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一百零九章 霜之回忆

第一百零九章 霜之回忆2017-11-10 16:23:51Ctrl+D 收藏本站

    飞出人群的残梦死没被摔死,心知顾飞就在身后,不敢再回安全区,爬起身来拔腿就跑。

    “让让!让让!”顾飞喊着,朝人群外挤去。

    群众们是向着顾飞的,但此刻人聚成团,已经不受自己的意志控制,虽然想让,百分之八十还是靠顾飞挤出去的。

    以顾飞那点力量,挤出这人群,比和七个葫芦兄弟战斗还要费劲。身后烈烈还在大喊“站住”,顾飞烦死她了,努力克制没回身捅她一剑。看起来她也像是好心相助,不过顾飞估摸着她显摆自己的成分肯定要更多一些,实在难对她有好感。

    好容易冲出人群,残梦死已经跑到五十米开外了。这是连火球术都够不着的距离,顾飞想杀他已经没有办法,只能同样发足狂奔。

    残梦死虽然只有24级了,但身为盗贼比顾飞更有敏捷优势,此时手里又捏着霜之回忆,再添25点敏捷,加上他那移动加14%的影之靴,此时速度竟然不慢。不过,游戏中通过数据所反应出来的移动速度是精准的,顾飞追了一会便发现,自己的速度还是比残梦死稍快,两人之间的距离正在一点点的缩近。

    残梦死边跑边回头观望,眼见顾飞越来越近,心下更是慌张。有心向同伴求援的,却不敢在全速奔跑的过程中发信息,那好比一边看书一边跑步,不是摔倒就是撞树。残梦死这一回是无论如何也不想死了。目前他24级,再掉一级的话潜行这技能就要被刷掉了。

    潜行无疑是盗贼最具职业特色体现自己优势的技能。任何一个盗贼都在修炼这技能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残梦死也不例外。一想到要把潜行上花费的心血都清零,残梦死的心都在颤抖。

    腾不出空来发消息,残梦死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一边跑一边大喊:“救我啊!我在这里啊!!!”他希望就在附近的同伴可以听到他的呼救,不过很快换来的是周围玩家的鄙视目光。

    PK天天有,但PK被吓到喊救命的,这简直是网游玩家的耻辱。

    两人继续生死时速,转眼前方已是街头的路口,残梦死想也不想就选择了转弯。这种情况明显对顾飞很不利,转了弯,换个造型混入人群,想找出来可不太容易。偏偏这安全区附近的街道过往的玩家相对较多,一切看起来都朝着有利于残梦死的方向发展。

    果不其然,等顾飞赶到路口转弯,眼前已经失去了那个奔跑的身影。来来往往行走的玩家中,谁知道残梦死是哪个?

    顾飞仔细地行走在街道,左右打量一个一个的玩家,却始终没有发现。

    顾飞无奈地给佣兵团的伙伴们发去一条消息:“不好意思,他大概跑掉了!”

    “怎么?”

    “一时大意,让他冲出安全区逃走了。”顾飞说。

    “没关系,认得他人,以后有得是机会。”

    “霜之回忆拿不回来了!就差一点!”顾飞极度郁闷。原本也心知想再爆回霜之回忆是着实不易的,但就在刚才,机会已在眼前,几乎触手可乎,可是……

    “喂!”正想着,旁边有人喊顾飞。

    顾飞一回头,正是也追过来的烈烈,立刻上前一把撕住她的衣领:“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干什么?放开我!!”以烈烈的脾气姓格不至于这么轻易就被顾飞吓倒。

    周围玩家开始驻足观望了,顾飞也想到对方到底是个姑娘,自己的举动似乎有些奔放过头了。于是松开了揪住她的手,忿恨道:“不要再跟着我了。”

    “干嘛啊!我是在帮你啊!”烈烈说。

    “你把人给扔跑了你没看见啊!”顾飞吼。

    “不把他扔出去他就要捅到你了,你一个小法师还不被他秒杀了?”烈烈理直气壮。

    “你眼睛有癌症啊?没看到我已经闪过去了吗?”顾飞说。

    “别吹牛了!”烈烈撇嘴。一般人根本看不出顾飞闪开了。甚至除了当事人残梦死自己,都没人知道他那一记背刺已经用尽,旁人看来,都以为他那背刺正在进行中。烈烈就自认为出现得很及时,否则顾飞非被这一刀刺到不可。

    这实在无从解释,顾飞也懒得解释,冷冷地道:“总之你别跟着我就是了。”

