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九百五十三章 无风哪来浪

第九百五十三章 无风哪来浪2017-11-10 16:42:36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百五十三章 无风哪来浪

    声势浩大杀向云端城的二十六行会从头到尾就还没主动过。从开始被御天神鸣牵进城,围在塔里束手无策,从塔外被鄙视到塔内,再到此时接受赌约,统统全是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无奈地接受。

    都是堂堂会长,这样一直被压着一头的感觉自然让他们很不爽,在答应了赌约后,随即就有一位会长开口:“只是一个人飞的话也太孤单了,不如这样,哪一方输了,就所有人都飞下去!”

    这是想抢占一次主动,想压过对方一头,也是他们商量以后的结果。虽然很怀疑对方有什么阴谋,但是,这个赌约诸位会长始终觉得他们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因此不惜将赌注放大。

    如果非常逆天胆怯退缩的话,众会长倒是会很高兴,谁想对方连想都没想,随口就应了一声“好吧”,原本挺是自信满满的众会长一看对方这不以为然的模样,心里在不免又敲起了小鼓。

    会长们一边惊疑不定,一边都给行会做起了部署。主要就是强调就在塔外暂等,不要走不要乱,哪怕有人捣乱,击退就好,尤其不要和云端城玩家起冲突之类。

    这是对着所有行会成员公布的,随后会长又各自私聊会中核心亲信,把情况具体一说,外面的事就交由他们去安排了。一切妥当后,众会长都稍松了口气。接下来干什么呢?非常逆天的人也不说话,也没人再搭理他们,有一伙人甚至聚着打起了扑克,开始还就斗地主三个人,到后面变敲三家六个人。再中途,甚至有人起来突然说有什么事然后就离开了。

    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自然,仿佛根本不是身处二万六千强手的包围中,该玩的玩,该笑的笑,看姑娘的继续趴在窗口找美女,众会长就无聊了,这干点啥呢?有人不自觉地望向了楼梯口堆着的酒水,之前坚持立场不受敌人的糖衣炮弹,这会却有点想主动向糖衣炮弹发动进攻。

    就这么不知挨了多久,众会长从寂寞枯燥担忧,渐渐地竟然有点小兴奋起来了。为啥?因为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

    会长们又不是傻子,这时间当然是要约的,否则这不没个停了?非得等他们行会的人员弄出点事来?那不就成他们有败无胜了吗?此时眼看赌局还有十余分钟就结束,从下面各行会传来的消息,一切平静,没有丝毫意外,原本聚集的大量云端城围观的玩家,也因为枯燥乏味散了去了,就剩他们二十六家行会的二万六千人还傻瓜一样在这围着。

    “大家坚持一下,很快就好。”众会长安抚群众,他们也在枯等,知道这得有多难熬。

    一分,两分,三分!

    这余下的时段,每过一分钟都让会长们觉得十分过瘾,他们越来越觉得就可以看到飞人表演了。他们开始打量非常逆天的这一堆人,思量着每个人飞下去都各是个什么模样。突然还有人意识到了:方才有个非常逆天的人竟然走了!这走了岂不是就不用飞了?这是犯规!大家都想这么去了,居然任由那人离开没去阻拦?

    “这个得说清楚啊!这帮家伙不会就是想钻这个空子,等时间快到看没情况发生就全‘有事先走’吧!”有会长说着。

    众会长都表赞同,这正准备要开口,就见那个一直靠着窗自顾自喝酒的韩家公子突然冷笑着说了一句“终于坐不住了吗?”,跟着就朝他们望了过来。

    不知为何,这一刻所有会长莫名地就觉得心下一凉,一种被算计了的感觉不由自主地就滑上了心头,一人已经脱口道:“什么坐不住了?”

    “就在刚刚,云端城好几个街区都已经传来贵行会的人在杀人放火的消息。”韩家公子笑容满面的在这危言耸听。杀人就算了,游戏里哪里放得了火?想一把火把主城烧了?真当系统不存在啊!

    “不可能!!”二十六位会长几乎是异口同声,他们这随时和行会保持着联系,他们在下面的兄弟尽心尽责,这枯燥的等待中,根本没有一家行会有哪怕是一个人离开。

    “事实如此。”韩家公子说。

    “事实由不得你信口胡编吧,我们行会的人明明都在下面。”一位会长说。

    “你说我们的人杀人放火,你有什么证据?”又一会长说。

    “这个证据嘛倒真有点不好弄,不如你们自己派人去看看?”韩家公子说。

    众会长互望了一下,有人冷笑道:“你觉得我们会上这个当吗?”

