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九百四十六章 点名鄙视

第九百四十六章 点名鄙视2017-11-10 16:42:24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百四十六章 点名鄙视

    众会长的命令下得已算不慢,两万多人啊,不消片刻就停止了许多杂音,至少在会长的听力范围内是安静的,二十六位会长一起抬头听那家伙要说什么,结果一起泪流满面了。那家伙之前说了什么?他们没听见,但这人居然很不够意思的不等他们安静了再重复,此时已经讲到下一个章节,完全是无视了他们在自说自话,这也太不负责任了。

    而此时的第二章节,大家听了两嗓子,都是一怔,这居然是在点名叫骂。

    “英飞草!你个兔崽子差点射死老子。你还藏什么藏?你以为你缩在人堆里我就看不到你了吗?你看你那顶破帽子,二万多人里数你的帽子最难看!你还摘,摘什么摘?你的发型比你的帽子还难看!”

    连球炮般地一通鄙视,二十五位会长很茫然,有一位却是一脸诧异,回头望向自己身后的弓手阵地中,一名玩家正绿了个脸,接受着周围一堆人的围观,此时果然是把帽子捏在手里,头发像杂草一样乱蓬蓬的一团,的确有够难看。

    “什么情况?”会长茫然,钟楼上的鄙视却还没停,这箭手哥们实在是忍不住了,突然跳出来,指着上向窗口开始还击:“******死酒鬼烂酒鬼破酒鬼,大清早地你就喝多了你?两万多人面前你撒泼骂街,你还有没有素质?有种你站那别动,老子一箭把你钉墙上去。”

    “靠,你走出来干什么?你走出来干什么?让两万多人欣赏你那恶心的发型吗?不好意思,下面的兄弟让一让,我要吐了!”

    窗口下面早就没有人了,但听到这家伙吆喝,站在数米开外的众会长大人都忍不住有了向后退的***。大家一起望着这个被点名骂出来的箭手,而他的会长不得不向其他二十五位介绍一下:“英飞草,我们行会的第一弓手。”

    “那这是?”

    “不好意思,我认识的,老朋友……”尴尬的英草飞不得不向诸位会长解释一下。

    众会长都是一怔,不是对这个答案意外,而是这个答案,让他们忽然之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还没来及多想,那英草飞已经面红耳赤地对着身后的弓手队伍的挥手:“兄弟们跟我上,把这王八蛋射下来,为民取害!!”

    弓手们都还茫然着呢,加上会长再在强调没有他们的命令都不许攻击,英草飞这一喊响应的人并不多。不过他也没去计较,自己回身拉了一箭就放了上去。不过窗口的家伙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下,身子一缩就已经避过。

    英草飞气得直跺脚,其他弓手这时也不知该射还是不该射,纷纷向会长请示,会长此时也正在思考一个很有深度的问题,一时没故上答话,结果窗口那家伙避过这一箭后重新闪回,手朝着英草飞一指道:“英草飞你小子先站一边去,暂时没你事。东风箭,你给老子站出来,好久不见长能耐了啊?居然敢阴老子?怎么着,想杀人灭口啊?”

    下面一片静悄悄,但这次又是二十六位会长中的一位回头查看,他的行会弓手队伍中果然有一人正一脸郁闷地垂着头,被周围兄弟惨无人道地围观着,又是一个被点中名的。

    “快点出来,藏什么?我知道是你,除了你谁会这么骚包把名字刻在箭上啊?你想藏也长长智商啊,你换个箭行不行?真当你那点能耐就能一箭灭了老子啊!我就站这让你射,你再来一箭,我看你能不能秒了我。”

    被点名的东风箭同志猛然跳出了队,真的就拉满弓一箭放了出去。他很清楚这一箭不可能秒人,他射得并不是箭,而是射出这一腔的怨念。这狠狠地一箭放出后,东风箭已经是长出了口气,至于射没射中根本就没关心。

    倒是其他会长已经在望着东风箭的会长了,而这次没等这会长说话,已经有一位同是弓箭手的会长开口了:“东风箭,弓手十大之一,是大高手啊……”

