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九百二十一章 忍无可忍

第九百二十一章 忍无可忍2017-11-10 16:41:54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百二十一章 忍无可忍

    永远对玩家的心理实在是太了解了。如何让玩家的怨念亘古不化?爆装备?削等级?这些固然有用,但一来麻烦,二来则容易搞过头。一个人被砍到10级装备爆光,怨念是恒古不化了,但与此同时可能也心灰意冷再也提不起精神了。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永远眼下所提议的:制造谣言,削人的面子。

    饱读风霜这些人,个个都是在主城有头有脸的。现在被人当窝囊废天天在背后指指点点,这恐怕比爆了他们装备还让他们痛苦。更美妙的就是,谣言这种东西,传来传去就会越来越夸张。对饱读风霜等人的鄙视,在英奇他们这种有意的策划引导下,很容易顺便连饱读风霜的朋友,饱读风霜的行会一起鄙视。永远所说的或许会积蓄起更可怕的力量,就是指这个意思。

    盖世奇英大为欣赏永远的这个建议,立刻吩咐五夜找人去办。

    砍人打架,工作室有点上不了台面,但制造谣言,引导舆论对他们来说那就是拿手好戏了。操纵市场,调控物价,这些事都是工作室经常会干的,做这些事不利用舆论导向,不制造些谣言怎么可能?这事,工作室熟。

    英奇搞这勾当熟,云腾那边做效率练级法的业务比起之前顾飞他们搞得也更有进步,至少在收账算账搞统计方面人家人手充沛,而且尽职尽责,没像顾飞他们当时一个个就想着获取丰收的果实,脏活累活纷纷避之不及。

    对要开放教学的练级区云腾早有过更详尽调查,练级时的饱和度自然有着他们一套的评估方式。总之收钱,定单,通知时间,教学任务已经布置下来,交钱玩家都已经收到邮件告知他们何时开始上课。

    云腾进展神速,行会这边却是拖拖拉拉。各大主城大行会至今也没商量出什么稳妥办法。他们有联系云腾,想了解学员到底会有多少。云腾倒也服务周到,告诉了他们准确数据。不过,这些会长们却很清楚这数据会有很大水分。这水分不是说云腾会作假,而是玩家方面会投机。毕竟效率练级法这东西是很方便共享的。一个人去学,谁知道他后面跟着多少个徒子徒孙?就像他们这些千把人的大行会,其实没一个会按一千人的数额去缴费。能交个一百人的就不错了。完了也是等着在行会内部普及的。

    而玩家这种心思,工作室当然完全不用去承担什么负责。人就是按他们所考察出的练级区收取合适数目的玩家。你这一个玩家后面成群结队,人管不着,也不用管。

    工作室是不用管,但玩家们得愁啊!照工作室透漏的人数,考虑到这种情况,放大个几倍,各大行会会长都有吐血的欲望,他们似乎已经看到各自主城的这两片练级区如果放任不管,必将步入白石城白磨坊的后尘,他们必须要采取一些措施了。

    能人毕竟还是很多的,各主城各行会各精英各抒己见。于是有的主城开始对练级区进行划分,有的主城走上街头对玩家们进行宣布,有的主城各大行会重兵先行占领练级区。手段各不相一,中心思想却都一样:让效率练级法能真真正正地效率起来。

    饱读风霜一等低温印沙纸……这些人掉级归掉级,但在行会身份都已经确立,已经不会因为等级的高低而改变了,此时回去也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骨干,在为这效率练级法的事奔走忙碌着。

    这一忙又一天过去了。饱读风霜他们主城终于有了个大家认可的方案。他们将两大练级区进行了划分,先不管其他,各大行会都先保证他们有一块练级区域。其他闲散的空地他们索性就不去理会了,其他小行会或是野生玩家爱打爱闹由得他们去,饱读风霜他们这边的大行会是不准备当那个主持正义的大侠了。

    他们只确认了一件事:他们这些大行会是攻守同盟,有人来朝他们这里捣乱,那要一起给对方颜色看。

    这个方案其实在最初的白石城就被他们那的大行会采用了。不过很遗憾的是白石城当时遭受的是来自世界各地四十级玩家的冲击,大行会再攻守同盟,也招架不住这多得过分的流民。今时不同往日,这一次工作室主持的效率练级法,不会再有这种流窜犯出现,所以饱读风霜他们这些大行会自认是镇得住场面的。

    “总算是搞好了!”饱读风霜长出了口气,和行会的几个哥们一起进了酒馆。这几天的生活真是太精彩了,受雇佣掉级坐牢奔波……充实是充实了,但这充实起来的内容怎么就没一件是好事呢?饱读风霜在酒馆坐定后,回顾这几天的游戏生涯,顿感悲哀。狠狠了要了一大桶酒,准备一醉解下愁。

    和饱读风霜同来的几个都是最初就跟着他一起飞往云端城的,饱读风霜经历过的,他们也基本都没跑,十足的难足难弟,此时和饱读风霜一个心思:不醉一下这心中抑郁难消啊!

