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二十四章 生擒水深

第三百二十四章 生擒水深2017-11-10 16:28:31Ctrl+D 收藏本站

    顾飞飞快一试那根树枝的坚硬程度,很是满意。当即把剑收入口袋,双手驻着木棍就地一撑,人立刻被支起在了半空中。地上的火树千重焰已经燃起,顾飞却因身在半空没被烧到,天上的天降火轮虽然砸到了头,但区区不至于有重大伤害。作为法师顾飞的法力是丢人现眼,但生命却比其他法师还要突出点,他有追风之庇佑这种变态装备嘛!

    此时群众已经在惊呼:“哇,这样也可以啊?”

    结果顾飞的表演还没完,支在半空的一瞬手从口袋已经掏出一卷长绳,挥臂一甩那绳索45度飞向上方树木枝干,稳稳缠绕在了某处。此时临时支撑他的木棍已经要倒,顾飞正好弃了木棍跟着绳子荡出,与此同时还飞快朝绳子上端爬了一段,顾飞深知如果不抓高点,绳子荡到最低点时自己肯定是要被摔到地上去。

    这几下兔起鹘落,流利到了极点。群众们再次呐喊:“还带这样的啊?耍杂技啊?”

    顾飞荡在空中心下甚是不爽,这是杂技吗?这叫功夫!

    古说十八般武艺,其实这十八是个虚数,随着朝代进步所繁衍出的不同版本中这十八各有所指。只是按总体分类来说,无非就是抛射兵器长兵器短兵器软兵器和白打。

    这几大种类细分下去,每样里都可以再归出个十八般兵器。所以想样样精通绝无可能。况且如狼牙棒啊混元锤啊流星锤这些古里古怪的兵器没听说过是哪个习武之人在研究的。如弓箭类,却是顾飞一点都没涉猎过的。

    这些暂且不提,就眼下顾飞甩得这套把戏,那可是实打实的真功夫。这是属于软兵器中的套绳类。你让杂技演员来耍两个秋千肯定能比顾飞更惊险更美观,但就甩绳缠树这一下,那就是顾飞更有把握了,顾飞的内涵可是都在这里,群众们不懂欣赏,弄得顾飞又是十分郁闷了一回。

    但不管是功夫还是杂技,所有在场的人都被顾飞的举动给震住了,不仅仅是自己人,还包括25米远外的水深。直到顾飞抓着绳子呼啸着就要飞到他面前时他才如梦初醒。想成为一个伟大的弓手类职业玩家,最大的要点就是永远不能给人近身的机会。水深虽然转职的是潜伏者,但这种职业特点还在。此时没想留下缠头,闪身就要朝一旁树后转去。只要脱离了对手的视线,水深就有把握摆脱任何追踪。用句俗不可耐的话来说:他可是在这片森林里长大的,熟得很。

    可惜顾飞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空中伸手一指,飞速吟唱:“电流墙壁,降!”

    电流墙壁瞬间已在水深的面前集结完毕,他反应稍慢上半拍都有可能直接装上去。等他停步,转身想要绕道时,来得一点也不慢的顾飞却已经飞到了他身侧,劈头盖脸地就是一剑,紧接着追着水深跳跑的步伐就是一记扫荡腿想钩到他。

    没想到就在要扫到的节骨眼,水深突然向前一跳,这一扫竟然扫了个空。顾飞功夫出手,杀伤多少不由他控制,但是直接打不中的失手可是极为罕见的。水深居然躲过了他觉得万无一失的一下,让他大感意外。

    顾飞不敢怠慢,连忙继续追去。水深的移动速度或许比他更有优势,但只要把二人的距离咬在五米以内,等瞬间移动冷却结束,顾飞绝不会再失手第二次。

    正这样规划着,突然脚下一丝轻颠,顾飞心叫一声不好,飞速地向后一个疾退。

    此处居然掩着一个陷阱……顾飞也瞬时明白水深闪过自己那一记扫荡腿是怎么回事。那家伙根本不是见招拆解,只是因为知道这里有陷阱,那一跳是为了跃过陷阱而已,结果碰巧把顾飞的扫荡腿也让过了。

