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一百七十九章 绳桥

第一百七十九章 绳桥2017-11-10 16:27:38Ctrl+D 收藏本站

    战无伤像个腊肠一样挂在两根长木之间,以他的吨位尚不至于随风飘荡。至于一桥的人都掉下去了……这点战无伤也没功夫关注,他自己还没脱离险境呢!

    “坚持啊,无伤!”御天神鸣蹲了在他跟前,很高兴。

    战无伤双膀使劲撑着,咬牙切齿:“快拉我上去。”

    “没有位置啊!”御天神鸣左右看了看说。的确,虽然发生了这么悲惨的事,但这并不是马上腾出空地的理由,山路上依然是那么多人。虽然拥一拥再多进来一两人不是难事,但问题是没人敢挤,这一挤很容易出事。

    于是战无伤继续像个展览物一样挂着,并得到大家的点评,还有人为此下注。

    “你说他还能坚持多久?”

    “五分钟,我押五分钟。”

    “六分!!”

    “七分!!!”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

    可爱的玩家无时无刻不在发掘着游戏的乐趣。

    不过战无伤显然比他们想象的都要爷们多了,已经过去十分钟了,依然很潇洒地挂着。维持这个处境靠得主要不是力量,而是耐力,而耐力在游戏里是比较模糊处理的一个属姓,在各个方面都有系统的补助。此时看战无伤的状态,挂上个把小时似乎不成问题。

    还好现实不至于这么残酷,十多分钟过去后,御天神鸣他们这边的人群总算有了松动,大家开始了拯救战无伤的行动。

    如顾飞这种没力量的家伙是不敢上来帮忙的,他们极有可能没把战无伤拉上来,自己反被战无伤的反作用力给带下去。最后是重生紫晶的六月的雨和另一个战士一同出来,把战无伤给拽了上来。战无伤很痛苦,自己挂在那已经够尴尬了,现在还是被姑娘给救了上来,从今往后何以立足啊!

    眼看着战无伤脱困,两边山道上再次响起极其热烈的掌声。随后玩家们又反应过来一个问题:桥没了!还有一半佣兵团的人没过来呢!怎么办?

    还没等玩家们进行更深一步的思考,顾飞他们这边已过桥的人群中钻出了逆行的几人,来到这断崖边,看了看后,和对面山路上的人交流着,把两根长木扶了扶正,开始了铺桥工作。

    “纵横四海的?”众人恍然。

    韩家公子点了点头,很显然,倒影年华已经又在团长队伍里给众人说过了。

    “纵横四海是有备而来的。”韩家公子对身边几个家伙说,“他们上次就是走到这后没能再继续下去。这次招了佣兵团,顺便也带上了过这断崖的设备。”

    “都是他们自己弄的啊?”大家打量着纵横四海的行会成员不住地从口袋里掏出木板在长木上铺着。

    “嗯,真不容易!”韩家公子也感慨,游戏里是没有木匠这职业的。这么些个铺桥板子,也不知纵横四海的是如何伐木制作出来的。

    新的桥很快铺设完毕,有了前车之鉴,后面再过桥的玩家都万分小心,也没人再在桥上装B耍大胆了,大家都安安静静,小心翼翼地走过。

    顾飞他们也随着人群继续在山路上挺进。不大会到了第二个过桥处,一人一人依次走上,轮到战无伤时,无数玩家望着他,目光非常诚恳:“兄弟,你最后一个过行吗?”

    战无伤泪流满面地点头,蹲到一边墙角去了。

    顾飞等人很仗义地过了桥后等着他。战无伤倒也没真成最后一个,一个纵横四海的玩家留在最后示意战无伤先过。悲剧总不至于屡次上演,战无伤成功过了桥后,纵横四海的玩家随他身后,把铺好的桥又一块一块给拆了下来。最后那两根几乎五米长的长木直接往口袋里一塞,有如魔术一样让人叹为观止。

    队伍在走走停停间继续前进着,断涯数下来已经过了有四个。而在又一次队伍停顿后,久久不见恢复。各佣兵团长向不知情的团员们回馈信息:前方新的断崖距离过长,纵横四海准备的搭桥长木不够长度,正在想办法。

    等了良久,突得一直处在队伍末端的那位负责过崖拆桥的纵横四海玩家来到公子精英团跟前,望着顾飞说:“千里兄弟吗?我们会长请您到前面去一下。”

    “我?”顾飞不解。

    韩家公子却是一脸不出我所料的得意笑容,拍拍顾飞说:“走吧,我陪你过去。”

    “不用桥就可以过断崖的,会长说只有你。”那玩家回答说。

    顾飞点了点头。之前虽然他也跟着众人一起走桥,其实对他来说没这个必要,用个瞬间移动那些断崖他都可以飘过去。其实也不只他,如第一道断崖不过三米,这是个沙坑跳远时所有人都可能达到的成绩,但问题眼下这个是悬崖,要跳过去,心理障碍可不是那么容易克服的。