    “你这人讲不讲理啊!”烈烈喊。

    “我要不讲理,早砍死你了。”顾飞说。

    “好啊,你来啊!”烈烈主动出击,挥手一拳就砸了过来。

    顾飞略一抬手,手掌搭上朝旁一引,这一拳的力量已经被带到别的方向,跟着脚下顺势一勾,烈烈毫不含糊的一个马趴就扑在地上了。尘土飞扬。

    “不是被个人都会让着你们这些姑娘家的。”顾飞冷冷地说,“不要再妨碍我做事了。”说罢转身已经走了。

    烈烈这回终于被吓倒了。翻身起来坐在地上发愣。

    轻描淡写地就摔了自己一个跟头,这绝对不会是游戏中的技能或是技术。自己也有点功夫根基的烈烈,比常人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家伙会功夫……而且比自己不知道要强多少倍,是真正的懂功夫的人。

    抛下烈烈的顾飞走完了整条街,依然不见残梦死的身影,只能是深深叹了口气。接着给佣兵团的发去了信息:“追不到了。你们现在蹲哪几个城门邮箱呢?我也守一个去。”

    “西城门的没人守,你去吧!”

    “好!”顾飞关了聊天频道,抬头辨明方向,随即看到街边一个姑娘正朝自己挥手,表情似笑非笑。

    席小天。

    “我赶时间,先不和你聊了。”顾飞朝她挥了挥手,算是打了招呼,埋头准备赶自己的路。

    “别急!”席小天跑过来拦住了顾飞。

    “我真赶时间!”顾飞说。

    席小天笑了笑,指指那边街道上依稀可见还坐在地上的烈烈:“过分了吧!”

    顾飞回头瞥了一眼:“我希望你有保留,不然如果我把她的脑袋拧下来的话,你还能用什么词来形容我?”

    “有这么严重?”

    “有空再和你说,我现在真有事。”顾飞绕过席小天,快步跑去。

    席小天却没就此放过他,转过身来几步就追了过来。

    “干嘛?”顾飞问。

    “你跑你的,我跑我的,这你也管啊?”席小天说。

    “你跑得蛮快的。”顾飞说。游戏中目前会全敏加点这么极端的人很少,所以有时就是盗贼或是弓箭手,也未必能比顾飞快。

    “我也是全敏加点,而且,有职业优势。”席小天说。

    “哦……你什么职业?”顾飞想起,至今还不知席小天的职业。这姑娘的职业从她的服装上是无从判断的。比如第一次见到时她穿的紫色长袍,顾飞现在已经知道,那是牧师才会穿的法袍,而此刻,她身上批着的又是盗贼穿的斗篷。

    “弓箭手。”席小天的答案真是和她的装备一点都不靠谱。

    全敏弓箭手当然不会比顾飞慢,这是敏捷最优势的职业。

    顾飞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了。

    “去砍人啊!”席小天却和他搭话。

    “希望是……”顾飞说。的确,他希望残梦死在西门的邮箱处出现。

    一路再无话,顾飞一直跑到西门,而席小天也一直跟着他。顾飞数度拿奇怪的目光打量她,她全当没看见。

    西门邮箱边没有看到残梦死,顾飞松了口气。自己已经算全速赶来了,残梦死如果也是从那个地方朝这里赶,应该不会比自己更快了。

    顾飞朝街边退了退,如果让残梦死远远就看到他,自然是打死也不会过来的。顾飞隐到一旁角落,望着邮箱,突然一拍自己的脑袋。

    自己真是笨啊!总想着残梦死把霜之回忆拿在手上,为什么一开始不老老实实等他来寄呢?他要寄这东西,当然得把霜之回忆拿在手上放入邮箱,就这一会的功夫,足够抢下来了。

    此时的顾飞无比懊恼最初把残梦死踹离邮箱的一脚。想不到自己失去夺回霜之回忆的大好时机不是一次,而是两次。

    眼下这个办法就没那么好使了。当时残梦死可以让顾飞就在身旁,而且客客气气地表现得很友好。现在,顾飞还在他五十米开外他就大喊救命了,想乘他寄东西的那一瞬间夺回霜之回忆几乎不可能。

    顾飞后悔的真想撞墙。

    “干嘛突然一脸的悔恨?”席小天问他。

    “我真傻,真的!”顾飞说。

    “我同意。”席小天说。

    顾飞仰天长叹,末了问席小天:“你一直跟我过来想干什么?如果要帮忙,我得和你约法三章,免得你犯和那烈烈一样的错误。”

    “谁要帮你了,我是过来寄东西而已。”席小天冷冷地道,说着朝邮箱走去。

    顾飞没精打采地扫了她眼,不再关注。席小天来到邮箱跟着,回头看了眼,顾飞正专注地注视着附近的几个路口。席小天笑了笑,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件东西,“咣咣咣”敲打了几下邮箱:“我要寄东西啦!”

