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一百九十一章 银月佣兵团

第一百九十一章 银月佣兵团2017-11-10 16:25:45Ctrl+D 收藏本站

    有关银月的佣兵团,的确没什么太多可说的,无非就是银月有一个可以强化所有人的技能,可以短时间内让整体的实力大上一个台阶。佑哥踌躇满志,誓要用鉴定术挖掘出银月的这件装备到底是什么。

    “如果挖出来了,可以加多少积分?”佑哥问剑鬼。

    “这也要分?”剑鬼惊讶,随即觉得佑哥也挺辛苦挺不容易的,在实战中,六人以他这个骑士的存在感最薄弱。像剑鬼御天神鸣他们这些顶尖高手,对付一般玩家有没有骑士给个祝福状态都无所谓,甚至牧师都敢于不带。韩家公子敢于无耻地拿英俊和才华来索分,佑哥至少还没到这个份上。就冲这个不无耻,剑鬼终于点点头说:“那就给一分吧!”

    于是佑哥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顾飞跟着“咻”一下又闪到了剑鬼身边:“那砍死银月可以给多少分?”

    “这个,要看时机场合以及对整个战局的影响来评判了。你看……”剑鬼滔滔不绝地分析起来了。韩家公子很同情地望着顾飞:“你问了一个你不该问的问题。”

    顾飞的确很痛苦,因为剑鬼说话术语忒多,他基本听不懂。还好一分钟过得很快,冷却一结束,顾飞连忙又“咻”一下闪到另一边去了。

    韩家公子站起身来:“我先走了,战场里见。”

    几人很是诧异。自从小雷酒馆的这间包间成为公子精英团的貌似据点后,就数韩家公子在这里待的时间最多,而且从来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哪怕是有事,也会掐着点慢条斯理的,仿佛不多喝那一滴酒这曰子就没法过了。

    可今天这是怎么了?众人很是惊奇地望着他。

    韩家公子斜视了顾飞一眼:“再看他这么闪下去,我要吐了。”说完端着杯子就走出去了。

    “今天和银月行会这一场,用不用蒙脸?”佑哥突然问。

    “唔,那个卑鄙无耻的家伙,的确需要适当提防。当然,我是不怕的,主要是说你们。”顾飞说。

    众高手顿时觉得顾飞是在践踏他们身为高手的自尊,纷纷表态要在光天化曰之下和银月决一死战。

    末了,佑哥奇怪地问了句:“听你的话,你对银月成见很深啊?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你到了月夜城就拿人家洗PK上去劈了人家,然后和对方一个行会对峙,再然后才引出月夜城的行会纷纷起义。坦白说,如果没你,人家这会在月夜城小曰子过得滋润的很,人应该是恨你都来不及,怎么现在看起来是你和他苦大仇深的样子?”

    “我苦大了吗?我仇深了吗?我只是不齿那家伙的为人罢了。”顾飞摊手。

    “他为人怎么了?”几人一起问。

    顾飞这才想起自己在牢里见识的银月猥琐样这帮人是不知道了,当下一讲,不出顾飞所料,御天神鸣和战无伤同时逃起来了。

    战无伤一拍桌面:“太过分了!好可怜的茫茫的莽莽,她现在在哪呢?我觉得她很需要一个有宽阔胸膛的男人为她遮风挡雨,抚慰她受伤的心灵。”

    “你说的这个男人难道是你?”顾飞斜视他。

    “如果她需要,我不会介意。”战无伤厚颜无耻。

    再看御天神鸣,此时心里似乎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主要是因为他心里还装着个葡萄,一时间被搞得心猿意马。从样貌角度来说,茫茫的莽莽是要强一些的,而葡萄姑娘看起来对御天神鸣也是略有意思,这让御天神鸣也觉得不好放弃。真是难以抉择啊!御天神鸣叹着气,端起酒杯一吟而尽。如此豪迈的吟法让众人看着极其恍惚,以为是韩家公子穿越回来了。

    “如今的网络世界真是不纯净,无耻的人远比不无耻的多。”剑鬼感慨。

    “严重同意。”顾飞表态,说完又“咻”一下瞬间移动了一下。

    “啊啊……好晕……真的好晕,原来喝了酒看你瞬移真的会头晕想吐……不行不行,我也要出去。”御天神鸣说着也要起身。

    “时间也差不多了,现在可以过去了。”佑哥看了看时间后说。

    于是几人一同起身,撩开帘子朝外走了没几步,正与一行也要出酒馆的人相遇,四目一对,顾飞先是一怔,对面的人反应则多了,极为热情地冲了过来:“啊,千里兄,真巧,在这遇到了。”

    “是啊,真巧。”对方如此热情,顾飞也不好据人千里之外,只好也淡淡地应了声。

    后面的佑哥等人都快凝固成雕像了。因为眼前这人不是别人,就是银月。刚刚在包间里顾飞极尽鄙夷不齿来着,怎么出门撞见,银月竟对他如此热情?而且连他的名字都知道,这两人私下有什么猫腻吗?

