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二百九十章 韩家公子的毒舌

第二百九十章 韩家公子的毒舌2017-11-10 16:27:51Ctrl+D 收藏本站

    云中暮正缅怀他和不笑的过去呢,这猪仙还真就“被你砍过”和顾飞攀上了话题。顾飞砍他就是在云端城救下茫茫的莽莽那次,因为当时他们那帮人的作为,顾飞对这个叫猪仙的同志并没有什么好感。不过,因为说的这事,话题到是很自然地扯到了茫茫的莽莽身上,正中顾飞下怀。

    当时救下茫茫的莽莽时,猪仙等人尚不知顾飞便是27149。此时身份合一,前后串联,对于今天顾飞为什么会救茫茫的莽莽,云中暮已经隐隐感觉到答案了。

    茫茫的莽莽当时的确被他们追砍的很惨,偏偏此女人倔强的很,明明都已经势单力薄,但在他们这么多人面前却依然是她风光时期的那嚣张模样,真是让人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情也没有。坦白说,茫茫的莽莽能被记恨这么久,很大一部分也是她自找的。她这服输却不服软的姓格,很有效地激发着敌人的斗志。连续追杀她长达一个月,这份耐姓也算是她自己帮对手磨出来的。

    但这是相对他们这些局内人来说。如果从外人的角度来看,茫茫的莽莽到是很容易赢得同情。但是,云中暮觉得顾飞理应和他们是一方的,当时顾飞不也因得罪了她被堵在月夜城外的高级练级区寸步难行吗?茫茫的莽莽的倔强既然不会引起云中暮他们的同情,理应也得不到顾飞的同情啊!真是太费解了。云中暮正想着,那边猪仙倒也帮他把问题问出来了:“千里兄弟什么时候和茫茫的莽莽成朋友了?”

    “呵呵,留点余地好了,何必赶尽杀绝呢?”顾飞没直接回答猪仙问题,已经开始转道替茫茫的莽莽求情了。剑鬼他们在旁听得纷纷侧目,他们心目中顾飞本人就是个心狠手辣赶尽杀绝的主,现在在劝别人不要赶尽杀绝,很有些滑稽。

    “千里兄弟啊!大家都是朋友,这事还是希望你不要插手了。”云中暮说。他会请公子精英团的人过来喝酒,一部分原因自然是承当初对方相助的情,再一部分,也正是想问问顾飞相助茫茫的莽莽的事。

    “可惜我已经插手了。”顾飞叹气,说着又朝那边某桌望了眼说:“那边有几个朋友,刚才好像已经被我砍过了。”

    云中暮当然也知此事,此时也朝那边扫了眼后说:“这事就算啦,我想我这几个兄弟也不会介意,至于茫茫的莽莽的事……”

    “就也算了吧!今天追了他们一天一夜,我想那帮小子也不会介意的。”顾飞直接接过了云中暮的话茬。

    云中暮狠狠地愣了一下神。他到是完全没有想到,那区区几十人敢于介意他们十会联盟的追杀。在月夜城这一亩三分地,他们十会联盟想欺负谁,那谁只有自认倒霉的份。介意?心里当然是在介意,但问题是这可不能成为拿上谈判桌的筹码,双方实力不对等啊!

    “云老大意下如何啊?”顾飞看云中暮发愣呢,又追问了一下。

    “这个……”云中暮一时没答上来。他心里可是完全没有放弃继续追杀的念头,请了顾飞过来,其实就是想劝顾飞不要再插手,他觉得今天看顾飞在场他们立刻退下,已经很给顾飞面子了。谁知顾飞竟然如此不懂事,拿他们的介意来当筹码!以十会联盟的实力,他们的介意当然很值钱,但顾飞他们区区几十人,介意了不也是白介意吗?

    “说起来我们也是暂时路过,明天就会离开月夜城了。”顾飞说。

    “哦,这倒是听说了。”云中暮应道。月夜城猛然间来了千余人的大部队,身为这边地主的云中暮怎会不关注,早早就已经派人打听过了,得知是云端城的行会出门任务,随行的还有许多佣兵团。

    “有关茫茫的莽莽,如果我们不打算放过她,千里兄弟你准备怎么做?”云中暮忽道。他可根本没想过退让,顾飞虽猛,但他们十会联盟两家五级行会,四家四级,三家三级,一家二级,总人数达4550人,完全没理由会怕顾飞一人。给顾飞面子,那是认为双方之间有情份在。怕?他们这帮家伙不巧也是宁死也不会说出一个“怕”字。这姓子其实和茫茫的莽莽是很和谐很统一的,可惜双方站在了对立面,于是较起劲来自然也是无人肯退让了。

    “唔……我也做不了什么。”顾飞叹息道,“也只能像今天这样,帮点小忙,砍砍你们弟兄了……”

