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九百零七章 奥伦巴伦在哪里

第九百零七章 奥伦巴伦在哪里2017-11-10 16:41:35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百零七章 奥伦巴伦在哪里

    顾飞也不好完全把细腰舞当不存在,看到有情况,立刻碰了她一下,朝那方向呶了呶嘴。

    那边原本是一排玩家的摊位,现在零零散散地有几人收拾着准备离开,这样肯定对方是针对非常逆天的埋伏当然有点冒失,顾飞也就是把此时有动静的人都当作怀疑对象罢了。

    但细腰舞就直接了,顾飞一指过去,立刻伸手指着那几个收拾地摊的:“喂,你们几个站住。”

    几人早就留意这边,要不然顾飞也不会着重注意他们了。此时听到细腰舞一喊更是慌乱,东西都没收拾妥当拔腿就跑。细腰舞一看更加坚信自己判断,迈步就飞奔了上去。顾飞却觉得这样还是说明不了什么,细腰舞这样诈诈唬唬的,十个人九个得慌。

    “站住,说你呢,还跑,弄死你啊!!”细腰舞一边追一边恐吓,对方玩得更快了。但再快也快不过细腰舞啊,跑了没多远终究还是被追上,细腰舞一刀就捅了过去,那人一看跑不了了,也不想就这么白死,立刻也拔了刀了和细腰舞对砍,两个人乒乒乓乓就打了起来。

    细腰舞这一嚷嚷算是打草惊蛇了,对方立刻一哄而散。对方都是敏捷职业,顾飞和细腰舞就俩人,顶多一人追一个。细腰舞这边顺利追上,顾飞那靠着彪悍的瞬间移动也是一下子就追上去放翻了一下。

    “干什么的!”顾飞喝问,他可不想错杀普通玩家。

    “摆摊的。”对方哆嗦着回答。

    顾飞一看,发现自己问得真是很没水准,难不成对方会说“我是你的敌人,快来杀我”吗?细腰舞一边嘲笑一边就跑过来了,她那边追上的小子已经被她给收拾了。

    顾飞正想批评她草率,细腰舞已经鄙视上他了:“你问的什么啊,有你这么问的吗?”

    顾飞一怔,细腰舞已经一把把他推开:“让开我来。”

    “奥伦巴托在哪里?”细腰舞瞪着那玩家问。

    “啥玩艺?”顾飞没听清,那家伙更是一脸茫然。

    细腰舞冷笑:“这都不知道,一看就外地来的。”说完就已经要动刀,那玩家一脸的绝望,根本就没有要出声抗辩的意思,细腰舞手起刀落,无悬念地解释掉。

    再看其他几人,早已经跑得没影了。顾飞问细腰舞:“刚说了个啥玩艺?”

    “我是假装出一个云端城玩家都应该知道的问题来测试他反应,你看他那样,一看就不是云端城的。那肯定不是好人。”细腰舞说。

    顾飞一听,这个小聪明还真是有几分道理的。只不过:“只有云端城玩家知道的事,用不着编吧?应该真有吧?”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云端城的。”细腰舞翻白眼,“你个土著难道知道什么?”

    顾飞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这种本主城玩家都知道而外地人不知道的东西,一般就要从该主城一些让人印象深刻的必做任务里去寻觅,问题是顾飞不是任务党,他的认知里必做的任务是通缉任务,实在是想不出这样的问题。

    “另几个小子跑得倒快啊!”细腰舞东张西望,其他几个人真是一点影子也没了。

    “嗯……”顾飞应了声,又重回到城门下了。

    “都跑了,还在这干嘛?”细腰舞纳闷。

    “如果他们就是想让你这样以为呢?”顾飞笑。

    “玩心眼啊!不过的确有点道理。”细腰舞点了点头,也就继续在顾飞身边叉腰摆造型了。

    印沙纸等人泪流满面。的确,这真是他的调虎离山之计。他看出千里一醉这就是针对他们而来的,于是他好容易说服了几个人拼死撤离,想就这样骗得千里一醉以为他们已经走了。谁知道这点小伎俩千里一醉竟然不上当。灭了两个人后,就又站回来了,这样下去,他们在这蹲着也是白蹲啊!更要命的是,如果刚才一起撤,牺牲了两人,还能让大家顺利大逃亡。但现在再动,搞不好又得挂两个了。

