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九百章 快一步的刺杀

第九百章 快一步的刺杀2017-11-10 16:41:27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百章 快一步的刺杀

    柠檬黄是老玩家一个了,过往的游戏中曾有过辉煌,在平行世界混得也相当不错。经过不懈的努力和些许的运气,位列法师榜总榜第十七,在他的主城霜雪城更可谓是头号法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

    但这一切显然都已经是过去。

    今天是柠檬黄网游史上最悲剧的一天,只在一天之内,他的一切努力都已经成了泡影,他已经掉了三级,处在四十的悬崖,心爱的法袍也在第二次身带pk值被挂时爆了出去,穿着内衣就回了老家。随便从朋友手中搜刮了一件破袍子穿上,去参加大人物们的讨论组会议。结果被迟到的印沙纸弄了一肚子气。最悲惨的是最后他们的行动却基本是这个印沙纸的思路,弄得柠檬黄只想吐。

    结果现在他却是连吐都吐不出来了,因为甚至连这个思路他都遇到了瓶颈。他按要求约了一帮箭手和盗贼,可到最后却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不方便参与这样的行动。法师是高贵的职业,从技能设定还是加点选择上来说不适合搞这样的勾当,除非像那个千里一醉一样加什么敏捷这么猥琐!

    柠檬黄正一边想着一边想给其他估计和自己有一样难题的大人物发消息讨论一下,忽然就听到有人在叫:“柠檬黄。”

    “嗯?”柠檬黄回头,一边还在发消息。

    “看我是谁。”那人说。

    “无聊。”柠檬黄根本没心思和人开玩笑,一边说着一边瞥了一眼,结果就这一眼,柠檬黄立刻明白,他的倒霉还将继续,今天是他真的最最最最倒霉的一天。

    千里一醉……一想你就来,你他妈是召唤兽吗?这是柠檬黄闪过的最后一丝念头,随后他就被砍了。复活时,阴冷,潮湿。柠檬黄却激动了,这……这是地牢,不是复活点。再一查自己资料,等级健全,原来是被通缉任务送回了地牢而已。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千里一醉这傻货不杀自己把自己当任务给做了?哈哈哈哈,好运还没走啊!终于来了。柠檬黄在牢里狂笑,坐牢还会这么高兴,由此可见,事事无绝对,什么东西都是要对比着来看。比如说有那么很小一部分人说蝴蝶无耻,但相比百度,蝴蝶是纯洁的,高尚的,风华绝代光芒万丈的。

    “怎么搞的,怎么又送牢里啊!!!”柠檬黄走了,留下来的两个人,一人向另一人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不满的是细腰舞,被不满的是顾飞。

    “他四十级了,再掉级就可怜了。”顾飞说。

    “行不行,你行不行!出来混,哪有不掉级的,连老娘都掉过级。”细腰舞说。

    “我就没掉过。”顾飞说。

    “你……被你气死了!下个说好了,一定得我杀,不然我跑来跑去图啥啊?”细腰舞喊。

    “提供卷轴?”顾飞问。

    “弄死你啊!!!”细腰舞怒。

    “下一站下一站。”顾飞查阅佑哥发来的情报资料。

    相比起大人物们要搞的那暗杀行动,顾飞先一步开始的刺杀太精准了,太到位了。唯一的缺陷只是不够全面。毕竟三十一人里大部分佑哥还没查到情报,还有一些是没有pk值的。比如一等低温,这个命又厚回复量又大的牧师,佑哥找出来了,但牧师怎么会有pk值呢?没有pk值通缉执照就用不了,顾飞就找不到,只好放过此人。

    而像柠檬黄,之前遇伏挂掉的人之一,已经被筛了出来。这次团战中,他一个法师又背一堆pk,他不成目标谁成?不过结局毕竟还是让他高兴的,身背pk值的他,如果当时真在被杀,还有没有继续游戏下去的勇气那可就难说了。不笑被杀十级还顽强地活着,那是在20-30的领域,现在这程度再这么掉级还不气馁的,那都是有大毅力的人。

    挑好第二个目标,顾飞细腰舞再度起飞,而这一次终于是让细腰舞满意了一回。这位同学参与了第一次被伏,第二次混战却是抽身而退,虽然还携带着混战时杀来的pk值,他42级的等级却保障了他不至于掉到四十以下,于是荣幸地获得了死在细腰舞手上的机会。

    细腰舞憋了半天,这一杀杀得兴高采烈,人临死前留下了“变态啊”的遗言。就算是游戏,pk杀人搞得这么兴容满面的,那不是变态是什么?

