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四十六章 扬长而去

第四十六章 扬长而去2017-11-10 16:22:29Ctrl+D 收藏本站

    “喂!你看……”顾飞回身,蹲到了不笑的身边,指了指盗贼工会大门外堵道的几个,“我觉得你还是不够清醒。”顾飞说。

    不笑望着他,面无表情,也不说话。不大会,门外的人不但没散,反而有增多的趋势,顾飞叹了口气,拉出了佣兵聊天窗口:“这不笑真有骨气,我又杀了他一次,现在把我包围了。”

    “那你还没死?”韩家公子问。

    “我蹲安全区里呢!”顾飞说。

    “能冲出去吗?”韩家公子问。

    “我试试。”顾飞说着,已经站起身来。

    “我们马上就到了。”韩家公子在聊天窗口里呼喊。

    “不用。”顾飞说,“他们的人还在增多,咱们就算全聚齐了,也没法和纵横四海的300人直接对抗,我乘现在人少自己冲出去吧!”

    “那好,你加油,我们喝酒去了。”韩家公子说。

    顾飞:“……”

    法师那长到快拖到地上的长袍,多少有些妨碍行动,顾飞撩起下摆,牢牢地系在了腰间。手中炎之洗礼握握紧,朝不笑道:“我走了!”

    不笑惊讶地望着他。盗贼工会外面现在至少已经聚起有十个纵横四海的玩家,而且后续人马还在不断地赶到,这家伙想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冲出去,他当自己是GM吗?

    就连外面堵道的也没料到顾飞会有这样的举动,他们都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以为最后会沦为双方坐在安全区里谈判,或是对方也来帮手,于是安全区外一片混战的局面。但眼下的发展,俨然是顾飞想一人单挑他们一群。

    缓步走向安全区外的顾飞,脸上还裹着黑布,没有人能看到他的表情,但隐然有一种气势,让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紧张起来。心中不住地提示自己:我们人多,怕什么!虽有这种念头,不过先前几人脑中还是不住地回放着先前顾飞一瞬间解决不笑的画面。那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到现在依然想不通。

    顾飞已经走至门边,突然脚一蹬地,飞身跳了出来。

    传说中生与死的边界已经被他跃过了。手中炎之洗礼朝身侧一挥。

    只要顾飞做出攻击,就没有人闪得过。一来是他全敏加点所产生的速度绝不慢,二来是他攻击时那别人完全不能理解也无法琢磨的角度,第三,则是即使一击不中也很快产生的变化和调整。

    这第一击,就狠狠劈中了身侧正在吟唱的一名法师。

    顾飞虽然不会鉴定术,但实际上游戏中各角色会选取的装备还是会有很大的不同,像法师的长袍,盗贼爱穿的斗篷,战士的盔甲,都是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靠穿着来判断职业,也是件十拿九稳的事。

    这一刀劈中对方,虽然没能直接砍杀,总算是打断了法师的吟唱。近身的攻击,顾飞可以见识拆解,对于法师的法术他却是有所顾忌的。尤其是法师最低级的法术火球术,居然是具有自动追踪功能的,虽然持续时间很短暂,但对于顾飞身手的施展影响还是相当大的。

    这一刀劈中对方不算,顾飞飞起的一脚还踹了一名玩家一脚。这一脚的伤害当然是微小到忽略不计,但对方被这一踢向后连退数步,正好拦住两个想冲上来的玩家。

    顾飞落地,手中炎之洗礼一翻,又是朝着那法师招呼。可惜那法师血本就薄,速度更是平庸,面对顾飞的攻击一点办法都没有。手中法杖横竖都不对,只觉得十分不顺眼。炎之洗礼的火法攻击又很合时宜地发动了,法师虽然魔防比一般角色要高,奈何物理防御偏低,加上血少,一来二往的,中了顾飞两刀,还是没逃出被杀的下场。

    顾飞精神抖擞,挺刀再战,一群人堵在门口想捕杀他,结果反而是顾飞占据着主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不笑站在安全区里大吼:“不要杀他,扯下他脸上的布。”

    不笑担心顾飞出去后瞬间被十人给分尸,复活回安全区,那就再也看不到这人的真实身份了,所以犯了这个和当年曹艹一样的错误。

    据说当年在当阳长坂,曹艹就是大吼“不许放冷箭,给老子捉活的”导致赵云抱着刘备的儿子来个了血满征袍,最后扬长而去。

    但人家曹艹起码有百万大军,底气足得很,不笑只不过有区区十个人手,也敢向古人看齐。就他喊这话的同时,顾飞已经解决了那法师,这话一出,其他几个冲上来想报仇的玩家被弄得左右为难。

    普通玩家不仅不能像顾飞一样把攻击力发挥到最大,想发挥武器的最小伤害,同样也是不能。几个手持重型武器的战士此时都裹足不前,生怕手里这重镑火力上去一下就把顾飞给拍扁。

