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一百八十章 泥土里的麦子

第一百八十章 泥土里的麦子2017-11-10 16:25:31Ctrl+D 收藏本站

    云中牧敌步伐沉稳,心中多了一个非份之想。

    不是对眼前这姑娘,而是对这姑娘所进行的任务。此间也有任务?这是云中牧敌没听说过的。大家同是战士,或许这也会是一个对自己很有帮助的任务?云中牧敌心下想着,觉得应该先把这任务套出来。毕竟套出顾飞的信息,是为了壮大行会;得知一个任务,壮大的却是自身。

    是让行会出风头,还是让自己出风头的选择上,云中牧敌痛快无比地选择了后者。

    “咳!”云中牧敌咳嗽了一声,引起了那姑娘的注意。

    “美女在这做什么呢?”云中牧敌随口问道。

    “任务。”姑娘回答。女孩子被搭讪是极平常的,尤其在游戏里大家都更厚着一层脸皮,姑娘们对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了。

    “哦,是什么任务啊?”云中牧敌继续漠不经心地问道。

    “泥土中的麦子。”姑娘回答。

    每个任务都是有名称的,姑娘说的这个任务云中牧敌可是闻所未闻。虽然听名字这任务非常朴素,但用任务的名字来判断任务的内涵显然是很弱智的。就好比一个人的名字并不能代表他有多少学问一下。

    云中牧敌怀着激动的心情,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领取啊!”

    “和这里的人说话。”姑娘说着,已经敲开了房门。

    一个佝偻着背的老者打开了房门,那眼中所闪烁着的经验沉淀出的光芒让云中牧敌一下子就心潮澎湃了。步入垂年的老人通常喜欢留下一些丰富的遗产,这个思路被诸多游戏设计者所认同。因为经常制作一些神秘老人发布一些神秘任务。看看眼前这位,隐身僻静的街区当中,如果不是有人偶然敲开这扇门,谁会想到这里有着这么一个任务?

    “年轻人,帮我个忙吧,我有些麦子散落在了市场,你能帮我找回来吗?记住,一定要在五分钟之内找到,否则麦子可能会被别人捡走了。”老者就这样对姑娘发布了任务。

    姑娘飞快地转身去了,云中牧敌连忙也想上前,老者却视他不见,退身掩上了房门。

    云中牧敌连忙上前敲门,心下着实担忧这任务因为被那姑娘领取而不对他发放了。

    房门打开,老者再度现身,望着云中牧敌,把对姑娘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云中牧敌想也没想就连忙答应,随即在任务栏中也出现了“泥土中的麦子”这样一个任务。

    任务的说明看起来实在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云中牧敌一边疑惑着,一边朝市场方向去了。

    NPC口中的市场,自然不是玩家自己形成的交易街,而是有一些系统商人集中出售系统商品的所在。这里比不了交易街那么热闹,但来来往往的玩家还是不少的,云中牧敌在市场一带四下寻觅,却始终没有找到麦子。

    难道是因为那姑娘已经把麦子捡走,所以自己才找不到吗?云中牧敌赶到市场时,刚看到那姑娘离开市场。

    云中牧敌很快转悠超过了五分钟后,一声系统提示,任务被打上了“失败”的标签。

    “有难度啊!”云中牧敌动容了,正这时,他看到那姑娘又一次在市场现身。

    看到云中牧敌,姑娘也笑了:“你领任务啦?”

    云中牧敌点了点头。

    “找到麦子了吗?”

    云中牧敌摇了摇头。

    “嘿嘿!”那姑娘脸上浮现出诡异地了笑容,不慌不忙的对云中牧敌说:“好好动脑子哦!”

    云中牧敌细细咀嚼姑娘话中含义,依然不得其解。

    一分钟后,姑娘问他:“想到了吗?”

    云中牧敌茫然地摇头。

    “呵呵,这任务叫什么名字?”姑娘发问。

    “泥土中的麦子。”云中牧敌回答。

    “答对了!”姑娘为他鼓掌。

    云中牧敌继续茫然。

    “所以呢,这麦子应该在泥土里找呀!”姑娘说。

    “呃?”云中牧敌怔了怔。

    “你看!”姑娘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一处墙角,揪住从地上泥土中露出的一截破布,用力一扯,一个小布袋到了她的手中。

    “这就是泥土中的麦子啦!”姑娘快活地对云中牧敌说。

    “加油吧!”姑娘说完已经转身去了。

    云中牧敌目瞪口呆,他发现,他从一开始就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这任务似乎仅仅是一个相当初级的“找东西”类任务,此类任务因为系统乱七八糟地藏起任务物品一直遭到玩家诟病。但是,这姑娘似乎是在反复刷取这个任务,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小任务,为什么要会这么做?

