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九百五十五章 楼里打不开

第九百五十五章 楼里打不开2017-11-10 16:42:41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百五十五章 楼里打不开

    人群外,两位弓手会长此时也向剑鬼挑起了大拇指。两人都是十分佩服剑鬼。有些人,天生就有当老大的气质,哪怕是平时话不多,不起眼,但需要的时候,只要站出来就能吸引到眼球,就能让人不由自主地愿意听他说,照他做。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气场?谁也说不太清楚,要照剑鬼这老友的想法,这就是无数次网游当老大,不由自主修炼出来的一股子气质。

    佑哥此时也已经又窜了回来。他倒也没跑,只是寻地藏了起来,结果也是目睹了剑鬼发动人民战争的情景,硬生生把那一队强人给包围轮掉,佑哥光看都是热血沸腾,此时是举着大拇指一路飞奔回来的。

    “牛!巨牛!”除了这个字,三个家伙都找不出别的更贴切的形容词了。

    “不多话了,叫人吧,干了这帮垃圾!”人才会长此时回味方才剑鬼大吼指挥玩家硬灭了那队人的情景,心痒难耐,也想立刻带着兄弟来这么一出。

    “不行,你们不能动。”剑鬼说。

    “为什么?”

    “你们一动就会乱,到时敌我不好分辨。别说我们云端城玩家,我想就算是你们二十六家行会,有这么一伙人混进去,你们都一时分不清真假吧?”剑鬼说。

    “有没有准确一点的冒充我们两家行会情报,我们想亲眼看看。”剑鬼的老战友此时说着。

    “当然。”佑哥看了看消息,一招手:“这边。”

    一队伪军被灭的消息迅速传到工作室老板们的耳中,该支伪军的老板自然是脸色铁青好不郁闷,尤其是得知死时因为身粘pk还掉了不少装备后,更是见人就想踢两脚。这点损失虽然及不上英奇被劫了仓库那么惨烈,但苍蝇再少也是肉,更何况都是比较尖端的装备,确实有些心疼。

    众老板都详细询问了一下战况,得知是被大堆玩家给轮了,所有老板都当是他们的挑衅方式太过地图炮,以至于犯了众怒,但随后听到了有疑似剑鬼的人出现的信息。

    剑鬼当时抢眼的表现当时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如果单是那些号召指挥,伪军也不至于见到这么一个盗贼就得出是剑鬼的结论,不过剑鬼那一下偷袭所暴出的雾影突袭的伤害实在突出,实在不能做第二人之想,伪军送回的情报说是疑似,也就是不敢把话落实了而已。

    结果这个消息却是让老板们都是精神一振,在他们看来,非常逆天坐不住了,已经开始煽动云端城玩家进行反击了,这是个绝好的现象。

    “各队都谨慎一些,对方既然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反击,那咱们这些队伍虽然精英,要应付起来可也有些难度,不要再挑扎眼的地方下手了。”盖世奇英说着话,众老板纷纷点头,做出策略上的调整。

    挑人多的地方搞事,目的就是为了让云端城玩家迅速做出反应,现在看来效果已经很快达到。这把火已经成功点燃,接下来就由货真价实的二十六路军和云端城玩家去对碰就行,他们的伪军在旁时不时添把柴,助把火就行了。

    “亚老板,你的人是不是也该有点动作。”盖世奇英说。

    亚硝酸根挺无奈,其实他这边难度要大很多。他们那些人到处生事,那欺负是云端城的平民,运气不好撞到剑鬼,那才被组织起了有效的抵抗。而他这边呢?那要挑衅的话就要去找二十六行会,那可是二万六千时刻准备着的战斗人员,自己这路非常逆天伪军,这趟活很可能就要挂那了。盖世奇英故意给他整这么一个差事,亚硝酸根却又不得不接,算是被狠狠摆了一道。

    钟楼外,二十六行会的玩家依旧在静静地待命,突然某条小巷玩家发现巷中有很是鬼祟的玩家出现。寂寞了很久的这路人马不急反喜,兴冲冲地就想去抓,结果被行会领导呵止。

    维持场面的核心人物赶忙把这情况向还在钟楼里的会长做了反映。会长们这时在干什么?他们刚刚收了出去一看究竟的两位会长送回来的消息,正在紧张地讨论中。

    有关工作室在捣鬼的说法,不少会长还是表示接受的。但是此时此刻,现在这些假扮的家伙是工作室在借题发挥?还是非常逆天在用这样的方式激起云端城玩家对他们的抵抗情绪?诸位会长却还是讨论不休。

    哪怕是听到对手被剑鬼亲自号召云端城玩家给剿灭,大家也疑心这可能是做戏。

    “开始引诱我们聚集到这里,再把我们引入钟楼找个由头拖住时间,再用这样的法子发动全云端城的玩家将我们包围在这里?”

