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九十七章 败得糊涂

第八百九十七章 败得糊涂2017-11-10 16:41:23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九十七章 败得糊涂

    “风霜,通缉任务啊?”巧七巧回头问饱读风霜。千里一醉对通缉任务之热衷是世界闻名的,不过怎么会专程跑到他们这来通缉饱读风霜巧七巧有些不理解。不过通缉任务也是系统设定的任务模式,因此而相撞的玩家当然是没有仇恨的,不过因此而建立起仇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通缉任务个鬼啊!他要通缉我还用得着带帮手?”饱读风霜倒是一眼看穿事件本质。千里一醉如果真要通缉他,一个人就太足够了,还用得着带个女人做帮手?这红衣女贼看起来很是彪悍,估计就是据说和千里一醉关系很好的细腰舞了。事情这根本就是明摆的,千里一醉用通缉任务来锁定自己的坐标,然后再由这细腰舞完成致命一击,通缉任务只是他们捕捉自己方位的手段罢了。

    “被他看穿了。”细腰舞说。

    “那我也只好承认了。不过其实我说通缉任务也是为了大家好。”顾飞说。

    “哦?”巧七巧这还争取时间呢!

    “因为大家都不想掉级嘛!”顾飞说。

    嚣张啊!巧七巧心下如此想着,嘴上却道:“那是那是,那要不大家就别打了,各回各家吧?”

    “嗯,你回吧!”顾飞说。

    “大家都回吧!”巧七巧干笑着。拖时间的废话已经越来越没营养了。

    “废话什么啊!”细腰舞终于是按捺不住了,拔出匕首就冲了出动,口中指挥:“你pk值不够了吧?这些交给我。”

    “还能对付几个。”顾飞查了一下pk值后说,“别跑了正主。”

    “哈哈哈,他怎么跑啊?飞啊?”细腰舞大笑,饱读风霜的速度在她眼里当然是不够看的,让个几百米都成。

    饱读风霜此时多少也有些尴尬,他多么想乘着巧七巧帮他阻拦的时机抽身跑路啊!可这么做也实在太不仗义了。饱读风霜实在没脸做出这样的事,只得心下一横,咬牙吼道:“拼了!”

    说完两步上前,法术一挥,顾飞连忙提醒细腰舞:“小心他那技能。”那技能当然指得是雷光阵,带着细腰舞一起来时顾飞已经给她交待过了这技能的特点。

    “不要挡老娘的路啊!!!”细腰舞一声厉喝,使用了她最拿手的疾行变线的跑位。巧七巧算是个主城级的高手,但此时身边一堆伙伴就都是些不上不下的玩家了,有玩得好的也有一般的也有烂的,对阵细腰舞那实在也是有些差距。细腰舞一通折线掠过去后,扎了三个人,三人都是脸煞白,显然还没见过伤害这么强悍的玩家,今天这算是开了眼了。

    要单论游戏里的移动速度,除去瞬间移动那就要数疾行中的细腰舞了,饱读风霜的雷光阵此时都被她甩到了身后,显然连饱读风霜这样的高手都对细腰舞的速度有些判断不足。巧七巧率众所拉开的阵势更是几乎没起到什么阻拦作用,没在阻拦的过程中被挂掉已算幸运。

    细腰舞就这样活生生地跑到了饱读风霜面前,一刀扎出,饱读风霜一个踉跄就差点翻地。

    “看来你一个人过来就够了嘛!”顾飞对方也是想拦拦的,但一个瞬间移动就已经穿越过来,和细腰舞并肩站到了饱读风霜面前。

    “废话,带你来本来就就是让你指个路而已。”细腰舞也没怎么得意,只是干掉了一个法师而已,算得了什么?

