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一百零一章 女人啊女人

第一百零一章 女人啊女人2017-11-10 16:23:41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顾飞对网游状况不甚了解,但在这种人头攒动,叫价一浪高过一浪的情况下,还领会不到这群人心思的,恐怕只能是小雨了。

    这些人无非就是想利用顾飞的无知,投机倒把占些便宜罢了。坦白讲,说是骗也不为过。

    席小天一言点破,众人脸上自然都不好看。

    随即也反应过来,顾飞在这蹲着不吭声,并不是无知,或许只是在装傻充愣罢了。众人被看了这么久的笑话,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有些人已经晒晒离去,但还有一部分,却是怒目而视,狠狠地盯着顾飞。

    在这种拟真环境下的网游,许多人的情商都直线下降。毕竟在这个世界里,尴尬羞辱的感觉会和现实中一样的强烈,但却没有现实中所存在的诸多客观原因造成的束缚。

    我不喜欢你,就可以打你;我看你不爽,就可以扁你……

    网游有时就是这么一个不讲理的世界。

    通过拟真技术,这个不讲理的世界,变得鲜活,但是,这个世界的规则一点都没有改变。

    战斗为主,实力为尊。这始终是网游的主题。

    而这个实力的概念很广,个人的实力,行会的实力……或者在某一个时间,某一个地点,出现的某一支力量。

    11月21曰,13点45分。云端城云纹大街,玩家口中的交易一条街。出现了这么一支有实力的群体。

    或者说是自认为有实力的群体。因为实力的衡量是相对的。眼下这群人,显然认为以他们的人数构成,面对将要面对的对手,他们是一个有实力的群体。

    他们眼中的对手,一直蹲着的顾飞已经站起身来了。

    大部分人理会到他们诈骗小白的目的无法达成后,此时已经含羞离去。但就有这么一小部分人,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进而觉得自己是受了欺骗,此时俨然想留下来和顾飞理论一番。

    顾飞无奈,就像所有的主角一样大义凛然地说:“你们想干什么?”

    怒视,没有人说话。只因心态不谋而合才碰巧结成的团体,此时仅有过一点点眼神上的交流,还没来及选举出他们的发言人。

    “没事我要走了。”顾飞说。

    “等等!”终于有人说话了。众人四散开去,拦住了顾飞可能的所有出路。

    同样的心态,同样的企图,也可以瞬间打造出默契的配合。

    顾飞好整以暇地望着这些人。看起来他们是想要动手。可惜以暴制暴,这正是顾飞的爱好。从小他爹就仗着他们是习武世家,喜欢这么收拾他,却又禁止他在外随便和人动手。顾飞一直以为在自己养儿子前是不会得到这个机会了。感谢网游,感谢平行世界,感谢伟大的作者蝴蝶蓝,让顾飞的梦想一一成为现实。

    两相对峙,顾飞朝席小天勾了勾手指。

    “干嘛?”席小天问。

    “PK规则是怎样的,给我说明一下。”顾飞说。

    众皆哗然。

    太小白了,太嚣张了。众人想。

    席小天也是一怔,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半晌才徐徐吐了一句:“杀一个人,PK值加1。”

    “废话!”顾飞白了她一眼,“这我还不知道,我是说,怎么才能不加PK值?”从那天红尘一笑说话的蛛丝马迹来看,显然杀人有时也不会得到PK值。顾飞当时记得要去查查,结果事后就忘,也没去网站了解一下。

    “被攻击后反击杀人不加PK值,杀有PK值的人不加PK值。”席小天说。

    “杀有PK值的人不加PK值?”顾飞茫然,他不信当时他在月夜城两个“天降火轮”砸死的人里会有一个是没有PK值的。

    “以上是对一个没有PK值的人来说,有PK值的人例外。”席小天说。

    顾飞释然。随却握了握手上的剑,转头望向包围众:“来吧!”

