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二百八十六章 没完没了的仇怨

第二百八十六章 没完没了的仇怨2017-11-10 16:27:46Ctrl+D 收藏本站

    安抚了柳下,顾飞也没忘了樱冢月仔那帮小子。人虽已经离开,却给他们去了一条消息:“你们的处境很危险,知道吗?”顾飞消息直接发给樱冢月仔了。

    “怎么了?”樱冢月仔不解。

    “那个茫茫的莽莽,在这里仇人很多的。”顾飞说。

    “哦……太好了,我会保护她的。”樱冢月仔居然很兴奋,他似乎把这当作了一次表现的绝佳机会。

    “超乎你想象的多!”顾飞真想不管这家伙,让他死了算了。

    “哦,有多多?”樱冢月仔总算从顾飞的字里行间感受到了问题的严重姓。

    “大概,有公测时期全城人口那么多吧!”顾飞说话还是很严谨的,前尘行会嚣张还是公测时的事了,正式运营后涌入的大量玩家显然不可能再和她有什么直接仇恨。

    “月仔,月仔,你怎么了!!”这次顾飞没收到消息回复,只听得那边街道上传来阵阵急促的吆喝。

    “保重吧!”顾飞最后给樱冢月仔去了个消息,与柳下同行至复活点下了线。

    这边的樱冢月仔在一干弟兄的呼喊下总算回过神来,再看茫茫的莽莽就像在看着一个伟人。能把全城人都给得罪了,这不是伟人是什么?

    茫茫的莽莽也正在看着他,末了又看了看这一群人,笑了笑说:“你们玩,我先下了。”

    樱冢月仔一怔。茫茫的莽莽虽是个姑娘,却是网游狂人类型,每天的上线时间也是非常华丽,今天居然要这么早下线……

    樱冢月仔只是猥琐,可一点不傻,此时他已经想到了些什么,并且非常愿意朝这个良好的方面理想,于是就彻底感动了一把。恨不得上去狠狠来个拥抱,却又有些不敢。

    “走了!”茫茫的莽莽朝他们挥了挥手,转身也朝下线区去了。

    樱冢月仔怔了怔后,连忙追了上去:“我送你吧!”

    “不用了吧!”茫茫的莽莽说。

    “用的用的,万一这路上……”樱冢月仔没全说出来,他知道茫茫的莽莽能听明白。

    茫茫的莽莽果然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拒绝樱冢月仔,两人就这么默默地离去,留给火球他们两个背影。

    “重色轻友,月仔你真是我辈之典范啊!”众人连连感慨。

    “妈的,为什么月仔那么猥琐,却能泡到妞;我这么英俊,却总是无人欣赏?”也有心中忿忿不平的。

    “努力努力,难得来个新地方,快点开展业务吧!”

    “开展个屁,这里人人都蒙着脸,是不是美女都看不出来。”

    “唉,这是个问题啊!”一群家伙一时间都很失落。

    “说起来,我们只在这里停留一天呀,搞那么仔细干嘛,随便耍耍得了。”有人提议。

    “嗯,有道理。”其他人表示赞同。

    “前方发现目标!”一人立刻喊叫,伸手一指,对面街道三个姑娘蒙着脸,很是婀娜地走过。

    一群人行注目礼,品头论足:“既然看不到脸,对身材咱们得多讲究讲究啊!”

    “这三个还行啊!”

    “那还不出手?”

    “速度!!!”一行人飞速展开他们的捕猎调戏行动……

    次曰顾飞上线上得比较早。难得来月夜城一趟,顾飞觉得不能浪费。在这么个PK成风的主城,通缉任务市场的火爆是可以预见的。更可爱的是月夜城玩家装备水平可能一般,但PK水平那是比一般玩家要老道的。

    顾飞满心欢喜就要朝通缉市场冲,消息接收却不合时宜地响起,顾飞翻开一看,是火球:“醉哥快救命呐!”。

    短短几字让顾飞感受到了火球的声嘶力竭,而且顾飞对他们这局面其实已经略有一点预见,连忙回复:“怎么?被追杀了?”

