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九百四十五章 石堆,落箭

第九百四十五章 石堆,落箭2017-11-10 16:42:23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百四十五章 石堆,落箭

    二十六位会长此时都是站在钟楼门正前的最佳观赏位置,全过程看得那叫一个细致入微,此时却一个个都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直到烟尘彻底散了,站位更前一点的牧师一个个回头怔怔地看着自家的会长,会长大人们这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有一会长第一个叫了出来,他已经收到消息,他派出的战士挂了!这会长可没藏私,派出的战士是他们行会的头牌重装,号称从来不知什么叫“秒杀”,结果真被一挂乱石埋下,貌似是被秒了。

    “人为的还是?”有会长这还疑惑呢!

    “废话嘛!肯定是那帮家伙搞的鬼。”一人说。

    “这石头砸死的算不算pk值啊?”

    “***,我没试过……”

    会长观赏角度好,看得真切,不过讨论可是不单是他们二十六人了,看到的,听说的,此时都是议论纷纷,钟楼周围嗡嗡嗡乱响,不消片刻就传出钟楼要倒,要将来这广场的人全给埋了的谣言,弄得人心惶惶。

    会长们一边忙着在频道里安抚群众,告诉大家只是进去查看的兄弟遇了对方的埋伏,一边紧急讨论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人砸死了,塔也堵了,他们的人可能在上边,但我们上不去。”

    “这钟楼能装多少人?”有人向上望。

    云端城的钟楼真的是极高,号称站在楼顶就仿佛站到云端,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只是钟楼之高让人觉得和云分外接近而已。游戏虽是玄幻,但好端端的城镇也不好弄个高到直插云霄的钟楼出来。

    目测了一下高度,众会长一致觉得,这钟楼好高,高到能装多少人实在是看不出来了。

    “去看看那些石头。”有会长提议。

    “会不会有诈?”有人继续抬头望着,这钟楼一路上去,窗窗口口地好多,好像都可以随便扔这样的大石出来,这要真丢个出来……此人回头看了看身边拥挤人群,不寒而栗,那样可真会是一场惨剧啊!

    “小心为上……”想到被活埋秒杀的四个哥们论生命论防御在整个平行世界都不会差哪去,结果都是这样的下场,那些法师啊盗贼啊之类脆弱的小身板那不得磕下就挂?

    “这帮家伙,不会就是想守着这个的地方跟我们死耗吧?”忽然一会长茅塞顿开。

    “我靠,那好像有点麻烦啊!”一会长信步走了一圈,这钟楼确确实实就这一个入口,而最低处的窗口也有十数米之高,没有工具肯定上不去,就算有了工具,那窗口就比门更好守了,你搭梯子上去人推一下就行了。

    “不管怎么说,先派人去搞点工具来,其他人继续观察一下。”众会长商议以后决定。但是云端城这地界大家不熟,要从窗口爬这钟楼,得用梯子一类的大型工具,这种玩艺可是不能装口袋用邮箱的,只能就地解决,于是一些人去打听云端城有没有这方面的作坊,另一些人已经奔赴城外准备自己伐木造梯了。

    二十六行会的人集结于此,将这一片地方的广场街道都塞了个满,云端城玩家就是有心看热闹都挤不进来,专程远道而来企图看戏的工作室老板此时也悲剧了,根本就近不到前,一个个在外面打转,完全不知内里发生了什么。

    “会长,我去看看!”

    会长们正踌躇不定下一步的时候,各行会里都有不少人主动请缨,那是性子比较急的家伙,城外就等着耗着,结果进了城又是等着耗着,实在不耐,准备勇气一下去近前看看。

    会长们只是觉得危险,不好意思下这命令,有人主动请缨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立刻都答案,然后回头这会再一说,一人答应几下,一下子各行会里挤出来数十人。

    “不要这么多,这么多上去,一块石头下来就砸死一片,最好就上去几个,躲也有地方不是吗?”有会长忙道。

    大家非常赞同,于是这次不选壮的,只选快的,正选呢,突然脑子一起开窍。这和塔里都堵死了,上面窗口那么高,什么反潜行也没有这样的范围,直接盗贼潜行过去研究下不就好,还在这顾虑个什么?

    于是这次选角最终出来了四个盗贼,随即一并潜行,悄悄摸到了那被石头埋了的入口处,左看右看,一致点头并送回情报:“是石头!”

    “废话,难道还能是暗器!”有会长翻白眼。

    “摸一摸?”四哥们互相商量。

    “摸一摸!”一人坚决到。

    摸是危险的,因为一摸就要现出形了。四盗贼把准备做出这个大无畏的举动汇报领导后,领导相当重视,急调弓箭手法师团等远程攻击手,遥指那入口处的上三路窗口:“盯紧了,一有动静马上给我攻击!”

