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九十五章 打包去死

第八百九十五章 打包去死2017-11-10 16:41:21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九十五章 打包去死

    暗夜流光剑上燃起着双炎闪的熊熊烈火,朝着数人盘旋而来。几人心下都是窃喜,饱读风霜更是已经把队伍频道打开,准备发送出动胜利的喜讯了。

    中了!!!第一名被顾飞砍中的玩家,很是艰难才控制住没有兴奋地呐喊出来,看着自己的生命奔腾而下,他前所未有地兴奋着,眨也不眨地瞪着千里一醉,殷切盼望着白光就此盛开。

    饱读风霜却知不会这么容易。因为他鉴定过千里一醉,知道这家伙戴着一条提高生命上限的极品腰带,还带生命回复。这样的装备本不应该出现在法师身上,但人千里一醉偏偏就是这么装备的,饱读风霜也是没脾气。想来以这家伙有违一般法师的近战方式,搞个增加生命的装备提高生存率也是合理的。可这样一件装备却给他们徒增了不少麻烦。

    由于反射装备要建立起的数据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反射机率,一个是反射程度。反射程度再高也无法堆积到百分之百。他们尽最大努力从各主城搜刮此类装备,堆出的最高数据不过是百分之六十一,这已经是牺牲了部分反射机率换来的,毕竟全身上下就那么些装备。机率高了,程度就会低;程度高了,机率就会低。双属性高机率高程度的反射装备虽然玩家依然觉得是鸡肋,但从系统的判定眼光来说这属于极品属性,所以爆率不高。

    饱读风霜他们所组建的反射组,先求程度越高越好,机率稍后再提。这是因为他们同时上阵的人多,你百分三十我百分三十的,千里一醉一剑向来劈一堆,怎么也该有所触发。但是,饱读风霜所估算的千里一醉的伤害,百分之六十一的反射是反不死他自己,就是因为多了这么一条腰带。但是如果能触发两人反射,两个百分之六十一的伤害那他就必死无疑。

    因此说到底,千里一醉这一圈砍下来,饱读风霜他们只害怕一种情况,那就是只触发了一人!这种情况比一个都没触发还要不走运,因为这暴露了他们的战术,却没能把千里一醉反死。

    为此饱读风霜他们也进行了多次实验,最后才调整到了目前这种机率和程度的组合。如果只是不顾不切地堆反射程度,那么他们最高可达百分之七十一,只可惜这样还是反不死千里一醉,而因此牺牲了部分机率后,在实验中数次出现只触发一人反射的情况。

    最终所定的机率和程度的比例,是经过实践检验的,因此虽然存在这么个不稳定因素,众人却还是都充满了信心。此时看到千里一醉的大招劈出,饱读风霜已觉胜利在望了。

    反射伤害的表现饱读风霜很清楚,反射发生的一瞬间,受反射的玩家身上将闪过一抹血光。不过以千里一醉身手,他一剑旋砍数人,怕是根本看不清他的反射是在谁身上触发的,但此时,饱读风霜却是看得清楚,因为千里一醉砍到第一人时血光已经泛起。

    “才第一人就触发了!!”饱读风霜心下激动。

    而在实验时曾经有人提出过这样的假设:如果触发第一次时他察觉了,然后就停止了攻击呢?

    于是再经过实践,大家发现,这仅存在理论上的可能,因为人的反应根本不可能这么快。

    这是众人心目中已经达到万无一失的计划,此时看到血光乏起,饱读风霜已经激动地去书写消息了,结果却觉得眼前的画面好像有些异样。

    回神一看,饱读风霜立时呆在了当场。发生的事情很简单,但这简单的事情却是饱读风霜他们所认为的不可能发生的!

    千里一醉在触发到第一次反射伤害后,暗夜流光剑立刻稳稳地停住了,接下来的玩家完全没有受到他的进攻,接着饱读风霜就听到了千里一醉地笑声:“在玩这手啊!”

