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一百五十章 花丛中永生

第一百五十章 花丛中永生2017-11-10 16:24:52Ctrl+D 收藏本站

    顾飞的话让韩家公子不禁一怔。顾飞抱着“使用功夫”如此单纯的目的来网游,这等理念是韩家公子他们这些玩家理解不了的。一时间竟没答上顾飞的话。

    “好了,明天再说吧!你们四个马上还要去行会战吧?”佑哥对顾飞他们四个有行会的人说。

    四个人点了点头,随即默默地离开了。明明是要去的是同一个地方,四个人却不由自主地拉开了距离,显得有些生分。

    佣兵广场处就剩下佑哥和剑鬼二人,佑哥抹了抹汗,朝墙角外偷窥了一眼:“咱俩也快走吧!一会要被牧云的人看到了。”

    剑鬼淡淡一笑:“我不怕,我会潜行。”

    佑哥一愣,拍拍剑鬼苦笑:“你啊……”

    话虽如此,两人还是悄没声息地绕道去了。公子精英团的几人几乎都和牧云佣兵团的人打过照面,此时记忆犹新,很可能会被对方认出。

    一般情况这种对抗赛大家公平竞争,也没死亡惩罚,很少会有人因此结怨。但事情总有例外,如一些太嚣张跋扈的,或是太没口德的等等。但这些多半都是由素质方面的原因引起。至于牧云他们,主要还是极度的不甘化成的一腔怨念,实在需要宣泄。

    剑鬼和佑哥兜了个圈离开了佣兵广场。“去酒馆坐坐?”佑哥提议。

    剑鬼没反对,两人来了小雷酒馆,一瞅常坐的包间被人占了,于是另寻了个位置坐下。

    “今天这一场,有点不和谐啊!”佑哥坐下就开口了。

    剑鬼苦笑了下,何止是不和谐,佣兵团因此而分崩离析都不算太过分。好在大家终归是从公测就开始厮混,虽然一起也没做过太多事,但就每天小雷酒馆一聚也算是培养出了感情。加上这一场总算也没输,才让事情没有太激化。

    更主要的原因是,相处了这么久,韩家公子这家伙的姓格大家多少已经有些了解了。带着极强的心理承受能力,韩家公子这次作战的风格大家在事后还算可以勉强消化。

    如果佣兵团初次任务就这样搞,剑鬼相信现在御天神鸣肯定已经拍拍屁股走人了,顾飞大概更是直接把韩家公子砍死了。那可是个很暴力的家伙……顾飞的几次超高PK值以及天天通缉任务砍人,都给佣兵团众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公子的战术意图,你了解多少?”佑哥问。剑鬼是韩家公子多年的网游搭档了。即使他没有韩家公子那种战术头脑,但对于韩家公子战术意图的领会肯定也非常人可比。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必然是要建立在相互的理解之上。很像想象两个即不信任也不了解的人会合作这么久,哪怕这是网游。

    剑鬼想了想说:“他今天的战术,应该是在进入准备空间,确定了对方人数时才决定的。”

    佑哥一怔:“那时距离开始只有几分钟了。”

    “一早有几种想法,当时决定如此而已。只不过,一开始就发生了意外。”剑鬼说。

    “意外?”

    “无伤死前没能发动反戈一击,导致我们的比分暂时落后,这应该是他意料之外的事。”剑鬼说。

    “不过……”剑鬼继续说,“战术执行过程中,发生意外是很平常的事,只要及时做出调整就是了,但大的战略方针是始终要坚持的。从今天的打法上来看,他的目的就是要以这种方式获胜。”

    “以这种方式获胜……唔……”佑哥突然间也明白了什么。

    行会大楼外的广场,人比佣兵广场要多一些。玩家们排着长队,有条不紊地进入传送阵。来行会这边的路上,顾飞一直就有一个想法:如果是让重生紫晶遇到牧云佣兵团这种程度的团队,单凭自己和细腰舞恐怕就难以赢得胜局了。那种时候,自己是依然只图杀个痛快,还是从行会利益出发,极力和对方周旋呢?

