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一百三十三章 道不尽的鄙视

第一百三十三章 道不尽的鄙视2017-11-10 16:24:23Ctrl+D 收藏本站

    白光褪去。三人这一现身,就显得和其他玩家大不一样。

    没有坐牢的玩家还会这么神采风扬的。哪怕是顾飞这样助人为乐舍己为人的,进了牢里来也不会还笑逐颜开。倒是这三人,进来看到牢里人不少,立刻侥有兴趣地四下打量着。

    牢里的人此时已经分成了两派。

    顾飞是忧伤派的领军人物,也是唯一的代表人物,独自坐在牢房左角发呆,正在琢磨着要不要先下线。

    另外的所有人是忿忿不平派,在牢房右边墙根下围成一团,个个都是气咻咻地瞪着顾飞。相信如果不是牢房里是安全区,此时恐怕早打起来了。

    初来乍到的三人一看这情况就知顾飞是受排挤的一个。但问题是在游戏中素不相识的众人在牢里相处不过那么几个小时,似乎还发展不出需要刻意排斥某人的阶级矛盾。

    想着,三人已经先行向人多方向靠拢。

    “哥几位好哈……”带头一人乐呵呵地打招呼,坐牢心情还这么好,绝对少有。

    墙根下的众人也奇怪这人的精神状态,纷纷抬头看着来人。

    “你们是不是被一个弓箭手通缉进来的?”一名玩家出声询问。

    “啊?没有啊,我们是自己进来的。”对方三人回答。

    大家都一怔。自首……这倒是比较少见的,一般人如果实在想洗掉PK值,那就邀上几个朋友帮忙去刷下任务,真这么老实巴交愿意来自首的,那可能也老实巴交的不会去PK了。

    这三人都笑了笑,完了指了指那边角落的顾飞:“那个人……”

    墙根下的玩家立刻又七嘴八舌地声讨起来,开始还属于窃窃私语,逐渐地群愤激昂,声音越来越大,嘴里的污言秽语越来越多。顾飞终于按耐不住,豁然从墙角里站起了身,缓缓走到了众人身前。

    “你想干嘛?”众人瞪着顾飞。虽然和顾飞交过手的都深知其厉害,基本都是一照面就被秒。不过眼下是在安全区,顾飞再猛也不能把众人怎么样,大家的胆都还是很肥的。

    “说归说,话不要讲太难听,注意素质。”顾飞站直了身,居高临下地教训蹲在墙角说脏话的众人。

    “艹!你管得着吗你?”众人直着脖子回应。

    顾飞哭笑不得:“你说别人我管不着,你不在说我吗?其实,咱们应该一起谴责那个弓箭手。我也是被那家伙暗算的,和你们同命相怜啊!”

    这话一出顿时有一多半人有所感触。他们是被御天神鸣送进牢里来的,眼前这个法师就算也做过通缉任务,却和他们也没啥关系。相反,从被御天神鸣送进牢这一节来说,他和他们的确才应该是同一战线的。

    毕竟近来两天都是御天神鸣主力忙活这门生意,牢里的客户总体上是以御天神鸣的为多。此时顾飞的客户一看这大部分人被顾飞说得有了想法,连忙出声阻拦:“别上当,他们两个肯定是一伙的。”

    在顾飞的率领下,众人拿看待白痴的目光注视着这人,连新来的三个都在旁帮腔:“一伙的?一伙的往牢里送啊!”

    “这谁知道,肯定有什么原因!”那人嚷嚷。

    众人对其嗤之以鼻。顾飞心下叹息,要不怎么有句话说: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呢!

    “说起来,你们看到那弓箭手什么样了吗?我被那小子从背后偷袭的,看得不是太清。”顾飞拿御天神鸣开刀,企图彻底掉转众人的注意力。

    战略无疑是成功的,众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谈论御天神鸣。不出顾飞所料,以御天神鸣弓箭手的战斗风格,他这客户有一半连人影没见就被送牢来了。余下的也没能拿到近身的机会,远远的就被御天神鸣偷袭补射拿下。居然没有人一个人真正清楚看清御天神鸣的样貌。

    “真是太卑鄙,太无耻了!”众人纷纷强力谴责。

    “是啊是啊!”顾飞一边附和一边暗笑。自己的那几个客户此时都插不上话,垂头丧气地蹲在一边,恨恨地望着顾飞。

    顾飞也懒得理会他们,目光转向新来的三人。牢里光线昏暗,不到一定距离,这人是看不清楚的。不想一看之下立刻一怔,脱口而出:“银月!”

    三人中左首那位,不是月夜城前尘行会的长会银月,还能是谁?