    云中牧敌觉得这当中必有什么玄妙,于是将此次已经失败的任务放弃后,重回老者那里领取了一回。

    这次已知目标,但掩在土里的一小截碎布头岂是那么容易发现的?结果又一次超时告负。如此来来往往一直到了第七次,对市场每一寸土地都了若指掌的云中牧敌终于成功在五分钟之内揪到了碎布头。

    云中牧敌发出兴奋地怒吼,匆匆回到接任务处,无比激动将小半袋麦子交还给了老者。

    “谢谢你啊年轻人,你可帮了我大忙了!”老者说着,递上奖励,云中牧敌接过一看,十个银币。

    “怎么会这样……”云中牧敌喃喃自语。仅仅是这点奖励吗?云中牧敌心有不甘。如果仅仅是这点奖励,那姑娘为什么会反复刷取?想着这问题时,云中牧敌四下一打量,意识到那姑娘不知何时已经不在。连忙发消息询问负责盯人的行会成员。结果会员比他还要茫然:“老大你不是已经去和他接触了吗?”

    “呃……这个……”云中牧敌实在不好说他因为壮大自己的一己私欲暂时抛弃了壮大行会的远大理想。

    第三次出击以目标人物失踪告终。同时给云中牧敌留下了深深的疑惑。

    “这么一个简单的任务,为什么她会反复领了那么多次?”

    这个问题徘徊在云中牧敌的心头,缭绕不去。可惜他的两个行会成员此时已经没在这边盯着,否则一定可以告诉他:会长,你也来来回回反复了七次……

    不过正事还是得接着办,云中牧敌继续接受着手下的报告,有人称在拍卖行看到有重生紫晶的姑娘在闲逛,而且拍卖行里此时也没什么人。云中牧敌闻讯飞快赶到,冲进拍卖行仅五秒就退出来了。

    守在门外的两个行会成员疑惑不解。

    云中牧敌很没好气:“拿钱收买细腰舞?你俩有脑子没!”

    失败……云中牧敌的金元攻势最终的结局就是失败,而且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失败。

    “哼,不过是想知道个名字嘛,又不是什么多大的事,居然还想拿钱来买,你当我们是什么人嘛!”云中牧敌找过的某姑娘如此扔下话来。

    云中牧敌痛心啊!如果一开始找到的就是这位姑娘,恐怕根本连钱都不用花就已经打听到了。但现在,由于接触过的第二位姑娘对他的曝光,反而引起了人家的极度不满,彻底不愿说出顾飞的姓名。而且对云中牧敌以及他的行会献上了最深刻的鄙视。

    更让他哭泣的事他还不知道。

    顾飞在下午时已经悄然上线,看着还在满城飞舞的小广告,顾飞觉得他们如此辛苦找了这么一天也真是不容易,原本是想主动和他们联系一下的。结果却因为出了这档子事,姑娘们众口一词在劝说顾飞。

    “哼,有钱就很了不起吗?”这话从网游第一金币战士细腰舞口中吐出,显得格外的掷地有声。连细腰舞都是这种态度,区区云中牧敌真显得猥琐不堪。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妙>比<閣

    “金钱绝不是万能的。”众姑娘齐声呐喊,以一贯的歪楼精神将话题越扯越远。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一上线就被扯进行会频道参加讨论的顾飞,一时间只觉得一头雾水。

    七月代表官方发言,把情况大致叙述了一番。

    “呃,现在挺多行会都想拉你过去,你如果想走的话,记得打声招呼。”七月最后说。一站到行会的立场上发言,七月总是这样公事公办的面孔。即使心中也很认可顾飞,不希望他离开,表现出的态度却是尊重他的选择。

    行会里的每个成员都能开心,这是七月最大的心愿了。如果有人觉得有更好的选择,七月都不会阻拦。曾经因为顾飞一走行会就会解散,已经勉强顾飞留过一回,加上中间解决不笑的事,不知不觉间,行会已经收了许多顾飞的好处。

    “希望他不会走……”七月心底是这样想的。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