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一百八十六章 积分制

第一百八十六章 积分制2017-11-10 16:25:39Ctrl+D 收藏本站

    顾飞回身面对樱冢月仔,正赶上他用一种非常钦佩的目光仰视着顾飞。

    “你找我有什么事?”顾飞问。

    樱冢月仔抹了把嘴:“早上那美女,叫什么名字?”

    “呃?你连这都没问出来吗?”顾飞见识过樱冢月仔那无耻的纠缠,虽然也知道茫茫的莽莽也是意志坚定,极其倔强的类型,但两人相较之下,总会分个高下,顾飞本来是看好樱冢月仔的,因为他的无耻猥琐已经让整条交易二街的人为之倾倒。

    樱冢月仔略有几分颓然地摇头:“狠,那女人太狠了。”

    “怎么?”顾飞问。

    “早上我跟着她一直去了练级区,直冲高级地带,我还当她是要和我一起越级开练了,到了那里,她突然就抱住我……”

    “哇,太火爆了吧!!!”顾飞惊呼。

    “是够火爆的。”樱冢月仔苦笑,“然后就被十几只小怪团团围住,再然后就直接回城了。”(本来想让樱冢月仔用更火爆的词汇来形容,但想最近和谐之风吹满地,估计用了就成口口了……)

    顾飞目瞪口呆:“那她呢?”

    “比我死得还早。”樱冢月仔说。

    “太彪悍了。”顾飞说。

    樱冢月仔痛哭流涕:“我好后悔啊……”

    “知道厉害了吧!”顾飞替他叹息。樱冢月仔是弓箭手等级榜上排名18的人物。能到这排位,经验值恐怕距离升上41也不远了,但眼下这一挂……啧啧,顾飞对着樱冢月仔用了个鉴定术,等级标着个39。

    “我当时怎么会紧张了?我为什么没有乘此良机摸上两把!”樱冢月仔不住地懊悔。

    顾飞:“……”

    “如果是千里兄弟你,一定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樱冢月仔仰慕的目光又投过来了。

    “我要走了。”顾飞已经不想和这人多说话了。刚才这人往顾飞身边一站,就能引起云中牧敌对他的误会,可见此人的形象已经是多么的深入人心。

    “哎,别忙走啊!你还没说那女人叫什么呢!”樱冢月仔连忙来追,掉了一级倒没有让他的速度落下多少,还是不输顾飞的。

    面对云端城流氓团伙的领袖,顾飞觉得自己非常有义务保密女孩的信息,即使对方是茫茫的莽莽也应该如此。事先征求一下茫茫的莽莽的意思倒是一个很合理的作法,但问题是此刻茫茫的莽莽并不在线。

    “我不知道。”顾飞只好这样说。

    “怎么会?你们不是认识吗?”

    “咱俩也算认识,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顾飞举了个鲜活的事例。其实他是听过来着,只是没记住罢了。

    “我叫樱冢月仔。”樱冢月仔说。

    “嗯,她没这样对我介绍过她自己。”顾飞说。

    “不会吧?”樱冢月仔眯瞪着眼,企图从顾飞的表情分辨出他话的真假。

    顾飞眼睛突然一亮,指着樱冢月仔的身后:“看,美女。”说完调了头就想跑。

    结果樱冢月仔对于顾飞那句话居然置若罔闻,头都没朝后扭一下,立刻迈步追赶顾飞,没跑出几步就已经赶到顾飞身前把他拦住了。顾飞对此自然大为惊讶,想不到樱冢月仔竟然会不上这种当。

    樱冢月仔叹着气,摇着头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

    “什么意思?”顾飞不明白他为什么没头没摇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在一片森林里最高的那棵树木,总是会先被大风吹倒。那姑娘就是我眼中的森林里最突出的一棵,我这股大风从此只会吹向她。至于其他花花草草树树的,已经根本不在我的视线之内了。”樱冢月仔忧伤道。

    樱冢月仔对成语的使用和解构令顾飞叹为观止,更惊讶地当然是这家伙似乎是在用这话表达他是一个对感情认真专注的人,这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乘着他忧伤的劲,顾飞转了方向又想溜走。樱冢月仔看起来对于死缠烂打一个男人缺乏持久的毅力和兴趣,这次竟然再没有追来。顾飞回头观察情况,看那家伙孤独地站在街道上,似乎也有几分可怜。一时同情心起,朝他挥了挥手:“我打听到她名字的话会告诉你的。”

    樱冢月仔大喜,一个箭步又追了过来:“真的?”

