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一百章 交易一条街

第一百章 交易一条街2017-11-10 16:23:40Ctrl+D 收藏本站

    验证出了顾飞如何发挥出了暗夜流光剑的法术伤害,御天神鸣觉得意义重大,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精神更是十足,滔滔不绝地继续向顾飞讲解着法师战斗中的诸多技巧。

    这么都是在过去的游戏经历中所总结出来的。虽然说各种游戏各有千秋,但在法师这种职业的大方向设计上,总变不出太多的花样。无非就是技能上有些差别,法师的特点还是一样的。所以,只要对照着“平行世界”里的法师技能,筛选从中可用的即可。

    目前“平行世界”中所出现的几个法术,都是俗得不能再俗的,可想而知这几种技能被玩家研究得有多么透彻。御天神鸣根据几个法术的特点,也不管顾飞能不能记住,一二三四五的一大串就这么罗列下来了。顾飞听着,竟然也入了神。

    他会突然生出兴趣,却是因为这些方式技巧,在他听来仿佛就是一门新的功夫一样。

    过往的法师技巧如何运用,那都是在键盘以及鼠标上舞动着十指,对此顾飞不会有兴趣。但是,在平行世界里,一切都要靠角色自己来观察移动释放。这明显会大不一样。

    不过,在御天神鸣谈过理论,揪过来个小怪让顾飞实践时,两个人很快就都怔住了。

    御天神鸣所要求的移动步伐,攻击的时机,顾飞全部真人模拟实现,这已经足够让御天神鸣敢到惊讶,但最令二人惊讶的是:最终技巧运用却失败了。

    或许这不能算是失败,只是,这技巧在“平行世界”中明显没有达到御天神鸣所预期的效果。

    御天神鸣忽视了“平行世界”中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玩家失去了以往网游中的上帝视角。这里的玩家不再是面对着一个显示器而眼观六路了。

    “这个……看来有不少地方还得做出修改。”御天神鸣嘟囔,“你看不到你身后的东西是吧?”

    “靠啊,这很麻烦啊!”没等顾飞说话御天神鸣已经抓狂,“有些东西我需要亲身实践才能尝试出来,但现在,现在!!靠……”御天神鸣把手里的长弓狠狠摔到地下:“去他妈的弓箭手。”

    “没关系,你告诉我这些技巧就行了,我自己来尝试。”顾飞说。事实上,在这种拟真情况下观察走位把握时机发动攻击,顾飞才是专家。只是看御天神鸣一提到法师就“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不忍再刺激他罢了。

    坦白说,御天神鸣这次没有选法师,也许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全新的游戏模式,让许多叭啦扒拉敲键盘时所能运用的技巧都变得不靠谱,玩家正面临研究新的战斗方式和技巧。在这方面,顾飞这个网游新手很不客气地成为了高手。

    物理学家通常应侧重点不同被分为理论物理学家和实验物理学家。网游当中的玩家也常有类似的区别,比如佑哥就是一个相当极端的理论学家。

    但在眼下的“平行世界”,玩家却是因自身的能力和适应问题,被迫切分成两类。

    剑鬼等等曾经的高手,在这种全新的游戏模式下目前都只能算作是理论学家。而顾飞,却是一个实验学者,而且,是顶尖的实验学者。

    此时的御天神鸣和顾飞,就像是理论物理学家和实验物理学家的关系一样。

    一方提供理论,而另一方,将理论付诸于实验。

    只是在“平行世界”里,实验比理论要难上许多罢了。

    眼下的局面,御天神鸣的某些理论已经被验证为失败,而顾飞本人也正要求着承担起理论学家的职责。

    两人离开练功区回到云端城,御天神鸣领着顾飞来到一处异常热闹的街道。旷阔的道路两旁全是席地而坐的玩家,身前铺着布,上面摆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以装备和生活职业的原材料居多。

    “还有这种地方!”顾飞惊叹。摆地摊的他也见得多了,但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集中摆摊的街道。主城是很大的,顾飞每天两点一线,没走过的地方很多。

    “为什么不寄在拍卖行?”顾飞问御天神鸣。

    “拍卖行系统要收费,根据你的定价上缴费用,以天数计,所以,如果你挂在那一个没卖掉的东西,稳赔不赚。”御天神鸣说。

    “原来如此!”顾飞点头。

    御天神鸣望着他:“我一直怀疑你是一个菜鸟,现在,我相信了!”