    众人都是一怔。一时间没有人动手。想杀我们,还不想加PK值,哪有那么便宜的事?绝不能先动手。众人想。

    刹那间,群众们把主动方和被动方的关系都搞错了,以为是顾飞在包围他们,准备拿他们出气。

    等了半天对方没反应,顾飞心里挺遗憾的,说实话,他热爱打架,热爱PK。可是又不能做那种蛮不讲理的人,所以只能盼望着有人看他不顺眼。一想到这点,顾飞不由地就要怀念月夜城的PK风气,怀念至今还不知何故要堵劫自己的黑手佣兵团。不知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顾飞惆怅了,在他刚刚离开月夜城三个多小时就开始惆怅了。

    “不打就散了吧!”顾飞诚实地发出一声叹息。

    这份遗憾和淡定,无疑更加重了对方的怀疑。临时成立的小团体当然也有不足,最明显的就是相互之间的信任和了解不够。顾飞是手拿极品武器的家伙,单挑谁也没把握,都需要仰仗其他人的力量。此时难免都会想“我没问题,不知道其他人实力怎么样?”

    每个人抬着犹疑的目光望来望去,互相一对视,心里又都在想:“这傻B恐怕不行,看他那眼神就是想依赖别人。”

    如此一来,每个人都觉得是自己有能力,但其他人不行。如此得出的结论只能是放弃,同时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冲动。

    不知不觉,围在顾飞身遭的角色开始越来越少。众人来时嚣张,去时悄悄,不大会,就把顾飞一个人晾在那了。

    “郁闷啊!”顾飞郁闷地说。几句叫嚣,一声叹息,就把敌人给吓退了,难道是自己表现得太过主动,太过显眼?

    “别急。”席小天说,“想打架有机会。”

    “你是说那边那几个家伙?”顾飞朝交易街的一角扫了眼。

    “你注意到了?”席小天惊讶。

    “早就看到了。”顾飞说。

    “那你还愁什么?”席小天说。

    “他们几个只能算是预约的。本来可以打两场的。现在少了一场,遗憾啊!”顾飞充满不甘地说。

    “暴力飞!”席小天叹服。

    顾飞重新蹲下,继续满怀期待地说:“这几个怎么还不过来?”

    “他们不会这么轻易过来的。”席小天说。

    “哦?看你好像认识他们。”顾飞说。

    “云端城现在有这么一伙人。盯上某人的极品装备后,就会找机会挂你爆你的装备,我看他们是盯上你了。”席小天说。

    “是吗?”顾飞又朝那边扫了一眼。刚才团在一起的几人此时已经散了,只余下一人若无其事地摆着地摊,其他几个家伙已经不知所踪。

    “他们不会轻易动手,更不会轻易罢休,不把你手里这剑爆出来不会停止。”席小天说。

    顾飞知道了财不外露以及低调的重要姓。不过同时也发现了极品装备的好处——可以诱惑心有邪念的家伙过来向自己挑衅。自己乘机惩恶扬善,维护世界和平……总之就是:有架可打了!

    “现在他们先散了,留了一个人大概是盯着你。一会找个夜深人静,你又单独一人的机会再对你下手了。”席小天说,“今天杀杀,明天杀杀,后天杀杀,总之记住你这人,一直杀到得到你手里这剑为止。”

    顾飞点点头,随即问道:“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去你妈的!!”席小天急了。

    顾飞目瞪口呆。

    “你别没完没了!我也没你想得那么坏。”席小天怒道。

    顾飞的神情有点不自然,半晌后说:“那你蒙着脸在这干什么?”

    “卖东西!”席小天捶地。

    “卖东西一定要蒙脸?”顾飞问。

    “想知道为什么蒙脸?”席小天说,当即一把把脸上的面纱扯掉,扯着嗓子喊:“卖装备,便宜,有要的来看!”

