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九百零一章 全盘破坏

第九百零一章 全盘破坏2017-11-10 16:41:28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百零一章 全盘破坏

    顾飞所料不差,对方的确已经知道他能准确找到他们这些人的原因。毕竟顾飞不像某些高手,喜欢留一手当秘密大招关键时候再拿出来技惊四座。顾飞那是在通缉执照的新功能刚刚问世时就弄得满城皆知,这一点不是秘密,很容易被查到。三十一个大人物里又有那么多心细的家伙,连续被刺杀的事如此高效率的发生,自然很快就分析出来了。

    不过有一点他们却一时判断不出,那就是顾飞是如何弄到他们的姓名的。大人物们毕竟都是大高手,在这样的混战中,除了牧师没有一个是不沾pk值的,此时人人自危,哪里知道顾飞其实也只是知道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名字。

    大家此时也顾不上相互支援,好在都在自己的地盘,都是发动人力物力尽可能的保护自己。这当中当然还包括对千里一醉实力的判断。这方面就各有些差异了,顾飞刚刚遇到的这位算是比较夸张的,这人已经是把顾飞的实力看作无穷大了,能找到的关系统统给找来,顾飞刚刚面对几乎要是这一城的全部精英了。

    这事原来都是各大人物私底下的行为,现在搞到这个程度,可就有些满城风雨了。叫帮手,总得告诉人理由吧?防着千里一醉,也得说个原因吧?被工作室雇了去当打手,这在一些高手心中可是很不上档次的行为,但到了这地步也瞒不住了。这些人鄙视归鄙视,这种时候也得顶朋友啊!于是也都站出来阻拦顾飞,顾飞也是真不可能收拾得了这么多人,只好落荒而逃。自以为狼狈,却哪知道逃路一路上灭得尽是这城的盗贼和弓箭高手。不是高手,普通面瓜哪能轻松追上顾飞?

    这真是一个恶性循环。原本是替大人物出气的,接下来变成是要替自己出气了。顾飞这会还寻摸着再找机会去看看大人物的举动,哪知道刚才砍掉的盗贼弓手什么这时候早怒了,也是呼朋换友要来找顾飞报仇。顾飞再强,玩家不自己碰够钉子是不可能把气咽下去的,云端城的玩家,尤其是各大行会就有过这样完整的经历。

    顾飞和细腰舞一起,数着那大人物的坐标卷土重来,逐渐接近后一看,人是往城外走呢,去得只能是更开阔的地方。顾飞和细腰舞两个追上他们尾巴的同时,尾巴的数名玩家也发现到了二人。这一黑一红的实在是有些显眼。

    一大堆人立刻掉转了方向,严阵以待的模样。两方相距还是百来米呢,顾飞摇头叹息,对细腰舞说:“不好弄。”

    “要不再像你那次那样,弄两个机器人出来带着我混进去?”细腰舞提议。

    “这人四十级,你杀就太残忍了,算了吧!”顾飞摇了摇头。

    “没出息。”细腰舞鄙视了一下,对顾飞莫名其妙的同情心也是无奈。

    “下一站吧!”顾飞翻名字,找卷轴,两人众目睽睽之下传送走了。

    “他们是不是走了?”玩家群中一通讨论。

    “小心些,有可能是诡计。”

    “就是就是。”

    于是小心的继续小心,想报仇的继续带着人在主城里疯找顾飞,顾飞早跑到另一主城继续他的刺杀去了。

    结果这一站的大人物顾飞也没能杀到。这哥们更绝,直接就自首去了,顾飞刚到主城,打开任务想要确认坐标并纹章传送,结果任务却已经败了。此时距离云端城混战可还没过去两小时呢,就算是一点pk也不可能是自然消除,突然失败,只能是坐了牢,至于是自首还是被人捉进去的,顾飞也不得而知了。他只知道这一趟又是白跑了。

    随后就是顾飞的最后一站了,他知道名字又有pk值的只有这么多。这一位也是集结了人手进行主动防御,顾飞和细腰舞一看那人山人海就知道硬闯是没戏了。不过这位是只掉过一次级,42级的家伙,细腰舞有权对他要求刺杀。弄两个npc卫兵带路掩护,细腰舞潜行跟随,这法子的确用过,而且也成功了,但风险很大,尤其是刺杀后脱身太难。但细腰舞对自己做过一次的事信心十足,而且喜欢追求刺激,执意要求如此。

    顾飞向来尊重别人要求,管你是要死还是要活,于是就召了两个卫兵出来,下了指令后卫兵大步前进,细腰舞潜行跟上,果然如上次使用时一样,玩家疑心再重,对货真价实的npc却是不带疑心的。细腰舞跟着这二位很快陷入人海了,顾飞也没这一直盯着,跑复活点去了。细腰舞要能刺杀成功,顾飞在这可以顺手再送人去地牢。细腰舞要是刺杀失败,在这就当是等细腰舞了。这又是一个和细腰舞同职业的大兄弟。