    “可以从塔里双方各选几个人,亲自去了解一下。”韩家公子说。

    会长们一听,这个办法似乎可行,于是二十六人里随便挑出来了两个,都是弓箭手,眼神一等一的好。非常逆天这边呢,站出来却是剑鬼和佑哥。

    “就由他们四位去一看究竟,没问题了吧?”韩家公子说。

    众长们点头后,佑哥这随便拿了个传送卷轴出来,四人随即便进了传送阵。

    传送卷轴出来自然已在塔外云端城内,那两位会长立刻东张西望起来,结果这就是一个一般街市,哪有丝毫不寻常的状况,两人一边找一边就已经问道:“哪呢?”

    “这边来。”佑哥带路,剑鬼继续不发一言,两人中的一位却找上剑鬼说话:“剑鬼老大。”

    “嗯。”剑鬼笑着点了点头。

    那人也一样笑了起来:“好久不见了。”

    “是啊!”

    “你混得还是这么响亮啊!”

    “你也不差呀!”

    “哈哈,逆天的人,到哪都要牛逼!”

    佑哥和另一位会长惊讶着望着这两位,原来都是认识的。佑哥不得不服,到底是剑鬼,原来也是认识会长中人的,只是低调厚道没去声张罢了。再比比自己,佑哥只觉得非常低级趣味。

    “这次这事吧,说不上什么对错……你懂的。”那会长对剑鬼说。

    “嗯。”

    “你大概不知道我们被鄙视成什么样了。”

    “我知道。”剑鬼说。

    “你知道?”

    “如果一早就知道那行会是你的,我早就提醒你了。”剑鬼说。

    “提醒什么?”那会长一怔。

    “这事有内涵的。”剑鬼笑。

    那会长挠挠头,显然没太明白。另一位会长大人也是一脸的狐疑。

    “看起来都是顺理成章的一次玩家冲突,但事实上背后是一直有人在推动挑唆的。”剑鬼说。

    “你是说英奇工作室?”谁也没想到那另一位会长竟然一下子就说出来了,剑鬼和佑哥都望向了这位。

    “如果真是背后有人挑唆,这个答案不难猜嘛,对吧?”这会长摊摊手说。一开始就是英奇找这些高手做事,导致事态一路发展下去的,这个答案的确不难猜。

    “你早就怀疑?”佑哥问这哥们。

    “嗯。”那哥们点了点头,“而且这么想的其实也不只是我一个。不过这又如何呢?我们没得选择,哪怕知道这是被人刻意算计。在游戏里,想搞乱搞散一个行会,武力只是最直接的,但从来都不是最有效的,最可怕的其实就是流言蜚语。人心散了,行会就散了。”

    “所以你们必须要打这一场?”佑哥说。

    那哥们点了点头:“转移视线,平息流言,堵人之口,加强行会的凝聚力。”

    “可如果是工作室想捣乱,总还可以继续煽动编造别的流言。”佑哥说。

    “无风哪会有浪?”那哥们笑笑说。

    佑哥明白他的意思,比如说如果这次没有他们的人被非常逆天杀得落花流水,工作室就算想造他们的谣,却也制造不出这么大的效果。

    “人才啊!”佑哥叹服,剑鬼和那老逆天会员也表示了佩服。

    “客气。”这哥们谦虚。

    “既然是这样,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工作室得逞。”剑鬼说。

    “唉,谈何容易啊!”那哥们叹息着。

    佑哥此时看着坐标,忽然道:“快到了。”

    “其实你们有什么打算?”这哥们忽问道,大家既然都开诚布公地沟通了,他觉得问这个问题也不算过分。

    “引蛇出洞。”剑鬼说。

    “谁是蛇?”

    “还能有谁。”

    “这么说,现在其实是工作室的人在扮成我们的行会在云端城里捣乱?”

    “人才啊人才!!!”佑哥继续膜拜。

    “可这些事有时就算知道了也解释不清楚啊!我们在云端城本就是生面孔,这么来势汹汹,云端城的玩家可能对我们也早有敌意。”

    “所以我们早有准备。”剑鬼说。

    “哦?”

    “我们的赌约,就是准备。”剑鬼说。

    “我们二十六行会的人,都规规矩矩的一个没动!”那哥们眼睛一亮,“可云端城的玩家能这么容易就相信?”

    “在别的主城或许不容易,但云端城不一样,这里有声望够高,足够震得住的高手。”

    “千里一醉!”这次总算轮到那哥们膜拜了。

    剑鬼和佑哥也忽然觉得很自豪,为有这样的朋友感到自豪。

    “那千里一醉人呢?”

    “他……他没在线。”两人汗。

    “出这么大的事,他没在线??”两位会长都瞪大了眼。

    剑鬼和佑哥默然,这一刻他们觉得,有这么一个朋友……情绪好复杂。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