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九百五十二章 赌一赌

第九百五十二章 赌一赌2017-11-10 16:42:35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百五十二章 赌一赌

    非常逆天的人想说些什么呢?在没开口之前,众会长心中都是各有计较。他们是频繁与人打交道的一类人,对眼下这情况看得也比较清楚,估计非常逆天是想好好解释一下整个事的始末,然后和平解决掉。

    但是,这事又有什么好解释呢?事情的整个经过众会长都已经了解过了,他们的手下为图奖励跑来和非常逆天为敌,结果被杀得落花流水。初衷上来说当然不是非常逆天的错,难道还要人束手待毙不成?如果仅仅就这样结束,那不会有哪个会长会如此劳师动众跑来报复,够意思一点的,顶多也就是私人名义来助个拳,不会以行会的名义,因为这事他们根本不占理。

    但各主城因此事而爆出的各种流言却无疑把他们架到了火上,会长们不能忍,行会同胞也不能忍。他们现在要做的,已经根本不是要找非常逆天要说法。他们本就不占理,还要什么说法?他们目的,只是拿非常逆天开刀重树行会的形象,这事甚至已经不用再提饱读风霜他们曾经的行为。问题的重点只在他们的行会被中伤,被嘲笑。这就是因,而杀到云端城来灭了非常逆天,就是他们要的结果。

    这世上本就有许多事单靠是非对错是解释不清的。

    众会长都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事想说理?那是没得说的。上来听和非常逆天的人见面,只是僵在钟楼内外不是个事,他们没别的选择。现在知道楼里没有圈套,其实早有会长收拾了家伙就问要不要进去就动手。

    “不急,都到这地步了,动手也不急这一刻,让人说说话也没什么。”有会长如此说着。

    众会长传送来了钟楼,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结果到了楼里,他们听到的第一句话却是:“楼梯口有酒,要的自己拿。”

    会长们不由主就朝楼梯口望去了,果然那里堆着很多酒,而且是好酒。大行会的会长也并不意味着一定就富裕,这样的好酒很多人平时也都是舍不得喝的。二十六位会长里果然也有爱酒之人,立刻有三位情不自禁就要去拿,其他人疯狂用目光制止,三人却早已经没了立场,一人拿了一瓶,一边喝着一边归队,还问其他人:“你们不要啊?”

    众会长泪流满面,就你们这三还当会长呢?吃个嘴短拿人手软都没听说过?区区一点好酒就把你们给腐化了?

    三人却是继续着没有自觉性的表现,一边喝三人还一边讨论:“啊,好酒啊真是,你喝过没有?”

    “废话,喝过当然喝过了,但平时谁舍得买这个喝啊!”

    “你看,还有不少,他们都不喝呢!”

    “都是咱三的了啊?”

    “不太好意思吧,还有非常逆天的人在呢!”

    “他们一会不就都要死了吗?”

    “哦,对哦……”

    众会长听着这三人在频道里的对话都快哭了,感情他们还记得正事呢?但怎么感觉已经变成打劫酒水来了?

    “找我们上来,有什么话现在不妨就长话短说了吧!”有会长不忍再看这三家伙继续没立场下去了,主动开口和非常逆天的人说话了。

    “好的,其实大家不熟……”

    “介绍就免了吧!”有会长粗声粗气打断了韩家公子说话。

    韩家公子扫了这人一眼,继续不紧不慢地说:“我的意思是,大家也不熟,所以也没什么话说,请诸位来呢,是想请大家看场戏。”

    “看场戏?”众会长都茫然了,对方说的和他们假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看什么戏?”有人问。

    “看看你们这些会长大人都到了这里后,你们在外面的属下还会不会继续老实地等着。”韩家公子说。

    “你什么意思?”众会长不解。

    “不如我们来打一个赌,我赌你们的行会的人很快就会不听话了。”韩家公子笑道。

    “不听话?怎么样算不听话?”

    “比如说,到处乱跑,杀个人,放个火什么的。”韩家公子说。

    “有意思!”有会长忍不住冷笑,“如果你赌输了怎么办?”