    细腰舞挥刀就准备把饱读风霜给捅了,顾飞却在旁边突然一托她手腕。

    “干嘛?”细腰舞问。

    “有pk值,一次掉两级,再掉,就39级了,怪可怜的。”顾飞说。

    “下不了手?别闹了你,这世界谁比你杀得人多啊?你杀得人里不知多少人掉到40级以下的。”细腰舞说。

    “情况不同嘛,这个……没必要啊!”顾飞说。

    “那怎么办?”细腰舞说。

    “去坐牢吧!”顾飞手一挥,剑光火光带着饱读风霜诧异的目光离开了。细腰舞在一边气极败坏:“那我是干嘛来了?”

    “你自己非要来的。”顾飞说。细腰舞是听说顾飞要跑n远的主城去追杀目标,觉得很带劲执意要一起来。

    巧七巧一队人此时都很是恍惚。他们是想帮忙来着,但却又好像没帮上什么忙。对方两人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随便就穿过的他们的阻拦,饱读风霜就这么被灭掉了,甚至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说上。唯一可以替他高兴的就是貌似最后真只是一次通缉任务,他不用掉到40级以下。巧七巧甚至给饱读风霜发了下消息,结果联系不能,说明都是实情。

    可是,现在呢,他们应该做什么?给饱读风霜报仇,还是……

    “走了。”巧七巧这还出神呢,就看到千里一醉和他挥了挥手,就和那女人一起离开了。

    “这个……这个……”巧七巧目瞪口呆,自己好像是做了些什么,又好像是什么也没做,这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啊?

    顾飞离开,却没有急着回云端城。此时pk值也已经不少,难得来个主城,顺便洗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

    而此时的云端城却又是另一番景象。无誓之剑率众拼命坚守,但终究还是人越守越少。顾飞在外面大闹了一场的事他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压力已经越来越大。催促支援的消息一有空就发,行会在线的都已经表示正火速赶来,无誓之剑只能是在心中暗自祈祷了。

    “拿下他们只是个时间问题了。”队伍频道里再来一次说着。饱读风霜死回去了,离队了,不过大家也没有立刻就重选个指挥代替他的位置,目前有问题大家都是协商解决,战局已在他们的控制,没什么突发情况是需要立刻做出判断指挥的。

    “千里一醉呢?”

    一提到这问题大家就又都沉默了。千里一醉不知什么时候洗完pk值估计就又回来了,那时该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地再杀他杀掉29人,然后洗pk,这么来来去去地把他们当杀人超市吗?

    “或许,只能这样了……硬着头皮先把这些人灭掉,对英奇那边也算是个交待吧?”有人说。

    “对付不了千里一醉,英奇会满意?”又一人说。

    “大概不能很满意,你们觉得,不能灭了千里一醉,我们这趟任务可以打多少分?”一人说。

    大家又沉默了。他们都有一种感觉,千里一醉不死,非常逆天就根本灭不了。他们都是网游行家,很了解这种情况,只要有一个高手屹立不倒,始终不放弃,那这一家行会就终归会重新站起来,这样,恐怕不能算是让英奇达到他们的目的吧?他的目的,很显然是希望非常逆天这个团体解散,彻彻底底的解散。

    “西街那边来了一路人。”一片沉默中,忽然有人传达了一个敌情。大人物们都是接了各自部下的情报,然后拿出来一起讨论。

    “有多少人?”再来一次问道。饱读风霜不在的这段时间,他和一等低温做出的判断和指令比较多一些。

    “几十人。现在已经交上手了。”部下在该西街的大人物回答。

    “东边也有人来了。”

    “北边也有!!”

    “南边两条街同时出现敌情。”

    “等等,东边又有人。”

    “西边……”

    “北边……”

    雷同的消息突然一个接一个地传上来。大人物们都有些茫然了。他们甚至怀疑是因为他们的手下混在一起,于是对一个地方的一个情况进行了重复地报告。但事实上他们这次行动的部署安排有意识地避免着这种情况的发生,开打至今,也没有发生过重复情报混淆视听的现象,可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忽然之间怎么出现这么多路人马?这人数,随便估计一下就知道已经比非常逆天应该有的人数多得多了。

    “非常逆天难道会有什么隐藏的盟友吗?”有人惊讶着。

    “这不可能啊,云端城的势力情况我们已经充分了解过了。”

    “别说这些了,现在情况怎么样啊!”

