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一百二十九章 树后面是谁?

第一百二十九章 树后面是谁?2017-11-10 16:24:18Ctrl+D 收藏本站

    “还是我来吧……”顾飞不情愿。御天神鸣的引怪技术肯定是没得说,他要上阵,那还有自己什么事?不就得跟着姑娘们放法术去了吗?那多无聊?那多枯燥?那多没有技术含量呐?

    但御天神鸣报恩心切,执意要来,顾飞一再表示他就爱引怪,御天神鸣也全当是客气话。两人争执不下,那边漂流真是紧张极了。想他昨天花了一通宵的时间研究云端城50级的练级区,从一个角落测试到另一个角落,总算选拔出这么一个可以帮他估算出顾飞法术伤害的地方,结果半路杀出个御天神鸣,怎一个忧闷了得。

    “你俩别争了,一起去引不就行了。”漂流出来打圆场,只要顾飞出手引怪,他的目的就可以达到。

    这建议谁提都可以立马通过,但偏偏是漂流开口,御天神鸣横鼻子竖眼地说:“你什么意思,我一个人搞不定吗?你以为我不会玩弓箭手吗?”

    “当然没有。”漂流连忙说。对天发誓,漂流这次绝对一点取笑御天神鸣的意思都没有。

    可惜御天神鸣就这么理解了,怒气冲冲地对顾飞吼道:“千里你让开,这边的怪全让我来引!”

    顾飞无奈,只能退到了一边,朝漂流报以苦笑。

    漂流郁闷地想吐血,真后悔干啥是自己出来打圆场,反而激得御天神鸣如此坚决强硬。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说的这是这种情况。

    不过随即想想来曰方长,这御天神鸣总不会天天跟队来引怪,自己总有看出顾飞法术伤害的时候,漂流随即也就释然了,笑笑说:“那就开始吧!”

    新的练级点果然比昨天的地方要轻松许多。就算顾飞和漂流这两个法术攻击超高的人不出手,姑娘们也可以把小怪秒得苟延残喘了。有时人品爆发个个打出法术最大伤害,直接就秒干净了。

    顾飞朝圈里丢了几波,甚感无趣。自己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嘛!而且每打四波后还要吃水果,太烦了。正忧闷,落落凑到了顾飞身边,顾飞非常警觉地望着她:“干吗?”

    “看把你紧张的。”落落笑着,抬手又要回复术,顾飞一伸手把她手按住:“别浪费了,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去吧……”

    “你抓着我手了。”落落说。

    顾飞笑了笑,把手收了回来。这倒没让他感到尴尬,自己是有意按住落落的手不让她施展回复术的。新世纪的男男女女,碰一下手有什么关系?介意的那都是心里有鬼的。

    落落似笑非笑的刚要说点什么,忽然听得顾飞喊道:“谁在那边?”

    “什么?”落落回头看,什么也没看到。

    “树后有人。”顾飞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朝那边走去。他现在的存在,脱离练级队根本没影响。

    落落顺着顾飞手指的方向看去,几百米外只有一棵树。

    “哪有人啊?”落落嘟囔着也跟了过来。她今天也是毫无存在感的人。原本越10级引怪也是挺危险的事,像昨天的柳下就多亏落落在旁回复术照应。但今天引怪的都是高手,而且又是远程攻击职业,落落紧巴巴地盯着他们,也没见给她一次施展的机会。闲着无事想调戏顾飞一下,结果还被阻止了。唉,都是无聊惹得祸。

    两人这一前一后朝那大树下跑去,其他人纷纷侧目。不过很快又都没事人一样转回头上,脸上各露着暧昧的笑容,就当没看见了。

    “等等我啊!”落落还在喊。

    顾飞停了脚步:“你来干啥?”

    “万一有危险呢?”落落说。

    “所以我才问你来干啥?”顾飞说。危险一说并不是危言耸听,云端城有伙爆装备的恶劣份子这是人尽皆知的。现在大家都喜欢组团练级而不是单练,不得不说一部分是出于他们的贡献。

    “我来给你用回复术啊!”落落笑着说。

    顾飞无奈,也就由得她了,当即放慢步子配合落落的速度,两人缓缓来到那棵树下。只见半个身子从树后露出伏在地上,背朝着顾飞二人,看那一头披肩的长发和身型显然是个女的。

    原来自己刚才看到的就是这人趴向地面时一晃的身影。顾飞暗自嘀咕着,落落却已经弯下腰下,拍着那人的肩头说:“你好?”一边还探头过去看了看那人的脸,回头对顾飞说:“是个美女,你眼真尖。”

