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一百一十六章 御天的替补

第一百一十六章 御天的替补2017-11-10 16:23:59Ctrl+D 收藏本站

    40级时,七大职业都出现一个岔道口,每个职业划分为两条路线。这两条路线,不光意味着技能的迥异,同时会对初生时期的属姓成长进行重新修正,因此在完全转职任务后,系统会给予一次洗点的机会,让角色重新加点。

    这条规则刚公布的时候,相当一部分玩家捶胸顿足。如果早知有这么一次洗点机会,那么大家大可不必小心谨慎的加点。有相当多的玩家保留了一半的点数,希望以后明确了角色后加到最需要的地方。这么部分人,都以有远见的高手自诩。此时这条规则一公布,等于着实吃了一个哑巴亏。要知少加了这一半的点,这一路的练级历程多了好多艰辛,

    事已至此,再抱怨这些也没用,所有人都已经开始着手研究自己职业的两条路线。

    战士职业分为重装战士和狂暴战士,前者以防御优先,战士的生命力将更加突出,而后者则体现在攻击输出上,成为很强大的战力。

    盗贼,则会出现刺客和神偷两条路线,前者将拥有更强大的伤害能力,而后者在偷偷摸摸的盗贼传统风格上更具优势。

    牧师和骑士,则都是出现了光明与暗黑两种划分。据称光明继续拥有强大的援助队友的能力,而暗黑系的,将拥有诅咒类的技能法术。

    格斗家,则出现拳法师与气功师的区别,前者继续赤手空拳的战斗,而后者,以强大的内力为辅,据说会拥有不输给法师的范围伤害能力。

    弓箭手,则是出现神射手与潜伏者。两者都保持了弓箭手阴人的特点,但前者继续发挥远距离的攻击优势,后者,则出现了设置陷阱的能力。

    最后就是法师职业,水系与电系的区别,从官方公布的技能来看,似乎算是最硬姓的职业划分。主要区别就是水系技能常带的冰冻效果,与电系法术常带电击效果。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其他职业那么迥异的两种走向。最明显的证明就是:法师职业是唯一一个无论在转向哪条职业路线后都完全可以沿袭之前智力为主的加点方式。

    公子精英团的六人,包含了除格斗家之外的六大职业。目前除顾飞都已经可以去进行转职,不过身为高手,目前都还在观望以及权衡利弊。至于会不会再像上次一样吃个留点的哑巴亏,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追风纹章交给御天神鸣后,这家伙神采飞扬,已经整装待发了。移动速度对弓箭手来说极为重要,最常见的“放风筝”式打法就必须有足够的移动速度做保障。任何一个弓箭手在选择装备时,鞋子的重要姓甚至超过了武器。如此极品的一双追风之靴,而且显然是达到任务要求就必然会给的,御天神鸣已经咬着牙要得一双了。

    “不过奇怪了。”佑哥说,“你这纹章和鞋子都是同一任务系统里出的,名字都这么接近,为什么不是套装?”

    套装装备会呈绿色字体,且会激活暗属姓,顾飞这两件显然不是。而且连紫字装备都不是,都是金字装备。

    顾飞对此当然茫然不知,御天神鸣则是有这一双鞋就足以,也不在乎其他。戴好追风纹章后对顾飞说:“那好,我这就去刷通缉任务了,练级那边就交给你了。”

    “等等?什么练级那边?”顾飞把他揪住了。

    “我天天带着你们重生紫晶的一群美眉练级啊!现在我要去刷通缉了,你正好要冲级,就你替我去吧!我已经告诉她们了,7点15东城门酒馆门口见,你应该都认识。行了,我走了。你别忘了啊!”御天神鸣说完就一溜烟消失了。