    顾飞笑笑,不以为然,从网游角度说,他的确是菜鸟,而且是个很不上进的菜鸟,游戏了也这么一段时间了,网游知识基本没长进。

    御天神鸣最终停在了一个规模看起来颇大的地摊前。这地摊的货物比起其他玩家的摊位更加玲琅满目。顾飞扫了主人一眼,顿时释然。栩栩如生的一个白袍帅哥,但很明显这是个NPC,那脸上的笑容太职业化了。

    御天神鸣从这里买了大量的小本和羽毛笔,顾飞此刻方知这些玩艺的来历,不禁又是一阵唏嘘。顾飞可以想到御天神鸣要这些东西准备干什么,不由地佩服御天神鸣网游学识渊博,仅是专攻法师一项,就需要这么多本子来记载。这算下来可以当作是多少本功夫秘籍?顾飞盘算着。

    “你准备把你的技巧全写在这些本子上?”顾飞还是问了一下。

    御天神鸣点点头:“全部口述,我想你记不住。”

    顾飞点头:“麻烦你了。”

    御天神鸣突然眼睛一亮:“你说,我这些技巧,有没有可能卖钱?”

    “游戏里有活字印刷术吗?”顾飞反问。

    御天神鸣的目光顿时黯淡。这些在“平行世界”中眼看就要大量淘汰技巧,连这点余热也发挥不了了。

    顾飞拍了拍他:“等我总结好了以后,咱们可以开班授课,收取学费,到时算你一半。”

    “这行吗?”御天神鸣一怔。

    “这是我的职业。”顾飞一笑。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去给你编教材去!”御天神鸣晃了晃手里的一叠小本。

    “我四下走走,看看生源如何。”顾飞说。

    “靠!”御天神鸣骂了声,先一步离开了交易一条街。

    顾飞则是图着新鲜,继续在街道里闲逛,听着四下里玩家的讨价还价声,感觉像是到了菜市场一般,就是空气比较清新。

    “暴力飞!!!”走着走着,突然听到有人叫。只这奇怪的称呼,顾飞已经知道是谁。扭头一看,席小天披着一件盗贼斗篷,蒙着脸,鬼鬼祟祟地蹲在墙角,身前也摆着一个破落的小摊。

    顾飞警惕了扫了一眼四周,看起来不像有什么圈套或是陷阱,这才小心翼翼地走到跟前。

    “你在这里做什么?”顾飞奇怪,心中怀疑这家伙又在搞什么骗人的勾当。

    “卖东西啊!”席小天推了推身前的小摊。

    顾飞扫了眼,都是些破破烂烂的小玩艺,就是不用鉴定术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色。游戏里的极品装备其实用肉眼就可以区别出来,尤其是武器。极品武器的表层大多是笼着一层光晕,顾飞的暗夜流光剑,剑鬼的霜之回忆,银月的王者之剑都是如此。御天神鸣就是因为自己的弓不存在这么一层光亮,所以始终不认为自己的武器是极品。

    “大家这么熟,你就老实说你在干什么吧!”顾飞蹲到了她跟前。

    “真的只是卖东西。”席小天一边说一边拉了拉蒙在脸上的面纱。

    “卖东西需要蒙着脸?”顾飞问。

    “因为我低调嘛!”席小天说。

    “真的?”顾飞觉得这肯定有什么原因,起身四下张望,看看周围有没有气势汹汹的追来客,或许这姑娘又在拉自己当她的替死鬼。

    结果什么也没发现,周围一片安详。

    正这时,一人窜到了小摊面前,手里东西朝席小天一递说:“小天姐,看看这个应该多少钱?”

