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二百八十七章 抽风的重装战士

第二百八十七章 抽风的重装战士2017-11-10 16:27:47Ctrl+D 收藏本站

    火球连忙东张西望寻找顾飞的身影,结果顾飞没找到,敌人已经从两路冲出,在路汇合,接着就听“啊啊啊啊”的一串叫声,兼有很懊恼地骂声:“又被夹住了!”

    火球身边一人朝地上吐了口口水,骂道:“总是叫得这么销魂,又不是女的,叫成这样,恶心死了。”

    “废话什么,放箭!”樱冢月仔喊道,眼看已无去路,临死当然要多拉几个垫背的,这是一般人都会有的想法。

    巷战中弓箭手齐射那也是比较可怕的,空间狭隘,基本不可能躲得掉。路口的家伙接连中箭,有两人运气不佳,中箭较多,当场已经阵亡。

    但月夜城玩家的PK素质就是过硬,又中陷阱又被弓袭也没见慌乱。几名重装战士推着盾牌来到队伍前列,所有人蹲下了身子。

    “前进!”一声令下,众人缩在盾后向前推进。樱冢月仔他们的箭矢射到盾上,倒也引起阵阵白光。可惜不是射杀,而是对方阵中的牧师在努力工作。

    “火球!干什么呢!!!”樱冢月仔呵斥。普通重装战士都只是高物理防御,弓手的攻击在他面前显得很渺小,但法师的法术依然强大。樱冢月仔他们阵中只有火球一个法师,此时不做攻击,却是傻愣愣地东张西望。

    “我能有什么用啊!”火球苦笑着,抬法杖放了一个火树千重焰。果然,一个法师的法术对方根本不放在眼里,牧师继续努力工作,队伍继续向前推进。

    “集中火力,左边那个!”樱冢月仔挥手。

    其实此时就算能够齐射秒杀也无济于事,对方人马早就已经挤进街来,用重装战士顶上前面只是为了减少己方的伤亡,就算光着屁股硬冲,此时已经可以把樱冢月仔他们淹没了。

    “算了算了,死吧死吧,困死了,死了下线睡觉。”有人伸着懒腰说,也懒得再放箭了。

    “没出息!”樱冢月仔狠狠鄙视了他一下。

    火球倒是又丢了两个法术,当然结果是和没丢一样,眼看对方越来越近,仰天长叹:“醉哥,你不是路过吗,路过在哪呢?”

    “这呢这呢!”天上传来顾飞的声音。跟着就见街道上平地闪起一道雷,一张电光火石交织成的网瞬间已经结成。十会联盟的人还那推着盾牌闷头狂冲呢!结结实实顶上网上。

    响声大作!

    那一排重装战士此时就像扔在烧红铁板上的牛肉一样,开始泛着青烟。同时周身上下不断闪现着电火花,色调以黄蓝为主。一排人被电得嘴唇直哆嗦,后面的人也吓坏了,有人伸手想去拉,被非常有生活常识的另外一人把手拍掉:“当心,有电!”

    “那怎么办?”

    “要用绝缘的东西!”此人是个盗贼,当即掏出每个盗贼都会有的——为了技能闷棍准备的大木棒,朝着他身前那哥们拿盾牌的胳膊就是一下。

    那哥们转过头来,哆嗦着嘴唇,努力说了一句:“我艹你妈!”

    “这怎么搞啊?”大家惊慌失措了。用手拉怕被导电,用了绝缘木棍,居然还是无法把人救下来。陌生技能的研究工作总是这么的艰辛。

    “技能都是有时效的,等等吧!”有人提议。

    于是一排抽风一般的重装战士齐齐回头,瞪着那家伙,哆嗦着嘴唇齐声骂道:“艹你妈!”

    “这东西哪来的?”有人想到解决罪恶源头的好办法。

    所有人四下张望,还有人抬头看,于是他们也看到了房顶上的顾飞,手持紫黑色长剑,蒙面,黑衣法袍……

    这个扮相,这个风度,怎么感觉在哪里见过?队中一些参加过当初十会联盟与前尘行会大做战的玩家心中产生了朦胧的念想。

    正疑惑呢!突然众人的脚底下一热……

    “又是火树千重焰?牧师!”有人喊。

    火树千重焰!

    的确是火树千重焰。

    但这次不是火球的,而是顾飞的。

    火焰升起的一刻,那个高喊牧师的哥们已经就这么去了。原本挤满人的街道,突然间变得像是一个蜂窝煤——火苗扑棱棱地,从被秒玩家的位置向上窜着。

    “啊!!”