    饱读风霜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都停止了。为什么?同样的情景他们模拟了不知多少遍,无论是反应快慢,敏捷高低,力量大小,无论是谁,都没能在这样全力攻击一圈人时在触发到反射伤害的一瞬立刻停止攻击,为什么千里一醉偏偏就能做到?惯性哪去了?在他身上不存在惯性吗?

    饱读风霜呆住了,反射组的玩家也呆住了。他们经过了多次模拟的练习,却唯独没有练习过“千里一醉砍了他们一下就停止后该怎么做”的课题,因为这本该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他们此时的心情,就好比大家都在等着蝴蝶每晚十二点前的更新,结果更新却没有出现一样。

    饱读风霜木了,呆了,迟钝了。

    而顾飞在停住这一剑时,就已经向大家证明了他的反应。接下来他的反应依然是那么迅速。把剑装回了口袋,掏出的是他自制的飞钩。

    这种套索类的软兵器游戏里是没有的,顾飞自制的家伙自然不可能有任何伤害,因此被他当作兵器来耍的时候极少。但是,这可不意味着顾飞不擅此类。各类兵器套路顾飞都有研究,弓矢藤牌类是他的弱项,而他最为精通的,除去剑刀白打,则就是这套索类的软兵器了。

    此时身后的雷光阵已经消失,顾飞一步退开,手中飞钩已经甩出。反射组的玩家哪可能懂这个?他们甚至不知道顾飞这是要干什么,就看好像甩出了什么东西朝他们丢来,一人下意识地就去躲闪。结果他们的队长却是悄声怒道:“躲什么!!”

    那人也随即反应过来,躲什么啊?他们就是来让千里一醉砍的……

    可是,千里一醉分明已经看穿了他们的战术,怎么还会朝他们发动攻击?而此时饱读风霜也总算是回过神来,靠反射反死千里一醉的计划已经落空了,但是,此时的千里一醉已经被消去了大半的生命,还是大有可乘之机的,要利用啊!!

    “攻击!用不着怕他,攻击!”饱读风霜喊着。

    反射组的人顿悟,此时千里一醉不敢攻击他们,正是他们欺负千里一醉的大好时机啊!完全可以横行无忌。

    “上!”组长一声令下,反射组玩家饿虎般朝前扑上,但这帮生命高的家伙如何能有顾飞那速度?就见顾飞穿梭其中,手中那道绳索继续翻飞。众人也不知他在搞什么把戏,就见那绳头晃来晃去的,众人连飞到哪了都是捕捉不到,想主动去撞一下也是不能。

    打又打不到,想反射人又不攻击他们。反射组玩家的气势很快就蔫了一下来,除了郁闷还是郁闷。

    饱读风霜则一边静观战局,一边已经开始对其他玩家悄然布署。反射组的玩家虽然也无力击杀千里一醉,但却起到了挺好的控制作用,千里一醉也是不敢攻击他们,手里拿个不知什么东西在那甩来甩去的像在玩跳大绳。饱读风霜飞快从失望中觉醒过来,希望能捉住眼下这也算是得来不易的机会。

    众玩家在饱读风霜的布置下立刻开始行动,饱读风霜是想乘着反射组玩家对顾飞的纠缠迅速对他完成合围。

    玩家们行动很快,而反射组的玩家此时却也取得重大突破,他们持续地努力,终于是将不敢还手的顾飞逼入了墙角。

    组长心下狂喜,猛举手中巨剑就要砍下,却觉得被什么力量一滞,身边的家伙一声哎哟,竟然朝着他就撞了过来。

    “干什么?”组长大惊之下,此人被此人撞了个满怀,紧接着就是第二声的“哎哟”,又是一名玩家着像了魔似地朝一边倒去,组长定定神一瞧,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起他们竟然都已被绳索给缠套在了一起。

    这是怎么做到的?组长有些要崩溃了,在全无察觉的情况下,他们竟然全被套在了一起?因此他这一抬手臂,这才带翻了身边的人。翻了的人再牵连下一位,一人接着一人地翻,这千里一醉也不知是缠出的什么活扣,反射组的成员越翻越紧,很快就摔成了一团,一个个灰头土脸,去找绳子头。

