭手的拦截当然不会对他视而不见。而此时,这箭手躲避他们的攻击,前进的脚步已经大大地迟缓,被阻在了五六十米的距离。

    一样的情况,甚至更多的箭手关注的是千里一醉,他却就这么风骚得大步追近,速度根本未因为箭手们的拦截而产生什么变化,在高速地跑动中摇摆着身子就将袭来的箭矢全部避掉,那些慢吞吞的追踪矢却是随便一剑就已敲掉。

    转眼顾飞已冲到三十米处,这是法师的攻击距离。顾飞吟唱,这边阵中的法师们也在吟唱。顾飞一个瞬间移动,他们的放出的法术全落了空。而他们四散躲避,却不见顾飞所指的地方有法术出现。

    “他加点全敏,法术发动慢。”饱读风霜解读到了这一点,如果把这当作是千里一醉虚张声势,那就闹笑话了。

    结果,结果众人乖乖地四散躲开,一秒两秒三秒……饱读风霜脸红了,就是把智力倒扣一些法术发动也不至于慢到这个程度。这千里一醉,居然真得是虚张声势,居然真得根本就没放法术出来。

    千里一醉已冲到阵前,重装战士持盾顶上,狂暴战士骑士牧师,有点生命的职业分两路左右迂回,准备以一个三角形将千里一醉封在当中。

    结果就见千里一醉一掌拍到重装战士的盾牌上,掌心雷发动,重装战士再稳如泰山却也不能完全无视技能的击退效果,立时倒撞出去。

    他们这区区几十人的包围又能有多厚实,这一倒立刻倒出一条通道,顾飞一步迈入,转身双炎闪,躲在后方的虚弱的法师和命薄的弓箭手立刻倒下一片。

    “嗨!”顾飞一眼瞥到了指挥作战的饱读风霜,这个曾经和他单挑过的对手顾飞对他印象还算不错,于是挺剑朝他冲了过来。印象好,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待遇,饱读风霜如果知道不知心里要做何感想了。

    同样会瞬间移动的饱读风霜当然不至于这么容易被顾飞揪到,一个瞬间移动就混入战士的肉阵当中,顾飞抬剑劈了两人,一看过来阻自己去路的牧师,就是之前砍了好几下都不死的那位,顾飞不想在他身上磨蹭时间,一步将腿跨到他身后,挺肩上前一撞,一等低温朝他一踉跄立刻仰面摔翻在地。

    一战士看顾飞这手法,立刻信心十足地冲了上来,他不信他也会被一个法师这样撞倒,结果他迎接到的是顾飞劈头盖脸的一剑,要不是仰面倒地的一等低温拼死刷回复可能已经挂了。

    顾飞一看这牧师不只自己命硬,回复力也很是惊人,着实有些磨人。围观的局面下又不可能给顾飞太长的时间施展一边攻击一边打断牧师回复的手法,只好暂且放弃了这一攻击目标,继续去挑命薄的玩家杀。

    去埋伏的盗贼没能翻转成了他们最大的幸事。此时场中弓箭手和法师被杀得四下逃窜。其他人想施以援手却是跟不上速度,无论是脚下的速度,还是回复的速度,都追不上。

    饱读风霜一看这根本就是上一次局面的重复,却苦于一点办法也没有。这样下去,难不成又只能是任由千里一醉杀到29人后扬长而去?

    正咬牙,队中忽然有人一声大叫:“有贼!”

    这也不知是哪城的术语,内容太过于概括,场中一半人都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直到一名玩家被突然现身的三名盗贼一击致死,众人方才知晓,有贼的意思是有潜行的盗贼靠近,这人是个拥有反潜行能力的玩家。

    此时方知已经迟了,盗贼都已经从潜行中现身发动了第一波攻击,对方人手分配得极其准确有效,合围的目标没有一个不被杀下,牧师都是反应不及。其中有一个更是彪悍,在与他人各力灭掉一人后,一个宛如战士冲锋一种的冲杀,竟然直接秒掉了一路人。这一路上的玩家职业各不相一,居然全部一击毙命,这等伤害俨然更在千里一醉之上,爆发力之强与他那偏瘦的身形真是完全不成比例。

    一个千里一醉都搞不定,又突添这么一个硬手,饱读风霜已经快哭了。他知道再来一次一时是赶不回来的。他们去了多久,原路返转当然就还需要多久,更何况,他回来了又能如何?千里一醉分明是个他们百余人却无法正面相抗衡的对手。

    本就被千里一醉冲杀得七零八落的阵形,在这么一股生力军地注入下更是支离破碎。饱读风霜仰天长叹,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这种实力与实力地对杀,力弱者败,就是这么简单。就算有什么奇诡的布阵,猥琐的指挥,但这是个一连磨合期都没有过的团队,根本发挥不出这样的团队实力。眼下自己最该关心的,或许只是自己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

    “先用卷轴撤退!!!”有人喊了一声,饱读风霜一看是一等低温。他们这些人卷轴来的,当然也是准备卷轴回,一次就已经买好了返程卷轴。卷轴再贵,却还是比不了一个等级,有卷轴的玩家已经纷纷拿出卷轴,并尽可能地找没卷轴的玩家会合,一起离开。

    明显的意图,自然会遭到明显的阻拦。被找上的只能是自认倒霉了。不过顾飞他们毕竟人数较少,不可能面面俱到,对方终于还是相继有人成功发动了卷轴。

    “当心些,别一起被传送走了……”剑鬼提醒着。打断传送就要靠近攻击,时机可得把握好,万一迟一点,传送阵发动,正好又符合名额,那可不管是不是同队人都会一同传送。这一传送走,也许就是被对方二打一甚至三打一的局面,对方也都不是弱手,这时候又没了相互的照应,可就有些麻烦了。

    传送的不断成功,场中人已越来越少。最终人数和非常逆天相差无己时,终于是再无法成功地完成传送了。余下人最终被消灭得干干净净。而非常逆天这边,却也有个盗贼不幸阵亡。一人的壮烈换来如此大胜那也是值得,毕竟想保证绝对的零伤亡那太不现实了,这可是在以少打多的局面下,就算顾飞以一顶百,却也不能分身化百。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