    三人原本就在微笑着打量顾飞。很显然他们对顾飞更感兴趣一些。这一屋子人,全是PK后被送入牢里的失败者,不同的是顾飞还是PK了他们当中一部分人的家伙。从敢于做通缉任务这点上来说,顾飞是个人才。

    至于他也被打败送进牢里,三人也听得清楚:他是被弓箭手偷袭了嘛!弓箭手PK法师本就占优,何况还被偷袭,这倒不能说明顾飞有多烂。

    不过三人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突然转头看清三人后,立刻就叫出了银月的名字。

    “你是……”银月疑惑。身为一会之长,认识他的人自然是极多的,但问题那应该是在月夜城,而这里是云端城,不应该有人这么脱口就喊出他的名字。

    顾飞这时候也已经收拾好了心情,一脸的淡定:“我去过月夜城,听说过你,也见过你。”

    “哦!”对方三人都露出释然的表情,银月心下还在小得意:这实在说明咱当初也是风云一时的人物,人家外地来的都把咱当个人物一样瞻仰,而且过目不忘,能达到一眼认出的地步。

    一边陶醉着,一边对顾飞的好感也加深了几分。“这位兄……”刚想问顾飞名字,却发现对方已经不见。再一低头,看到顾飞已经蹲下身和那帮银月眼中被人PK的垃圾热烈鄙视他们口中的卑鄙弓箭手去了。

    银月有些茫然,这人对这帮平民的兴趣,咋对自己这个大人物还要大呢?

    想着,银月也蹲入了人群,对众人说:“诸位,这个欺负你们的弓箭手叫什么名字?咱们在这相遇也是一场缘分,出去了我给你们报仇。”说着还朝顾飞挤了个笑脸。

    笑你MB啊!看不出老子不想搭理你吗?顾飞心下想着,朝旁挪了半步。好似蹲茅坑时有人非要挤着你和你一起……你想那多恶心!

    银月又误会了顾飞的心思,以为顾飞是怕挤着他,好心给他让点位置。顿时更开心了,一脸深情地望着大家,等着众人给他的答复。

    “你谁啊?”有人突然大煞风景地冒了这么一句,顾飞当时就喷了。

    众人诧异地望着他,没怎么理解顾飞在笑什么。顾飞也连忙缓了缓神,替大家介绍银月:“银月,是月夜城的,前尘行会听过没有?”

    “哦……”众人发出统一的吟唱。

    银月,这个名字的曝光度甚至不下当初的连砍不笑8次的近战法师27149。

    只不过,近战法师神秘的是他的身份;而银月,神秘的则是他的装备。

    月夜城长期的大规模帮战早就蔓延到论坛上了,双方一边进行骂战,一边就是大肆研究讨论银月的装备。据传这家伙有一把剑,剑上附加着一个技能,可以帮己方成员集体注射鸡血,变得个个生猛非常。而这个技能的名字,传说是叫做“满城尽带黄金甲”。

    这话题也沸炒了很久,一直到后来前尘行会被人全面干倒,银月的剑到底有多牛逼已经失去意义时,才逐渐消停下来。

    之后也再没见过银月的什么大动静,有消息称,丫已经跑路了。

    现在看来情况属实,不然大家怎么会在云端城的地牢里看到他?

    众人这一声“哦”真是经久不息,“哦”完之后也把思路理得差不多了。银月对这声“哦”看起来也很得意,好像是他把大家一起推向了"gao chao"似的。大功告成的银月,志得意满地望着众人。

    众人带着笑回望,心中均想:“我艹,一只丧家之犬,眼神还他妈这么YY!”

    虽然是败军之将,但银月现在依然还是一个高手,所以才会这么自我感觉良好。只可惜并没有谁规定说高手就不能被鄙视。银月现在就是一个被鄙视的高手。众人看着他那一身颇具华丽外表的装备,禁不住叹息:“这家伙,穿得倒还真是风搔!”

    银月此时不知众人想法,还那说呢:“我现在新成立了一个佣兵团,几位需要报仇吗?我想我可以帮上忙。大家相识一场,就不收各位费用了。”

    众人一听有人愿意出头去当白眼狼,还是免费,哪有不乐意的,立刻纷纷向银月提供他们所掌握的御天神鸣的情况。顾飞在一边听着,时不时插口补充一下。最终的御天神鸣被大家描述成身高体胖,油头粉面,走路脚跟不着地,目光里猥琐四溢。

    如果这样银月还真能找上御天神鸣,顾飞也不知说什么好了。那就是天意。上天安排的最大,御天神鸣你就束手就负吧!

    讨论得正热烈,那边一直被冷落的顾飞的几个客户冷不丁来了一句:“银月老大,那么我们几个的仇,你是不是也可以帮着报一下呀?”

    “当……”银月刚要顺势说当然,突然反应过来,这几个家伙的仇人那不就是指顾飞吗?这个一眼就认出银月的法师,银月还是颇有好感的,于是这一声当就含在嘴里没然出来。末了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大家牢里相聚一场都是缘分,这个,这个……实在不好意思下手。”

    说完又朝顾飞笑了笑,拉拢顾飞的心情已经昭然若揭。

    那几人鼻子里哼哼,也没再说什么。

    银月立刻觉得通过这一节自己和顾飞的关系又近了,恬着脸凑过来问:“兄弟叫什么名字?”