    饱读风霜看到这帮被顾飞变戏法般地摔成一团也是骇然,不过他的部署却还是准确地完成了。乘着顾飞和反射组的玩家纠缠的功夫,已经将他封锁在了街道内。顾飞身后的房顶上此时烈焰阵阵,饱读风霜竟是指挥法师对那里进行着不停歇地轮番轰炸,以防顾飞瞬间移动上房。这些细节,饱读风霜已经全部考虑到了。

    “千里一醉,你跑不了。”饱读风霜出阵喊话,布置完毕的同时,他还呼叫了增援,他们的人就在这一带,很快就能有更厚实的力量堆积街道。

    “哦,你觉得我杀不出去?”顾飞说。

    “这我不敢肯定,但我敢肯定,从这里杀出去,你的pk值毫无疑问得上三十。”饱读风风霜说。

    “这看起来是免不了了。”顾飞看看左右被堵死的街道,叹息。

    “到时系统卫兵出动,我们配合阻拦,你觉得你还有几分胜算?”饱读风霜不怕说出自己的打算。

    “看来我只好……”

    “箭手!!”饱读风霜手一挥,左右弓箭手箭矢狂出,各种攻击都有。

    “想传送?”看到顾飞躲避挑落箭矢,饱读风霜冷笑。

    “不,是想拉你垫背!!”顾飞箭步朝着饱读风霜冲来。

    “雷光阵!”饱读风霜抬手法杖一舞,跟着一个火树千重焰和天降火轮,不是扔到雷光阵中,却是扔到了自己脚下,但火焰升起的一刻,他自己却已经一个瞬间移动飘开。

    而雷光阵中早有别的法师丢进了法术。这一切也是饱读风霜有计划的行动。雷光阵的确是困不住千里一醉的行动,它此时的作用是用来遮挡千里一醉视线的障眼法。如果千里一醉用瞬间移动出阵,正好会落到自己丢下的两个火焰法术中。

    饱读风霜攻击也是不俗,他相信自己这两个法术杀掉生命不满的千里一醉已是足够。

    “千里一醉,这下终于该要死了吧?”饱读风霜正如此想着,突然身上泛起了一种陌生却又好像熟悉的感觉,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身上泛起了血光,而他的生命,在转瞬之间已经奔向了底。

    “这……”饱读风霜刚说了这一个字,就觉得眼前的一切已经消失了,黑暗了。等再这起来时,他看到是老家他所熟悉的法师学院。

    反射伤害!是反射伤害把自己给挂掉了,怎么会这样的???

    饱读风霜死回了老家,自然是被自动退队,在众大人物都来消息狂问时,饱读风霜却是给反射组长去了消息:“怎么回事?”

    “千里一醉把我们推到雷光阵里了!我们想赶快脱装备的,可来不及了,我们都被缠着呢……”反射组长很是郁闷。反射,并不意味着他们自己就不受伤害,此时他们一组人已经悉数全挂,但之前的一切却是历历在幕。

    雷光阵落下的一瞬,众法师狂轰的一瞬,他们也都以为千里一醉必死无疑了。谁知道城一醉的瞬间移动没有朝着前方,却是又退回了原处,退后回了到了他们这一堆人的身后。

    “这是他唯一能暂时多活一会的手段了。”反射组的玩家们正这么想着,千里一醉掌心却已凝起了电光,一把推到了他们身上。

    “他想自杀?”有人还如此想着,但受攻击的人却发现这一击是轻微之极。没伤害,却不影响技能的效果。掌心雷推动了他们。

    没错,是他们。不是他们当中的某一个,因为他们此时已被打包成了一体,虽然一直在努力,却还没找到头绪。

    这么多人,理论上是不可能被推动的。但掌心雷是法术,法术是不讲物理原理的。打包的一堆人动了,虽然动得慢,虽然动得不远,但他们依然是无法抗拒地被推进了雷光阵中,他们距离雷光阵本来就在咫尺之间。

    他们受到了攻击,他们猛然间也意识到了问题。但是一切都迟了,他们全都挂了,而这过程中,他们反死了多少人,连他们也不会知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