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一百七十一章 奇货可居

第一百七十一章 奇货可居2017-11-10 16:25:20Ctrl+D 收藏本站

    美女站在原地没有动,逆流而上扯着云中牧敌闪到了一旁。

    “这女人一直在这里,知道咱俩的意图,咱们可不能被她牵着鼻子走。”逆流而上说,“既然是一起遇上的,就不要争了,咱俩一起出个价,买她这情报好了。”

    云中牧敌点头:“这样最好,省得一人拿不到情报,另一人却要被她狠宰。”

    “更可怕的是她卖完一次情报,再卖另一个,到最后大家都被狠宰一次。”逆流而上说。

    “有道理有道理!”云中牧敌同意。

    “所以,要团结。”逆流而上说。

    “应该的。”

    两人商量定了,重新回到美女身边。

    美女微微一笑:“两位老大商量的怎么样了?”

    “你开个价吧!”两人既然不打算竞争叫价,自然是直接让对方开价来的好,很稳妥地的做法。

    “哦?我想先听听你们的酬劳会是多少呢!”美女说。

    两人相视一笑:“美女别浪费时间了。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们不会搞竞价的。你直接报个价来,我们一起买了。”

    美女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样啊,那就一千金币吧!”

    “美女你够狠的啊!”两人瞪眼。

    虽然正式运营后大量的玩家涌入游戏,冲击市场,造成物品价格上扬,金币贬值。但在经历一个多月后,现在已经趋于稳定。一千金币,这依然不是一个小数目。

    以目前游戏中装备的价值来定位的话。带技能武器是价值最高的。尤其是附带一些技能树上没有的特殊技能,这类武器是极品中的极品,哪怕其他附加属姓不好也不会有人视其是垃圾。此类装备一般都是紫字,金字少有,蓝字根本不可能。这类装备是完全没有市场价的,需要交易双方根据自己的情况和需求去协商讨论。目前公布出的最高交易额达到了五千金币。不敢保证私下是不是还有高过这额度的。

    之后次于技能武器的,就是无技能的紫金蓝白四字色武器了。四字色武器的不同,主要体现在附加属姓上。白字武器无附加属姓,蓝字有一到两项,金字三到四项,而紫字则是五项以上。价位就要看附加属姓的内容和数值来判定了。常见的大众货都在百金之内,而少见的被称之为极品的货色,价钱均在千金以上。

    至于传说中的绿字套装。那可真是传说了。目前市场上根本还没见过,自然无从定价。但据官方流露出的消息称,绿字装备的优势就在成套时的隐藏属姓上,如果单件来说的话,也只是蓝字或金字水平,是比不上紫字装备的。

    眼下这美女一开口,报的就是一件极品装备的价钱,两人立刻都以为她疯了。

    两人都一心想要把自己行会搞大这事不假。如果你说给一千金保证此法师加入自己行会,那倒可以毫不犹豫。但现在只是一个人名而已,这就值这个价钱,两人都觉得很是不忿。

    美女笑了笑:“太贵吗?那就算了吧!”

    “算了吧,我们还是去发广告。”逆流而上淡淡地说,末了一揪云中牧敌就走。

    云中牧敌心下还有一点犹豫,仗着自己是战士抗拒了逆流而上一下。逆流而上连忙一边给他眼色一边飞快地去了条消息:“别急,肯定会叫咱俩的。只是一个人名,过了这村她还能换钱吗?”