    “下一个。”顾飞追求效率,立刻起飞下一站。卷轴什么的,佑哥在摸清各人的来历后就已经给配了一套,佑哥做后勤还是非常让人细致放心的,只是以战为主的游戏里总是成为被忽略的对象。

    下一位的情况和上一位雷同,死过一次,有pk值,但不会掉到40以上,显然又将是属于细腰舞的猎物,但两人寻到坐标,上房揭瓦找了一圈,不见人影。经验丰富的顾飞立刻断定:“屋里!”

    于是敲门。

    “谁啊?”里面问。

    “我。”顾飞说。

    “你谁?”还问

    顾飞不好回答,推细腰舞,于是细腰舞回答:“美女。”

    对方立刻来开门,一看门外细腰舞,眉开眼笑,已经忘了最开始说“我”的好像是个男人,殷勤客气:“美女有什么事?”

    于是美女给了他一刀,鲜血染红了他肚皮,还不及反应,前胸又被插一刀,就这么白光了。细腰舞对自己快捷效率的手法很满意,一边的顾飞直叹气:“傻瓜,杀错了,这不是目标。”

    不过目标很快就出来了,还带着一帮人。这也是位办事效率的大人物,已经纠集起了人手,正在做动员会议,结果被这样找上门来。

    “看,那个才是。”顾飞给细腰舞指。

    “什么人!”那人还没注意到顾飞,还在问。

    “美女!”细腰舞回答他,高速杀上。

    众人还在笑,暧昧地笑,他们很邪恶地把这个理解为美女投怀送抱。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他们觉得大人物应付一个女玩家总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们却不知道这是平行世界里最彪悍的女玩家,比太多的爷们还要高手的女玩家,大人物悲剧了。一流和超一流之间还是差着一段的,细腰舞身手不能说一流,但装备绝对超一流,这大人物和她同职业,被压制得惨无人道。

    众人这才大惊。他们的大人物竟然没能调戏美女成功,竟然被美女三下五除二就给灭了。

    一堆人围上,一流和超一流间的差距,却比不上超一流和变态流之间那么遥远。超一流被围攻,片刻后有些应付不过来,被召集起来的毕竟也都是高手,不是路边的面瓜。

    “还看,快来帮手啊!!”细腰舞看到顾飞还抱着胳膊靠着墙优哉游哉的,那个气啊!

    “哦,我怕我插手你又说我抢你的怪。”顾飞说。

    “怪?”听到这话的玩家都木了,我们是人啊,我们不是怪。

    但他们来不及解释,也来不及表达不满,变态流加入战团,瞬间倒了一片。组织起来的偷袭高手,不是箭手就是盗贼,一个比一个血薄,顾飞最擅长秒得就是他们。于是到最后,盗贼全倒了,弓箭手全跑了,顾飞郁闷了:“pk值又上来了。”

    “洗。”细腰舞说。

    “对,刚才那坐标还能用呢!”顾飞说。

    刚被细腰舞砍的大人物,一下掉了两级,此时四十,心中悲戚,难过得都不想从复活点走出来了。结果他没走出来,人走进去了,那一男一女又找上门来,这次他认出是千里一醉了,大怒,心想在复活点你还能怎样,正要张口讨点嘴上便宜,顾飞瞬间移动,近身,双炎闪。

    阴冷,潮湿,地牢。这位大人物的心境和柠檬黄就又不同了,他本来以为自己是在绝对安全的复活点的,谁知道对方会用通缉任务把他给收了。郁闷愤恨怒,却连骂街都没人听,没有顾飞主持的主城,地牢大多很冷清。

