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九百四十四章 钟楼见

第九百四十四章 钟楼见2017-11-10 16:42:22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百四十四章 钟楼见

    御天神鸣有话说,这意思大家总算是都领悟了。众位会长纷纷频道下令保持安静,这没有什么练级怪骚扰的情况下,所有人一起闭嘴,立刻静了下来。御天神鸣相距他们也不过数十米,此时喊话是绝对可以听到了。

    御天神鸣一看对方这阵式也明白了,当即扯了嗓子:“城里最高的钟楼,等你们!!”

    这话一连喊了三遍,御天神鸣白光一闪,直接没了。当即就有会长怒了:“***,谁动得手??”

    可再一看又不对,动了手,那潜行的盗贼就该出来了,那地方明显没人嘛!侦查兵也及时送了消息回来:不是他们动手,是人喊完话会直接传送了。

    人虽然走了,但这连喊了三句的话大多数人都已经听到,二十六位会长自然又开始了新一轮地紧急磋商。磋商的问题让众人泪流满面,就是进,还是不进这个老问题。

    “他说的什么钟楼,那是个什么地方?”有人问。

    “我这有图,大家过来看看吧!”有细心的会长,这次出征前特意搞了张云端城的地图。虽然他们那理应不会有云端城的地图出售,但只要有工作室一切都不是问题。

    云端城就在眼前,但被对手这么一闹腾会长们都有些疑惑了。二十六人此时城下一聚,趴地上开始研究起所谓最高的钟楼了。

    “就是这里吧?”地图主人一早就在看,此时已经指到了这个地方。

    “这里四面开阔,做不了什么埋伏啊!”一人看着地形说。

    “嗯,而且这样的开阔地对我们这样人数多的反而更加有益。”

    “外围街道也不可能对我们形成有效的堵杀。街道太多了,他们哪有这么多精英高手?”

    你一言我一语,最终意见一致,这个钟楼所在地不是一个打埋伏的那地方,这里弄不出什么花样。

    “所以还是在到达这钟楼的路线上?”众人猜测着,继续深入研究。

    这里那里,那里这里,二十六根手指在地图上指点划去,讨论着各种可行性。城外进城里只有四个门是必经之地,再之后从四门去主城的任何一个地点那路线都是千变万化。近的远的差不多的故意绕的,这哪里数得清楚?各何况,这张地图上,街道口之类的是画出来了,但具体街面形态还是不得而知。经协商,最终决定是:侦查兵进城打探。

    于是大家再一回顾,这御天神鸣回来喊没喊这三嗓子对他们的决定根本就没影响嘛?这一喊,倒是让他们有了重点侦查的线路对象。

    二十六家行会候在城外等消息,等得很焦虑。

    专程赶来看戏的各大工作室老板等着他们等消息,也是很焦虑。

    他们最希望非常逆天发动全城玩家来对敌,但现在对手已经兵临城下,云端城里却丝毫没有人做这方面的动员。云端城里的玩家,此时只是把这些家伙远道而来寻仇当作一种话题,对非常逆天如何应对,他们和工作室的老板们一样好奇……

    老板们真着急,他们甚至都想出手帮非常逆天发动一下群众,这方面的准备工作他们倒是已经做好了,就是煽动工作嘛,也是他们的强项。

    二十六位会长紧张讨论的时候,诸位老板何尝是闲着的,这戏过分扑朔也着实让人难过。眼看远征军们疑神疑鬼的不敢进城,老板们真想通知他们:城里风平浪静,静得让人不敢相信,非常逆天好像一点准备都没有。

    而此刻,二十六位会长派出了侦查兵团,老板们这边却也差遣了手下。不过他们派的人去的地方很明确,就是钟楼。刚才御天神鸣的喊话他们也已经知道,这地方有什么玄虚?老板们也很好奇啊!

    到底是工作室的人渗透性更强,搞这些工作也来得更快。他们不用化妆不用潜行,就普通人一样随便往想去的地方一逛就行了。钟楼附近各位老板的人都去了,正常,极其的正常,平时这一带什么样,今天依然是什么样。

    随后,有进一步研究的下属报告:钟楼上有人,而且好像就是非常逆天的人!

