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一百零八章 蹲点战

第一百零八章 蹲点战2017-11-10 16:23:50Ctrl+D 收藏本站

    顾飞的剑花绕过残梦死的匕首,刺到他身上。

    紧接着大吼了一声发动了技能“双炎闪”,把残梦死毫无悬念的解决了。残梦死重新回到复活点的时候,脸上镇定的表情还没消去。

    他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和顾飞面对面的交手,一转眼自己就时空转移到了数米之外的复活点。真是太神奇了!残梦死想着,随即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26级。

    没错,挂了两次,掉了4级。

    可怜的残梦死,在偷袭剑鬼的战斗中,那最终的一点PK值落到了他头上。这一点PK值,导致他死一次,掉2级,现在死两次,自然是4级。

    一个人的表情,从自信十足的镇定突然化为手足无措的惶恐,那是十分精彩的。

    顾飞站在复活区外,欣赏着,没有动。

    残梦死这次再出来,肯定是要发动潜行了。顾飞就这么堵在门口,他相信残梦死一定会注意他,如此自己才能识破他的潜行,如果他淡定的无视自己,那顾飞也实在没辙。

    残梦死的确很淡定,淡定地站在复活点里不出来了。

    坦白说,他的确没有出来的必要,在这里坐等援兵就是了。4级的死亡损失,倒没有让残梦死失去冷静。

    顾飞很无奈地给几人发去消息:“杀了一次,他蹲在复活点里不出来了。”

    众人也很无奈。能骗得残梦死这种斗争经验丰富的家伙冲出复活点被杀一次,已经很不容易了。

    人品啊人品!大家只能叹息。人家死两次什么都不掉,剑鬼挂一次就爆霜之回忆,除了人品实在没有其他更合理的解释了。

    顾飞也很遗憾残梦死不把霜之回忆拿出来用,这样的话自己用用空手入白刃一类的擒拿手功夫,说不定已经夺下来了。

    夺回霜之回忆,明显是比把这家伙洗白还要艰巨的工程。

    顾飞与残梦死,两人隔着那条安全区与非安全区的界限,怒目对视。

    “有种你出来!”顾飞说。这是网游常用激将法。在游戏里搞追杀是比现实中还要辛苦的,现实里杀一次一了百了,游戏里无限复活,那是没完没了。天天四处追杀,没到天大的仇怨,真没多少人有这耐心。一般情况大家就是约齐了朋友帮手找个地方来一场大决斗。常用的词就是在叫齐了人手后向对方宣战:有种你出来!不过顾飞只是误打误装,他无此类的斗殴经验。

    残梦死自然不会如何便宜顾飞。此时他正在肚子里暗笑顾飞白痴。一个人在这死守,那不是形同等死?此时就盼着兄弟们赶紧出现把顾飞乱刀分尸。自己挂了四次,怎么也得杀这家伙四次,对了,还有他那几个同伙,也要一人四次!对了,还有那两个妞……呃,就一人两次好了。残梦死这会还有心思怜香惜玉,可见谦让女玩家是在游戏玩家中是多么根深蒂固的念头。

    残梦死光顾畅想复仇的快感,都忘了问问顾飞为什么要砍他。

    顾飞他们当然乐得如此,不让他察觉到此事与剑鬼还有霜之回忆有关,那么夺回霜之回忆的机会也会增多。否则对方来上十几人抱团换换手,谁知道霜之回忆换到谁身上去?剑鬼一直没有露面,就是这个原因。

