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四十九章 同命相怜?

第四十九章 同命相怜?2017-11-10 16:22:32Ctrl+D 收藏本站

    不笑看了一眼同为纵横四海四大核心之一的格斗家风行。

    风行看起来支持不笑以装备为先的念头,朝他点了点头。不笑当即一扬手:“大家先退一退。”

    纵横四海的玩家退了下来,顾飞呶了呶嘴:“叫她们先走。”

    不笑痛快的点头。毕竟,在游戏中想找到七月几个人比打出一件极兵匕首要容易太多了。

    “一起走。”小雨过来拉顾飞。

    顾飞笑笑,还没说话,那边不笑已经吼上了:“他不许走!”

    顾飞点点头,朝四女道:“你们先走。”

    纵横四海的玩家让开一条道,顾飞轻轻推了小雨一把:“去吧!”

    四女开始朝人群外走去,小雨时不时地回头观望。

    “直接去安全区。”顾飞给她发了个消息,随后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候消息。

    “走得够远了吧?匕首可以还我了吧!”不笑看出顾飞的心思,所以一直也没怎么催促。

    顾飞又笑了笑:“还你匕首,我可以离开吗?”

    “当然。”不笑想也不想地道。

    顾飞又在笑:“不给!”

    “你!”不笑怒了。

    “说谎是没有好下场的。”顾飞笑容可掬。

    不笑一怔,随即怒道:“艹,有歼细!!”

    就在刚刚,御天神鸣向顾飞曝料。不笑已经在行会下了令,一拿回匕首,立刻把顾飞干掉,而且在法师学院那边也藏了人,誓把顾飞轮白。

    顾飞也立刻改变了自己的初衷,决心不再匕首还给不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向来是顾飞所支持的。

    谎言已被戳穿,不笑再唱什么白脸也是无用。在他心中还在对自己的匕首怀有幻想的时候,风行已经替他下了决心。

    “杀他,爆出风之暗语为止!”风行一声厉喝,已经斜刺里一拳杀到,又是那招策马流星。

    顾飞不慌不忙,不闪也不避,手臂一抬,手中法杖笔直戳出。风行快,顾飞这胳膊却抬得更快,最终的结果,看起来像是顾飞先竖了棍子等在那,结果风行挺着胸就撞了上去。

    顾飞这一棍子抬得也是有门道的,瞄得是风行上身的穴道。本来以顾飞这点力量,攻击人的穴道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用,但此刻不同,是风行气势汹汹地自己撞了上来,结果顾飞手臂力量不支被震开,而风行自己也是半个身子又酸又麻。

    这是物理常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但是普通人既没有顾飞出手这准度,更不知穴道的位置在何处,想利用这点物理常识那都是不可能的事。

    纵横四海的玩家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到顾飞这个法师一棍子就把目前平行世界中排名第六的格斗家戳得失去了方向感,一时间都是不知所措。也就不笑替自己的匕首着急,也顾不得风行的死活,扯着嗓子就喊:“愣着干什么,都上啊!”

    这时一个很悦耳的声音在顾飞头顶上响起:“把手伸上来!”

    游戏中的房屋并不是平顶房,而是有着瓦片的屋顶。此时半张俏脸从房顶露出,和红黑色的瓦片一对比真是灿烂生花。一条胳膊自房顶上垂下,正冲着顾飞直挥手。

    所有人都怔了一怔,只有顾飞好像一点也不意外。伸起手来纵身一跳,已与对方手臂完成对接。对手挥起手臂朝上一扯,顾飞又蹬腿在墙上借了几分力道,两相配合得相得益彰。顾飞兔起鹘落般地飞上房头。

    “力量不小嘛你!”顾飞笑。这要换作现实当中,能有几个姑娘可以随意把人拉上墙头。

    “你身手也挺敏捷的。”席小天把基本属于半趴在房顶的顾飞扶了起来。从下面看顾飞飞得很潇洒,实际上到了半空力量就有些不济了,拼了老命才算没半途掉下去,自然顾不得落房顶时是什么形象了。

    “快走!”席小天已经带头开跑了,顾飞低头一瞅,不笑正指挥纵横四海的玩家进行搭人梯找道具找垫脚石等一切可以帮助他们上到房顶的方案。和还混迹在人群中的韩家公子等人心领神会地进行了一下眼神交流后,顾飞也在房顶上飞快地奔跑起来。

    席小天对房顶形势之熟悉真是出乎顾飞的意料。哪些地方可以上,哪些地方可以下,哪些地方可以跃到对面的房顶她是了然于胸,看这样子就是练过的,估计并时就没少借这些地方脱身。纵横四海大队人马的鬼哭鬼嚎声很快就被远远甩到了身后。席小天带着顾飞在房顶左转右绕,最后居然到了云端城的钟楼,一到上到楼顶,便是云端城内的最高点了。

    从这里,顾飞清楚得看到纵横四海的人在云端城大大小小的街道中穿梭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还笑得出来?”席小天在他身后说。

    “怎么?”