    “哥几个,来,干杯!”饱读风霜举杯。他这心里烦啊!对非常逆天那边的仇恨他可是远远未消,可是眼下这情况这几天是肯定走不开的,毕竟效率练级法还没真的开始,他们做的只是准备活动,到时是个什么真实情况还要他们来应对呢!哪里走得开?

    等过了这几天局面稳住了,再像上次一样招集人手,饱读风霜真不知道方便不方便。也许那时大家都沉迷于效率练级法的乐趣了,自己更不好意思开口了。

    “妈的,郁闷啊,干杯!”饱读风霜干完一杯飞快又举第二杯。

    一桌人心情不好,酒喝得当然也沉闷。大家只是听着吆喝机械地干着酒,相互之间一聊天就要说到非常逆天那个烦人的东西,愁上加愁。于是乎几人一边喝着一边都开始东张西望,希望能找到点有趣的东西,能当下酒菜打发这忧闷的时光。

    这一张望,立刻就见他们周遭有好几桌的玩家都在偷眼瞧着他们。还有人一边偷眼瞧,一边小声和同桌议论着什么。

    饱读风霜在主城大小也是个名人,走到路上被人指指点点那是习惯了的。可今天这情况多少有点不对,那些家伙为什么议论他们的时候神情是那么的不严肃呢?自己很可笑吗?

    “喂!!”饱读风霜本不是这么不淡定的人,但此时借着酒劲,立刻就是一拍桌子,指着距离他们最近的一桌的几个家伙:“聊什么呢?过来和我聊聊!!”

    “呵呵,风霜老大,你想聊什么?”那桌的一位玩家一边说着站起身走了过来。

    饱读风霜抬眼一看,瞅到了对方胸前的徽章:“哦?乱世的人。”

    乱世同是他们这主城的一家六级行会,不过和饱读风霜他们行会向来不对付,虽然没到见面就打就杀的地步,但至少可以说是"chi luo"裸的竞争关系。

    “是啊!”对方点了点头。

    “帽青认识吗?”饱读风霜问。

    “当然认识。”对方回答,帽青是他们行会的核心大人物之一。

    “嗯,那是傻逼一个,你们听这名字,帽青,啥意思?帽子绿?妈的,这不傻逼么?”饱读风霜平时可不是这样的人。但最近诸事不顺,心中抑郁,此时又喝着酒,看到旁边有人对自己指指戳戳,此时一看还是敌对行会的人,立刻料到不可能是说自己什么好话,于是立刻也是刻薄的鄙视丢了过去。

    “呵呵。”对方冷笑着,“风霜老大最近怎么样?听说你去了一趟云端城?”

    饱读风霜脸色难看,他早隐约猜到对方是在议论这事。可这事发生其实没多久,怎么就传得这么快?这屋里交头接耳的家伙们,不是都在议论这事吧?真是坏事传千里啊!饱读风霜左右看着。

    “风霜老大在找什么?怕云端城的人追过来?”那人笑着,随后回身望向自家兄弟:“对了,云端城的那个高手叫什么来着?”

    “千里一醉。”马上有人和他配合。像他们这种行会关系,打吧,觉得损失太大,舍不得。于是嘴上互相挤兑就成了他们相互热衷的运动,在这方面练就了很高的配合默契。

    “哦对,千里一醉。”那人点了点头,看到饱读风霜继续面无表情,又喊了一声:“千里一醉哦!”

    “你什么意思?”饱读风霜抬头瞪着他。

    “我看风霜老大听到这名字是不是会钻到桌子底下去。”那人说完这话,自己没笑,他后面一帮哥们却是一起放声大笑。

    “操!!”饱读风霜怒了,这要还怒他也就太不男人了。其实这两家行会斗嘴再难听的话也说过,不过大家就像约好的一样,就在嘴上分胜负,从不动手pk。但今天,饱读风霜这样的处境,这样的心理背景,再加上酒精刺激过的大脑,被人狠狠敲着的脊梁骨。更重要的是,以往有人忍耐不住时,旁边总有劝架的给拉住,但今天,对方这言论打击面着实广,所有人饱读风霜一个情况一个心情,于是他们一桌子是争先恐后地出手了。

    “你他妈去死吧!!!”众人叫骂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