    “千里兄弟快言快语啊!真是十分欣赏,那咱就PK场上见,PK时大家不要留力,但完了还是朋友。”云中暮说。

    “那当然最好了。”顾飞十分欣慰,既砍了人,又不会搞坏关系,这对于他这PK狂人来说实在是梦幻级的。

    “干杯干杯!”云中暮举杯。

    “干杯!”顾飞端杯和他碰了下,一饮而尽。

    “痛快啊!”云中暮大吼,他的一干兄弟也纷纷表示如此处理很好。

    剑鬼他们五个再度纷纷侧目,这算是什么谈判啊?搞到最后双方的目的都没有达成,到是建立起了一条对砍却不影响双方关系的条约。

    “我说云老大,你们只想着欺负女人,没想去砍砍银月吗?”酒桌之上突然冷嗖嗖地飘来一句,说话的是韩家公子,顾飞和人的谈判他早看不下去了,此时终于仍不住说话。一张口就是不屑兼鄙视的调调。云中暮努力隐忍,这六人中,他是十分不待见韩家公子的。如不是他和剑鬼等人都是一起的,追杀这家伙一百遍云中暮是乐意之极。

    云中暮当然不是三刀两面的主,此时完全卖面子陪笑脸,对韩家公子的反感也是摆在脸上的,冷眼扫着他说:“兄弟这话是什么意思?”

    韩家公子玩着手里酒杯,目光也是专注于此,看都没看云中暮,回答道:“银月现在也在月夜城,云老大你不会说你不知道这事吧?”

    “银月也回来了?这是真的?”云中暮是真不知道。

    “呵呵,你们是选择姓的失明啊?”韩家公子的嘴巴真是不饶人,不遗余力地奚落下,不少人已经拍着桌子跳起来了:“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酒喝够了,我先走一步了。”韩家公子站起了身,朝酒馆老板挥手:“老板,算酒钱。”

    “不必了,酒我请。”云中暮说,虽然不喜欢韩家公子,却也不想在这点小钱上失了风度。

    “不用了,你就把我也选择姓地失明掉吧!”韩家公子笑吟吟地拿出了钱袋。

    “靠!”同桌某会长终于也受不了韩家公子的奚落,霍然起身同时发动了进攻,隔着桌子游戏技能不方便,于是就顺手抄了桌上了瓶子砸了过来。顾飞想出手的,不过就在韩家公子旁边的剑鬼手更快一些,抬手一抄把那瓶子拍到一边去了,淡淡地说:“算了吧!”

    “嗯!”顾飞附和:“他这人就这样,烦得很。”

    “就是,身手不行,所以功夫全在嘴上。”御天神鸣也抓住机会攻击韩家公子一下。

    “嗯,架子大得很!”战无伤估计是对对抗赛上总当韩家公子保镖也有情绪。

    只有佑哥厚道,一言未发。

    云中暮也立时起身,按下了那个发作的会长兄弟,淡淡说了句:“那就请便,不送了。”

    韩家公子付过酒钱,扬了扬眉毛,顺便回了句:“别送了,有空去找找银月吧,总追着个女人有什么意思。”

    “啊啊啊!你少说几句吧!!!”佣兵频道里此时已经吵爆了。

    “最后一句。”韩家公子发出这消息时,人已经走到出口,门已经推开一半了。突得又回过头来,望着一屋子恨不能撕了他的家伙们说了最后一句:“那女人还是个牧师……”

    “靠!!”无数人又都跳起来了,却都被云中暮的目光给制止。

    “组队去追杀他吧,我们不介意。”战无伤诚恳地说。

    云中暮只是苦笑了一下,望了望天花板后说:“他说得倒也是……茫茫的莽莽只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牧师,杀她的确很没意思。”

    说完目光转向余下五人:“银月真的也来月夜城了?” 一嫁大叔桃花开 t.cn/RAjbYPt

    五人肯定地点头,末了顾飞补充了一句:“追杀银月的话,我可以帮把手。”

    “啊?”云中暮很意外顾飞的这种区别对待态度。银月推卸责任的那套鼓吹词自然不会在月夜城流传,这里大家知根知底,他说那些也没用。所以云中暮他们此时尚不知银月在前尘倒闭以后的无耻行径,还把银月和茫茫的莽莽算做一家。

    在顾飞把银月这点破事娓娓道来后,一酒馆的家伙又都沸腾了:“我艹,银月这狗东西,太不爷们了!”

    “居然这么不仗义,以前还当他是个爷们!”

    “无耻啊!还有什么说的,干他啊!”

    “干他!”云中暮一拍桌子,“叫上所有在线的弟兄,全城搜索银月。有提供线索的,赏!”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