    清脆的女声让众人情不自禁朝这边望来,数人眼睛当即一亮,一人已经一个箭步飞来,俯下身,拿着席小天摊上那点破烂一一把玩,随即道:“不错,我全要了,美女开个价吧!”

    “10金币。”席小天面无表情地说。

    “没问题!”那人直接把铺在地上的布裹起,将席小天的东西全数卷入,跟着数出金币,豪迈地递了过来。周围玩家眼中纷纷闪烁着艳羡的光茫。

    “美女,东西我都买了,你也没事做了,一起去喝两杯吧?”买了东西的人提着包裹不走,继续在这耗。

    “去你妈的,滚!”席小天就差没把口水喷到对方脸上了。

    众皆哗然。

    席小天这摊上的破烂都只是些普通货,加起来的确也就值个10金币,但就这几样东西也涵盖了好几个职业,理论上不会有人同时全部收购。眼下发生了这种情况,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10金币对平民玩家来说绝不算小钱,只为和人搭讪就花这钱也算是下了血本,可见这人也是平民玩家中的万元户。众人正在羡慕其艳福,不想好戏连台。眼前这姑娘奔放之极,卖了东西不想和人约会也就算了,居然直接破口大骂。

    只有顾飞暗自叹息,席小天显然是把对自己的火气迁怒到这人身上了。难道这回真错怪她了?她就是在这老老实实地摆摊卖点小垃圾?顾飞茫然。

    但不管怎样,眼前这位买家的怒气值正在不断上升。很显然,无论姑娘你长得再妖娆,这样平白无故地耍脸子,那是谁也不会忍受的。

    “艹!”眼前这位大哥白花了十个金币,还差点被喷一脸口水,更被一群人围观看笑话,当然不会再克制下去。抬手一抛,刚买来的一包裹装备直接摔到席小天身上,跟着从口袋里一抄,一杆比小雨那把还要巨型的大斧已经抄在手中,跟着含胸拔背,气运丹田,双腿略弯,右手拎斧垂去身侧与地面呈纯洁的45度。

    斗争经验无比丰富的顾飞一看这姿式就知是什么玩艺,连一手持剑去封,另一手已经揪住了席小天。

    旋风斩如期而知。由此就可知这战士的斗争经验也不低。有经验的战士都会在任何时刻保证自己身上存有一定的怒气来发动技能。旋风斩并不仅仅是目前战士攻击最高的技能,也是他们的保命绝技,比战士6级的防御技能固守要好用多了。

    抵挡旋风斩本来已经是顾飞无比熟练的一招。如今连被震飞出去的身姿都可以摆得潇洒飘逸。但这一次却出了些意外,旋风斩是被接下了,人也飞出去了,却是飞得拖泥带水。

    原因,顾飞虽然死命揪住了席小天,奈何力量太低,完全没法这么拉着个人还飞起来,反倒被席小天拖累自己也没飞起来。

    结果力借到了,人也出去了,但没飞起来,二人像拔地鼠一样,在地面上扑棱扑棱一阵滑,弄得尘土飞扬。

    顾飞还算好,其码人是站着的,去势虽快,但顾飞敏捷也不低,脚步总算换得过来。

    席小天就惨了,猝不及防之下,出去的一瞬间已经被拖倒在地,这一路根本就是滑翔。更可怜的是刚才那战士摔在她身上的装备还在,此时挂在她的盗贼斗篷上,一路叮当做响,热闹非凡。

    由于拖着个人,也影响了顾飞发挥,力的方向没有掌握好。被震出去一段,立刻撞到了墙上。顾飞后背生疼,感觉身子骨像散了架。低头一瞅,席小天像个导弹一样贴地飞来,转眼就要一头顶到墙上。

    顾飞连忙伸脚踩住就势一拔,力道改了方向,席小天骨碌碌一滚,止住了。

    “不好意思啊!”顾飞说。

    “大哥,快下来吧!”身下突然有人回答。

    顾飞低头一瞅,连忙向旁闪。自己脚下还踩着个人呢!想这街道两旁墙跟下那全是摆摊的玩家,顾飞扑棱棱地朝这边一冲,那人见势不妙想闪,结果盘腿坐这一天了腿脚发麻有些不灵光,连滚带爬地,正好降低了身位,最终被顾飞踩在脚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顾飞连忙又朝这边道歉。

    这人在地上打了个滚,仰面朝天,吐了口气:“没关系。”

    再看那边席小天,期期艾艾地从地上爬起,半晌了说了句:“还不如被砍死呢!”