    有会长已经有心参与了,二十六人里除了好酒的,还有好赌的。

    “从这跳下去。”韩家公子敲了敲他身边的窗口。

    “有点意思,我倒是真没看过这样的飞人。”有会长笑道。这话不假,游戏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没有人会傻到玩这种跳高。就算有人好奇想看看,也总不能从街上随便抓个人找高地扔下去吧?就算是游戏,这样的行为也让人觉得很残忍。游戏玩家毕竟大多就是普通人,就算到了游戏这个虚拟世界会本性暴露一点,但也没那么多变态。

    “今天你不只有机会看,没准还有机会亲自扮演飞人。”韩家公子说。

    那会长的脸色立刻变了变。

    “谁输了谁跳,这难道还需要解释?”韩家公子说。

    这当然不需要解释,但问题是众会长都没想到对方会要他们也下这样的赌注,他们还想着打赌的话,对方要求肯定是如果他们输了就让他们闪人来着,结果竟然是这么一个一模一样的条件。这样的条件,就算赌赢了又能有什么好处?摔死一个会长?

    况且,他提出的这一赌本身就很有问题,这帮非常逆天的家伙在打什么算盘。众会长打量着这一层站在他们对过的非常逆天的一人干人等,对方都在挺平静地望着他们,似在等他们的回复。只有两个家伙,此时挤在这屋的一扇似乎在争抢嘀咕着什么。

    这显然和目前的氛围有些不搭,众会长正有些不解,那两人却好像察觉到大家都在看着他们,回过了头来。

    “咳!”那老成一些的战士咳嗽了一声说:“风景不错。”

    傻瓜才会相信他们是在那里抢着看风景。不过少年仔已经紧接着开口了:“我说,各位老大你们行会里都是不招美女的吗?”

    众会长吐血,这两个不要脸的竟然是在那里看他们行会的美女。女玩家本就已经是珍惜物种了,各何况是美女玩家?各行会无一不把自己行会的漂亮姑娘视若珍宝,此时竟然是在被人这样猥琐地寻觅,立刻觉得像是有人要偷他们的神兽一样。

    众会长很怒,但因为这个发作的话,岂不是就像之前那三位见了酒就眉开眼笑的家伙一样落了下乘?于是都忍着没说话,就当没见着那两个傻逼。大家还是一起思考方才那个赌约的问题,这个看起来他们本该是必胜的赌局,对方提出后他们反倒很是谨慎地讨论起来了,仿佛又是一个诺大的陷阱。

    “诸位连这都不敢?”韩家公子问道。

    很普通的激将法,但是这要看谁来使,遇上韩家公子,那神情,那语调,甚至随便牵动了一下的嘴角,处处都让人觉得他们在被小瞧,在被鄙视,不答应简直就不是好汉。

    有这方面抵抗力较弱的会长当时就要应声了,好在他们有二十六人同来,之前三个拿酒的没能拦住,这次却是及时阻止了。

    “商量吧,好好商量一下吧!”韩家公子说。

    众会长很听说,认真商量。

    “诸位远道而来就是为了找回面子,钟楼外已经磨蹭了大半天了,现在一个小小的赌约又要接着磨蹭,你们打算丢人现眼到什么时候?”

    “靠,你说什么?”众会长立刻怒了,有人已经抄了家伙,韩家公子却还是不慌不忙:“别动手,那没意思,给你们的那种传送卷轴有很多。”

    众会长立刻明白意思,人只要一个消息,足够的人手就能传送进来,死得只能是他们。难怪他们人少也一点都不怕,原来是留了这么一手。

    “你这个赌约,到底是什么目的?”有会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

    “看飞人。”韩家公子说。

    众会长无语,这算什么理由。

    “到底赌不赌,不赌就自己跳吧!”韩家公子说。

    “什么?”

    “难道还要我叫人来扔?”韩家公子说。

    “靠,你威胁我们?”

    “诸位老大,动动脑子,如果不赌,你们还留下来干什么?你们当然就要出去,要出去的话,不跳怎么办?”

    众会长回过神来,钟楼堵死了,无路可走,他们也没带卷轴,要出去还真只能跳。

    “我们可以去低点的地方跳。”有会长很机智。

    “嗯,小飞人。”韩家公子说。

    “一群小飞人。”韩家公子又说。

    众会长抹了下汗,他们已经预见了,如果他们真跳了,明天二十六个小飞人的故事就可以上论坛头条了。二万六千人的观众,虽然都是自己人,但丢人现眼可是不分亲疏的。

    “好!我们就和你赌这一场,看看你们想耍什么花样。”众会长简单商量,终于还是依了。他们又是没得选择,不依动手,自己死。不依离开,当小飞人。更烦得是离开了后怎么办?继续两万六千人在这围着?对方这赌约虽然让人生疑,但起码能让事情继续发展下去,无论什么变化也总好过眼下的僵局,起码让大家有事可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