    “来势很凶,人数比我们多,我这有些挡不住了。”有人喊。

    “我也这危险!!”

    噩耗一个接着一个,多条街道已是抵挡不能。而原本被困在当中的无誓之剑等人也终于等来了这一刻,立刻转守为攻,积极响应,和外围的支援直呼应。

    “情况很不对,非常不对!!”一等低温说。

    “必须得撤。”再来一次严重支持这个看法。

    “卷轴?冲出?”有人问。

    “先向外突围试试。”有人提议。这卷轴老是用来用去可不是个办法,转眼英奇给的两万金币就快全用在这上了,可他们的任务却是一点眉目也没看到,人手倒是折了一把又一把。

    “他们不是把所有的街道都堵上了吧?”有人问着。

    “唉,外围侦察的人不该收回来啊!!”有人懊恼着。在反杀千里一醉行动失败后,他们珍惜二十多人牺牲换来的一点小时间,把所有人员都调集起来想快速扑灭对手。人员上的加强效果倒也显著,但却没想到对方忽然来了这么多的增援。这根据多路情报综合来看,显然现在是他们是被人给内外夹攻在了当间。

    “一等,你的人和我的呼应一下啊!!”

    “东边的都来xxx,xxx这条街,这边还没人。”

    “南边全堵死了,有没有防守比较弱的啊?”

    大人物的队伍频道里也是声音繁多,大家都在寻求办法突围。但随着一声系统提示,一人被自动退队后,大家终于意识到了形势之严峻已超他们的想象。连他们这种程度的高手,都已经可能一个不慎就死在乱军当中了。

    “我传送了!!”队伍里有人喊道。传送不仅仅是一种撤退手段,同时也意味着这之后无法再给对方什么增援,打一声招呼也是一种厚道。

    “我也传。”

    “我也传。”

    声音相继而来,这传送一路,整体实力就下降一路,对剩下的人来说负担就加剧一层,可现在又有谁还顾得上谁呢?越晚传送,形势只能越是危机。数百人的集体大传送,这也是难得一见的盛景。无誓之剑此时正率众扬眉吐气地撒气,一看对方集体跑路,十分痛惜,他本以为苦尽甘来,大大捞一笔的时候终于到了,谁想到这帮豪客竟然全都用了传送卷轴这么豪气地方式。

    能打断得当然都打断了,不能打的也没法了。无誓之剑指挥部下,一点不手软地对余下的可怜玩家进行着殊杀。正看到带队的顾小殇,乐呵呵地就凑上去了:“小殇,你来救我了。”

    “你个蠢货,怎么会搞成这样?”顾小殇说。

    “别提了,对方有准备啊!他们搞得那个定点传送是个陷阱来着。”无誓之剑说。

    “损失大吗?”

    “不小,希望这完了能有所补偿吧!”无誓之剑说。

    “怎么补偿?”顾小殇疑惑。

    无誓之剑立刻意识到有点失言,他可没在顾小殇面前暴露过他是图谋这些高手装备这猥琐念头。他是替云端城出头,替非常逆天的朋友出头,这是他在顾小殇面前充出的形象。

    “那个,杀了这帮家伙替挂了的兄弟报仇嘛!”无誓之剑说。

    顾小殇也没再多问,领着人马继续战斗。两家六级行会,此时到场人数已接近两千,人数在对手之上,配合在对手之上,无非就是高手不如对手多,但对方的高手却也没到顾飞那种逆天级,又能有什么用?事实证明,早些传送是最明智的决定,传送的越晚,损失就越大。

    逃脱了的大人物纷纷互相联系,比较损失。大多都是折了一半人手,大人物亲自阵亡的也有八人,掉落装备之类的损失在这样的大面积伤亡下肯定是无法避免的。所有人都有些绝望了,这非常逆天到底是什么实力啊?难道他们所搜集到的一切情报都只是假象?

    到了这时候了,大人物们依然还不知道他们打得是一场糊涂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