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十一章 六月的雨

第三十一章 六月的雨2017-11-10 16:22:1Ctrl+D 收藏本站

    “快让开!”拿斧头的重装战士也急了,抬腿给了火球一脚。

    大概是刚才和顾飞缠斗太久,此时一脚没轻没重。火球是什么身手,能和顾飞比吗?当场被踢出去五米,还翻了两个跟头。

    趴在地上的火球最后抬了抬眼皮,说了句很没骨气的话:“我靠,美女!”

    那姑娘低下身来,一身盔甲还在哗啦哗啦做响。嘴上一声不吭,拿起火球刚才失手掉落的绷带,绕着顾飞的伤口就包了起来,手脚很是麻利。

    “喂!”顾飞轻轻叫了一声。

    “干什么?”姑娘瞪眼。

    “我的意思,能不能先上了药,然后再缠止血绷带。你觉得呢?”顾飞说。

    “哎呀!”姑娘失声叫了出来,“嗖嗖嗖”几下又把缠上的去的绷带绕了回来,拾起地上的药瓶,对着顾飞身上的伤口就泼。

    顾飞实在无力了。心道还是算了,反正也就是个游戏,没那么多卫生常识,总不至于还落个什么后遗症吧!当下也不吱声,任由对方摆布了。

    洒了药,缠了绷带,血很快止住,生命不再下降。落落几个回复术下来,顾飞已经重新站起。腰不酸了,背也不痛了,倒是身后五米外的火球伏在地上,直起脖子喊了声:“救我……”

    顾飞无奈地过去准备扶他,哪知刚蹲下身,火球就附过身来小声说了句:“醉哥,你别管我,我等美女过来扶呢!”

    顾飞那个气啊!本已经把他扶起半截了,当即重新扔回地上,起身就往回走。

    两个姑娘很奇怪,望了眼火球,问顾飞:“怎么了?”

    “他已经死了。”顾飞说。

    两个姑娘扫了火球一眼,居然也都没说话。周围观众一看架也打完了,接下来的戏份可能就是化干戈为玉帛了。没人对这种桥断感兴趣,当即一哄而散。

    “进去坐吧!”落落示意两人进酒吧。

    顾飞示意两个女士先进,自己最后进门前,又面无表情地扫了火球一眼。

    火球老大地没趣,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快步追了过来。

    酒吧里客人们重新落座,落落和那姑娘并排坐在一张四人小圆桌的一端,顾飞等了火球过来,才和他并肩进去。

    桌前,那个战士姑娘正在卸下她的一身武装。头盔摘下来,塞进口袋;巨斧,塞进口袋;一套全身的盔甲,脱下后,塞进口袋。真是相当诡异的一幕,不过好在大家都已经熟知游戏设定,对此已经不会觉得惊奇。

    脱去盔甲的姑娘,内里穿得是一身服饰店里出售的,最便宜的灰布农民装。长发被刚摘去的头盔带得有些纷乱,再加上因刚才一场大战的一脸汗水,乍一看去,活脱脱一个丐帮弟子。

    姑娘收拾妥当,一抬头,正看到顾飞火球二人落座。“咦,你不是死了吗?”那姑娘诧异地望着火球。

    我靠!这姑娘真是傻得冒泡啊!顾飞嘴角抽动了几下,随口道:“这里离复活点很近。”

    “这附近有复活点吗?”那姑娘冥思苦想。

    没人向她解释,落落望了她和顾飞各一眼后问:“你们俩是怎么回事?”

    顾飞苦笑了一下,如此这般一说,火球当场就笑喷了。

    那落落则不愧是淑女之典范,坚决高举笑不露齿的旗帜不动摇。只是这会上下嘴唇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只好伸只手来掩住了嘴,把头侧到一边哑哑地笑着。

    “喂,很好笑吗?”那姑娘拍桌子。

    “没什么。”顾飞一本正经地说,“我每天从那里路过,这种误会不知道发生多少次了!”

    “对呀,就是刚才,也不是我一个人跑过去啊!你们笑什么!”那姑娘气道。

    “不笑,不笑。”落落说着,手从嘴上放下,保持微笑端坐。只有火球最没出息,强自忍笑,弄得浑身颤抖,桌子都快被他掀翻了。

    看到顾飞完全没有露出嘲笑的神色,那姑娘对这个始作甬者的最后一点埋怨终于也化为乌有了,朝顾飞道:“我叫六月的雨,你呢?”