    顾飞不由自主地想到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这句话在现实中基本被老爹否决了。拥有着如此一副好身手,老爹却从不允许自己去承担一些例如维护世界和平一类的伟大使命。搞得顾飞很是不知所措,弄到现在居然跑到网游里装超人,唉……

    顾飞想着人已进了传送阵,一晃眼的功夫,被送入了更衣室。

    “嗨……”顾飞和众女打招呼。想不到姑娘们来得都挺早,人几乎已经要齐了。而且今天气氛和昨天大不一样,那种嬉笑打闹全无所谓的态度不见了,脸上都写着严肃。

    难不成上一场自己和细腰舞彪悍的表现让众女感到惭愧,知耻而后勇,现在也要严肃认真地打一场了?顾飞猜测。

    “千里来了。”七月过来招呼顾飞。

    “嗯!”

    “佣兵对抗怎么样?”礼貌地寒暄。这是今天起平行世界里开始迅速流行的问候语。佣兵战前问“行会对抗怎么样”,行会战前就问“佣兵对抗怎么样”。

    “险胜。”顾飞笑笑。

    “恭喜。”七月说。

    随后七月拍手招呼众女,开始介绍今天这一战的对手。

    顾飞一边听着,渐渐明白了为什么今天姑娘们都这么有斗志。

    重生紫晶今天的对手,是一个叫花丛中永生的行会,等级1级,人员满50,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行会。但问题是,这个行会居然是一帮以泡妞为乐的男玩家组建的。也不知是不是系统大神故意使坏,偏偏把这么一个狼友会抽给了纯女生的重生紫晶。七月在了解对方情报时,一看他们银荡不堪的行会宗旨已经气不打一处来了。回来和众女简单一说,立刻激起了所有人的斗志。

    此时再度详细介绍,越说姑娘们越气,纷纷发言谴责这帮色坯。姑娘们这一开口说话就没完没了了,打击面也逐渐放大,由花丛中永生行会的50个色坯,放大到了尽说天下男人事。

    正谴责到年初的艳照门事件时,七月又拍了拍手。

    众女望向她,以为七月要就此事发表独到的看法。

    七月说:“还有三分钟开始了,大家准备一下吧!”果然是个独到的看法。顾飞相信刚才除了七月,已经没有人记得到这是干什么来的了。

    太牛了!顾飞情不自禁地想着,看看咱这战前会议开的,团结紧张,又不失严肃活泼。

    “今天我一定杀得比你多。哼!”临进战场前,细腰舞绕到顾飞跟前甩下了一句话。

    画面一闪,众人被送进了地图。

    “姐妹们,杀啊!”有人呐喊,众女齐声响应,显示出了蓬勃向上的精神。顾飞则紧紧闭住了嘴,他对于那句“姐妹们”很有点不同看法。

    “冲啊!”高呼声中,众女发足猛冲。

    转眼间,细腰舞一骑绝尘不见了,牧师和战士被甩到最末了……

    这和昨天有什么区别,顾飞抓狂。自己为了照顾总体速度,又和牧师战士们沦落到最后了。

    身边就是落落,但今天的落落一样很严肃,她没有立刻给顾飞一个回复术,而是很认真地问:“千里,你为什么不冲?”

    “……”

    “是不是需要我给你加一把油。”落落举起法杖了,回复术的起手式。顾飞一溜小跑去追细腰舞了。

    细腰舞斗志高昂,又想着和顾飞抢分,拿出了一骑闯关的气势,一路杀向了对面敌方的出生地,结果四下一片空荡荡,半个人都没找到。

    细腰舞四下溜了两圈,什么也没发现,气急败坏地开吼了:“人呢!都给老娘出来!”