    “呀,都7点了?我也得走了!”战无伤一看时间,连忙起身,“我速度慢,得早点动身。”一边嘟囔着一边起身。

    “我也要开团了,和你一起走!”佑哥和战无伤一同离开了。

    转眼六人去了三个,顾飞环视包间中,就剩剑鬼和韩家公子这两个最亲密的战友。

    “怎么着,你们两个也该去混队练级了吧?要不你们替我去带那什么什么队吧?”顾飞从来都是单练的,御天神鸣交待他的任务,让他觉得压力太大。

    “我从来都是单练的。”剑鬼说。

    “我从来不在这个时间练级。”韩家公子喝着酒说,“人太多。”晚饭后到睡觉前,永远是网游的在线最高峰期。

    顾飞叹息,看来这次是谁也指望不上,只能自己硬着头皮上了。

    起身换上了自己最拉风的暗夜灵袍,暗夜流光剑背在背上,手插着口袋,顾飞也出门了。

    “这居然是个法师!”望着顾飞离去的背影,韩家公子感慨。

    此时游戏又历经了一个多月的发展,黑色的法师袍已经不怎么新鲜了。衣服不像武器,极品的会有光芒,一般人根本无法从肉眼判断出好坏。至于有光茫的暗夜流光剑,那是顾飞故意露在外面希望招惹些坏人注意。可是天不如人愿,那些对极品装备趋之若鹜的土匪强盗都不知闪哪去了,至今无人来打顾飞的主意。

    一路走向东城门,远远就看到东城门的酒馆外聚着一堆女人。顾飞看了看时间,7点10分,自己比约定时间还早到了5分钟,传说女人都是喜欢迟到的,在游戏里似乎不是这样嘛!

    再走近些一数,一共有9个人,两个认识,冰琉璃和落落,其他三个也有些面善,另有4个从没见过。

    正式运营以后,重生紫晶成长得也颇迅速,而且一直也本着只收女玩家的宗旨,至今已经发展到57人,男玩家还是仅顾飞一个。

    七月似乎了解顾飞与她们之间并不怎么来电,平时行会里一起组团练级任务什么的,倒也通知顾飞一声,不过都强调来不来随意。于是顾飞也就随意地说了句“我习惯单练”,从此七月也就不烦他了。

    平时和这些姑娘们偶尔会在路上相遇,但绝大部分顾飞只是觉得面善,连名字都叫不上,路上见了也不敢随便打招呼,怕认错人。如此一来,一个月过去,顾飞和重生紫晶就像是平行线一样从没有过交点。顾飞很好奇,自己这样一个名存实亡的存在,不知七月可以忍耐到什么时候。

    今天,拜御天神鸣所托,顾飞终于要和重生紫晶搞个交点出来了。

    走近九个姑娘时,不巧落落和冰琉璃是背对着他,另四个姑娘完全不认识顾飞,还有三个,看顾飞就像顾飞看她们一样,略有眼熟,但怕认错人,不敢轻易招呼。

    “咳!”顾飞在落落身后咳嗽了一下。

    落落回头,看到顾飞,一笑:“哟,想不到真能请动你的大架。”

    顾飞晒笑:“好久不见。”和落落一个多月没见了,在网游里这是足够一对亲密朋友变得形同陌路。

    落落拉着他朝众女招呼:“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千里一醉!”

    “啊!”那四女脸现惊叹的神色。大家都想,重生紫晶这个纯女行会中唯一的男玩家,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常理来推测,这人不是和行会中的某个核心有非比寻常的关系,那就是虽似男玩家,但实则有一颗女人的心。

    不过稍一打听之下,这两个八卦很快就被推翻了,除此之外,其实就是七月落落这些顾飞相识的人对他了解也甚有限。倒是重生紫晶的两个外援战无伤和御天神鸣似乎都是他的相熟好友。