    顾飞方才给几人叙述银月的无耻行径时,长话短说,所以略掉了二人在牢里的交集。就是把银月如何把责任推给茫茫的莽莽,甩下她逃之夭夭的行为说了下。

    两人各自招呼了一声,银月目光把公子精英团的其他几个也扫了一遍后问:“这是千里兄弟的同伴吗?你们这也是要去参加佣兵团对抗吧?”

    顾飞笑着点了点头:“更巧的是,我们的对手正好就是你。”

    这话让银月一怔:“公子精英团?风筝佣兵团?”

    “就是我们。”顾飞说。

    “你们……不是一共六个人吗?”银月又数了一遍人。

    “嗯,SB团长先去了。”顾飞说。

    “SB团长”这个称谓似乎赢得了御天神鸣等所有人的好感,大家立刻都跟着顾飞的话狂点头。

    “哦,那咱们一会战场上见喽!”银月说着朝顾飞伸了只手过来。

    “战场上见。”顾飞一动没动。

    银月神色略有几分尴尬,却也只是一笑置之,道了声“先走一步”后,收回了手和他的几个同伴就去了。

    “你俩怎么还认得的?”也出了酒馆走在路上,佑哥等人开始盘问顾飞。当初月夜城顾飞可是从头到尾都蒙面的人,无人知其身份。

    顾飞只得又把狱友的事交待了一番。

    “这么说,他还不知道你就是27149喽?”佑哥说。

    “原本不知道,不过,如果聪明的话,也许现在他就已经猜到了。”顾飞说。

    剑鬼点了点头:“我和他打过照面,也交过手。他应该认得出来我。”

    “我也射过他一箭。”御天神鸣举手。

    “乖。”顾飞摸了摸他的头。

    “滚!”御天神鸣伸手去打,顾飞却又一次一分钟到了,“咻”一下闪了一个身位。

    几人说着,已经来到了佣兵大楼外,从传送阵进入了战前更衣室,却没见到韩家公子的身影。

    “这家伙不会不来了吧?”几人嘀咕,此时距离开始只剩五分钟,正准备发消息问一声,白光一闪,韩家公子拎着俩酒瓶现身了。

    进了战场他立刻关注了一下对方的参战人数。

    “哟,就来了十个人啊!”韩家公子说。

    “看来他们对风筝打法很顾忌。”佑哥说。

    “当然,他那打法,最怕我们的大风筝的。即使他想到出动的人太少可能会是上了我们的当,他也不得不这么多。”韩家公子说。

    “为什么?”

    “说实话,他那种打法偶尔用一两次当当奇兵还可以,现在全‘平行世界’的玩家都知道他满城尽带黄金甲了,只有SB才会和他们正面对抗。”韩家公子说。

    “他们一路杀过来的佣兵团,好像都是和他们正面对抗被打败的。”佑哥说。

    “说明那些都是SB。”韩家公子不屑道。

    “……”

    “大风筝战术其实也只是奇兵,不可能反复使用。银月想必也是看穿这一点,他明知我们不会反复用这打法,却还是装作很怕的样子只来了10个人,其实就是在心理上向我们示弱,然后诱得我们和他正面对抗罢了。其他那些败下阵的佣兵团,一定都是被他示弱的伎俩给骗了,以为正面对抗也没什么问题,结果小视了银月的那个变态技能。”韩家公子说。

    “你是说,银月其实已经明白你的意图,他是将计就计,假装上当,然后就骗得我们去和他正面对抗?”几人的头都有些晕。 分手妻约 t.cn/RAjjjGi

    “是这样。”韩家公子说。

    “呃,我说一句。”剑鬼轻易是不说话的,于是大家立刻很认真地望向他。

    剑鬼却只是望向了韩家公子一个人:“你会不会又想太多了。上次在月夜城的时候,你就想深刻了,事实可以证明,银月的脑袋没有你那么复杂,你能不能简而化之一下?”

    “想那么多干嘛,直接砍完了呗!才十个人。”顾飞说。

    “你看,这就是中了计的典型。”韩家公子指着顾飞说。

    “那不一样。”剑鬼摇头,“因为千里的确能砍了他们。”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