    顾飞和细腰舞两人的目光左转右转。目睹了刚才一幕的不少玩家都吓到了。他们不知这当中的究竟,就看到那几个人收摊要走,结果这两个家伙追上去就把人给砍了。这是怎么个意思,今天在这摆摊的玩家都不许走?都要被他们看个够为止?

    摆摊的玩家个个心惊胆颤。认识千里一醉的人多,但听说过细腰舞的人也很不少。这两个都是连大行会都要掂量着办的人物,他们这些可以的摆摊生意人哪敢去招惹。此时一个个如坐针毡,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如此过了片刻,摆摊玩家堆中有人弱弱地举起了手。这举动顾飞见了,但没太在意,目光又扫两圈,发现那家伙还在锲而不舍地举着。连细腰舞都捅他:“哎你看,那人的胳膊好像抽筋了,在那举半天了。”

    “要说话吧?”顾飞突然有点醒悟。举手发言,这事他熟啊!他是老师来着。

    “这位同……呃,你有什么事?”顾飞差点去问这位同学有什么问题。

    “千里老大,我这就快要断网了,我得赶紧下线去,可以离开吗?”对方被顾飞点到名后,战战兢兢地站起来回答老师问题。

    “可以啊,这有什么不可以,随便。”顾飞说。

    那人一听大喜,收了摊立刻就要走,细腰舞突然叫:“等一下!”

    “啊?”那人一哆嗦,其他人里都替他“咯噔”了一下。

    细腰舞快步走到他跟前,掏出了匕首,死盯着对方:“提问。”

    “啊?”那人近距离接触美女,可这时哪里欣赏的心思。

    “奥伦巴托在哪里?”细腰舞一本正经地问。

    对方一听坏了,难道刚才两个家伙会挂就是因为答错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有什么深意?奥伦巴托是个什么玩艺?此人急得快哭出来了。

    “老实回答。”细腰舞说。

    “我……”

    “你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细腰舞问。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对方几乎要崩溃了。

    “好,你走吧!”细腰舞的回答让他意外之极,他怀疑自己是听错了:“什么?”

    “走你的。”细腰舞已经不理他了。

    那人愣愣地,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他实在是揣摩不透这个问题的用意,那两个被杀的,他们给出了什么样的答案。

    而这时候细腰舞也已经洋洋得意地回到了顾飞身边:“怎么样?”

    顾飞觉得非常不怎么样。他觉得在细腰舞这样的威逼下,太多都有可能惶恐地给出“不知道”的答案,这能看出什么效果。想用这个方子,还是得真找个靠谱的问题来。如此想着,顾飞飞快地联系了佑哥。

    这样的事对佑哥来说就太小儿科了,很快就给顾飞提供了几个据说只要是云端城练起来的玩家就不能不做,不能不知道的答案。顾飞收到一看,一共五题,自己一个都不会,惭愧极了。

    而还没找到机会撤离的印沙纸等人也是如临大敌。这一幕又一幕地他们都看在眼里了,印沙纸立刻做出判断:千里一醉不认识他们,所以在用什么问题来验证身份,方才那个家伙答通过了验证,所以轻松离去。所以只要知道了对方的验证方式,那么大摇大摆从这家伙面前离开都没有问题。

    “能从这么多人里把我们给筛出来,看来问得是那种只有云端城玩家才知道答案的问题。”印沙纸毕竟不蠢。

    “问杀气十足和心刃啊!他们刚才肯定被问过了。”有人提醒。杀气十足和心刃正是刚才被挂掉的两个人。

    “蠢货,他们怎么会问重复的问题!”印沙纸说。他是这么说,但此时已经有人在频道里点名询问二人了,结果二人给出的都是相同的答案:奥伦巴托在哪里。而且也有人对问题一样做出解释:“问题一样也没什么,因为他们认定了我们是回答不上来的。”