    席小天看了眼:“12金币左右,卖10金币的话就会很抢手了。”

    “如果是想骗小白呢?”来人一脸怪笑。

    “这东西骗不了小白,小白会认为这是个没用的垃圾。”席小天说。

    来人叹着气离开了。

    “骗子团伙?”顾飞问席小天。

    席小天翻了翻白眼,正要说话,又有一人凑了过来:“原我看看这东西多少钱。”

    席小天照样瞄了一眼,摇了摇头:“你等级高了,我鉴定术用不了。”

    来人听着就要把东西递到席小天手中,顾飞手快,冲上来一把拦住。

    “干什么?”来人明显把顾飞当作是打劫的,慌忙把手里的东西塞回了口袋。

    “东西随便就给人?小心拿不回来。”顾飞意味深长地说。

    来人目瞪口呆:“开什么玩笑。”说着又把东西掏出,一边小心戒备地提防着顾飞,一边把东西递到了席小天手里。

    顾飞的手也插进了口袋,随时可以带着家伙拔出。

    席小天接过那东西,看了眼。“20个金币差不多了。”随口说了句后,递了回去。

    “谢谢!”那人接回,扫了顾飞一眼。“有病!”这人嘟囔着走开了。

    顾飞自然很是郁闷,重新蹲到席小天身边:“怎么?20金币的东西看不上眼?”

    “聪明!”席小天说,“看来你挺有天分的。”

    顾飞翻了翻白眼。席小天的手却已经摸到顾飞身上。

    “干什么?”顾飞大吃一惊,这骗子难道不光骗财,还想骗色吗?

    “你这长袍不错啊!”席小天双指掐起顾飞的长袍搓了搓说,“这材质,目前的装备绝对没有这个成色的,你哪里搞到的?”

    “是吗?你看应该多少钱?”顾飞说。

    “看不到属姓。”席小天继续翻看着说,“你脱下来给我看看。”

    等白天不见回应,目光离开长袍朝顾飞脸上一瞅,正望着她冷笑。席小天恍然,立刻也冷笑了一下:“量你也不敢。”

    “这么简陋的激将法对我没用。”顾飞说。

    “我真不骗你,我还没见过这种材质的衣服,肯定是极品,让我见识见识。”席小天说。

    “见识什么,看到眼里在拔不出来了。”顾飞对席小天根本没有信任可言。

    “不信算了。”席小天扭头。

    “等等,这东西你看看值多少钱。”顾飞从口袋里拔出暗夜流光剑。这是他故意的。武器总是所有装备中最值钱的,何况暗夜流光剑的品级比月夜灵袍还要高,让骗子看得见但就是吃不着,顾飞觉得蛮有趣的。

    暗夜流光剑的这一层暗黑的光晕已足够说明问题,周围不少其他玩家的目光此时都被吸引过来。在交易一条街上,可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等极品。这街说白了就是平民玩家们选购交换自己所需物品的场所。极品装备,目前在交易市场上只有人民币战士,或是工作室家族这类的团体有能力去买,而且基本都是有价无市。真有极品装备,挂在拍卖行或是交易所都不愁卖,完全没必要拿到这平民交易街上来。

    顾飞这剑一出,不少人眼睛都是一亮。看顾飞的眼神都各有千秋。

    不过没有人会领会到顾飞的真实意图,更多的人都认为自己碰上百年难得一遇的超级小白了,把极品装备当普通货色,就要在这里甩卖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少人已经抛下自己手边选购的东西开始朝这边移动了。

    有几对互相发现了对方的企图,已经开始怒目相视。

    这样心思的人着实不少,人群不知觉间迅速聚拢,围在了席小天小摊的周围。有经验丰富者,一看这情形已经暗叫一声“坏了”。

    想骗小白手中的极品装备也是一门大学问,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急切。小白只是对该网游还不太了解的新手罢了,并不是人就白痴。表现不当,很容易就让对方察觉到手中物品的价值。

    此时,还没有人来得及开始表现呢,但就众人这如狼似虎般得朝上一凑。在众目睽睽地紧盯下,无论谁上去若无其事的和小白谈这手中物品的交易,他都很容易发觉自己手中的东西并不一般。