    在韩家公子和那纵横四海玩家的陪同下,顾飞有如救世主一般来到了队伍最前列。眼前这道断崖估摸着得有七八米,断涧升起的雾气让对面山路看得都有些云里雾里了。无誓之剑倒影年华风行三位纵横四海核心老大正愁眉苦脸地蹲在最前,一见顾飞到了,连忙迎了上来。

    “木头不够长,没想到还有这么宽的一道沟。”无誓之剑说。无数玩家都把这断崖称之为“沟”,主要是从心理上暗示自己这没什么可怕。

    顾飞望了眼问:“那打算怎么办?”

    “用绳子。”无誓之剑说。

    “唔?我先过去,然后拉根绳,大家吊着绳过去?”顾飞问。

    “嗯!”无誓之剑点了点头。

    顾飞站在断崖边朝下望了望,笑道:“吊绳子,不害怕吗?”

    无誓之剑叹了口气:“是有好多人不敢过了……没办法。不过这沟千里兄弟你能过去吗?”

    “我差不多吧!”顾飞点点头。

    “那么麻烦了。”无誓之剑说。

    “嗯,让大家给我闪开点道吧!”顾飞说。

    “嗯?”无誓之剑不解。

    “太宽了,光靠瞬间移动过不去,我得跳一段。”顾飞说。

    无誓之剑再度怔了怔,一竖大拇指:“千里兄弟真有胆色。”

    这里都是纵横四海的玩家,闪开条道不过也就是无誓之剑一句话的功夫。

    顾飞退后了数米,摩拳擦掌。韩家公子来到无誓之剑跟前,也是摩拳擦掌:“无誓会长,这个可是事先咱们约定过的特别贡献了。”

    无誓之剑无奈地点了点头:“我记下了。”

    “呵呵!”韩家公子抱着胳膊站到一边,朝顾飞甩了甩脑袋:“过吧!”

    “还用你说!”顾飞早就已经跑起来了,冲到崖边停不犹豫飞身而起,光跳就已经过了一半断崖,跟着半空中一个吟唱,人哗一下消失,已经稳稳站在了对面的山路上。

    掌声如雷。

    大家佩服的当然不会是顾飞有这个技能,主要是佩服这家伙敢飞出悬崖的胆量。换作其他人,就算也会瞬间移动,是否有飞出悬崖再吟唱的胆子就未必了。顾飞倒好,过来和无誓之剑简单说了两句,随随便便一跳一唱就过去了。

    “绳子!”顾飞在对面喊。

    无誓之剑拿出一把巨斧,将粗粗的绳索紧紧缚在了斧柄之上,振臂一挥,巨斧带着绳子呜呜呜地飞了过去。顾飞也没伸手接,等着那巨斧落地。

    山路上光凸凸的根本没地方绑绳子,无誓之剑他们的计划是绳子绑在斧柄上,再把斧子死死钉到地里。

    当然,仅绑一把似乎并不保险,无誓之剑这边又朝手下征集,七手八脚地又扔了三把巨斧来。都是那种做工极粗燥,仅仅是有了个斧子形状的巨斧。好说都是40级的玩家,居然还能征集到这么破的武器,也真够不容易的。

    紧跟着又有人扔了锤子过来。顾飞在这边好一通忙活。身上没力量啊,这力气活干起来也慢。这边上无誓之剑他们几个战士动手,三两下就已经钉了五把巨斧在地里,绳索在上面一圈一圈又一圈地绑了五道,顾飞这边叮叮咣咣的,动静比谁都大,效率比谁都低。

    要知道斧柄那一端可不是尖的,没什么钉子精神,开始一段还好钉,越深越是费劲。顾飞这忙活了好久,才把四把斧子种植完毕。末了开始朝斧柄上缠绳子,大家伙也是心惊胆战的。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妙>比<閣

    “千里兄弟,多用点劲,多缠几圈!!”无誓之剑喊。

    “打死结。”韩家公子提醒。

    终于,一切忙活妥当,一根绳桥横了山崖之间。

    “谁先来?”众人面面相觑,互相谦让。

    “我来吧!”身为会长,无誓之剑这时候果然有点气度。第一个站了出来,拍了拍手,蹲身抓在绳上,跳了下去。

    如同之前战无伤挂在木桥上一样。这事其实主要靠的不是力量,是怕耐力不够坚持不下去。所以在说游戏里这事其实并不太难,无誓吊在绳下,两手交替着,晃晃悠悠一路扭了过去。到是这一端爬回山路上费老大劲了。顾飞力量弱啊!对他帮助有限,无誓之剑趴那吃了老半天土才爬了上去。大出了两口气后,回头喊道:“过吧!很结实,没问题!”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