    众人再度哗然。

    因为谁都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没死。

    人们可以看到顾飞伸剑去挡,但没有人能看到那一剑见缝插针的时机。在他们眼里,这两人是被旋风斩砍飞的,这就算不死也应该离死不远,绝不应该哪像现在二人,虽然有些狼狈,但明显的生命无忧。

    那战士此时已经收了旋风斩,却完全没有就此作罢的意思,大步朝席小天赶来。

    顾飞望着她,问了句:“我现在砍了他,不加PK值吧?”

    席小天发愣,只是点了点头。她同样也不知道刚才那一旋风斩时发生了什么事,只看自己的生命值,知道顾飞是揪着自己闪过了。

    别人鉴定不出顾飞的职业,她却早知顾飞是个法师。法师目前是比较克制战士的职业,单对单解决一个战士应该不算太难。但不管怎么说,法师似乎都不应该用“砍”这个字,这让席小天有些不解。

    顾飞迈步正准备上前,突然有三人窜出,已经抢先一步拦到了席小天和那战士之间。顾飞一瞅,之前拿着东西向席小天问价的其中一人也在当中。

    “朋友,这可能是误会,别急着动手。”一人说。

    “去你妈的,滚!”那战士说着席小天刚刚说过的话,战斧一挺,发动了技能冲锋,当头说话那人立刻被撞退数步,稳住后还在晕晕忽忽的无法动弹。

    左右两边的家伙一看理是说不通的连忙也上来动手,左边战士拿着单手剑,也发动了技能冲锋。右边盗贼挥着匕首,企图绕到对方身后施展背刺。

    冲锋扎中了这战士。但是,冲锋技能的附加效果“眩晕”并不是机率100%。这与技能的熟练度,以及对方的等级装备都休戚相关。这招冲锋虽然命中,却没有造成眩晕。

    这巨斧战士也是勇猛异常,对于冲锋罢了战士不做理会,转头朝那企图绕到身后的盗贼劈去一斧,一边脚下移动,防范对方的走位。双方就这样的交上了手,而这二人实力却明显不济,以一敌二,转眼已被巨斧战士掌控了局势,杀得二人节节败退。双方的兵器碰撞,纠缠,看得顾飞直摇头。

    这哪是战斗?这根本就是小孩打架嘛!掰根树枝扯根竹杆就当是神兵利器,舞着棍子碰来撞去,就是不朝对方身上招呼。最终谁的棍子先断,谁就是失败者。顾飞记得自己邻居家的小孩看完电视剧《神雕侠侣》后有感而发,演练全真剑法VS玉女剑法就是这么耍的,这和眼前的情景何其相似。

    顾飞看得着急,在场中不敌对手的二人更着急,回头朝席小天喊:“小天姐,你快走。”

    席小天大喊一声“我来了!”,手掏口袋居然也想拿家伙上去助阵,顾飞已经先一步上前把她按住:“还是我来吧!”

    席小天望着他,顾飞朝她笑了笑:“你人缘还不错。”顾飞说着,转头又朝那两个家伙喊:“你俩闪开吧,我和他单挑!”