    连续三个目标痛快利落地完成,细腰舞也终于过上了瘾重拾笑容,但大人物这时也终于有点反应了。第一个目标柠檬黄入了地牢,消息不通;第二位却只是掉了级,而且把千里一醉看得清楚,立刻消息群发了每个大人物:千里一醉主动出击,暗杀上门了。

    “靠!!”听到消息的大人物都是惶恐加愤怒。他们还在组织去暗杀,人却已经抢先一步上来了,此时别说出击云端城了,所有人都对自己的安危产生了怀疑。

    结果第四目标还算顺利,但到了第五目标变开始变得棘手。这哥们得知其他人是入狱的入狱,没入狱的死到四十级也入了狱后,邀齐了他可以叫到的所有帮手,在他们主城的中心大广场上严阵以待。

    顾飞和细腰舞找来了,只见这里人山人海很是热闹。

    “哎呀,这样找人可不好找了。”顾飞说。

    “这是干嘛呢?”细腰舞东张西望。

    “搞什么聚会?”顾飞猜。

    “喂,你们这是干嘛呢?”细腰舞拉了个人问。

    美女人人待见,这人立刻回答:“小声,我们在等千里一醉,这没人性的禽兽神出鬼没,听说要来我们主城行凶了,我们就是在等他。”

    “哈哈哈哈,没人性的禽兽。”细腰舞指着顾飞大笑。

    众皆侧目。而顾飞的特征早被灌输给这里的每一个人了,一看这装扮,广场上立刻乱了。所有人突然就要奔着一个人身边挤,那是多么的混乱?想想明星遇一堆粉丝时大家就知道了。

    顾飞一看这情况不太妙,人实在太多,太乱。这么无组织的情况下身手好也有些没用,没准乱堆中直接就给踩死了。自己就算秒了一圈人,第二圈不敢上前了,但第三圈第四圈的人却有可能把第二圈给推上来,然后四圈推三,五圈推四,推着推着自己非得被推倒不可。

    “快跑!!”顾飞扯了细腰舞就闪,细腰舞多快啊,转眼就是她扯顾飞了,再转眼她已经没了,顾飞后面一堆追兵,一些疾行盗贼全敏箭手什么的甚至已经反超前了。

    顾飞拔剑冲杀,还好能拦他前的都是箭手盗贼,血没有最少只有更少,基本是挨不了顾飞一下,踩着尸体的白光顾飞向前向前,能比他快的最终都是倒在了他剑下,还能比他快的那得是猪油蒙了心才会冲到最前面去吃剑。

    外城玩家对于千里一醉强大的认识向来有些缥缈,这次算是大规模地认识了一把,只觉得比以前还要缥缈。这还算是人类吗?这还算是玩家吗?这是挂!这是所有人心中唯一可以认可的解释。

    甩了追兵,顾飞和细腰舞会合,细腰舞还在指着他乐,一会叫“没人性”,一会又叫“禽兽”,可算是让她找到可以取笑的地方了。

    顾飞则还在惦记着他的目标,查了查坐标,移动中,不过陌生地方也不知是要去哪,只知道和自己的方向越来越远。

    “这个杀不到吧?”细腰舞问。

    “杀不到,太乱了。”顾飞说。

    “但总不能一直这么大堆人堆着吧!”细腰舞说。

    “大堆人堆着倒没啥,但这些人太乱了,给组织组织布置布置啊!”顾飞抱怨说。

    “你的意思,有了组织有了布置反而会有机会了?”细腰舞瞪大了眼。

    “对啊,有组织的布置才能找到准确有效的空当。”顾飞说。

    “现在这样反而没空当。”细腰舞不信。

    “当然也有,但是太乱,乱得没谱。”顾飞说。

    “那又怎样?”

    “无招胜有招了。”顾飞说。

    “你就扯吧!!”细腰舞鄙视。

    “你不懂。”顾飞也不解释了,伸头出动看了看,的确再没有任何人追来了。

    “现在怎么办?等下去还是奔下一个?”细腰舞问。

    “估计也没差了,对方已经知道我们要来,所以都在抵防着。”顾飞说。

    “这么多人一直保护着,那护到什么时候去?”细腰舞说。

    “如果他们知道我的方法的话,只要护到pk值消了,或许一起去把pk值洗了那就行了。”顾飞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