    “现在什么情况?”韩家公子问。

    “对峙中。”顾飞说。

    “你还不快走?一会他们的帮手就来了。”佑哥说。

    “帮手少我就全干掉,帮手多我就进安全区。怕什么!”顾飞说。

    “牛逼!”几大高手衷心佩服。

    “千里,PK值多少了?”剑鬼表示了一下关心,他当然是最感动的一个,顾飞这么做全是为了他。

    “6点……哦不,7点了!”顾飞流泪。

    “啧啧!”众人感慨。

    “我们也正在过来的途中,会藏身暗处,在必要的时候给你支援。”韩家公子说。

    “不用,你们最好继续守着邮箱,万一一会对方人多势众我躲进复活点了,他还不是要去邮箱寄东西?”顾飞说。

    “有理。”韩家公子着手布置去了。

    “出来啊,小子,出来啊!”顾飞继续挑衅。

    残梦死假装“我的眼里没有你”。

    过往玩家都要停下脚步观看一会,打听两句。这给残梦死增加了不少压力,在大家眼里,残梦死当然是相当的没种。人家只是一个人在叫阵,他都躲在安全区不敢出来,太没出息了。众玩家离开前纷纷留下鄙夷的眼神。

    残梦死被鄙视的心急如焚,好在这种情况持续不了多久了。同伙来消息,已经即将赶到盗贼工会。

    “你个废柴,没出息,鄙视。不和你耗了,走了!”就在此时,顾飞挖苦了几句,突然转身就走。

    残梦死急了。这好似看一本YY小说,主角狼狈憋屈的成长经历终于熬过去,正等他“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时候,小说TJ了,这得是多少郁闷的一件事呐?

    一想到此残梦死急急冲出安全区,大吼:“有种你别走!”

    刚迈出安全区一步,一道火光闪了过来,残梦死的耳中就听到了一个“闪”字。眼前忽明忽暗,精神一阵错乱,他又回到了安全区了。

    顾飞的身影从盗贼工会的门旁转出:“你叫我啊?我还没走远呢!”

    残梦死一股闷气憋在胸口,气得浑身发抖。

    “啊呀!你丢东西了。”顾飞俯身从地上拾起一物,“双刃牙?你的啊?啧啧!”顾飞很随姓地瞄了两眼,一抬手就扔掉了。

    一方面是继续蔑视残梦死,搞坏他的心情;另一方面给他制造错觉,让他以为顾飞等人对爆他的东西完全没有兴趣。

    而周围观众听到“双刃牙”三个字时已经发出羡慕的嘘声。双刃牙是目前出现的匕首里普通攻击最高的,换句话说,是目前最高端的匕首,即使是白板也可以卖几十个金币。待看到顾飞随手就当垃圾扔掉,更是引来一片惊叫。

    几个离得近的顾不上形象,个个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最后被一人所得,拿到手里一看,再度惊叫:“割裂效果!”

    割裂的意思是在攻击时会对目标造成伤口,而伤口就会发生持续掉血的情况。打怪可以提高效率不说,在PK中也令人非常头痛的效果。目前牧师还不会治愈,要让这种伤口痊愈,必须用止血药或止血绷带。试想PK的过程中,哪有功夫停下手来搞包扎?可想在战斗中制造出伤口是多么烦人的一件事。

    类似效果,顾飞曾经一飞刀把席小天捅出来过,也曾经被小雨一个旋风斩砍出来过。但那存在一定的偶然姓,是拟真系统对人物受伤程度做出判定后给出的结果,和这个装备上所附带的“割裂”并不是一回事。

    总之,最高端的匕首,附有很实用的“割裂”,卖100金币不成问题,现在居然被顾飞随手就甩了,群众们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顾飞继续不以为然,朝捡得这把双刃牙的幸运儿笑了笑。

    群众们激动啊,说不上为什么,对顾飞已然产生了好感。开始帮腔顾飞对残梦死进行冷嘲热讽。残梦死委屈极了,明明是顾飞不明所以地就把他给挂了,现在还爆了他的武器,现在怎么还搞得自己是罪人一样?