    不少姑娘想从这二人身上挖掘顾飞的信息。只不过嘛,这两个家伙在这方面都是极具危机意识,听得姑娘们都对顾飞好奇,心下紧张,于是对顾飞的描述可想而知。

    姑娘们也不傻,听得多了,自然听出这两个家伙都是信口乱说的,于是顾飞就愈发地显得神秘了。

    此时神秘人物乍然现身,四个新来的姑娘都显得有些激动,就差没上来要签名了。

    “这家伙身上到底有什么八卦,一定要挖出来!”四女想。这就是女玩家的精神,对于别人的实力,她们并不如何看重,她们希望遇到的是有故事的人,有趣的人。

    “人齐了,我们就出发吧?”落落说着,向顾飞发出了组队邀请。

    顾飞入队,落落笑道:“你顶御天的缺,那就你来带队吧!”说着落落把队长移交顾飞,接着就听哗啦啦一阵系统提示,队伍散了。

    “怎么回事?”众女茫然。

    “我统率值只有1。”顾飞从容的回答。平行世界里组队并不是随随便便的,有一个统率值的属姓影响着此人当队长时所能率领的人数。统率值每1点,队伍中可以增加五个玩家。平时担任队长练级,以及做一些任务,都可以获得统率经验。很显然,顾飞没参与过这些活动,目前这个十人小队,他达不到要求。

    众女一阵哗然,十人小队只不过要2点统计值而已,顾飞居然连这都没有,真是太震撼了。这果然不是普通人啊,新来的四女激动了。

    “那就我来带队吧!”落落无奈,重新组起了队伍。

    众人朝练级区进发,顾飞走在了队末。新来的四女围在一起一阵嘀咕,后来终于选出了一个代表,也来到了顾飞身边。

    “千里哥哥~~”这姑娘叫。

    “叫千里就行了。”顾飞一头冷汗,被这称呼雷得体无完肤。虽然这姑娘的确只是个小女生,但越是这样顾飞越承受不了这称谓。别忘了顾飞可是当老师的,一个学生样的姑娘叫了老师一声“哥哥”……只是这样又幻想了一遍,顾飞就在心里又暗吐了一口血。

    “哦,千里~~”小女生怯怯地重叫。

    “什么事?”顾飞一边问,一边偷眼朝前边的落落望去。

    落落也正朝这边回头望,看到顾飞看她,回了个暧昧的笑容。与此同时顾飞收到消息,打开一看正是落落:“小LOLI很可爱吧?”

    “说什么呢你……”顾飞一头汗。

    “我问你几个问题你不介意吧?”小女生说。

    “说吧!”顾飞回答。

    “你什么时候加入的重生紫晶啊?”小女生问。

    “刚成立的时候。”顾飞说。

    “为什么要加入这个女生的行会呀?”

    “人数不够,我帮着响应。”顾飞说。

    “平时怎么都看不到你啊?”

    “呃,我习惯单练了。”顾飞说。

    “你和七月会长很熟吗?”

    “一般吧!”顾飞说。

    “哦,谢谢。”小女生说了声,又回到她们那个四人堆去了。

    顾飞一阵茫然,这几个问题,难道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在点滴的寻常中发掘内幕,这等八卦精神顾飞显然是不了解的。

    看到那四个小丫头扎在一起嘀嘀咕咕,时时还朝自己这瞟一眼,顾飞觉得身上冷风嗖嗖的,着实透着一股凶险。不知道她们有什么阴谋,我得拉个垫背的。顾飞想着,加快了脚步,走到了队伍最前,和落落走在了一起,有意无意地搭话:“到哪里练级?”

    “云霞山谷。”落落说。

    “哦,这地我熟。”顾飞说,“一个月前我一直在那练。”

    落落愣了愣,一个月前,那是全民等级30的年代。那时就在云霞山谷练,意味着有越10级打怪的实力。一个法师,居然可以越10级单练……落落知道顾飞可能不简单,却也没想着他有这么强的实力。这应该属于游戏中顶尖玩家才具备的了。

    “那你现在在哪练呢?”落落好奇地问。

    “不怎么练,我一直在刷通缉任务。”顾飞说。平时顾飞每天就花两个小时左右去刷刷怪,和剑鬼那些家伙一比,顾飞真觉得这不能算是练级。但如果把他刷怪的地方说出来,足够落落吃惊到死。

