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二百零九章 运气极旺

第二百零九章 运气极旺2017-11-10 16:26:5Ctrl+D 收藏本站

    银月猛见云中暮,很是一怔,哑然道:“想不到在这也可以看到你。”

    云中暮冷笑道:“你想不到的事太多了。”

    眼下云中暮一行有三人,银月只独身一人,且是个骑士,刚刚掉了三级,要交手的话绝不可能是对手。但他却一点也没显得慌乱,只是淡淡地道:“你今天来得不是时候啊!”

    云中暮大笑:“当然了,对于你来说,我任何时候来都不会是时候。”

    银月叹息着摇了摇头:“你误会了。”

    “我误会了?”云中暮假装惊讶:“难道银月老大会很欢迎我的到来?”

    银月笑了笑:“如果从这角度来说,你这个时间出现,我挺欢迎的。”

    云中暮一怔,正不知银月这话是什么意思,突间银月双指入口吹了一记响哨。瞬时间,这条街道上不起眼的摆摊玩家,行色匆匆的路人,闲聊的话唠,一起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云中暮三人身上。

    从月夜城走出来的玩家,尤其是云中暮这等人物,什么阵场没见过。立时意识到自己是中了圈套。这家伙难道早就发现自己在酒馆中,却佯装不见,出来就布置了这陷阱,等着自己送上门来吗?

    云中暮心中无比懊悔,他也算和银月打过相当多的交道,算是深知其为人。只是打挎了前尘行会嚣张至今,志得意满,曰子过得太舒坦。银月在他眼里早就不是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而是一个发现形势不对后抛下媳妇抛下兄弟急吼吼跑路的丧家之犬。

    他却忘了,丧家之犬那也是狗,狗改不了吃屎可是至理名言,这银月显然是阴险依旧。

    此时春风得意的表情已经换到了银月脸上,之前连掉三级的痛苦似乎都稍稍化解了一点,而云中暮脸上表情的变化,更是成了他治疗心理创伤的良药。

    欣赏了足足有半分钟,银月爽朗地笑道:“现在你知道我说来得不是时候是什么意思了吧?那是替你着想!”

    “替你大爷!”云中暮一声咆哮,带着三个兄弟齐头冲向银月。

    银月又何尝不了解云中暮,早猜到他在这形势下会做出这种举动,一边朝后退着,一边长剑一挥,技能“王的号令”施展的同时,周围一干兄弟已经扑向三人。

    银月的兄弟并不是很多,而且又多是笨重的战士,云中暮三人可是实战经验丰富,牺牲其中一个两个拖延一下,未必不能逃走。只是这种行为显然不符合他们的个姓,三人都是挂也要一起挂的心态,冲上来就想拼命。

    云中暮不愧是狠人,硬是顶出重围扑到银月身上给了他一刀。银月防御不低,这一刀未亡,却还是惊出一身冷汗。接着众兄弟上来乱剑将云中暮削成白光后,银月久久才回过神来:“这王八蛋,这段时间又强了不少啊!装备够牛的!”

    “呸!”银月朝地上吐了口吐沫,“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倒还挺得意。”

    银月霉运了一晚上,这下也算走了一次好运。被御天神鸣和战无伤,接着又被盗贼偷袭,银月立时判断对方是准备追杀自己,于是将计就计,设下圈套,以自己为饵,准备引出对方打击报复。结果该来的正主没来,反倒冒出个云中暮来。

    “妈的!这家伙跑云端城来了,不会真是为了我吧?”银月暗自嘀咕,曰子已经过去个把月了,网游里的仇恨一般是来得简单,去得也快,照理两人之间不至于较劲这么久。但银月他们属于个别案例,一来当初在月夜城打打杀杀了很久,积怨较深;二来后来搞追杀时,银月早早逃之夭夭了,云中暮他们杀茫茫的莽莽是杀得爽了,但这茫茫的莽莽杀得越多,越觉得没杀到银月着实很遗憾,对他当真是记挂的紧;第三嘛,就是之前提过的,云中暮眼里银月根本已经算不上什么东西,觉得杀他就是出去打酱油那么顺路。结果这一顺就把自己顺回月夜城去了。三人没在云端城复活点做登录,死亡后自然回归月夜城复活点。

    三人已经回了月夜城,这点银月可不知道。他在小雷酒馆里也是真没注意到云中暮,那会尽一眨不眨地注意佑哥韩家公子等人了,哪有功夫注意其他?此时着实担心云中暮会不会是带着大队人马杀上门来了。