    顾飞也没料到自己计划中一箭双雕的举动还有这第三效果。看到残梦死那扭曲的表情,顾飞在佣兵频道里发布信息:“剑鬼你现在真应该过来看看这家伙的表情,我保证比杀他十级还要值。”

    “你做什么了?”众人问。

    “又被我骗出来杀了一次,可惜爆出来的是他的匕首,不是霜之回忆。”顾飞有点遗憾地说。

    “装备在身上的东西比口袋里的容易爆。”事无巨细,佑哥都喜欢向别人提供他所知道的信息。

    “希望他会把霜之回忆拿出来使用。”顾飞望着残梦死,心怀期待。

    可惜此时残梦死早已经没有了和顾飞交手的勇气,一个劲的在自己的聊天频道里呼叫伙伴速度。

    “我们已经到了,在等其他人。”有人回答。

    “等什么,到了就快来解决他!”残梦死已经恨顾飞恨到牙根里去了。

    “我们就几个人,他们这么多人。”过来的同伴说。

    “哪有?就他一个。”残梦死说。

    “开什么玩笑,一群人围在盗贼工会门口。”同伴说。

    “那些都是看热闹的,不用管!”残梦死说。

    “是吗?”同伴疑惑。看热闹不稀奇,但看热闹看到会帮腔的可就少见了。眼下这群,有些高声咒骂着,更多的是富有节奏地整齐呼喊:“出来!出来!有种你就出来!”这是看热闹的?分明是叫阵的嘛!

    “真是看热闹的!”残梦死都快哭了,“快进来干掉那家伙!”

    “来了来了!”几个同伴想着反正也没人认识他们,挤进去看看情况应当没什么问题。当即也混入人群,假惺惺地问着身边的玩家:“哥们,什么事啊?这么热闹!”

    玩家一指圈子正中,大马金刀往那一站的顾飞:“这哥们牛啊,不知啥事追杀人家,爆出来的好装备看都不看就朝一边扔。里面那家伙……”玩家一指安全区里的残梦死,继续介绍:“那家伙就熊了,你说能有双刃牙带割裂的人也得算是猛人了吧?现在窝在里面连个屁都不敢放,啧啧,熊啊!”

    虽然自己的兄弟被鄙视,但几个来人总算放下心来,起码知道这帮群众的确是观众,只不过因为残梦死过分窝囊的表现选择了站在顾飞这边帮腔。但一切都要结束了,这小子的嚣张也该到了尽头了。

    几人互相打了个眼色,突然一起跳进了圈子。

    “艹,来了!”残梦死一拍大腿,一扫颓态。也不怕自己出声提醒了顾飞。在他看来,自己兄弟一下来了七个,顾飞只是独身一人,再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顾飞听声回头,身后站着七个家伙,虎视眈眈。一直给顾飞帮腔的群众刹那间安静下来了。玩家们都是很实际的,帮腔不过是图个开心,此时一看对方的PK局面升级,再瞎嚷嚷很可能也被卷入是非,立即都选择了闭嘴。

    “来了。”顾飞说,“等你们半天了。”

    七人面面相觑,同时警觉的打量四周。难道有埋伏?七人想。

    但周围一点异常都没有。

    顾飞望着他们的装束,逐一指过:“法师?弓箭手?战士?盗贼?牧师?骑士?你……”指着最后一个,顾飞疑惑了一下:“你是格斗家吧?”

    “我也是战士!”最后一人不满,其他六人职业都认出来,凭啥认不出来自己?

    “好可惜啊!”顾飞一脸惋惜,“你要是格斗家,你们七大职业不就全了?各有所长,简直就跟葫芦兄弟一样,多壮观!”

    七人瞪着顾飞,心里琢磨这莫名其妙的话里是不是有什么深层次的含意。

    “你走吧!”顾飞对七号小战士说,“换个格斗家来,一会你们不是我对手,没准七个葫芦兄弟还可以合成葫芦小金刚。”

    “靠!”感情这人在这装傻拿七人开涮。七人愤怒了,各舞着家伙围了上来。

    顾飞叹息了。解决七个人对他来说并不难,只是,这PK值眼看就又要有七点进帐了。

    “抗拒火环,出!”顾飞举剑一声令下,释放出了法师6级时掌握的法术。不过这只是法师最初级,威力最小的一个防御技,游戏设计自然没把它弄得张牙舞爪,只是在熟练度越高的时候,它的造型会越趋近于火环这个定义。

    可惜顾飞目前的熟练近乎于零,就见一个小火球在顾飞身遭徐徐环绕,显得形单影只,把围在七人当中的顾飞衬得很是凄凉。

    七人看到此情此景,一起嚣张地放声大笑,一人记恨顾飞刚才葫芦兄弟的嘲弄之词,也开口挖苦道:“兄弟,你这小球看起来真是威武,我们好怕啊!”