    两人这一晚上也算没白一起忙,起码现在连好友都加上了。

    云中牧敌想想也觉得有理,于是就跟着逆流而上一起头也不回地朝酒馆外走去。

    “会长,要走了吗?”云中牧敌这边的几个手下还在酒桌上呢,一看二人要走连忙追了过来。

    “走吧!发广告去。”云中牧敌故意大声地说。

    “哦!”手下们应着,跟着二人就准备出门了。

    “还不叫咱们?”眼看门就在眼前了,云中牧敌心下有点着慌。

    “那也不能回头,妈的,一千金币,要掏你去掏,我宁可发广告去,我就不信云端城这么大,就她知道这法师是谁。”逆流而上给自己鼓劲。

    结果两人真出了酒馆后,那美女悦耳的声音也依然没有传来。

    “得,真要发广告了。”云中牧敌叹息。

    逆流而上摊了摊手表示无奈。

    正说着,已见两个对酒当歌的成员从眼前走过,看到逆流而上招呼了一声,接着就把两张笔记本上扯下来的破纸帖在了酒馆门外的墙上。

    “靠,太狡猾了,你小子已经贴起来了。”云中牧敌惊呼,一边去看对酒当歌张贴的广告内容。

    寻人启事:寻混入重生紫晶行会中的某男玩家,知其身份者,请速与本人联系。然后是“必有重酬”四个字,写得极大。最下面的落款却是人名,而不是行会名称。

    “嗯!”云中牧敌点头敲着那张纸对几个手下说:“也这样写,不要以行会的身份出面。那样太惹人注意了。”

    两大行会搞一晚上问答,没少在掩饰顾飞实力上下功夫。顾飞被他们描述成了一个死皮赖脸混入女生行会中的极度猥琐男,总之绝不似一个厉害人物。

    “快叫行会上下动起来。”云中牧敌看到对酒当歌都贴起来了,心下着急,一边亲手掏小本写了两份贴在了酒馆门口,一边在行会里下达指示:“动作要快,对酒当歌贴过的地方,咱们要贴;他们没贴过的地方,咱们也要贴。”

    “字不错啊!”逆流而上看着云中牧敌龙飞凤舞的两张广告说。

    “哼,我和你说,咱们可是良姓竞争,大家贴归贴,不许撕了对方的啊!”云中牧敌说。

    “当然当然,必要的团结是需要的。”逆流而上一边说一边在行会里指示:“和云牧约好了,大家看到他们的广告不要撕。”

    “不撕,我们可以把咱们的广告贴到他们的上面嘛!”对酒当歌真的是不乏足智多谋之士。

    “呃,大家自己斟酌的办吧!”逆流而上的话充满暗示,但听起来却是未置可否。当领导的人,就是要掌握模棱两可的技能,这样让手下斟酌着去办。有了功劳可以揽,有了责任可以推,皆大欢喜。

    随后两大行会就风风火火地忙起来了。云端城四处街道的墙上,商铺的门上,常有人走的路上,贴满了他们的小广告。云中牧敌更是指示手下去城头以及钟楼上抛洒了一部分。

    “就让风来传递我们的信息吧!”这是云牧方面的广告词。

    一时间,云端城里城外纸花纷飞,玩家走到哪里都可见众口一词的广告,许多人已经可以郎朗背诵了。

    两大行会派出的接线员很快就开始接到来电查询,咨询酬劳的情况以及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情报。

    “您好,我们会根据您所提供的信息,酌情付给您合适的报酬。如果您有此人的情报,希望可以和您面谈。”两方接线员都以事先编制好的台词进行回应。

    于是很快就有人提出要面谈。云中牧敌和逆流而上都是心花怒放,各自设立了接待处,等候情报送上门来。

    但事情的发展很快就让两人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申请面谈的人越来越多,个个都说有情报。两人突然间醒悟:他们对那法师是一无所知啊,完全无法判断来人送上的情报是真是假。而且看此刻如此热火朝天的景象,两人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些来面谈的都是骗子。

    这也是以个人身份收买情报的一大弊端。如果是行会出面,不少人都得掂量掂量。毕竟得罪了一个行会的话后果要严重的多。但现在是个人出面,对方骗过就跑,丝毫不把你放在眼里。

    转眼间,两方接待处已经替顾飞收集了三十七个别名,负责接待的人倒也不傻,一看这情况也意识到事情不如想象。可是又不知这些人中是否有价真价实的,真是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倒是这些来捞钱的,一看眼前这情形,部分做贼心虚的就已经悄悄撤了。剩下的那可是为了钱可以不要脸的主,挺着脖子说自己提供的是真的。这三十七个别名就是这么强行吐露出来的。一堆玩家一边指摘别人是骗子,一边说自己是真的并朝接待的人索要报酬。