    “千里一醉。”顾飞说。

    “你什么时候去的月夜城,我好像没见过你啊!”银月问。

    “很早了。你是大人物嘛!见了我也不会记得。”顾飞嘴上这样说,心中嘀咕:手下败将,何足道哉。哥哥砍过你两次了你知道不?

    银月点了点头,继续说:“是这样的,我现在过来云端城玩了,这次准备发展一个佣兵团,兄弟有没有兴趣来我的团啊?”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团了。”顾飞说。

    “哦,哪个佣兵团?”银月说。

    “呃,我们那SB团长不让对外随便说,说要保持神秘感。”顾飞说。公子精英团是促成前尘行会倒闭的始作俑者,顾飞也不知道银月了解这事的始末了没有。但从精英团本身来说也是很容易暴露的,因为团里有韩家公子和剑鬼这两个极品。顾飞记得月夜城一战的时候,这帮家伙都没有蒙脸。

    至于称韩家公子为SB,只是一种简单的心情宣泄。一想到那家伙,顾飞就下意识地想给他加个定语。不过银月却误会了,“SB团长”的称谓让他觉得顾飞是对这佣兵团心怀不满,当下也略有些忿忿不平的语气感慨:“还有这规矩,真是奇怪啊!”

    顾飞笑了笑,却没接他的话头,两人的谈话顿时没法继续下去了。那边一个御天神鸣的客户凑过来说:“银月老大,你多少级啊?我们都鉴定不出呢!”

    银月得意地笑了笑:“40级。”

    顾飞听了一惊,连忙也对银月抛了个鉴定术过去,果然显示鉴定失败。虽然顾飞的鉴定术水平不怎么高,但也就是在鉴定装备之类的时候有些卡壳,鉴定个职业等级一类的基本属姓还是没问题的。鉴定失败,只能意味着银月的等级比他要高,正如他说的,40级。

    经历过月夜那样一场PK大战的风雨,居然还能保持这么高的等级,众人禁不住都对他有点刮目相看了。但顾飞却知远没有这么简单,没去过月夜城的玩家,是体会不到那边两大势力之间的怨念的。前尘被打倒,茫茫的莽莽被踩的一个月等级还在30,这银月是怎么冲到40级的?难道云中暮那帮家伙会对他有爱不成。

    想至此,顾飞也仅不住问了问:“对了,我记得你还有个老婆的,名字挺长的来着……”

    “她啊!别提了。”银月一脸的晦气。

    “怎么?”顾飞问。

    “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啊!不想再说了。”银月连连摆手,但不知为何,他说话的音量似乎有些高,高到不只顾飞一人听见。

    坐牢那是十分枯燥的事,一听这边似乎有故事,所有人都凑过来了,缠着要银月给说道说道。

    银月一副很不情愿,却又耐不住众人纠缠的样子,幡然长叹说:“那女人,认识的时候挺好的,一起游戏,一起创建前尘行会,一起发展成月夜城第一。谁知道这之后就渐渐开始变了,跟着行会里一些人品不怎么样的家伙,嚣张跋扈,到底惹事生非。你们说,别人我还可以多说几句,或者踢出行会,她我怎么弄?还不是得跟在她后面给她收拾烂摊子,就这样也没忙活过来,最后还是把月夜城的玩家全得罪光了。再然后,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样了……”

    “红颜祸水,红颜祸水。”众人纷纷感慨。

    顾飞不动声色,又问了句:“那她现在呢?”

    “前尘一倒,她就不知道去向了,发消息也不回,谁知道呢!”银月苦笑。

    “无情无义,无情无义!”众人纷纷说。

    银月不言语了,一口长叹,引得众人纷纷过来表示安慰,顾飞却在一旁冷着脸无动于衷。

    对于陌生的云端城玩家,银月的说辞是足够忽悠了。可是,作为前尘倒闭的直接导光索顾飞,却轻易可以分辨出谁真谁假。 妖孽王爷小刁妃:http://t.cn/R278rmV

    茫茫的莽莽嚣张跋扈不假,不过这种脾姓在月夜城随处可见,仿佛就是他们的主城文化一般。银月把前尘行会不受人待见的原因推到茫茫的莽莽和几个“人品不怎么样”的人身上,显然是在说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可事实上,顾飞见过的前尘的成员没一个不嚣张的。

    而银月自己,好像是个和谐份子,可顾飞记得自己初到月夜城领到的通缉榜上PK值最高的家伙,不巧就是他。

    就说眼下,银月一身光鲜40的等级坐牢都坐得满面春风。

    外面的茫茫的莽莽却是被人随遇随杀,刚刚还差点被人乱棍打死。

    茫茫的莽莽或许会是祸水之一,不过真正无情无义的,怎么看也是银月。

    鄙视,道不尽的鄙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