    他们在做什么?老板们还很好奇这个问题的时候,二十六路大军却已经开始动了。他们的侦查玩家毕竟也不慢,而且经验丰富,很快就判断出进城后并无什么埋伏。二十六位会长虽然依旧心存疑虑,但这么一直在城门蹲着也的确有些没出息了,当即下令,一起进城。

    二十六家行会,两万六千余人,一次挤一门进也是要点时间的。而且对于谁家先进二十六位会长很是谦虚了一番。到最后是队伍混编,这才算是开始进城。这一进城整条路上都是他们的人,云端城的玩家只能退散两旁。

    这相互敌意多少是难免的,不过云端城玩家的敌意也就停留在目光上,二十六行会也就把敌意停留在了暗自戒备上。

    大军一路开入,顺利得让众会长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非常逆天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一点埋伏都不设?把他们约到什么钟楼,是想干什么?在那里地方拉开了血战一场?可那样的话直接城外不是更痛快?

    侦查兵此时已经先进一步去了钟楼,把那里方圆一圈都仔细研究了个遍,的确没有任何埋伏。二十六位会长甚至有些怀疑人都是在屋里了。可是,要埋伏他们两万多人,那得要多少屋藏多少人?人咱不敢肯定,这么多屋那是绝无可能。就算是城战奖励给行会的城区,那房产也不是任由行会玩家使用的。

    正在此时,前方探子突然回报,说钟楼上挂了一条字幅。

    “什么字幅?”

    “欢迎各位主城会长莅临指导。”探子回报。

    二十六会长在频道中无言以对,这是个什么情况?

    与此同时,工作室老板们也收到了这条消息,也是满腹猜忌。可他们现在还在城外,一时进不来。人二万六千人进城的队伍啊,比较庞大,把老板旅游团都耽搁在城外了……

    “这帮家伙搞什么啊?”会长里不少人都在犯愁。

    “四周都查过了,完全没问题,一个小小的钟楼能搞出什么花样?我们这么多人推都推倒他了。前进!我倒要看看这帮家伙今天是想玩个什么花样。”一名会长气势如虹地发表讲话,其他会长听后也觉得有理,于是号令队伍前进。片刻后,前方先头部队已经抵达钟楼一带,但没有轻举妄动,等着后续部队一同开进。

    两万多人,钟楼一带虽然空旷,却也不够他们一起站进来,最终能靠上前的,自然是行会老大以及精英头脑们,大家一起围着钟楼转了两圈,却看不出个名堂,就见那大条幅从钟楼顶直贯而下,此时在风中猎猎作响,卷得上面的字都看不太清了。显然对方这条幅弄得很不用心,底下都没个什么重物缀着的,能这样被风给卷起来……

    大家面面相觑,望着眼前黑洞洞的钟楼石门,里面藏着什么呢?

    “找几个重装战士进去看看吧?”有会长提议。

    众人点头,这个侦察就不比之前了,危险机率超级大,再让盗贼去,没准一波直接让人给秒了。重装战士管他什么进攻都能多撑一下,再站上两排牧师后面加个血,了解下情况就退出来,不会有什么大碍。

    “弓手法师注意高处。”会长们留意到这钟楼每隔一堆距离的楼层都有窗口,指不定人从那搞什么攻击。

    负责侦查的重装战士都已经出列了,都是主动申请的,最终选出来了个四个,个顶个的血高皮厚,都是各行会的精英。此时在二万六千人前露脸,这哥们四个没有紧张,都是挺自豪。而且非常邪恶地期盼着一会遭受攻击后其他三个都挂掉,就自己活下来,这不更显着自己牛逼些吗?

    四战士各向会长请示了一下,互相又传递了一个眼神后,一起举着盾牌护住头往钟楼里去了。诺大的场地突然就安静下来,这门里进去,是妖魔,是鬼怪?

    所有人都捏着把汗,静静地看着这四位最坚强的哥们顶盾踏入,那一瞬间牧师们已经开始刷血,不管有没有看到攻击。

    进入钟楼的四位战士不出所料地立刻就听到动静,但他们早有心理准备,在牧师都已经开工的情况下,他们认为他们可以经受住这游戏中的任何攻击,他们很从容地抬起了头,朝着声响发出的头顶上方望去……

    轰然一声巨响,伴随着飞扬而出的尘土以及碎石,站在钟楼门前的玩家眼看着一顶圆盾就这么骨碌碌地从烟尘中滚了出来,牧师们早已经失去了他们回复的目标……

    烟尘消散得很快,只见那钟楼的入口已经被一堆石块给堵死,石堆底下,有一只手顽强地,不屈不挠地,挣扎着伸了出来。

    牧师们怔怔地,一人挥起了法杖,似乎想对这只手给予救助,突得一道白光,手已消失。又是一声轰响,石堆一沉,瞬间已将被刷掉的战士所余留的空地给填没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