    “真的真的……现在,你让我先走吧!”顾飞说。

    “兄弟准备去哪?”樱冢月仔的意思看起来是想送顾飞一程。

    顾飞怔了怔,突然想起一事,飞速看了眼时间,同时看到一直在闪的消息提示。

    时间让他哀号,之前一直没功夫看消息也让他很忧伤。

    此时已经七点零三分,佣兵对抗赛可是七点准时开始。顾飞和云牧行会的人纠缠太久,居然耽误了时间。

    而这一场比赛看起来并不如何激烈,因为顾飞没有到场几人都只是淡淡地询问了一声,根本就没人急切。顾飞心有不甘,告辞了樱冢月仔急匆匆赶到佣兵大楼外的传送阵,但一板一眼的系统大神岂会容忍这种失误,传送阵此时已是只出不进,顾飞尝试了各种姿式,一无所获。

    正准备发消息向佣兵团的同志们打听一下战况,传送阵白光闪动,五个熟悉的身影渐渐浮现出来。

    这么快已经被传送出来,且五人都是一脸轻松,这场比赛的胜负已经不需多问。

    碰头后的六人自然是朝小雷酒馆去了,沿途顾飞向五人打听,得知对手也只有六人,且没有什么顶尖高手后,心中好受了不少。

    来到小雷酒馆落座后,韩家公子开始讲话了:“这次对抗赛后,佣兵团的生意将走上正轨,我们恐怕会经常面临一些分配报酬的机会。钱这东西总是会伤感情的,所以,我们有必要认真地明确地详尽地,制定一套分配制度。”

    “平分呗!”顾飞不以为然地说。

    “这可是一个会相当影响感情的分配制度。”韩家公子说。

    “平均主义,这是原始人的做法!”其他人似乎也不同意。

    “那你们说。”顾飞道。

    “当然是要选择更符合我国国情的按劳分配了。”其他人众口一词。

    “你们早就商量好的吧?”顾飞说。

    五人相视一笑说:“我们是过来人嘛!”

    “哦,那具体是怎么艹作?”顾飞问。

    韩家公子清了清嗓子:“我决定,本佣兵团将采用积分制。就让我这个团长大人辛苦一些,负责记录我们每个人在每次以佣兵团为单位参加的集体活动中做出的贡献,贡献将换算成积分,积分多者,自然会得到较多的奖励。”

    显然剑鬼佑哥他们对这种法子司空见惯,并没有任何疑问。

    “积分会采取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其实这次对抗赛,我已经将每场比赛当作是一次任务,试着在进行记录了。”韩家公子说。

    “是吗?”这消息五人都是头回听说,立刻纷纷表示要求一观。

    韩家公子从口袋里掏出个小本扔在了桌上。几人围上观看,其他几人就是看看韩家公子是如何公平公正的,而顾飞则是以渴求知识的精神虚心上前学习。

    大家随手翻了页,看到的是与牧云佣兵团那场比赛的积分情况。该页上罗列着各人的名字,顾飞大致一观,从心底里感叹人脑到底是比电脑先进。如果让系统来计算这种贡献,许多无法用数据表达的东西肯定会被忽视,而此刻韩家公子的小本上却把事无巨细都统筹在内。

    举例来说,佑哥为比赛准备情报的工作,就获得了10个积分。而这种贡献,显然系统是统计不出的。

    在这一战中先后牺牲的成员,都被视为做出贡献而获得积分。而最后孤军奋战的顾飞,则更是因其重要姓直接获取了50的高额积分。

    几人逐个扫下,没有看出什么毛病,纷纷赞叹韩家公子细心公正。正说着,这页看罢,随手翻至下页,出现了韩家公子本人在本战中的积分情况,只见上面赫然写着:

    韩家公子

    战术设计:20分

    大局战略设计:30分

    指挥:10分

    才华横溢:10分

    英俊的外表:10分

    团长补助:10分

    为凑整数:10分

    总计:100分。 医妃狠凶猛:t.cn/RAjbWDR

    众人骇然变色,匆匆又翻了页,发现韩家公子本人在每场比赛后都会因上述内容稳获100以上的积分。

    在与紫晶佣兵团那一战中,御天神鸣和战无伤因“不听指挥”“不分敌我”“重色轻友”等一系列问题分别获得了-100的伟大积分。

    “总分如果出现负数的情况,将被延续到下次任务,在你赢得的积分填平它之前,你不会分到任何酬劳!”韩家公子指着这里严肃地对几人说。

    说完就把小本揪了回去:“好了,我该写今天的了。”说着掏出羽毛笔认真写道:千里一醉,旷工,-200分。

    “靠!”顾飞拍案而起。御天神鸣和战无伤也跟着起义了:“我们严重不同意这种积分制。”

    “韩家公子,不要脸,-500分!!!”御天神鸣嚷嚷。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