    云落峰,60级的练级区,普通玩家肯定是连去都没去过的地方。

    “通缉任务,那个升级很快吗?”落落奇怪。

    “没有,就是随便玩玩。”顾飞说。

    顾飞的等级在平行世界的整体经验榜上下滑的厉害,但在重生紫晶行会中并不怎么看得出来。目前还是属于行会中的上流人物。姑娘们每天聊天八卦,练级时也不怎么注重效率,升级速度一点也不拔尖。说实话,顾飞帮她们介绍了战无伤和御天神鸣两个高手,真是帮了她们大忙。要不是有这两个高手坐阵指挥协助,重生紫晶姑娘们的等级只会更加的惨不忍睹。

    顾飞朝旁望望,看到冰琉璃默不做声低头地走在一旁。

    “小冰同学是不是不认识我了啊?”冰琉璃看到顾飞一直也没和顾飞打过招呼。

    “啊!没有啊!”冰琉璃慌乱地抬头。

    “别尽找我们怕羞的姑娘调戏,找后面几个小女生玩去。”落落不满地说着,把冰琉璃拉到了她这边。

    “说什么呢!”顾飞快昏厥了,落落的意思好像自己意图不轨似的,“你把我当御天了吧!”

    “呀!”落落怔了怔,“似乎是哦!”

    “那个禽兽。”顾飞鄙视。

    冰琉璃突然笑了:“他也是这么说你的。”

    “他为什么这么说我?”顾飞说。

    “没什么,只是提到你的时候,他都以‘那个禽兽’或者‘那个牲口’代替。”落落笑。

    “等我砍死他吧!”顾飞恨恨道。

    众女一阵轰笑。“吹牛!”大家指着顾飞说。

    顾飞一阵茫然,搞不清自己随口说句话怎么这么大反应。他当然不知,在他眼里御天神鸣虽然算不上什么,但事实上人家真是一个相当拔尖的高手。众女虽然水平一般,但接触这么久了,自然也看得出,更何况御天神鸣这名字就是招牌。

    如今顾飞等级不如御天神鸣,职业又是被御天神鸣克死的法师,说要干掉御天神鸣,自然会被视作吹牛。

    如此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众人终于到了云霞山谷。

    此时的云霞山谷已经不比当年顾飞练级那会那么萧条了。作为目前堆积玩家最多的练级区,漫山遍野全是人。顾飞跟在队伍中,四下张望,实在找不出这地方还有哪里能容下十个人练级。

    走着走着,众女脚步停了,落落望着前方眉头皱了起来。

    众女也在议论纷纷:“又是他们。”

    “怎么回事?”顾飞问。

    “这圈地应该是我们重生紫晶的,不过这几天这帮人找不到地,也喜欢来这片,单挑过好几次了。”落落说。

    “单挑?”顾飞没明白。

    落落用更不明白的眼神望着他。

    “单挑什么?”顾飞又问一遍。

    “争练级区啊!现在的练级区都是人满为患。总是你争我夺的谁也练不好,所以大家就……”

    “哦,我明白。”顾飞的确明白,好勇斗狠的月夜城就是有这规矩的。因为练级区完全承担不了这么多玩家一起练级,不可能不出现争夺。但大规模的团P绝对是得不偿失的,所以就出现了派代表单挑的规则。想不到现在云端城也这样了,这充分说明人民的智慧是相同的。

    “那就挑吧!”顾飞说。

    “可是御天不在。”落落忧愁,“之前一直是他上的。除了他,我是没能力,小冰是个法师,其他人等级就低了。”

    “我上啊!”顾飞拍胸脯。

    “你也是法师啊!”落落惊讶。从常规角度考虑,单挑是法师弱项。落落虽觉得顾飞也有能耐,但并没觉得顾飞会比御天神鸣他们这种老牌高手还强,当初顾飞可差点死在小雨手下,这种情况就绝不可能发生在御天神鸣身上。

    还没等商量完,那边练级区上的家伙显然也已经看到顾飞他们,显然对他们来说也是老面孔,一般家伙吹着口哨,大喊:“美女,又来了。”

    “你们赖不赖皮啊!输了好几次了,还总来。”有姑娘喊了。

    “锲而不舍嘛!这种精神是值得大家学习的。”对方有人喊,摆明是要将无赖进行到底。

    顾飞也不等落落答复了,主动走到前面:“单挑的呢,出来吧!”