    “明白!!”攻击手们做好攻击准备。

    四盗贼得到可以开摸的命令后,队伍里共数了个一二三,一齐伸出了手。

    手摸石,盗贼身影立刻显现,有远程攻击手已经按捺不住不管窗口有没有动静直接开火了。这有人开了头,其他人立刻以为是自己眼神差劲没有看到动静,连忙跟上,一时间箭如雨飞,火气冲天,攻击就像是道彩虹直接跨越向了那三道窗口,所有人在那瞬间迷茫了,他们已经看不见窗口到底有什么情况,因为攻击太密集,完全挡住了。

    四盗贼此时也已经相安无事地摸到了石头,随即试着想要搬动,结果石头卡得很死,四人合力也就能晃动一下。四人这一边忙碌一边也关注头底,结果就忙了那么一秒,就见那好些射出的箭矢击在那窗窗框框上,跟着就朝下落来,跟着一起飞扬的还有法师火术碰撞出的火星火花,零星还有碎冰电光,也不知是哪家法师的独门绝技。

    这些落下来会落在哪?不正这是哥们四个吗!四人一看这攻击好猛,再不跑得被这些箭给埋了,于是连忙抱着头飞奔回来,那箭矢落下,果然转瞬在那石堆上覆盖起了一层。众会长面面相觑,感觉这事好像有点过火。

    众会长一起在行会里喊停,这攻击才渐渐熄了下来。这帮弓箭手真是一点都没吝惜箭矢,钟楼底下箭矢那是扎起堆了。

    “什么情况?”会长们此时在盘问四盗贼。

    “没啥情况,就是普通石头,现在堆在那了,搬开的话可能得费点功夫。”盗贼一介绍。

    “搬开到没啥,关键是,搬开了这里面的人会不会再接着往下丢?”盗贼二说。

    “这钟楼里能放多少这样的石头啊?”盗贼三说。

    所有人一起抬头仰望,这个问题和之前的问题貌似有点重复,只不过人换成了石头。钟楼好高啊,这么高,无论装多少人装多少石头都估计不出来啊!众人心下想着。

    正商议下一步,突然有***叫一声“有人”,这诸位会长大人还没来及抬头去看这传说中的“人”,就见彩虹桥又一起铸起了,不过这一次比上次更火爆,上次起码攻击了多个窗口,这一次却是集中向了某一处……

    “那窗口会被塞住吧……”看到此时情景的人都难免不会生出这样的念想。

    看着这么道又粗又长,众人一起汇集而成的远程攻击波,众会长禁不住潸然泪下了。这哪是攻击吗?这分明是添堵嘛!看看这掉下来的箭矢。石头把钟楼入口给埋了,现在箭矢要把石头堆给埋了。

    众会长又是一起喊停,末了千叮万嘱:听到命令再开火,不要这么积极。

    攻击又一次停了,窗口一片静悄悄,传说中的“人”依然未见,也不知是不是死了,但从各行会统一收上的情况来看,显然没有,因为没有人沾到pk值。

    没有命令不要攻击!这指令又被所有会长嘱咐了一番,他们想看看对方露头到底是想干嘛!会长们已经找出方才喊“有人”的老兄确认过了,确定不是眼花,刚才真的是有人出现在窗口来着。

    “又来了!”伴随着一声叫喊,众人抬头望去,果然看到某窗口又出现个人影,和上次相比窗口又换了一个。众会长一边又频道里又一次提醒“先别开火”,一边暗自思索:这他娘是打地鼠还是怎么着?还带换着洞口钻的?

    钟楼的窗口都是石砌的,并无窗户,此人一脚踩上窗台,钻出了半个身子,居高临下环视了一圈,手从后面探出,抓出一样事物就到了身前。钟楼下的人都是一惊,只当是什么人间凶器,弓箭手们的手抽搐着差点就没又放了箭出去。

    这时候就看出不愧是当会长的人了,毕竟比常人冷静,那家伙拿出来东西他们也还先顾得去看清是什么。那东西,只是一个纸喇叭而已,只是大得有点夸张,此时就见那人旁若无人的拿到了嘴边,对着钟楼下的众生喊道:“都给我安静点,听老子讲话。”

    只是个纸喇叭而已,能聚音,但不能扩声,相比两万余人制造的噪音,弱,太弱了。不过还得说是众会长,看人拿这玩艺出来,就知道这是要说话,连忙让大家肃静。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