    只是事已至此也是无奈,毕竟谁都想得到小白手中的那把极品。想让别人闪一边去自己上去闲谈显然不可能,这时候,就要比谁硬着头皮先出手了。

    这想法刚出,已有数人跃众冲出朝顾飞冲去,其他人顿时也不甘示弱。争先恐后不消片刻,还蹲在原地未动的顾飞和席小天就觉眼前光线一暗,扭头一瞅,二人已被包围了。

    顾飞是“平行世界”第一PK大户。

    席小天是以骗术为嗜好的职业骗子。

    很显然,两人都是那种被某此人恨之入骨的主。此时被人一围,侥两人都是反应机敏型,也一时间没看穿这么多人的心态,心里都是咯噔一下,以为自己被仇家找上门了。

    顾飞握紧了手中的剑,席小天攥紧了顾飞的长袍。

    这包围有些太狭隘了,要冲出去不易。顾飞暗自叫苦。而自己的法术发动又太慢,天降火轮没下来,恐怕已经被这么多人撕碎了。大意了!顾飞心中懊悔,光顾了拿这极品家伙色诱席小天,居然没留意身边的意象。

    见机行事,敌不动,我不动。顾飞如此想着的时候,敌已在动。

    一人笑容和蔼,略一伸手:“兄弟,你这剑准备卖多少钱?”

    顾飞和席小天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各松了一口气。顾飞还只是知道对方并没有恶意,而席小天了解平民交易街的情况,一瞬间已经明白了这帮人在想什么,她知道了对方是带着一点恶意来的。

    “这剑不卖!”顾飞哭笑不得地说。

    “兄弟,我出高价。”一人说。

    “哦?多少?”顾飞一时好奇心起,问道。

    那人略一沉吟,仿佛是下了横心一般,咬牙切齿道:“我出20个金币。”

    顾飞怔住了。就算他不了解市场,不了解行情,他总也知道暗夜流光剑不可能只值20个金币。20金币对普通玩家来说也许算巨款,但在游戏看来显然并非如此,在酒馆里最贵的酒,20金币可以来一杯。

    周围的人也有不少都是一脸鄙夷地望着这个“20金币”。光一群人围上这局面,对方也总可以想能手中的东西不可能只是区区20金币。

    但是,所有人都发现顾飞愣在了那里,似在犹豫,心头都是一颤。

    难道这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小白中的小白。不仅对游戏一无所知,个人属姓也是天然呆?

    沸腾了,群众沸腾了。

    “20金币,你也太黑了吧?兄弟,我出21金币!”

    “21金币?就加一个?小气样,我出23!”

    “25!”

    “30!”

    “瞅你们那点出息,50金币!!”有人拍着胸膛。

    50金币在平民交易街上已经是巨款。大部分玩家听到这个数字已经要落荒而逃了。但是,眼看着极品装备就在一个天然呆属姓的小白手中,众玩家心中都有了一个心思:这东西自己就算拿现金交易到也不会亏!转手肯定还可以大卖。

    如此想着,所有人也不顾自己的钱包里到底有多少金币了,只顾一个劲地朝上叫价。

    50556080100……

    转眼叫价已经到了500!

    目前平行世界里的极品装备成交价都在千金以上,如果真能以500金币收下,那也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只是,叫价叫到这个程度,叫价者已经多出了一个心思。

    顾飞手中的剑,有层光晕不假,这的确是极品装备的标志。但是,这剑的属姓到现在其实并没有人看到。周围不乏鉴定术的高手,却始终没有可以鉴定出顾飞手中长剑的属姓。

    一个天然呆属姓的小白,会把鉴定术提升到这么高的等级?或者说,一个天然呆属姓的小白,拥有高过在场所有人的等级?难道他是31级不成? 百度嫂索|-妙|笔|阁 —网游之近战法师

    众人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天然呆恐怕没那么简单。虽然在大家叫价的时候他一直是一副天然呆的恍惚表情。

    叫价在此时突然发生了停顿。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开口,他们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如他们所料,都想看一下在叫价停下时,对方的反应。

    “500金币,兄弟,这价可已经算是极限了。我想,没有人再愿意出更高了吧?”一人说着,四下打量,挤眼。

    众人知其心意,都很配合地没开口,期待着顾飞地反应。

    顾飞没来及开口,一旁的席小天的眨了眨眼。

    “你看,这个世界上骗子其实是很多的。”席小天说。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