    对方一看顾飞到是一怔:“怎么换人了?那个嚣张的小子呢,叫他来啊!”

    “他不在。”顾飞说。

    对方顿时一阵嘀咕。连续几阵输给了御天神鸣,他们还敢再来,自然是是有准备。为了对付御天神鸣,他们特意找了个盗贼高手,准备利用职业相克。他们也看出来了,这群人中除了御天神鸣,其他女孩都没啥PK能力,所以没想着还会临阵换人。

    但实在没想到,对方坚持了数天的不变阵容,今天御天神鸣不见了,来了个新角色。

    “鉴定鉴定!”对方可不想再输了。

    “法师!”鉴定结果出来后,所有人喜上眉梢。虽然装备之类的地方打着问号没出来,但也没人在意了,和法师单挑,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谁上啊?”众人开始争先恐后了。说实话,一直和重生紫晶争夺这练级区,这队人也是有意的。拿下练功区,再非常大度地邀请姑娘们合练,虽然两队人会有些拥挤,但总好过没有练级区,想必姑娘们不会拒绝。再然后,自然而然就认识了。

    这是这队人原本的心思,谁想这群姑娘虽不强,队里却有扎手的弓箭手,连续几天败下几人。今天虽然请了个盗贼,但心里还是有点七上八下。现在一看对方的高手不在,换了个法师叫阵,所有人都想出来在姑娘面前露个脸。

    “对了。”顾飞回头问落落:“这PK是得手下留情点到为止的吧?”

    落落点了点头,心下却犯嘀咕了。这个问题根本不用问嘛,玩家就是为了避免掉级损失才想出的这法子,怎么会PK到死?

    “小心些。”落落过来对顾飞小声说:“这PK没轻没重的也说不得准,事后你也不好说。”

    “放心,我会小心的。”顾飞说。

    落落点点头:“不行就快下来,我们另找地方就是了。”

    顾飞却愣了愣:“我说小心,是指我会小心不砍死他们……”

    众女一片愕然,对面的家伙也听得清楚,顿时沸腾起来。

    “这家伙比那臭屁小孩还要嚣张!”有人斥责。

    顾飞也懒得解释,又上前两步,搓着手问:“到底谁来啊!”

    “我来!”一盗贼越众而出了,他本就是今天邀来准备对付御天神鸣的。其他人一看他站出来了,也不怎么好意思和他争。

    顾飞点了点头,问:“你生命多少啊?”

    “什么?”对方愣道。

    “我说你生命值有多少?”顾飞认真地说。 -~妙*笔♣阁@无弹窗?@++

    “干什么?这怎么能告诉你!”对方诧异。这可是PK啊,自己的数据当然都是越保密越好,哪有这么问的。

    “你不告诉我你的生命值,我不好手下留情啊!”顾飞还是很认真的。他不是剑鬼他们那种类型的网游高手。他们那些家伙对游戏数据了如指掌,用用鉴定术就可以大致判断出对手的部分数据。顾飞对此可是全无概念,只看对方是个盗贼,那是血薄的职业,处在自己的法术秒杀范围里,打听一下对方的生命,实在是出于好意。

    但这种异类的思维普通玩家哪里能够理会,一片斥责声下,那盗贼也觉得自己大受歧视,怒气冲冲道:“小子,我要和你玩死斗!”

    死斗的意思就是打到一方挂了为止,是一些装B犯发明出来的专有名词。在面对一些明显不如自己的对手时,打之前问问“要不要来死斗”,似乎会显得自己非常有气派。

    这词顾飞也是听过的,此时笑笑说:“用不着吧?现在升级越来越不容易了啊!”

    对方以为顾飞怕了,更是神气:“别客气,你不是怕自己不能手下留情吗?我就给你这机会,有能耐你就P死我!”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