    “……”

    “喂,你怎么了,醒醒啊!”被拍了两下的美女并没有反应,落落有些着急,扳住她肩头用力摇了两下。

    身子被翻了过来,顾飞看到这人的脸,立刻一怔。

    茫茫的莽莽,让月夜城无数人咬牙切齿的女魔头。柳下等人背井离乡,差不多都是被她给逼出来的。

    顾飞他们离开月夜城时,月夜城前尘行会和其他行会联盟的全面战争可以说才刚刚开始,之后进行到了如何模样顾飞就没关心过了。此时已过一个月有余,茫茫的莽莽在这里突然出现,才让顾飞突然想知道那一场大战最终究竟是个什么结局。

    被落落这么猛烈晃了几下,茫茫的莽莽终于睁了眼。先是一脸迷茫,渐渐反应过来后,一骨碌从地上坐了起来,望着二人:“你们……”

    “你……是睡着了?”落落一脸黑线,她还当这姑娘出了什么事。

    茫茫的莽莽点了点头:“我太久没下线了,想在树后休息会,不小心睡着了。”

    “你做什么?”落落奇怪。

    “我找云端城,这里是云端城附近了吗?你们是云端城的玩家吧?太好了,我终于遇到人了。”茫茫的莽莽一脸惊喜地从地上爬起,先是对着落落说话,说到“你们”的时候目光下意识地朝顾飞那边走了一下,这一走目光再没移开,在顾飞身上停留了良久。

    黑色的蒙面,黑色的法师长袍,黑色光晕的紫色长剑……

    如此的一个身影对茫茫的莽莽来说是不可磨灭的一段记忆。

    只是,顾飞此时即没有蒙着脸,暗夜流光剑也在刚才认出她的一瞬间就收了起来,茫茫的莽莽也无法凭一件衣服做出判断。毕竟现在黑色法师袍已经不是稀罕物。

    而顾飞此时也不支声,只是听落落和她说话:“你要去云端城吗?”

    茫茫的莽莽目光这才从顾飞身上移开,望着落落点头:“是啊,我从月夜城来的,不认识路,过了乌龙山脉后就不知道往哪边走了。在这一带转了好久,也遇不到人,我才30级,都不敢乱走。幸亏遇到你们。”

    “啊,你才30级……”落落惊叫着,“这里可是50级的练级区啊!”

    “是啊,所以我都不敢动了,每一步都得小心。现在还没在云端城的安全区记录,死了又要被送回月夜城了。”茫茫的莽莽说。

    目前玩家的普遍等级在38-40之间,30级那基本都是进了游戏还没多少天的新玩家。茫茫的莽莽那也是公测期间的老玩家了,一个月前已经30,到现在还是30,月夜城那一战谁胜谁负,看来已经是不言而喻了。一个月1级都没能升,看来茫茫的莽莽这一个月的曰子过得也相当苦。

    此时的她看来也是长时间没有下线了,双眼通红,一脸的憔悴模样。落落甚是同情,拉着茫茫的莽莽的手说:“我们在那边练级呢,你也跟我们一起吧,一会回城时带着你一起走。”

    “太谢谢了。”茫茫的莽莽点头。

    刚准备动身上路,忽听一个声音喊道:“在那里。”

    三人顺声望去,看到数人从那边山坡下跑下,直奔着这就冲来了。

    茫茫的莽莽脸色惨然,叹气道:“是找我的。”

    “是什么人?”落落的八卦之魂无时无刻不在燃烧。

    “应该是月夜城杀我的人吧……我仇人蛮多的,我们行会被打败后他们就一直追杀我。想不到都追到这来了。”茫茫的莽莽说。 [妙*筆*閣~] 点miao笔ge.com 更新快

    落落望向顾飞,意思是要顾飞拿主意。毕竟如果要帮忙的话,出手的肯定也是顾飞,她一个牧师是起不到什么决定作用的。

    顾飞却迟迟没有反应。路见不平一声吼,这也是顾飞期待已久的机会。只是事实总是这么弄人,为什么偏偏需要帮助的是茫茫的莽莽……这女人也不是什么好角色,虽然看她眼下的处境比较凄惨。对了,她不是还有个老公呢吗?那个叫银月的家伙哪去了?

    顾飞心里还这犯嘀咕呢,山坡杀下的数人早已经冲至跟前,看到三人后,又是一怔。

    “是你?”对面一人和落落一起开口说话。

    顾飞抬头一扫。靠,这边的也不是什么好鸟。

    带头的,正是那一度消失不见的不笑。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