    众会长面面相觑了一下,他们方才猛然想到,进而开始担心地事好像已经开始一点一点发生了。这趟来得匆忙,他们只顾着找回场子拿回面子,只觉得他们这么强盛的军团所到之处一切问题必然迎刃而解,他们居然没有太去细心思考他们的对手。因为他们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就算去想,他们大多也是想想可怕的千里一醉,在千里一醉的光辉下,他们多少忽视了非常逆天的其他高手。就算想起这些高手,他们也都是条件反射地会和千里一醉对比实力。他们只是一味地从战斗角度去考量,却忽略非常逆天的这一批高手在这种大规模团战的情况下,有着比千里一醉更可怕的一大能量:人脉。

    不错,人脉。

    打群架,本就是比谁叫到的人更多。谁会叫来的人多?那自然是朋友多,交友广的人,所以有些人虽然个人实力并不算了得,却依然足够突出,只因为朋友够多。

    二十六家行会,二万多的人,他们的人数当然是已经足够多,甚至根本不可能有人靠一己之力发动到这么多的人。但此时,在被对手接连点名骂到两人的时候,众会长终于意识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

    在这个比人脉的群架中,谁的人脉能和非常逆天的这帮高手比?剑鬼战无伤御天神鸣佑哥……这哪个不是网游圈子里混得响当当的人物?这些人有资历,有实力,更不可能缺人脉。就是现在站在窗口上大骂的家伙,不是盗贼不是战士不是弓手不是骑士,他是个牧师,刚刚被英飞草大骂是酒鬼的牧师,这人是谁?有点网游资历的人哪有不知道的?如果你不知道,只能证明你在这圈子里非常没资历,而且没见识。

    英飞草东方箭,这在两家行会那都是骨干级别的高手,是那种一旦退出行会,肯定会有一部分拥护者的声望级别的高手。此时已被对方点名,英飞草更是已经承认是老友,虽然两人都对对方表现出了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态度,但在众会长眼中,却觉得这比大家互相点头问好,客套寒暄更要来得可怕。

    因为他们双方的这种不客气,显然已经是建立在足够牢靠的关系之上。只有最好的朋友,才可以互相嘲骂对杀却丝毫不影响到关系。英飞草和东方箭与对方是朋友,而且还是关系不一般的朋友。

    可是,他们明知对手是他们的朋友,为什么早不说?难道说,他们是故意如此,准备此时在战前反水?

    二十六位会长,有二十四位已经开始狐疑地打量着英飞草和东方箭。但这二人的会长却是各自摇了摇头。

    就算英飞草和东方箭是对方的老友,但他们和这二人同样关系不浅。大家都是在进入平行世界后不久就在一起打拼,厮混至今。对于朋友,无论说新不如旧还是喜新厌旧都总会有一方心寒。他俩觉着,英飞草和东方箭不至于做出阵前反水这样让行会心寒的事,可是,他们却又跟着行会一起来打他们的老朋友,难道就不怕老友心寒了吗?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在意这种事情?

    这一回想,钟楼窗口上叫骂的那家伙,鄙视了英飞草的帽子和发型,嘲笑了东方箭阴人和箭上刻名字的骚包,对于他们不顾朋友情谊远道而来攻打的事却是只字未提……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二十六位会长中脸色难看的又多了一人。因为站窗口那家伙又骂了一个出来。这回的总算不是弓手,是一个法师,骂点自然又是那种本无关痛痒的地方。不过这法师的憋屈的程度却比英飞草和东方箭还要严重地多,因为韩家公子此时所站的窗口是在法师攻击范围以外的。弓箭手还能放箭以做发泄,他却只有干瞪眼的份。

    韩家公子的声音波及范围其实并不算大,但关键是他所点名鄙视的人无一不是各行会的高手骨干,这些人在这场合那自然是站在很前位的。会长在最佳观赏席,他们也就是在次席而已,所以一个个听得那都叫一个真切。这一点到一个名,想藏到都没法藏,自家行会的哥们当然都是认识自己的,这一被点到就会被围观啊!

    眼瞅着已经有六家行会有人被点名了,会长们焦虑不安,但这事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处理。被点名的六个哥们看起来都是愤怒地和上面的家伙对骂,但明眼人一听就知这不过是朋友之间的叫板,根本不是真怒。

    会长此时就是不知对方这到底是个什么意图,被点了的六个会长正在思量着怎么去和被点的六高手说这事,而其他二十位会长此时却是惴惴不安。平日就嫌行会有名的高手少,但此时却就怕名高手太多。看人点出的这六人,那都是个顶个的大高手,而且有的在过往游戏里那就是有点名气的。

    压力很大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