    “是吗,那你就不要靠过来了。”顾飞淡淡道。

    “是啊!我不敢靠上来。”这人一边说着,一边大步朝顾飞靠上来。他是一个战士,他所理解的抗拒火环的微薄伤害对战士来说真的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转眼这战士已经到了顾飞抗拒火球的范围。

    熟练低,连范围也小,战士和顾飞已经快要面贴面了。而这火球的移动速度也慢得有些发指,鬼火一样飘飘荡荡,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坠落一样。战士踏入范围,居然还有功夫望着那小火球大笑说话:“哎呀,你的小球要飘到我身上了,我要死了,救命啊!”

    话音刚落火球便飘到了他身上,顾飞手中的暗夜流光剑也在此时悄然递出……

    双管齐下,白光起,战士消失,小火球依然健在,继续有气无力地绕着顾飞飘飘荡荡。

    顾飞摇了摇头,叹口气道:“轻轻地你走了,正如你轻轻地来。”

    顾飞挥了挥衣袖,抬头:“下一个。”

    七兄弟余下的六个面面相觑,他们看不出那战士是怎么死的。被抗拒火球炸死?作为一个有理姓的玩家,没人相信这么无稽的事实。

    他们怀疑顾飞身边有蹊跷,或者周围另有人暗箭伤人。

    六人中的法师挥舞着法杖:“火球,射!”

    一枚火球射出。

    “来得好!”顾飞大叫。迎面一剑,朝飞来的火球劈去。

    顾飞早就想这么试试了。火球术所带的追踪功能导致躲闪它很是麻烦。顾飞记得当初小雨曾经一斧头把火球术劈散过,他觉得用这法子解决火球很是不错。

    迎风一剑,火球在空中炸裂。顾飞感觉到了火焰四散开的热浪,瞄了一眼生命,有一丁点的下降。看来自己这一剑把火球劈成了拥有范围伤害的法术。但就这点伤害,无碍。

    “别被那家伙骗了,快一起上去把他干掉!”安全区里的残梦死急得跳脚。在他看来己方人多示众,顾飞出于无奈这才出言挑衅。那战士显然是大意中计的,独自靠上,被顾飞不知用什么手法给解决,弄得剩下几人也疑神疑鬼的。如今只是劈了一个火球,也搞得众人另眼相看。就火球那移动速度,劈掉它是很难的事吗?

    “这帮蠢货!”残梦死心里骂着,嘴上不住地催促:“他是虚张声势,就他一个人,怕什么!”

    “上!”六人一咬牙,大叫一声,一起围了上来。

    想当初,顾飞手舞剑圈就能在前尘的层层包围下立于不败。眼下的他了解到了自己法术的强大,在功夫招式中已经开始拿“双炎闪”来配合。可以说,顾飞一直很腹诽的攻击力赢弱的问题已经被极强势的解决了,虽然这并不是他所期待的办法。但无论如何的事实是:他更强大了。