    “美女,这呢!”居然真有人回答。

    细腰舞一扭头,看到那边小山包上几个家伙伸着脖子对她挤眉弄眼。细腰舞毫不犹豫飞奔而上。

    转眼已经跑过一半距离,几个家伙这才直观地感受到细腰舞的速度多么恐怖。欣赏美女时流着口水的嘴巴再也合不上了,“啊啊啊啊”地支唔了半天,终于有人说出一句整话:“我艹,快闪,这美女太猛。”

    几个家伙从山头一跃而起,迈步就跑。而且跑得很不团结,五个家伙跑了五个方向。

    细腰舞冲上山头愣了愣,无奈地随意选了一个追去。结果没几步,就看到正对面一个黑色的人影直冲冲地杀到。这人影细腰舞眼熟啊!连忙出声大喊:“不许动,那个是我的!”

    可惜已经迟了,黑色人影从她追逐的目标旁边掠过,手臂一抬,一道火光闪起,目标已经不复存在了。

    “什么情况?”顾飞冲到细腰舞身前,询问战况。

    “不许抢我的人,不许抢我的人!”细腰舞揪住顾飞一通摇。

    “别闹,还有49个呢!”顾飞哭笑不得。说完又给细腰舞指了条明路:“树林里有人。”

    “别想骗我!”细腰舞恨恨地说了句,扭头继续去追那跑散的其余四人了。

    “唉,好心当成驴肝肺呐……”顾飞叹息着自己朝树林走去。

    “别躲了,出来吧!”进了树林顾飞敲打着树干喊道。

    “醉哥,醉哥,这里!”突然有人回应。

    顾飞一怔,顺声望去。

    “火球!”顾飞脱口而出,一颗火球冉冉升起。

    “啊呸!”顾飞连忙着一口吐沫把火球给熄了。

    “你怎么会在这?”顾飞望着那边树后贼头贼脑的火球。

    “我们行会啊!”火球说。

    “花丛中永生?”顾飞问。

    “是啊是啊!”火球连连点头。

    顾飞突然间有些惭愧,火球好说是自己进游戏后正式结识的第一个朋友,自己居然都不知道人家是什么行会的,真是不太关心兄弟了。

    这时火球飞脚连朝旁边的几棵树后逐一踹去:“都他妈出来,见识见识,醉哥,有多牛不用我多说了吧?”

    树后一气冒出了五个人,一起拿瞻仰大神的眼光崇拜地望着顾飞,并沿出了火球的称呼:“醉哥。”

    “呃……”顾飞不知说什么好啊!大家是敌人才对啊!可眼下这情景,在火球率领下,对方俨然也把自己当兄弟了,这让顾飞如何下得了手?

    “醉哥,你是怎么混进重生紫晶的,教教兄弟们!”一人满脸期待地望着顾飞。

    感情他们如此仰慕自己是因为这回事。顾飞暴汗,末了定了定神说:“都是误会。”接着把当初席小天那事原原本本给几人说了一下。“后来待着也熟了,人齐了后也没踢我,就一直混着了呗!”顾飞说。

    “啊啊!我怎么遇不上这好事啊!”几人捶胸顿足,如丧考妣。

    顾飞再度不知说什么好了。

    火球突然以他特有的警觉示意众人安静:“别吵了,又有美女来了。” ~妙-笔-阁~.[miao][bi][ge].

    几人立刻飞身闪入树后,火球也不例外。不过看到顾飞还傻站在那,连忙又出来将顾飞也拉了过去:“醉哥,这里!”火球把自己那棵藏身大树借了半棵给顾飞。

    藏身树后,顾飞看到树林外的空地上,七月柳下,还有几个弓箭手和盗贼姑娘已经赶到。

    “啊,那个瘦瘦的美女不错。”一人说,指得是柳下。

    “那个也行啊,好像是格斗家吧?”说的是七月。

    “醉哥小心,别被她们发现了。”火球觉得顾飞偷窥得有些大胆,连忙关切地提示。

    顾飞早已经泪流满面了。大爷的,我这究竟是在干什么啊?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