    这俩估计盼望这一刻很久了,也不管身后喊的人是谁,总之飞快找了个机会退到了一旁。顾飞咳嗽了一声,朝前几步,站到了战士面前。

    战士也稳住了身形。此时他杀得姓起,把三个人打得落花流水,正是导致自信心无比膨胀的时候。但在看到顾飞手中暗夜流光剑所散发的暗黑光晕,心里也不免咯噔一下。刚才那三个家伙明显在等级上都远输给他,装备也不如,才被他一个人随便欺负。结果现在这家伙手里居然是个极品家伙,这在刚才可真没有注意到。

    战士冷静下来,连忙对顾飞施展了个鉴定术,结果一无所知。

    用肉眼来判断,却又陷入了迷茫的境地。

    黑色的长袍,这从来没见过,看样式似乎是法师长袍。但他手里的武器却是剑,会选用剑做武器的,大多是战士,其次是骑士。

    武器显然是最体现职业区别的地方,这战士已经认定顾飞是他的同族,正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看到顾飞把剑塞回了自己的口袋。接着空手就抽了出来。

    徒手?

    格斗家?

    战士重新迷茫了。就算是格斗家,也是有拳套来增加自己攻击力的,但顾飞却很明显的连拳套也没戴。

    先试一招再说!战士想着,突然上前,一击猛击砸下。

    顾飞略一闪身已经飘到战士身侧,右手一挥:“双炎闪,闪!!”

    一道火光扬起,战士瞬间变得红通通,心中惊骇:“我靠,原来真是个法师!”

    法师比较克战士,这是目前已经被众人认知到的事实。这战士其实是早就鉴定出之前拦路三人既没有法师,等级又很低,这才胆气十足地以一敌三。

    此时遇上一个自己鉴定不出,且又克制自己的职业,嚣张的气焰立刻已经去了半截。

    顾飞此时不拿兵器其实也是替他着想,刚才这人以一敌三,就他们那种粗糙的战斗方式,生命肯定已经磨掉了不少。顾飞生怕自己拿着家伙下去,无轮是暗夜流光剑还是炎之洗礼,这家伙一下就被结果了。事出有因,顾飞其实并不想PK掉眼前这个战士。

    相信自己徒手之后这点微弱的法术伤害,应该没有多大的威力。

    中了双炎闪的战士生命持续下滑,但发现伤害不高后,精神一振。手中巨斧风车一般呜呜的舞了起来。

    但说法师克战士,就是因为法师在速度上比战士有优势,可以拉开距离,同时法术攻击无视战士所拥有的高物理防御,由此占据上风。

    普通法师尚且如此,何况顾飞这个全敏捷的?

    轻易和对方拉开距离,顾飞发暗器一样甩着小火球。伤害虽不高,但也把战士的生命一点点磨掉。

    这样消磨下去,就算时间再长,战士却连一点胜机都没有。

    顾飞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心灰意冷。当即退开几步说话:“兄弟,刚才其实有点误会。”

    战士这次没有急吼吼地骂人,很冷静地站着听顾飞说话。

    有实力就有发言权,这话在网游中绝对不假。

    席小天这时也走了上来:“嗯,是我不好,我这些天情绪不对,控制不住火气,有事没事就乱骂人,得罪了。”

    “这些东西还是归你的,钱也退你,算我向你赔罪。”席小天收拾了挂在身上的那些装备,重新打了个包,又拿了十个金币,递向那战士。

    战士愣了愣,伸手接过了钱:“钱还我好了,东西我不要了。” 网游之近战法师:.miao bi ge.com

    “拿着吧,拿着吧!”席小天死气掰咧要往对方手里塞。战士不知所措,刚才还“去你妈的,滚”,这会又在硬生生地拽自己的手,变化太大了。

    “算了吧!你那点破烂谁稀罕啊!”顾飞在后面说。

    “去你妈的,还不都是你。”席小天回身把一包裹装备全朝顾飞身上砸过来了。

    顾飞尴尬,朝那战士摊了摊手,无奈道:“你看,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众皆恍然,一起围观席小天,顾飞在旁,一脸天然呆的表情。

    远处,角落里的一人,正在悄悄送出消息:“那人是个法师!”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