    区区六人的包围,顾飞根本不放在眼里。

    帖上身来的战士骑士和盗贼的攻击,顾飞只是略微闪了闪,接着抗拒火环飘到他们身上所造成的伤害,已经引起他们的阵阵尖叫。

    “这是什么!!!”战士一下被刷掉半截血后吼道。他和刚才牺牲的战士不同,他是偏体质的加点,生命更加厚实一些,但也被这一下伤害给吓坏了。

    “快,回复我!”三个人争先恐怕地冲牧师大叫。

    可怜目前的牧师一次只能回复一个目标,一时间不知所措,回复术瞎乱地指了一个目标。顾飞也不管他救谁,口中呼喝着,“双炎闪”已经又一次亮了出来。

    多次运用这门法术,顾飞已经迅速掌握到了这门法术的不少要点。

    这门法术是召唤出一道火光将目标点燃。拿着武器,火光闪现在武器上;徒手的话,火光就会闪现在指间。

    而与其他法术不同的是,“双炎闪”不会像火球之类的玩艺一样自己奔着目标过去。它就像是普普通通燃起的一根火柴,要点燃什么目标,需要拿着火柴的手把这火焰送过去。

    此外,火球术一经接触一个目标,火球立刻炸开消失。双炎闪的火光则是在短暂的一个时间段里一直持续,也即是说,这时间段里任何接触到它火光的目标,都会被点燃。

    换句话说,只要使用得法,双炎闪也可以达到范围杀伤的效果。

    不过对一般法师来说,燃起的火光能一次燃到既定的目标就已经不错。

    而顾飞这个全敏法师,因为更快的出手速度,他已经可以驾驭着“双炎闪”燃烧180度。待得以后投入更多的敏捷,360度,甚至720度,都有可能实现。

    眼下这记“双炎闪”,被顾飞自左向右烧出,身前的骑士和盗贼已被解决。

    位于身后的战士本就命厚,刚刚又得到了牧师的回复术,原以为自己可以坚挺地活下来。谁知抗拒火环的小火球此时飘飘荡荡了一圈,又已经要烧到他身上了。

    战士大惊向后退,却快不过顾飞的步调。

    顾飞一边跟进,一边手中长剑递出,口中还在念咒:“火球,射!”

    此翻三管齐下,这战士也没能抵受。白光起,追着他的战士伙计去了。

    顾飞掉转剑锋,指向了在三人包围中寻找空隙准备攻击顾飞的法师和弓箭手。但他的大部分注意力,却留在了身后。

    顾飞没忘他此行的目标只有一个:残梦死。

    就在六人蜂拥围上的时候,他注意到残梦死发动潜行,也悄然溜了出来。

    此时弓箭手和法师已经察觉顾飞厉害,不敢正面对敌,在盗贼工会门外群众围成的这个小圈中疯狂走位,寻找着可以攻击顾飞的机会。

    遗憾的是,顾飞并不是他们想象中那种移动缓慢的法师。

    几个箭步,正牌法师已经被顾飞追上,手起剑落,法师的吟唱才吐了两个字,已经被顾飞解决。

    那弓箭手看到顾飞先追法师,以为自己来了机会,连忙掏着箭枝准备来一击,却没料到顾飞解决法师如此之快。转眼的功夫,已经转身大步朝自己奔来了。

    就这大门外耍把式般的小圈,弓箭手那长距离的攻击优势根本就无从发挥。倒把他需要搭箭拉弓瞄准这慢吞吞的攻击弊端给放大化了。箭还没出,顾飞已经到了他身前,手一慌,这箭也射了一个乱七八糟,围观群众中传来一声尖叫。

    弓箭手转身就跑,顾飞却没有追,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身后,杀气正在临近。

    来了!顾飞凝神体会,突然快步朝前一闪。

    身后的人影于此同时浮现,大叫了一声“艹”。残梦死心中懊恼之极,自己怎么偏偏就在对方迈出这一步的同时出了手呢!他根本没察觉这是顾飞有意闪开的一下。

    “我来了!”残梦死现身的同时,人群中也发出一声呐喊,一条火红的人影飞一般地窜出。

    顾飞没理这出。因为他转身回头的一瞬已经看清,残梦死此时手中握着的正是剑鬼的霜之回忆。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妙>比<閣

    自己就是拼了被杀掉级,也要先抢回霜之回忆。

    顾飞把剑收回了口袋,已经准备不顾一切地动手了。

    却没料到这个“我来了”冲向的目标竟然不是顾飞,而是残梦死。此时已经杀到眼前,“呔!”一声喝,残梦死已被她掀住,接着振臂一挥,顾飞连忙伸手已经不及,眼睁睁地看着残梦死连同霜之回忆被扔出了人群。

    再看眼前,烈烈正得意洋洋地望向顾飞:“多亏我救了你吧!”

    “你这个白痴!”顾飞冲她吼了声,头也不回地朝人群外追去。

    “靠!你说什么!”烈烈勃然大怒,挥着拳头就追了上去。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