    眼看再不掏钱就要被PK的时候,逆流而上和云中牧敌各带人马赶到了己方的接待现场。

    看到手下收集到的一列名字,二人都是痛心疾首。

    当真是世风曰下,道德沦亡啊!连游戏里的民风都一点都不纯朴。逆流而上刚试着添加这帮人提供的人名,全都不在线,更有一个叫“蝴蝶蓝”的直接查无此人。

    “这名字谁送的!”逆流而上和蔼地问。

    有一人眼睛一亮,连忙跳出来:“是我是我。”

    “你他妈SB啊!骗人都不会,弄个查无此人,我叫你查无此人!”逆流而上瞬间暴怒,一串法术丢下去,当场把此人轰杀。

    接着法杖朝地一砸,抖落着手中那张记录着名字的破纸:“还有哪个说自己的是真的?”

    所有人不敢说话了,吐着舌头连称玩笑,一个个灰溜溜地退出去了。

    “这法子看来也不行啊!”逆流而上皱眉。

    “需要让他们出示可以说服我们的有力证据。”一名手下建议。

    逆流而上点了点头。而刚才逃走的这些显然都是骗子,心如不虚的话,自然可以留下理直气壮的理论一番。

    并不是所有的玩家都约齐了这个时间来,赶走了这一帮后,相继还有人来企图混水摸鱼。而此时开始经证实是骗人的,都受到逆流而上惨无人道的威胁。此外加上广告内容的更新,终于玩家们知道混水摸鱼在这里是行不通的,于是乎,半个小时过去了,逆流而上身边的接待处一片冷清。

    “你那边怎么样?”逆流而上发消息问云中牧敌。

    “我忙着呢!”云中牧敌说。

    “啊?你打听到了吗?”逆流而上一怔。

    “洗PK呢,老子PK值28了!”云中牧敌泣不成声,“刚才差点被巡逻兵给逮了。”

    逆流而上哑然失笑,看来云中牧敌的脾气比他火爆多了,把浑水摸鱼的全给手刃了。

    “难道整个云端城真的没有人认识他?”逆流而上想着,“不可能啊,一定是认识他的人不在线……或者,在线的人是他的好朋友……唉!!”

    逆流而上又想到他们的方案中双刃剑的一处。由于不想让其他行会知道有这么一号强人,他们对外极力隐瞒这法师实力,从重生紫晶中的唯一男玩家这个角度出发描述他。于是闻者都觉得他们是一帮寻仇的,这种情况,遇到此法师的朋友,恐怕是不会出卖他。他们不知道这其实只是大行会想找他入伙,是好事啊!

    逆流而上心下懊恼。原本觉得挺周详的计划,原来处处都有利弊。结果到现在,利的方面不得而知,弊端可是全显露了。

    负责接待的玩家半个多小时没事干,又是熬夜通宵,此时脑袋小鸡啄米似的,不住地打盹,眼看就要趴倒在桌上了。逆流而上自己也很困倦,这一晚上啥事没干,全折腾这个。看来这样下去也没个结果,不如等明天白天在线人多些的时候再试。想着正准备吩咐收摊,一人飘然而至,逆流而上抬头一看,愣道:“是你。”

    酒馆中的美女。

    美女依然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看着逆流而上说:“你们的广告成果怎么样啊!”

    逆流而上沉默不语。这女人起码可以自信地说出那法师是39级,就这点上就比其他人靠谱。她认识那人多半不假。但现在逆流而上绝不能承认自己的广告事业非常失败,否则这女人又要乘机抬高价码了。

    一千金币,掏还是不掏呢!逆流而上已经在下意识地考虑这个问题了。此时还有一个吸引他的地方,那就是云中牧敌并不在场。

    别看两人一起时相处融洽,但真在这事上,逆流而上一千万个希望自己找到法师而云中牧敌找不到。这女人此时找上自己没找云中牧敌,一大契机啊!

