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一百一十章 这么巧?

第一百一十章 这么巧?2017-11-10 16:23:52Ctrl+D 收藏本站

    “行了,现在没事了,我要走了。”席小天说。

    “你骗了霜之回忆,他们会报复你吧?要不你先跟我一起好了。”顾飞说。

    “那不用你艹心,我自有办法。”席小天笑了笑,转身离去。

    顾飞站在原地又怔了半晌。

    “你还是会有讨厌我的时候”,这话在他耳边不断重复。他依稀可以体会到这话的意思:虽然她帮了顾飞,但席小天还是骗子,如果顾飞对骗子的行为不耻,那终究还是会讨厌她。

    话说回来,自己还真是不公正啊!席小天从剑鬼手中骗走霜之回忆时,自己表现得义愤填膺。此时从别人手中骗回霜之回忆,自己又表现得如此激动和兴奋。席小天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因为剑鬼是顾飞朋友,所以把霜之回忆还了。换句话说,如果这是其他玩家的极品装备,那就想都别想了,从这时就属于她席小天了。

    如果是那样,自己应当如何呢?顾飞茫然了。

    正琢磨,佣兵频道里来了消息:“大家的情况怎么样?”韩家公子在问。

    “非常好。”顾飞回答。

    “什么意思你?”韩家公子问。

    “可以收工了!”顾飞说。

    “啊!!!!”众人惊讶。

    “小雷酒馆见。”顾飞丢下这句话就不再回复了。这么刺激人心的事,当然要当面说才有意思,频道里说就太没有喜感了。

    小雷酒馆距离西门较近,顾飞第一个到达。

    “嗨!小雷!”去月夜城奔波了一番的顾飞,此时看到云端城这些熟面孔倍感亲切。

    “好久不见啊!”小雷也笑着打招呼。因为是网游,事物的好些规律和现实中是不一样的。比如说这酒馆吧,同样的人有时一天要来好几趟,喝好几次,这就和现实大相径庭。所以某些人一天没来上一次,那就可以说是“好久不见”。

    “最近生意怎么样啊?”难得有个真人服务生,去其他酒馆可没有这样打趣的机会。

    小雷笑笑:“老样子。”

    “六杯酒。”顾飞挥了挥手,朝他们常坐的包间走去。

    “那有人了。”小雷连忙喊。

    “什么?”顾飞没听清,一边继续走一边问。酒馆里人声喧闹,两人稍离开些距离就很容易听不清说话。

    小雷还没回答,顾飞已经掀开那包间的挂帘。

    “咦……真巧啊!”看到包间里的人,顾飞无奈地招呼。

    是重生紫晶的姑娘们。

    烈烈双眼红红的坐在当中,似乎刚刚哭过。七月和落落一左一右正在好言劝慰。还有一个是冰琉璃,一个人坐在另一端摆弄衣角,一副想说什么又不知如何开口的模样。顾飞一进门,四人脑袋都抬起来了。

    “你们聊,我换个地方。”顾飞想闪。

    “别走啊你!”七月起身。

    “有事啊?”顾飞装傻。

    “坐吧!”七月说。

    冰琉璃朝里挪了挪,给顾飞让出个位置。

    “谢谢啊!”顾飞笑。看看这姑娘多好,再看烈烈,一见顾飞突然现身,似乎又要哭出来了,那一脸的委屈,都能挤出酸水来了。

    虽然霜之回忆拿回后顾飞对烈烈的责备之情已经大减,但这并不妨碍顾飞对这个姑娘的反感。此时落座,虽然没有像之前面对烈烈一样黑着脸,但也完全没有要去安慰一下的意思,抬了个笑脸没事人一样的东张西望。连旁边冰琉璃都觉得有些尴尬了,揪了顾飞衣角一样,给他递了个眼色。

    这姑娘好心人啊!顾飞感慨,不过像她这种墙头草和事佬的姓格,缺乏明确的立场,一遇到眼下这种事,被夹到中间总是最痛苦的。

    本着解救冰琉璃的精神,顾飞开口说话了:“要不要来点喝的啊?”