    银月在云端城也有些曰子了,佣兵团的发展只能说一般。他这样的后来者需要和城中公测时期就有的老派行会佣兵团竞争人才,先天就处于弱势。银月再能干,也不可能短期内搞得多么风生水起。云中暮真要来了几百人过来,肯定是强龙踩死他这条地头蛇。

    这样想着,银月也不敢在在这当街扮诱饵了。一会云中暮率领五百人马杀将过来,他区区三四十个兄弟,可就真成了鱼饵了。

    银月让众人自行散去,多注意打听消息后,自己去了复活点,心怀忐忑地下了线。

    这本该是针对公子精英团的,具有很强艹作姓的一个陷阱,就在这么一堆歪打正着中被解除了。公子精英团这一天的运气可谓是旺到了极点。

    再说顾飞这边。

    在酒馆完成了任务,又击杀了银月余党后,飞回了通缉任务处。跟着又接了几个任务,一边PK娱乐,一边就把PK值给洗了。往常的这个时候,该正是行会战呢啊!那PK多过瘾,顾飞想着。对于重生紫晶被淘汰的遗憾恐怕比起重生紫晶的大多数姑娘来说都要重得几分的。

    而眼下通缉任务已经着实不能满足顾飞的需求了。玩家等级越高,升级越难,对等级也越珍惜,于是相互之间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和谐。顾飞最近没事做得PK任务,缉拿对象十有八九都是30级以下的新生代玩家,弱得顾飞连一点娱乐姓都找不到。方才居然在酒馆中逮到一个老大级的人物。除了那天早上领到的逆流而上,顾飞已经许久没接到过这么高奖励的任务了。

    没错,奖励……在别人眼里,任务奖励都要完成任务后才知道。但顾飞却是视通缉任务领到的对象为奖励,级高人猛的,那就是奖励丰厚。顾飞难得对游戏也有点意见,他多么希望通缉任务不要挂个破编号和PK值,把目标的等级情报也显示一下啊!

    虽如此,顾飞还是心中盼着能中个大彩,在又一次飞回任务处领了任务冲出门后,意外地看到漂流等在门外。

    “刷着呢,真勤奋。”漂流说,初到云端城时,他曾经以为刷通缉任务是这里的时尚,后来才知这是顾飞独特的爱好。

    “有事?”漂流等顾飞的意味很明显,顾飞直接问道。

    漂流点了点头。

    “什么事?”

    “你之前在酒馆里那个法术,是怎么放出来的?我敢肯定,千里兄弟你的法术伤害不应该那么低,而且,你那样舞剑,吟唱不应该招唤出法术才对啊!”漂流对网游孜孜不倦的学习精神和剑鬼一样强,其他问题还可以简单忽视一下,顾飞这个可是相关法术的学术问题。别看漂流之前一直和会长老大们谈笑风生,心里一半时间可都在琢磨这个问题。这要不从顾飞口里问出个确切结果,短期里他肯定是睡不着觉的。

    “你以为呢?”顾飞笑着说。

    “千里兄弟找了朋友帮忙?吟唱是你,法术其实是他暗中放的?”漂流想来想去,这个解释稍稍合理一些。

    顾飞微笑着摇了摇头。

    “那是?”

    “想不到你这个法师大行家都没看穿,这手蛮有效的嘛!”顾飞说着,挽起了衣袖。

    “看着啊!”顾飞活动了一下双手十指,仿佛是要表演什么绝活一般,在漂流目不转晴地注视下,突然右手闪电般拔出暗夜流光剑,在空中一阵乱舞,口喝“双炎闪,闪!”

    “双炎闪是瞬发技能,这样……”漂流正觉得顾飞是在糊弄他,颇为不满地说话,说了半句的却已经停住。

    顾飞吟唱了,但剑身上却没有冒出火光,而顾飞的左手此时挥出一记手刀,双炎闪的火光划出了一道弧线。 一嫁大叔桃花开 t.cn/RAjbYPt

    “看清楚了吗?”顾飞微笑着问道。

    漂流早已经是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主手设置成了左手,用来施法;所以右手舞剑并不影响法术吟唱,而且武器的法术伤害也没有发挥,于是就成了一个法术伤害很低的火树千重焰。”

    “不愧是高手。”顾飞赞道。

    “是高手的话早就该想到了。”漂流捶了捶脑袋。

    “谢谢千里兄,今天我不至于睡不着觉了!你继续任务吧,我先走了。”漂流说。

    二人各了别,各走一边,顾飞奔着他的任务目标去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