    一个听起来让人相当惊悚的可怕阴谋让会长大人们给讨论出来了,就是这个时候,钟楼外又有人消息说附近发现不怀好意的鬼祟玩家,当即就已经有会长奋然站起想要掏家伙与非常逆天的人决一死战了。

    结果却是韩家公子诧异地扫了此人一眼:“什么情况?”

    “你们的苦肉计已经被我们看穿了。”此人冷笑。

    “疯了吧你?知道要当小飞人紧张了?”韩家公子说。

    “操!”这会长战士一名,一个冲锋就要撞来,韩家公子身侧也立刻一名战士也斜身顶出,二人相撞,各退数步,不相上下。两方人马也立刻进入战斗状态,楼内狭小的空间双方已经各自布好了阵型,大战眼看一触即发,韩家公子的声音却第一个传了出来:“先说清楚再动手。”

    “别听他废话了,全是拖延时间!!”会长这边一法师抬手已经轰了一个法术下来。钟楼里空间小,这法术全出来的效果不过半个,一个半在非常逆天身上,另一半撞了墙。非常逆天的人再高手,这空间有限,这法术想躲也除非是跳楼。火光中韩家公子刷刷甩了几个回复术,给御天神鸣他们这些血薄的家伙。

    被攻击了的人都各自一看生命,这大行会的会长果然不同凡响,就这攻击力,云端城目前除了千里一醉恐怕就没这么强劲的法师。

    这一击打开,话也不用说了,楼里空间也小,头排的近战职业各迈前两步就已经撞上了,立刻乒乒乓乓打在了一起,盗贼之类的职业此时也都当战士了,这还潜行个屁啊?这么小的地方,根本就没空间让人绕路去偷袭。弓箭手那就更悲剧,射击的空间根本就没有,连法师都得小心翼翼,地方窄啊,法术不丢准了可就打到自己人了。至于单体法术,除了雷电术这种从天而降的,其他和弓箭手一个情况,没有飞行空间。

    双方这各有许多人没了用武之力,战斗输出大受限制,这一打起来挺没技术含量,乱轰轰地就像是在推墙,全看着中间两排近战职业拼刀了。

    火燃衣此时是大大地威武。他那个烽火连城的技能对方会长级的法师都没人会,两道丢出去以后,两排火墙烤得会长们焦头烂额,躲都没地躲。

    这战斗已经没啥配合没啥战术没啥技巧,就是死耗,谁能多撑一会谁就有接近胜利。这种局势下牧师当然很关键,会长大人中自然也是有当牧师的,但此时却十分使不上力。因为脚底下火树千重焰一直在烧,这法术持续掉血,牧师的回复术那也和法师法术是一样是受攻击就打断的,此时非常受影响。

    虽如此,会长们觉得毕竟他们人多一些,最终撑到结局的也该是他们。对方没有传送来什么援助,看来是根本没做这方面的布置啊?

    正得意,却突然发现顶在他们面前和他们拼刀的近战高手们身上一会一道白光,一会一道白光,分明是被牧师刷得很舒服。己方的回复不给力,对方的补给却这么流畅?拼刀的会长们一下就慌了,放眼朝人后方一看,吐了口血,对方阵中三个牧师,此时在那个韩家公子的率领下全坐到窗洞里去了。脚不沾地,火树千重焰根本烧不到,回复术能不流畅吗?

    众会长再回头一看,他们身后根本没这种地形,他们这边的特殊选择那就是从楼梯口滚下去。

    发现这情况的会长不得不吐血,看人家牧师舒舒服服坐地窗洞里不慌不忙的模样,这大概是早有准备的事吧?难怪根本不叫帮手,人是有获胜的把握啊!

    会长中许多人有些后悔为什么仓猝动手了,这样看来死是一定的。不过又一想,现在不动手,对方的阴谋施展开,他们在钟楼里也是死路一条,早死晚死还不都不一样?一想到这点,众会长的心也突然又放开了,一个个都有了拼命三郎的架式,结果就听得那边坐在窗洞里优哉游哉的韩家公子来了一句:“真这么想死的话就死吧,留几个,留几个玩一下飞人。”

    众会长一听,这话里有话啊!好像还带暂停的,本想拼了的心思又活络起来,突然就有人喊了一声:“都先住手。”

    会长都住手了。即使白挨了几下,不过也不至于立刻就扑这,都是高手,攻高又耐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