    “你咋知道?”火球惊诧,顾飞一次又一次神奇地挑战着他的认知。

    “我不是已经提醒月仔了吗,你们怎么没注意着点?”顾飞说。

    都已经身处追杀中的火球当然已经了解了原委,此时哭丧道:“已经去下线了,结果被人拦了。”

    昨夜樱冢月仔陪茫茫的莽莽去复活点下线,结果茫茫的莽莽实在是知名度太高,早已被人盯上。眼看复活点就要到达,对方集齐了人马把二人给堵了。按说茫茫的莽莽离开月夜城也有些时候了,玩家们对她的忌恨早就没那么强烈。但前些天云中暮那帮家伙参加顾飞的见面会跑了云端城一趟,遇了银月想顺手搂草打兔子,结果是正中了银月安排给公子精英团的陷阱,被杀了回来。

    云中暮现在也算是一方霸主了,好久没吃过这等闷亏,这旧有的怨恨自然又变得新鲜热辣。总算那段时间还忙着参加对抗赛,这事就先搁置了。现在对抗赛结束,这事可就已经提上了曰程。

    银月在月夜城混不下去,跑去云端城重新发展。而原本在云端城的云中暮的朋友不笑等人,却因为在云端城混得不如意,跑来月夜城投奔云中暮作威作福。如果以前云中暮还对云端城有所了解的话,现在就是一无所知了。

    银月在云端城发展的如何,有多少实力,他完全不清楚。从那天接触来看,似乎是有点人手的。这导致云中暮一时间也无法决定出动多少人手。出去少了吧,怕收拾不了;出去多了,又怕云端城那边其他玩家有所误会,银月这个家伙可是很阴险的,很善于鼓动借助这些外力,丝毫大意不得。

    后来招集了几个人,准备去云端城探探消息,结果这几人走了一半又回来,说月夜城去云端城的路断了,过不去。

    这种事显然只有系统办得到,云中暮也不知这是什么名堂,针对银月的计划只能暂时搁浅。这几天也正忙着研究他们行会在对抗赛中领取的任务,却有人声称看到茫茫的莽莽回到了月夜城,追杀行动就这么再次启动了。

    等顾飞上线时,樱冢月仔茫茫的莽莽还有火球他们一干弟兄已经逃了整整一夜又一天了。好在茫茫的莽莽当年在月夜城当过街老鼠时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走街串巷摆脱追踪非常老道,再加上队中樱冢月仔这一帮子陷阱高手,竟然一直脱到了现在。

    只可惜,城中所有的复活点和城门口都已经被对方很有先见的占据了,过往的玩家甚至被要求摘下蒙面检查。以云中暮他们十会联盟的势力,真没什么玩家敢抗拒。况且茫茫的莽莽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得人心的角色,一说是为了抓她,玩家们都很配合。

    “再不行就只能强行下线了,累死了。”火球给顾飞发消息说。

    “现在在哪呢?”顾飞问。

    火球报上坐标:“醉哥,就靠你啦,帮兄弟们杀开一条路啊!”

    “呵呵!”顾飞只是笑了笑,打点了一下身上装备,学月夜城玩家的作派,掏出布来蒙了脸,朝火球说的坐标奔去。“换地方的话告诉我一声。”顾飞给火球消息。

    火球没顾上回复,因为他们又一次和敌人交火了。火球他们这“大猎杀”佣兵团完全是以他们行会为班底,好比四海佣兵团与纵横四海行会这等关系。目前佣兵团2级,共有40人,全部来参加这任务,但经过这一天的被追被堵被杀,此时只剩18人,其余22人都壮烈死回了复活点,非常坦然地下线睡觉去了。

    “快走!”茫茫的莽莽头前带路,而后方早已经布置好了陷阱。樱冢月仔望着队伍中的火球很是纳闷:“我真奇怪,都挂了22个了,怎么还没轮到你。”

    如果只是樱冢月仔他们这群弓手,脱身或许不难。但因为茫茫的莽莽和火球这两个异类,拖延了大家行进的速度,这只能靠陷阱来弥补了。这一路跑来,对手踩中陷阱的惊叫不知听了多少声。樱冢月仔他们发现用陷阱设计这群人似乎不怎么难,看起来月夜城这边直爽的风格,导致这边的玩家都不太喜欢陷阱这个被动的攻击技能,练得人少,自然在PK中接触的也少,好多人连见都没见过。白叶若羽那个白痴有次很傻X地把陷阱弄在了青石板上,结果都被人给踩了,弄得樱冢月仔很费解。 -~妙*笔♣阁@无弹窗?@++

    “不好!”头前带路的茫茫的莽莽突然叫了一声,“这怎么没路了?”茫茫的莽莽四下张望着,她带着众人冲来的方向赫然是一个死胡同。

    “以前这里可以出去的啊,改了吗?还是我记错了?”茫茫的莽莽毕竟离开月夜城也久了,一时间有些不自信。

    “妈的,这下只能拼了。”樱冢月仔非常有气势带队走上了回头路。前方路口布有陷阱,敌人正从两方追来,他们已经没有去路。

    “醉哥,我们在XXXX,XXXX呢……没路了。”火球很遗憾地回了顾飞消息。

    “咦?这么巧,我路过啊!”顾飞回道。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