    顾飞可不是有勇无谋的楞头蒜,他在做出冲出重围的决定时,就是已经看清十人,认为自己是有实力和这十人周旋的。结果不笑这指令一出,十个人剩下的九个都变得畏首畏尾,一个个望着顾飞砍也不是,不砍也不是,弄得顾飞扫兴不已,很有杀气地回头瞪了不笑一眼。

    不笑这还不过瘾,还在后面继续添乱:“抓住他,抓住他,揪了他脸上的布,揪了他脸上的布。”

    一群人纷纷收起兵器,徒手冲上来想和顾飞较劲。结果顾飞炎之洗礼舞得比他们还带劲,火光四下纷飞,转眼两个血薄的家伙也扑了。有战士仗着自己皮糙肉厚,想上来硬挺着生擒顾飞。但顾飞本就速度快他们战士要快,再加上这身手,这飘忽的走位,一群人老鹰捉鸡一样张牙舞爪却连顾飞的衣服边都摸不着。

    转眼又有两人倒地,其中一个还是自以为血厚不把顾飞攻击放在眼里的战士。

    不笑也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指挥非常失败,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继续错下去,否则开头壮烈的几人回头不得埋怨死他。于是继续一个劲地大叫:“顶住,坚持,援兵马上就到。”

    光听这口气,不看画面,还以为是顾飞带了大队人马把他们给包围了。

    顾飞听了不笑的提示,也觉得自己继续在这里耍弄不是个事。

    附加上火法伤害时,顾飞的攻击力绝对是不容小觑。但问题是他这火法机率说到底不过是30%,这是顾飞靠技术也没法克服的最大攻击与最小的差距,这导致他在交手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一些尴尬的境地。

    比如这一刀劈了下去,暗藏了数个精妙的后招,结果火法触发,哗地一燃,对方直接挂掉了。也或者有时左边一刀过去,期望火法一出就消灭这家伙,自己正好腾手对付右边,结果火法偏偏没出,不得不重新调整布置。

    这时出时不出的火法攻击,即帮助了顾飞,但也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他的节奏,影响了他的发挥。在一对一的时候,这种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但在这种以一敌多的复杂局面,影响就被不断地放大了。

    原本围着的十个人,被顾飞砍了五个,此时却还有八个。

    看来想把十个人全部干掉的计划有些不现实了。先不说后续又支援进来的这个,就那两个盗贼,也已经在顾飞刀下死过一回。但结果这里就是人家盗贼工会大门口,死了原地复活,冲出来再战。反正不笑的指令是不杀对方看长相,两人为防止死亡掉装备耐久,干脆脱guang了膀子直接出来和顾飞肉搏。

    顾飞的攻击已经不限于刀砍了,拳打脚踢,总之就是不让人近身。几个人虽然被顾飞打得很狼狈,但一直以为自己的包围起码是很成功的。哪里知道那根本不是他们困住了顾飞,而是顾飞自己不想走。此时心中萌生去意后,大刀阔斧地抡了两刀,抓住对方闪出的空隙,一冲就已经闪到圈外。

    不笑也以为自己指挥进行的包围是很成功的,一看顾飞冲出了圈,当作是手下人的一点小失误,着急地大叫:“快快,围上,围上去。”一边喊着,一边自己也光着膀子冲出安全区了。

    但顾飞此时已经冲出几米,不笑指着顾飞冲身边两个盗贼大叫:“疾行,快疾行。”

    两个盗贼哭了:“刚死掉了一级,不会疾行了。”

    其中一个哭声更大:“我疾行已经烧了不少熟练了。”

    不笑听了这话心中又一凉,他都忘了这损失了,只看自己掉了几级,装备耐久全刷成了0,不过没爆东西真是走运。全然忘了自己30级的技能疾行,已经刷了很高熟练的疾行,此时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正这懊恼呢,突然看到顾飞在前端停下了脚步。不笑大喜,连忙指挥众人快追。

    不想顾飞一回头,突然快步反跑回来,嘴里还嘟囔着什么。众人都是一怔,不由自主缓了几步,结果顾飞又一折身,重新大步跑去。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妙>比<閣

    “靠,上当!”不笑气急败坏地大叫,因为几人这一缓,距离又拉开了一截。

    众人正懊恼着重新加速,突然眼前一片火光。一条火龙腾然而起,转眼化作数个火球,“腾腾腾腾”奔向众人。

    “啊!”伴随着所有人的惊呼,众人被炸个正着。

    这几人除了不笑都还残留着被顾飞砍过的痕迹,生命很不饱满。一击之下,又有两人回安全区去了。

    三十级法师技能:连珠火球。

    光膀子的不笑虽然没死,却也被炸得也不轻,此时饱含热泪,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曰,忘了他还是个法师!”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