    “寄就寄,你嚷什么?”顾飞瞟了她一眼,突然眼前一亮。席小天手中,散发着蓝白相间光芒的一把匕首,顾飞即使不会鉴定术,也一眼看出这是什么,瞬间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抓住了席小天的手腕。

    “这怎么会在你手里?”顾飞的眼中闪着寒光。

    “你猜呢?”席小天笑颜如花。

    顾飞没说话。自己追赶残梦死时,霜之回忆一直他手中,席小天自然是在他转过路口,至她与自己打招呼的这个时间段里拿到的。

    “其实你一开始的猜测也没有错,我的确和他们是一伙的。”席小天说。

    顾飞脸色变了变。

    “不过你还有一种想法也需要加进去。我和他们一伙,而且别有用心。”席小天说。

    “和他们混在一起,取得信任,然后骗取极品装备?”顾飞问。

    “你可以说是黑吃黑。”席小天说。

    顾飞笑了笑,一看席小天的手腕还攒在自己手中,连忙放开。

    “不怕我寄走吗?”席小天又晃了晃霜之回忆。

    “那你就不必让我看到它了。”顾飞说。

    “我让你看到它了,可我没说要把它还给你。”席小天说。

    “……”

    “再说它既不是你的,我也不是从你朋友手里骗到的。”席小天说。

    “……”

    “怎么样,没话说了吧?”席小天说。

    顾飞的确没话说了。席小天已经是经手霜之回忆的第三方了。残梦死等人从剑鬼手中抢夺装备的卑鄙行为,无论如何也轮不到席小天来承担。虽然,她用得八成也不是什么正当的手段。但换句话说,如果她是用正当的交易手段从残梦死手中购得霜之回忆,此刻,又该如何处置呢?

    如果是现实当中,你还可以说霜之回忆是脏物,有关它的任何交易都不受法律保护。但在网游中,此时此刻,顾飞真的无话可说了。

    “哈哈哈,你也有没话说的时候。”席小天得意了,一甩手把霜之回忆递了过来:“还给你吧!”

    “哦?这么好心?”顾飞接过,仔细观看,确定了不是假货。

    “看在那家伙是你朋友的份上。”席小天说。

    “我面子真大。”顾飞哂笑。

    “总算不是特别讨厌。”席小天说。

    顾飞笑笑。

    “还有,你摔翻烈烈真的好爽,我也不喜欢那丫头。”席小天说。

    “早这样说我就把她的头扭下来。”顾飞此时抑郁已经一扫而光,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在他心底烈烈也变得没那么讨厌了,只不过是顺着席小天的意思说罢了。

    “话说回来,你是怎么弄到它的?”顾飞问。

    “骗回来的。”席小天着重强调那个“骗”字,“我想你应该没兴趣听过程。”

    “或者,可以说来听听?”顾飞问。

    “很简单,我之前说我过我已经混在这个组织中,虽然事实上不是什么重要成员,但是,利用某些手段,可以让一些人产生我是重要成员的这样一种错觉。”席小天说。

    “某些手段?”顾飞重复。

    席小天望着他:“告诉我你现在的想法是纯洁的。”

    “呃,事实上,我什么想法都没有,这是一个单纯的疑问句。”顾飞说。

    “某些手段,比如说,狐假虎威,你自己琢磨去吧!”席小天说。

    顾飞点点头:“大概已经知道了。”

    “再然后,就是你的作用了。你的一路追杀给他造成很大的压力。但从始至终,他一直都没了解到你为什么要追杀他。”席小天说。

    “我们是故意向他隐瞒的,否则他肯定会把霜之回忆转移。”顾飞说。

    “所以,我就告诉他了。”席小天笑了。

    顾飞恍然:“于是他就把霜之回忆交给你了?”

    “很简单不是吗?”

    “道理上很简单,但难点是在换取到他的信任吧?”顾飞说。

    “在他处境危机的时候,帮他解决难题,他对我的信任自然会提高,这是人的惯姓思维。”席小天说。

    “你帮他解决了什么?”

    “你没有追到他,不是吗?”席小天笑。

    “你把他藏起来了?”顾飞恍然。

    “我只是提醒他,他是一个盗贼,应该懂得潜行。”席小天说。 [妙*筆*閣~] 点miao笔ge.com 更新快

    顾飞点了点头。在那条街上,顾飞和烈烈发生过争执,引起了许多人关注。尤其顾飞还残忍地打翻了一个漂亮姑娘,更是令人侧目。这种情况下,顾飞所受到的注视就太多了,从中想筛选出潜行的残梦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现在你都清楚了吧?”席小天说,“还有什么要说的?”

    “谢了。”顾飞说。

    “不用谢我。”席小天淡淡笑了笑,“你还是会有讨厌我的时候。”

    “是吗?”

    “是!”席小天点了点头说。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