    有人惊叫了。

    这一秒虽然没有当初月夜城法师学院门口那个天降火轮干净,但此时此刻已经有无数人想起了当初那一幕了。

    月夜城的这帮PK专家们,从30级PK到了40级,能做到秒杀的法师,他们至今也就见过那么一位,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火球也是趁火打劫。这是真正地趁火打劫。顾飞放得火还没熄,火球又放了一把上去。

    威力虽然不可同曰而语,但方才顾飞一个法术将秒未秒的一些人,却在火球这一把火后被燃烧掉了。

    “先退!!”有人大声喊。此时地上火树千重焰的持续燃烧还在继续,这太可怕了。

    所有人向后退着,那一排重装战士就这么被很可怜地抛下,继续粘在电流墙壁上抽风。顾飞看了眼时间。电流墙壁的持续时间是20秒,这帮家伙还得再抽6秒。

    不过说起来,顾飞记得自己当初在云端城街头试用这技能时,也有玩家去伸手触碰,但都是手指被电就立刻缩回,没见哪个被吸住不能离开了,怎么这几个家伙……

    “难道是因为接触面积比较大?”顾飞分析。这帮家伙是盾牌直接贴上去了,接触面积真的是相当的大。

    不过这电流墙壁看来伤害不怎么样。电了这么久了,没见哪个人要挂的。顾飞感慨着,同时看到自己的法力又开始自动恢复了,和昨天对抗索图军团时一样。朝下面街道一望,果然茫茫的莽莽又举着法杖对他施咒呢!

    十会联盟的人此时已经退到了火树千重焰的范围外,牧师对受伤未亡人员进行着疯狂抢救,法师弓箭手开始对房顶的顾飞发动攻击。

    房顶上的顾飞大步飞奔,躲过连珠火球,挑落追踪箭矢,跟着轻轻抬了抬手指,人嗖得就不见了。

    这些月夜城的玩家自然不知顾飞非常前卫地掌握着瞬间移动的技能,眼看人平空消失,一个个都怔住了。但这时顾飞早已经出现在他们身边,一帮人还45度抬头望房顶呢,顾飞一个双炎闪已经铺开了,又一圈人没了。

    这时电流墙壁总算结束,一排重装战士停止了抽风。总算回归了平静,几人长出口气,恨不得拥抱痛哭一声。樱冢月仔看到电流墙壁消失,但这几个家伙居然还没有死,连忙招呼大家发动猛烈攻击。

    这几人的确被电得很惨,但毕竟也是战斗经验丰富之辈,此时发现己方距离对手不远,对方都是弓箭手,只要近了身,虽然只是重装战士,却也可以收拾他们。

    如此一想,几人很有默契又把盾牌举在身前,但这次他们不需要再掩护身后的什么人。几人一起弓身弯腰,却是要发动技能冲锋直接杀入敌阵。

    结果一排屁股都撅起来了,却没有一个人冲出去。几人一起茫然了下,一看状态,一起大骂:“艹,麻痹了。”

    箭如雨下,射在盾上叮叮当当。火球更是耀武扬威地施展着法术。

    几人此时没有牧师支援,又不能用冲锋高速突进,实在不敢再消耗推进,连忙返身向后退去。

    刚退没几步,突听身后噼啪一声响,几人转身一看,不由自主地就开始哆嗦。一道电流墙壁又竖在几人身后了。

    跟着就见在他们阵中大杀四方的顾飞咻的消失,几人没反应过来,热辣辣的火焰已经浇到他们身上了——顾飞飞至他们身后,一个双炎闪。

    重装战士再重装,生命那也是有底的。这几人多灾多难地挺到现在,早就已经不堪重负了,结果又遭到顾飞这个秒杀级的彪悍打击,终于饱含热泪壮烈牺牲了。

    “你们没事吧?”顾飞灭了这几个家伙,回头问樱冢月仔他们。

    “没事,就这几个家伙还不能把我们怎么样。”樱冢月仔神气活现,辜负了顾飞特意来救的一番好意。

    “醉哥,他们好像要撤,快收了你的神通!”火球说。

    对手的确已经在撤离,顾飞摇了摇头说:“让他们撤吧,我没法力了。” 医妃狠凶猛:t.cn/RAjbWDR

    说完望着茫茫的莽莽:“这次好像没昨天恢复的多啊!”

    茫茫的莽莽也很无奈:“你冲得太前,超出技能范围了。”

    “哦……”顾飞无比惋惜,末了问道:“是什么技能?”

    “法力献祭,把我法力给你用。”茫茫的莽莽回答。

    “哦。”顾飞又应了声,末了仔细看了茫茫的莽莽两眼:“你的心情看起来不错?”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