    “以后纵横四海肯定是没完没了地找你麻烦。”席小天说。

    “这么说来,你的麻烦恐怕只会比我更多吧?”顾飞笑道。

    “我?”席小天摇了摇头,“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害怕麻烦,等级之类的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所以,就算有时候被人追到杀掉,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应对麻烦,我可能比你要专业的多。”

    “那当然,熟能生巧嘛!”顾飞语含讥讽。

    “我是个职业骗子……”

    “骗子还是业余的啊?”顾飞笑着打断。。

    席小天没有理会这个问题,和顾飞一样望着城中那些疯跑的人群说:“职业骗子,就有职业骗子的守则。我们的骗术当中,绝对没有欺骗他人感情的方式。利用人的贪念,设下诱饵,引鱼上钩,这才是我们的方式。”

    “你所说的欺骗感情的人,是指不笑?”

    席小天点了点头。

    “据说当年七月流火被骗离开游戏后不久,不笑又被另一个人骗得血本无归,这个人,是不是你?”顾飞问。

    席小天又点了点头。

    顾飞长出口气:“是七月找你去帮的忙?”

    席小天摇了摇头:“没有,那时候我甚至还不认识她。是我自己去的。即使到了今天,她也只略有些怀疑这事是我做的,我可只字都没有提过。”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顾飞不解。

    席小天沉默了良久,终于开口:“是爱好。”

    “爱好?”顾飞很茫然。

    “我喜欢骗术。”席小天说,“对我来说,那就像一门艺术一样引人入胜。”

    “你的爱好还真独特。”顾飞干笑。

    “可惜,我的爱好在现实中无法施展,所以,我只好到游戏里来过过瘾了。”席小天说。

    “你说什么?”一直比较漫不经心的顾飞,听到这里突然回身望向席小天。

    “怎么?难道你认为我应该在现实当中去四处骗人吗?”席小天反问。

    “就是在游戏里也不能啊!”

    席小天苦笑了一下:“自己所喜爱的东西,却无处可以使用,这种抑郁的感觉,你不会懂。”

    顾飞郁闷。他怎么会不懂?只是,席小天这是祸害人间的骗术,自己那可是文化遗产,需要进一步发扬光大的功夫,这两者怎么样相提并论,顾飞想着,不住地摇头。

    “你晃什么脑袋?”席小天问。

    “没什么。只是,你说的那个感受,我可能略微,是略微!!!呃,能体会一些。”顾飞坚信,不能使用骗术和不能发挥功夫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所以他只能“略微”体会到一点点。

    很显然席小天连他的这一点点都不相信,只是摇了摇头。

    不管怎样,因为这“略微”的一点点相同感受,顾飞对席小天的恶劣印象也稍稍有了那么一点点改观。 医妃狠凶猛:t.cn/RAjbWDR

    此时顾飞的心中,时不时会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受,这让会让他连忙不住地敲打自己:这种念头真是太危险了,自己怎么可以沦落的和一个骗子一样?

    “行了!我得走了,不管怎么说,今天多谢你了。”顾飞觉得还是尽快离这骗子远一下,在这么多蹲一会,怕是思想都要被腐化了。素来沉稳自信的顾飞,离开时居然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架式。

    下了钟楼,回头朝上望望,席小天还站在原处向下张望,顾飞朝她挥了挥手,选了条街道走入。远离了腐朽思想,顾飞还有正事要办。找了个无人的角落,顾飞戴上黑布,扣上了草帽,收起法杖,拎出了炎之洗礼。顾飞在接到御天神鸣爆料的信息时就已经决定,绝不轻饶这个信口雌黄,反复无信的小人。

    佣兵频道里,韩家公子等人正在大呼小叫地问顾飞跑去哪里。顾飞镇定地回上一条信息:“不用管我了,不笑在哪里?”

    “你找他干什么?”韩家公子问。

    “砍死他!”顾飞的回答言简意赅。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