    “千里一醉。”顾飞说。

    “你呢?”六月的雨又望向火球,同一张桌上坐呢,多少还是得过问一下。

    一听人问他名字,火球笑脸没了,又哭去了。

    落落微笑:“他叫火球。”

    “火球就火球,你哭什么!”六月的雨诧异。

    “我是个法师。”火球哭丧着脸。

    “那又怎么了?”六月的雨说。

    顾飞在旁直摇头,这两个家伙都有些犯傻。六月的雨反应不过来火球这名字的不便,在火球提到法师还是反应不过来,傻得让人心服口服。而火球呢,也是没点逻辑姓,人家问他“火球怎么了”,他说“他是个法师”,这两者之间完全没什么联系嘛!他这名字造成不便是给他周围那些需要叫他名字的法师们,比如顾飞,和他自己本人是不是法师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他还会自己喊自己不成。

    六月的雨没弄明白火球的名字是怎么回事,也不去多想,注意力又回到顾飞身上:“你这名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啊!”

    “是吗?”顾飞微笑着,他想到了传说中的练级效率榜第二位。

    “对了!”六月的雨突然拍了桌子站起来,“你就是混入我们行会的那个家伙。”

    顾飞下意识地翻出行会面板看了眼。果然看到了六月的雨的名字,和自己同为30级,不过位置比自己偏下。顾飞那天看行会面板,很快就被一列“女”给闪晕了,没怎么注意里面成员的姓名。之后也再没看过,本来他对这事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小雨,别这么说,那也是一场误会。”落落替顾飞解释。

    “是吗?”六月的雨望着顾飞,“真是误会吗?就算是误会进来的,这会已经开始不怀好意了吧?”这六月的雨别的不说,网游经验还是挺丰富的。就看她对隐藏任务的痴迷,就知这家伙是超热衷于网游的。

    网游中素来男多女少,男玩家见个女玩家都恨不能直接一招恶虎扑食。只是以前的网游人妖也是遍地走,这就让大多男玩家不得不小心谨慎,裹足不前。现如今,在“平行世界”里,不说人妖直接被杜绝了,连样貌都是真实的。更何况这套真实的模拟系统,有些心照不宣的东西就不用直接说出口了。这就导致24小时里,整个云端城都是男玩家向女玩家搭讪的身影。

    在这种大背景下,像重生紫晶这种专业的姑娘团体,保证是男玩家削尖了脑袋想钻的地方。这六月的雨别的方面不灵光,对于游戏中的点点滴滴倒是了然于胸。

    对于她的怀疑,顾飞只是笑了笑,只字未说。

    “别人嘛我也管不了了。我只是提醒你不用打我的主意,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个同姓恋,对男人没有兴趣的。”六月的雨说。

    “是吗?”顾飞忍住笑,这姑娘的谎言真是太蹩脚了,难为她是怎么想出来的。“既然这样,你就当我是你哥们儿好了!”顾飞说。

    “没问题!”这姑娘一本正经地点头,朝顾飞伸出了一只手:“握手。”

    顾飞也没多想,当即把手也伸了过去。

    靠!两手相握,顾飞立刻在心中呐喊。MLGB的暴力战士!顾飞在心中吐出了脏话,实在是郁闷得不能自已了。六月的雨这一爪子握下来,毫无保留地用上了全力,顾飞这点微弱的力量,完全无法与其抗衡。

    但是,痛是一回事,能不能忍又是另一回事。顾飞手被对方牢牢钳住,心中怒骂,脸上却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怎么?你不痛吗?”六月的雨居然还奇怪地问。

    “当然痛了。”顾飞说。

    “那你怎么像是没反应?”

    顾飞淡淡地笑了笑:“爷们嘛!”

    “行了,别闹了!”一边的落落这次居然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听了两人的对话方知,连忙上去把二人分开。

    “小七来消息了。”落落对二人说。

    “什么事?”六月的雨问。

    “好像是领到了行会任务,叫在线的都回去开会。”落落说。

    “任务?什么任务?”那六月的雨一听到任务就兴奋地站起身来,当真是不折不扣的任务狂。

    “回去看看。”落落起身和她朝门走去。那六月的雨都冲到门口,突然回过头来,看到还在座位上坐着不动的顾飞:“咦,你怎么还坐在那?”

    “怎么?我也要去吗?”顾飞诧异。

    “废话,你现在是我们行会的一员啊!”

    “去就去吧!”顾飞想想左右也是无事,当即站起身来。突然想到还是火球约自己过来的,到底有没有什么正事他也还没说,当即回头望着火球:“你没事吧?”

    火球的表情有几分落寞,摇了摇头说:“没事没事。醉哥你去吧!” 妖孽王爷小刁妃:t.cn/R278rmV

    顾飞点了点头,但火球一看两女已经转过身,立刻飞一样凑上身:“有好事要关照啊!”

    顾飞笑笑:“必须的。”

    跟着两女出了门,朝重生紫晶行会所在的街道方向走去。三人一路无话,突然间,那个六月的雨大声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怎么了?”顾飞和落落奇怪。

    “那个人……那个人名字叫火球……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六月的雨笑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这什么脑袋啊!顾飞无限感慨。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