    结果一切顺利,细腰舞成功跟着卫兵到了那大人物身边,两npc突然攻击果然也让所有玩家措手不及。对同职业的高手细腰舞又是一次欺压 ,灭了对方后直接隐秘行动,强制潜行找了个地方就传送了。

    但安全了细腰舞才给顾飞发来胜利地欢呼,顾飞反应平静:“嗯,知道,他现在已经在牢里了。”

    细腰舞刺杀成功,跑路的同时,该大人物复活在了顾飞面前,顾飞连招呼都没打就把人给劈了。这哥们要反应迟钝点,可能在复活点复活的这一情节都有可能被忽略掉,以为是直接死回地牢。

    “下面去哪?”细腰舞兴致勃勃。这女人就知道兴风作浪,以前也就是闹闹一个主城,现在跟着顾飞全世界疯跑,给全世界添乱,正中她下怀。

    “没了。”顾飞说。

    “别呀,再找几个。”细腰舞说。

    “真没了,其他名字还不知道,我问问佑哥有没有最近情报哈。”顾飞说着,真去问了佑哥,结果佑哥也只能摇头。他这会也和无誓之剑他们这些人沟通了一下,结果他们这边你埋伏我埋伏你的,乱七八糟一通混战,谁是谁基本是没怎么太在意,佑哥从他们这边是啥人物资料也没挖到。对敌方的了解也只能是停滞在眼下这阶段了。

    最初那几个买云腾卷轴的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细节害得人人掉级,然后身份曝光,被千里一醉千里追杀,现在一个个要么是40级,要么就是牢狱之灾,要么就是40级加牢狱之灾。只有当中职业牧师的那位算是走运,逃过了这第二轮的劫难。

    顾飞行动已经停止了,可大人物们还不知道啊!经过活下来的人所反映出的经验,要么就是一大堆人,要么就是自首消了pk值。这两种做法也正好体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心理,一种是势不低头,一定要在实力上压制住顾飞,叫人的都是这种,在云端城,这是面对千里一醉的初级阶段;而自首的,那从心理上是已经服软了,惹不起我躲得起,不敢你较劲。这是云端城玩家们面对千里一醉后的最终宿命。

    此时坐牢的坐牢,聚人的聚人,一样的就数那压抑的心情。坐牢孤独寂寞恨,聚人的也快活不到哪去,人多是非多啊,这当中能有多少是心甘情愿过来帮度难关的?大多都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拒绝,时间久了有的人就有意见了,风言风语的就出来了,有的悄悄溜走了,有的打招呼,以自家兄弟有些不乐意为借口也撤了。起初还担心人少了千里一醉来了麻烦,结果千里一醉一直也没出现,到最后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估摸着有点自作多情,可能千里一醉不会来找自己,可这也就是估摸,不敢真就这么放松,只得还挤着笑脸继续应对留下来的朋友,一口一个兄弟的虚伪着。

    顾飞这一折腾,把大人物们的整个计划都给拖缓了。他们这还谋划刺杀呢!结果自己的领导班子先被刺掉一堆。再然后也不敢动啊!在自己老家都被人干了,现在还自己送上门跑云端城去?大人物心中那个闷啊!游戏了这么久,从来就没这么窝囊过。

    迟到的印沙纸此时带着自己人在云端城那叫一孤独。准备帮忙认人的人员现在都到位了,一个据说是曾在非常逆天里待过,完全可以认出非常逆天的老班底;另一个则说是曾经十会联盟的成员,对云中暮那帮人不敢说知根知底,但见面一定认识。

    “这帮家伙,唉!”大人物们被千里一醉追杀印沙也算很快知道了消息,却也无可奈何。眼下那些人蹲在老家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这要来了云端城,那就不是千里一醉一个人追杀,而是千里一醉带队追杀了。

    “我们现在做什么啊?”印沙纸同来的兄弟问着印沙纸。

    “这帮家伙一时半会是到不了了,咱先开始吧!”印沙纸说。

    “就满街瞎转着认人?”有人问。

    “当然不是,那样效率也太差了。玩家每天总是有一些固定的事要做,我们就在这固定的路线上守个一天两天就差不多了。”印沙纸说。

    “那没到的那些呢?”

    “咱先守咱们的,他们到时再守他们的,反正每个人都得认一遍。”印沙纸说。

    “我们去哪边?”

    “通过四十级练级区的城门,他们必经之路。出发。”印沙纸手一挥,他带的一般杀手领着两个指认目标的眼睛就要出发,刚走到一十字路口,眼睛之一突然停住,惊讶地望着正前方:“那个……剑鬼!”

    “非常逆天的会长剑鬼?”印沙纸忙问。

    这位还没回答呢,另一眼睛却已经瞪向了右边:“云中暮!还有十会的人……”

    “什么?”印沙纸连忙又朝右看,一大堆人从右边街道走了过来。

    而两个眼睛再一个左,一个后地看过后,继续惊人地报告:“非常逆天的战无伤!!十会联盟的断云!!!”

