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二十三章 第一陷阱技师

第三百二十三章 第一陷阱技师2017-11-10 16:28:30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几乎所有人都忘了此行是来任务的。大难当头,所有人都想得是如何能脱离这个险境。韩家公子一早对这个临时军团很不靠谱的预言渐已成真。各佣兵团都出现了逃兵。主要是以盗贼为主,他们使用潜行后,小心翼翼朝树林外移动,只要不踩中陷阱,脱身倒是没什么难度。

    只可惜,朝各方向逃出的盗贼不大会个个发出惊叫,身形显现,寸步难行,终究是被陷阱给踩了。而那些不知藏于何处的法师们更是瞬时发动技能,火焰四下喷起,把这些个逃兵一个个诛杀。

    这些个玩家不仅挂了,而且挂得很尴尬,就在踩中陷阱暴露的一瞬间,很显然他们想遁走的意图也暴露了。挂一级只是暂时的,从此被人鄙视是再所难免的。有不少人刚刚在白石城盗贼工会复活,就收到了系统提示的已经被逐出佣兵团的消息。

    产生逃兵的佣兵团长们都很难堪,觉得此时所有人的目光一定都在鄙视自己。事实上此刻人人自危,哪还有人有心情理会这个。在倒影年华的组织下,各佣兵团和纵横四海的玩家们飞快面朝外站了一大圈,由战士和牧师顶在外围。这两大血厚职业在回复挺住法师轰炸不难。

    于此同时人数清点结果也飞快产生了,无誓之剑的脸色如死灰一般。刚才这一短暂的搔乱中居然一共损失达217人。其中他纵横四海的人就有百余人。这可是一路下来最严重的一次打击,至此纵横四海还在任务中的成员只勉强达到600。

    森林里再度安静,所有人屏息凝视地打量自己身前。如此有组织的防范,倒是让对方半天也没捞到再度偷袭的机会。

    但仅仅如此当然不可能让云端城的玩家们满意,此时他们要的是突围,脱困。可是在连敌人在哪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真是一筹莫展。

    “是谁,有种给老子站出来!!”无誓之剑明显有些抓狂。

    “呵呵……”树林里居然传来笑声回应无誓之剑。所有人扭头都像朝这方向看,倒影年华着急大喊:“不要大意,盯好自己的方向。”

    大家恍然间把头扭回来的,有些人情急之下把脖子都给扭了,压力太大了,肌肉都紧张。

    “是谁,站出来说话!!”无誓之剑吼道。身为一个战士,他也是以身作则顶在了圈子的最外。而处于圈子绝对核心的,是[***]份子托德。

    树林里果然转出一人,只是离大家稍远,树林昏暗,样貌看不太清,似是在扬着嘴角微笑。此时双臂一举,朝所有人挥了挥手喊道:“大家好啊!林荫城欢迎大家。”

    所有人咬牙切齿。有一些玩家听得声音是在另一个方向,十分想过去一看是何人,却又怕是对方吸引注意力的伎俩,一动也不敢动。一边严密监视着前方一边听着背后的方向说话,郁闷极了。

    “你是什么人?”无誓之剑作为群龙之首,还是需要和对方直接对话的,此时来到了这个方向,二人遥遥相对。

    对方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转而问道:“陷阱的滋味怎么样啊?”

    不可否认,虽然给云端城的玩家们造成直接伤害的是法师和盗贼,但在这次受困中起到主导作用的却是陷阱,因为陷阱网的存在,让大家每迈一步都是小心翼翼,不得不成了瓮中之鳖。

    “哼,没什么了不起的。”无誓之剑对陷阱满是怨念,一时未答。结果樱冢月仔这个陷阱专家越俎代庖,替他挡了这句。只是他这话说完之后连自己人都侧目——没什么了不起的,却把所有人困这了,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对方果然发出了笑声,末了问道:“阁下是?”

    樱冢月仔刚才说话时已经跳到无誓之剑边上,此时一拍胸脯答道:“我叫樱冢月仔,是云端城第一陷阱技师,有种和我单挑啊!”

    遗憾的是樱冢月仔这个名字可爱有余,气势为零。虽然他很嚣张地讲了这么一句话,但上来就自报家门,把整段话的气势都给拖累了。他团里那帮素来不把团长当回事的狐朋狗友立刻开始嘲笑:“哈哈哈,月仔又装逼了。”

    对面的人也在笑道:“云端城第一这么厉害啊?不过不好意思,在下是平行世界第一陷阱技师!”