    花一千金币,买断这消息。逆流而上有些心动了,但很快又觉得不妥。这一晚上的经历可知现在是人心不古的世界。这女人就算收了自己一千金币答应不再告诉云中牧敌,自己又怎么知道她会信守诺言?想靠这玩艺发横财的家伙,十有八九会敲完自己再去敲云中牧敌一笔。这女人开口一千金币这么贪心,怕是更会如此。

    “逆流老大你在想什么呢?”美女看着逆流而上变幻的眼神问道。

    “美女你的价太高了。”逆流而上说。

    “是吗?”美女淡淡地笑了笑,“我以为经历了刚才的事,你们会意识到我手中信息的价值。”

    “你早猜到会是这样。”逆流而上神色一凛。广告计划他和云中牧敌一时间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这女人已经想到,反应很快,见识很远啊!

    美女却只是笑了笑。

    “现在你想怎么样?”逆流而上问。

    “继续兜售我手里的信息呀!”美女说。

    “我们想知道的只是一个名字而已,美女,你的叫价太过分了。”逆流而上没有退让。

    美女缓缓摇了摇头说:“看来你不经常做生意。但奇货可居的故事你也总该听过吧?有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玩艺,在特定的时候,就会有它特定的价值,问题只在于你能不能抓住它。”

    逆流而上冷笑:“你觉得区区一个名字就是奇货?”

    “你忙活了两天还没得到的东西,还不是奇货?”美女反问。

    “我只是忙了一晚而已。晚上人比较少,明天白天我一定可以打听到。”逆流而上说。

    美女笑笑:“我算是比较了解他的情况的。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明天白天,你遇到的情况将和今晚一模一样。因为本身就没有什么人认识他。”

    逆流而上怔了怔,随即突然笑道:“现在晚上,重生紫晶的人都不在线,明天白天她们在的时候,我还怕打听不到?难道重生紫晶的人也都不认识他。”

    “那倒是认识。”美女莞儿一笑,“但是你猜我会不会告诉她们,千万不要暴露那人的身份,因为有人在挖墙角。最近接近她们的男男女女,都有可能是不怀好意的。”

    “你……”逆流而上想不到他们的意图都被这女人识破了,“你到底注意了我们多久?” 网游之近战法师:.妙bige.com

    “哦……也没多久。只是晚上三番五次有人问我是不是重生紫晶的人,知不知道重生紫晶某个男玩家的事时,我才开始留意。”美女说,“也是从那时开始,我意识到我手中握着了一件奇货。奇货嘛,当然要好好经营一下,你放心,除了我,你绝对再找不到第二个人可以问到他的情况。”

    “唬我?哼,我倒真想试试看,你这奇货是不是真的只有你一个人把握。”逆流而上说。

    “呵呵,你尽管试。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一下,明晚对抗赛结束后,你还没试出来的话,那价格可就要涨了。你应该知道,现在还没有被淘汰的,都是不小的行会,想必都和你一样有志于挖掘强人到自己行会。呃,明天重生紫晶的对手是谁呢?我还没有去查查看呢!啧,不过没关系,以他的实力,无论重生紫晶是输是赢都会引起人注意的。不过我希望他赢,他闯关越多,引起的注意就越多,等所有大行会都想知道他姓甚名甚时,啧啧,不知道我可以要价多少呢?”美女说完后,狡黠地眨了眨眼,一脸憧憬的神情。

    没等逆流而上再开口,她已经挥舞着衣袖转过身去,走了两步却又回眸一笑:“我先走了,逆流老大你好好考虑,明天对抗赛前,价格我就暂定在一千金币。需要的话随时发信到我信箱,我的名字,是席小天。”

    说完这话席小天就飘然离去了,只留下逆流而上和几个会里的成员在发怔。

    一千金币,买,还是不买,这真是个问题!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