    等半天就等顾飞甩这么一句话出来,众皆狂晕。七月镇定下来,看来今天的事想等顾飞主动开口是不可能的了,这等艰巨的任务只能落到当会长的她身上。

    “你们两个啊,怎么回事?都是自己人嘛,有事说清楚,不要闹得这么僵。”七月的话真是非常客观,两不相帮的模样。代表了她身为会长向来一碗水端平的姿态。

    落落接着说:“烈烈是比较冲动啦!不过我肯定她是没有任何恶意了,不小心得罪了你千里,耽误了你什么大事的话,我先替她赔个不是啦!”落落的话就比七月厉害多了,降低自己的姿态,道歉的话先说。与此同时,说话的口气中又带着几分戏谑,这是向顾飞传达文字外的信息:我道歉并不是完全出自真心的,而且,你是不是也应该……

    顾飞突然觉得好笑。他突然发现,七月和落落,这对搭档和剑鬼与韩家公子的组合有几分相似。

    剑鬼和韩家公子,在过往的游戏中都是剑鬼为尊,韩家公子为辅。但以顾飞对二人的了解,虽然剑鬼是行会之长,但恐怕平时的决策计划,大部分都是由韩家公子制定出来的。韩家公子这人从姓格来说,是比较不受人待见的,几个相熟的人组个像现在佣兵团一样的小团体还行,要让他组个大行会,恐怕没几天就得倒闭。

    反过来剑鬼这人,够义气,够豪迈,做事大气,不斤斤计较,显然正适合担当团结一群人的核心角色,这个角色,他在月夜城就完成得很出色。做领导,相比智商,有时气质更来得重要些。

    再看七月和落落。坦白说,从七月身上顾飞尚没发觉像剑鬼那么明显的气质,这姑娘虽然经常是身为会长处事公正的姿态,但这姿态刻意的痕迹太重,很难让人相信她是发自内心。而落落这姑娘顾飞真觉得是个厉害角色,处事得当,喜怒不形于色,随口几句话总能切中要点。完全是那种一个人就可以担当会长的料。

    “千里,你怎么说?”顾飞半天没说话,那边七月又问上了。

    “哦,没事了,我已经原谅她了。”顾飞大大咧咧地回答。

    这回连落落都快昏厥过去了,自己那意味明显的调侃,被顾飞轻而易举就化解了。不过他这种化解方法不需要什么技巧,只要厚着脸皮装傻就够了。

    此时的顾飞再次觉得好笑。这烈烈不是号称冲动暴躁吗?怎么现在这时候一句话都不敢说了,任凭七月和落落两个替她出头。啧啧,纸老虎啊纸老虎。

    “既然这样,千里你是不是也道个歉啊?大街上的摔人一个大跟头。”七月也无奈了。

    “行啊,她先犯的错,她道歉先。”顾飞说。

    烈烈终于爆发了:“我不是已经道过歉了吗?”

    这理直气壮的模样真是看到就让人生厌啊!顾飞叹息,冷笑道:“你这人付点责任好不好,刚才是你道的歉吗?那是落落替你说话而已。”

    如果顾飞的口气不是这么蔑视,说的话不是这么鄙视,烈烈或许也不会这么执着下去。但终究是姓格使然,这就是一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当下不顾旁边七月和落落地劝,吼道:“别拦我了,我一定要问问,我做错什么了?我是跑去帮你啊!这也有错吗?”

    顾飞释然,原来烈烈果然不是纸老虎,只是有七月和落落相劝才一直按耐。不过话都到这了,顾飞也没退缩,淡淡道:“错哪了?你知道吗,那家伙抢了我朋友的极品匕首,我好容易才等到他拿到手上而且近身的机会,结果就被你扔出去了!这再让我上哪找去?”顾飞这话说得气势不是很盛,毕竟霜之回忆已经拿回来了,心底里是虚的。

    这话说得烈烈哑口无言了。她和七月落落曾一起目睹顾飞空手夺下不笑的匕首,而且此时又知顾飞手头是很有两下子的,他所说的那个机会,的确是成立的。

    “我……我不知道啊!”烈烈的气焰消失了,开始委屈地自我辩解。

    只要不那么自以为是,理所当然的,还是蛮可爱的嘛!顾飞看着烈烈惶恐的委屈样,心里想着。

    “千里,那匕首现在怎么样了?”七月问。 嫂索妙*筆*閣 网游之近战法师

    “不知道啊!”顾飞说。他不能说霜之回忆已经拿回来了。这是席小天骗回来的,他不知道席小天在那边是不是还有什么安排,随便暴露,很可能给她招来麻烦。

    “既然这样的话,这匕首,我来替烈烈赔给你朋友好了!”七月说。

    众人皆惊。目前的装备,只要挂上极品二字,那就是千金以上。

    顾飞终于了解到七月可以担当会长的气魄在什么地方了。正想说什么,突然包间挂帘又被人掀起。

    “是你?”来人和落落一起说。

    韩家公子。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