    “怎么回事?你们是说这前后左右全是非常逆天的人?”印沙纸惊讶着。

    两人点头,此时谁都可以看出非常逆天的人突然四面八方的出现不是巧合,这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紧接着,四角的房头也出现了人头,眼睛之一指着上面就叫:“御天神鸣!!”而另一个也指着上面依依呀呀的,显然也是认出人了。

    “操,这是怎么回事?”印沙纸身后左右地观察,根本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传送!!”印沙纸当机立断,他们是步行来的没错,但却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准备着传送卷轴。

    而此时房顶上随同御天神鸣一起出现的一个牧师已经摇了摇手,埋伏在房顶的原来不只是箭手,还有法师,此时立刻开始了攻击。

    印沙纸的人还这掏卷轴呢,这一波攻击却哪里还用得出来。而前后左右的人马更是已经快马杀到,根本没人和他解释原因,二十人,职业单一的二十人,连个牧师都没有,瞬间就被杀了个干干净净。两位当眼睛的不在二十人之内,但此时也没被特别对待,一样死在了攻击之下。

    一切还没有结束。印沙纸来得慢,来得稳,到了云端城后是已经上了户口的,此时二十人对半分,一半弓手靶场,一半盗贼工会。印沙纸也是经验丰富,第一次的伏击都是有准备的,这复活点外的守候能少得了吗?这一复活,立刻给大家消息,复活点里不要出去。

    末了印沙纸自己来到门边上,也不出去,就是左右张望。外边看起来平淡无奇,但那两排摆摊的玩家,谁知道自己走出去的一瞬间会不会跳出二百个杀手来?

    “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印沙纸想不通,他又没买卷轴,又没和其他人集体行动,怎么就被人把行动给看穿了?埋伏得那么准,连用传送的机会都没有。现在呢?现在怎么办,一个个被困在复活点里,等待救援?先不说那些家伙什么时候能来,就算来了,是不是有能力救援也值得怀疑。他们这次本就是准备搞暗地里的行动的,从复活点救人出去只能是明刀明枪,明显不行。

    “撤!”印沙纸想了想后,最后发出这指令。

    “撤?去哪?”手下不明白。

    “传送卷轴。”印沙纸说。

    “他们传送了!”非常逆天这边,剑鬼等人立刻就收到了消息,复活点外当然要有埋伏,这是必须的。

    “唔,还不算太蠢。”韩家公子感慨。

    “这伙人也是那些家伙?”佑哥问。

    “是。”韩家公子说。

    “你怎么发现的?”

    “乌龙山脉。”韩家公子说。

    “什么?”

    “这些人都是外城过来的,简单点的方法当然就是卷轴直接传送,但是也有可能有些穷酸鬼舍不得传送,非要走着来。那到我们云端城的话,乌龙山脉是必经之路了。所以我一早就叫云襄组织了几个人,大家轮流去那边守候。”韩家公子说。

    “原来如此!”佑哥恍然。

    “那怎么不干脆在那边埋伏?”御天神鸣问。

    “白痴,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到?到多少人?这些不知道,派多少人去埋伏?埋伏到什么时候?”韩家公子说。

    “所以这些人刚到云端城你就已经知道了?”佑哥说。

    “没错。”韩家公子点头。

    “啧啧,我看他们好像还蒙在鼓里,死得很诧异。”佑哥说。

    “人蠢是没救的。”韩家公子说。

    “那现在乌龙山脉那边还有人吗?”佑哥问。

    “当然。”韩家公子说。

    “那如果所有人都走路来的话我们反而省事了。”佑哥说。

    “不过这么穷酸的家伙可能也没多少,我看看,从那些传送的家伙到这里,这帮家伙是走了多久啊!”韩家公子回忆时间,其他人则在侧目,人这好说是二十人,要传送就是五张卷轴,来回就是十张,精英团的玩家要是没有那些意外之财,也根本坐不起这飞机。用不起传送卷轴,这是普遍现象,根本不能叫穷酸吧?大家对于韩家公子表示鄙夷,这家伙成了暴发户就瞧不起普通人民啊!

    “行了,撤吧!”灭了二十人,也掉了点小东西,打扫完战场后,非常逆天的玩家也撤了。

    “佑哥啊,太少了,多给整点啊!!” 此时顾飞出差把家归,对后勤工作者佑哥提意见。

    “就是,才几个啊,其中还有他不让杀的,烦人。”细腰舞说。

    “怎么?”大家不解。

    “再杀掉四十以下了,多可怜。”顾飞说。

    “可怜什么啊,那才叫爽!”御天神鸣跳起来喊。

    “不错,pk嘛,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一剑下去,那是能把对手直接爆成裸体,那种感觉,啧啧!”战无伤这一边比划了一剑一边一脸陶醉的模样。

    “如果对方再是一个美女……”火球不知从哪猫出来在战无伤身边补充了一句。

    “猥琐啊!!不过听起来蛮有意思的。”战无伤说。

    “嘿嘿嘿嘿……”火球的笑容那叫一个贱,但在顾飞一眼横过来后,立刻是一身正气:“咳,醉哥你老人家回来了,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