    “靠,那也太看扁我们了吧?”印沙纸郁闷。这问题他的确不会,频道里也是一片茫然,但自己可以场外求助啊!印沙纸飞快一个消息送回老家,让人立刻下线去查这问题的答案。

    “这还有查不到的?”印沙纸信心一百。既然是一个云端城人人都知道的东西,网络上还能查不到。

    结果十多分钟过去了,派下线的人匆匆上来报告:“没有,真的没有。用了所有的搜索方式,连‘奥伦巴托’这四个字都搜索不到。”

    “靠,难怪他们会问这个问题,这到底是什么玩艺?”印沙纸迷茫。

    “老大。”有人要发言。

    “说。”

    “是不是我们用的字不对?”该人说着。

    印沙纸一听醒悟,这样一个拼装名词,谁知道是哪四个字?字不对的话,搜索的确会相当不给力。除非是热门搜索,智能点的搜索引擎还可能给出纠正。但这个看起来并不是,否则下线去查的哥们肯定是能够查到的。

    “难道是连这种细节都考虑到了?”印沙纸咬牙。

    “要不,咱跳起来跑吧,这么多人,顶多死两个。”有人提意。

    这一言提醒了印沙纸,一拍自己脑袋:“靠,蠢啊,还用去下线查!!”

    印沙纸左右看了看,朝那边一个玩家呶了呶嘴:“去问问。”

    “问什么?”

    “问你身边的。”

    那人一看自己身边,一个云端城土著,立刻也醒悟过来。这问题何需下线去查,既然云端城玩家人人都知,那随便一问不就行了?

    这人立刻凑向身边的云端城土著:“哎哥们,知道奥伦巴托在哪吗?”

    “什么?”那人疑惑。

    “奥伦巴伦在哪里?”

    对方却是皱了皱眉,摇摇头:“不清楚。”

    “你听清楚了,是奥~伦~巴~伦~”这人惟恐自己的口音有误,一字一顿,念得清晰无比。

    “不知道。”

    “不会吧?”

    “真不知道,这有什么可骗的?”对方哭笑不得。

    发问玩家一脸茫然,转过身,朝着印沙纸摊了摊手。

    “什么情况?”

    “人也不知道。”

    “不知道?”

    “对,不知道。”

    印沙纸思考中。只一会,冷笑出来。

    “靠,原来是试探。”印沙纸说,“这是一个胡编的问题,但我们一听,以为是考验,结果过不了这一关,自己就露出马脚了。杀气心刃,你俩当时听到对方这么问,是这样想的吧?”

    “嗯……”两人闷声回答,刚掉级的人不可能有心情好的。

    “所以说……”印沙纸微笑着,自信满满地学着先前那哥们举起了手。

    顾飞和细腰舞很快看到,这次没犹豫,立刻走了过来。

    “请问,我想离开,可以吗?”印沙纸笑容满面,表演自然,一点都不紧张,部下们崇拜极了。

    “稍等,提问!”细腰舞说。

    “提问?”印沙纸做茫然不解状。

    “富东路npc乔什发布的‘冰力十足’任务多少级可以触发?”细腰舞问。

    印沙纸原本伪造的茫然变成了真的茫然,潜藏于茫然底下,正待使用的自信微笑迅速地僵化僵化僵化。

    “你……说什么?”印沙纸勉强问。

    “冰力十足任务多少级能接。”细腰舞重复。

    “不好意思,这个任务我好像没做过,我不太清楚……”印沙纸说。

    “哦?”顾飞和细腰舞的眉毛都挑了一下。照佑哥的说法,这五道题,如果云端城玩家有任何一道不会的,那肯定是菜鸟中的白痴。顾飞差点就发作的,但这次佑哥显然没有犯错,他很快补充了像顾飞这种游戏理念和一般玩家不一样的不算此列。