    “你谁啊?”樱冢月仔说。

    “水深。”

    喧声渐起。因为这名字可不普通,这是平行世界中象征最牛B的五小强之一。虽然对抗赛期间好多玩家完成等级提升,41级并不是五小强专有。但从游戏的经验榜单上来看,位居总榜前五位的依然是这五人。

    总榜前五中的弓箭手,自然也是弓手经验榜的首位。如果他转职是潜伏者,那么自称为平行世界第一陷阱技师倒也并不过分。

    樱冢月仔明显有点尴尬,晒晒道:“等级高,不代表技术好嘛!”这话已经不是喊的,而是对自己身边人说的。结果遭到他那群哥们毫不留情地嘲笑:“歇菜了吧月仔,啥叫一山还有一山高?以后记得低调点。”

    “都他妈闭嘴!”樱冢月仔怒道,接着又朝水深喊话:“水深是吧?来和我单挑啊,看谁才是平行世界第一陷阱技师。”

    “呵呵,你能平安无恙走到我跟前,我就承认你才是第一技师。”水深笑道。

    水深距离他们足足有30余米,沿途肯定是布满了陷阱,他才敢如何公然现身。无誓之剑也是深知这点,否则早就找几个盗贼潜行过去将他拿下了。只是,樱冢月仔的陷阱水平的确是有两下子的,水深扔下的这话,未免……

    “这话未免有点太大了吧!”樱冢月仔替无誓之剑说出了心声,“那我就来试一试。”

    “请便!”水深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好,你等着!”樱冢月仔东张西望,四下寻觅,最后终于折来了一根树枝,足足有两米多长,樱冢月仔双手端着,冷冷道:“那我可要来了!”

    水深只得又邀请了他一回。

    “呀!”樱冢月仔一声呐喊,一树枝扎到地上,撅着屁股开始细心地挑拔寻找陷阱。众人皆倒,这实在是太猥琐了。单看这气质,这两个谁更适合称第一大家心里已经有结论了。

    樱冢月仔的水平倒也不是假的,不消片刻,已经挑出了三个陷阱,有树叶下掩得,土里埋的。樱冢月仔心下好不得意,心想埋陷阱无外乎就是这点花样,这点雕虫小技如何难得住自己?这人如何自大,八成是脑壳坏掉了。

    樱冢月仔一边想着,一边已经是挑出了第五个陷阱。五个陷阱都被他集中甩到了一个地方,准备一会当作耻辱薄来好好羞辱这水深一番。

    樱冢月仔抬头看看,刚刚走过了五米了,头两米并无陷阱,之后三米却一连发现了五个,这还只是樱冢月仔走得这条线路上,他估计自己的身侧此时肯定也有陷阱,这密度不可谓不大,这家伙到底带了多少潜伏者。

    樱冢月仔正待继续勘探,突然身后云端城的玩家大叫:“小心!”

    樱冢月仔不明所以地一回头,就见两个盗贼已经若隐若现地在自己身后出现了。

    “我艹,卑鄙啊!!!”樱冢月仔骂道。

    “哈哈哈!只把捕猎夹子当陷阱,埋伏的盗贼就不是陷阱了吗?你这个第一高手,陷阱意识未免也太浅薄了吧!今天我就给你上一课,回去好好琢磨去吧!”水深大笑道。

    “真是太贱了!!”云端城的所有玩家都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此时救援已经不及,除非有人或者攻击可以不需时间就赶到樱冢月仔身边。

    而这样的人,云端城阵中偏偏就有一位。瞬间移动,那就是没有时间的移动。 医妃狠凶猛:t.cn/RAjbWDR

    五米的距离,也实在是刚刚好。

    就在两个盗贼以为已经可以简单得手时,一道黑色人影突得就降临在了他们身后。

    这回轮到水深惊讶地喊出一声“当心”,结果只看到一道硕大的“V”字型火矩一闪而过,两个盗贼顷刻已经毙命。

    “醉哥啊~~”樱冢月仔激动地快哭了。这才是兄弟嘛,看看自己那帮哥们,此时一边笑逐颜开地欣赏他吃瘪,一边很随意地弯弓搭箭准备尽尽人事,真是太令人悲愤了。

    “快回去!”顾飞拍拍樱冢月仔。

    樱冢月仔也感觉到了危险的信号,此时地上冒热,头顶上闪光,这是法师要下手的迹象。樱冢月仔慌忙扔了手中破树棍就往回跑,结果那木棍不及落地,却被顾飞一伸手给捞住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