    菜鸟中的白痴吗?两人心下稍稍嘀咕了一下,没太早就下最终结论,否则也不用准备五道题了。

    “下一个。”细腰舞说。

    “奥伦巴托奥伦巴托奥伦巴托奥伦巴托……”印沙纸在心中念咒。

    “花园子街的小贩洛克阿曼的丝绸护腕多少钱?”细腰舞问。

    “啊……这个……我没用过这个装备,不太清楚。”印沙纸额头上快要冒汗了,他甚至已经留意到了,周围听到提问的玩家,都开始用一种异样的目光在打量他,那分明是一种看白痴的目光。

    “木糖街的瘸腿老头,泡茶的水有什么要求?”细腰舞直接问了第三题。

    这一次,印沙纸不伪装了,不做戏了,他突然扭身就跑。

    可顾飞在他答不上第一题时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此时想从顾飞手下脱身,根本就连百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顾飞一剑斩来,印沙纸只觉得满眼的剑光,前后左右,哪哪都是,根本不知道出路在何方。只这转瞬的犹豫,剑已经劈到了他身上,生命大滑。顾飞惊讶:“是个高手。”

    盗贼居然没被秒,肯定是高手。顾飞的判断很利落。

    “放着我来!!”细腰舞也是喜欢杀高手的人,其实人人都喜欢,满足感在那放着呢!

    “下次说快一点。”顾飞叹息。

    印沙纸已经挂了,挂在了顾飞一巴掌之下,掌心雷。

    “靠!”细腰舞无可奈何。

    而顾飞此时已经目光炯炯地注意上了印沙纸死后他身边的这一簇人。

    “刚才的问题,你们会吗?”顾飞笑容满面,一簇人立刻额头见汗。突然间,站起来就跑。

    双炎闪,转身的……

    而他们都不是高手,于是很悲剧,一片瞬间就全倒下了。旁里有些云端城玩家,被顾飞的剑火擦身而过,心都快跳出来了。但顾飞出招分毫不差,秒得就是这帮站起来要跑路的,其余玩家一点事都没有。

    活口却还是有一个。顾飞的剑快掠到这人时,把他给跳过去了。

    细腰舞以为那是专门留给她的,大为感动,砍人貌似是这家伙的生命吧?现在竟然分了一些给自己。细腰舞正准备上前接受,却被顾飞挥臂拦住:“这人有点眼熟。”

    细腰舞无语得泪流满面,自己是自作多情了。

    “你叫什么?”顾飞问那人。

    那人不语,面色倒也算坦然,看来是完完全全觉悟,知道无论如何都是免不了一死了。

    “在哪里见过呢?”顾飞使劲想,还拉细腰舞一起想:“你觉得呢!”

    “我不认识。”细腰舞说。

    “认识好像我也不认识,但一定见过。”顾飞说。

    “砍过?”细腰舞问。

    “哦哦!!”顾飞印象立刻深了起来,指着那家伙,但哦了半天,还是回头对细腰舞说:“名字是真想不起来了。曾经混在非常逆天里,不过是工作室的人,对吧?叫什么来着。”

    “怀念。”对方无奈回答。

    “人就叫怀念,你还把人给忘掉,这太讽刺了,哈哈哈。”细腰舞大笑。

    顾飞尴尬陪笑了两声,随后望着怀念:“还有没有你们的人,看来你是不会说的吧?”当时在地牢里顾飞记得就有说过这工作室的人,死是不怕的,追杀也没意义。

    怀念果然不回答。

    顾飞无奈,他也没啥办法。

    “杀了吧?”细腰舞问。

    “没啥意义。”顾飞老调重弹。

    “杀不杀都没意义,但我闲着没事。”细腰舞上去把人灭了。

    “太凶残了。”顾飞连连摇头。

    周围大片大片云端城玩家都在心中泪流满面:看到了吗?千里一醉在说人凶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