    顾飞一触陷阱即闪,反应之快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顾飞估计如果是现实中的此类陷阱,自己如此机敏的反应恐怕都不会把陷阱给触动,毕竟想触动陷阱,肯定是要达到所必需的力量的。可惜眼下这是在游戏,陷阱的发动没这么多物理原理,不管你力量多大,反正你触了机会它就动。而且这个樱冢月仔口中的更高级陷阱动起来还很生猛,一弹之下会跳起来夹你。

    不过相比上次这次的顾飞心有准备,向后一闪的功夫已经撩剑出手,比上次更快了几分。

    前方准备逃跑的水深号称平行世界陷阱第一技术,陷阱功力自然了得,刚才耳中敏锐地捕捉到身后一声类似弹簧的轻响,立时知道是陷阱被触发了。

    此时身后追着自己的除了顾飞还能有谁?想不到这家伙这么快就中招了,水深还想着刚才自己情急之下躲避陷阱太明显,恐怕是给人提了醒,想不到这家伙身手快,脑袋可不怎么快啊!

    水深心中如此想着,一边乐不可支地回头来看,结果耳闻那弹簧声越来越近,眼前就看一样他十分熟悉的事物飞至眼前,水深还没来及发出惊叫。“啪”一声响,给弹簧声划上了句点。

    “哇哈哈哈!!”樱冢月仔刚才跑出法术范围就开始回头观望顾飞的行动,比其他人的距离更近,看得也更清楚,此时几乎要在地上打滚,伸手指着水深肆意狂笑:“不愧是第一陷阱技师啊!能他妈把陷阱夹到鼻子上,我承认我不如你了!!!”

    水深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是真正的泪流满面,不由自主的泪流满面,谁是不相信,自己拿个夹子狠狠夹到自己鼻子上试试。

    更让水深感到悲愤得是,他现在不能移动了!陷阱夹没有夹到脚上,而是夹到了他的鼻子,发挥的效果居然也是禁止移动。就连他这个陷阱第一技师也不知道这种情况,因为从来没人想到过会发生这种事情!

    “这是个BUG!!”水深非常悲愤地想着。

    发生这个情况顾飞也挺意外,他原本就想挑飞陷阱夹砸一下水深的脑袋,没想到他会转过头来把鼻子送上来,更没想到夹了鼻子居然和夹了脚一个效果。

    陷阱夹只有到了时限,才会自然脱落,这是系统规则,人力无法更改的绝对无耻的系统规则。所以水深只能任由陷阱夹在鼻子上挂着。模样滑稽,任何一个有自尊心的高手此时都会很有寻死的心情。所以当顾飞拎着暗夜流光剑步步朝他逼近时,他甚至希望顾飞走得再快一点,赶紧把他挂了算了。

    结果顾飞走到他的身边并没急于挥剑,手到口袋里又去摸索什么。

    难道会是什么更残酷的道具!水深刚想张口抗议,却见顾飞已经将东西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是一个苹果,接着就见他咔嚓咔嚓啃了起来,一边啃还一边问:“感觉怎么样!”

    一个极限的瞬间移动,一个双炎闪,再一个极限的电流强壁……这也是顾飞的极限,此时他已经没法力出大招了。

    “哼……”水深本来是想发这个音的,不想鼻子被夹着,这音拐到不知何方去了。水深只得开口说话:“你最好快点杀了我,不过这也没用,就算杀了我,你们也出不了这树林,而且我很快就回来。呸呸呸……”

    水深这“呸”到不是冲顾飞。你想啊,陷阱是在土里埋过的,沿着不少泥,此时就挂在他鼻子上,垂在嘴跟前,这一张口,不少泥土就被抖落到了嘴里,形势更加难堪。

    “呵呵!”顾飞笑了笑,苹果啃了半个就扔掉了。手又伸进口袋里一阵摸索,又掏出了一圈绳子说:“杀你干啥?”

    说着右胳膊突然一挥,剑尖又是划出一道火焰V矩,俩盗贼从空气中显形,毙命。

    “叫你兄弟不要过来了,潜行对我没用的。”顾飞说。

    水深很诧异,他知道他的盗贼兄弟们在用潜行接近顾飞。但就是他也不知道他们究竟何时出手,没想到顾飞比他都清楚,而且一挥手又干掉了两个。

    顾飞依然可以察觉到有潜行盗贼注意着他,但是显然他们停止了靠近。于是顾飞转到水深的身后,低身在水深腿上缠起了绳子。  [miao^bi^ge].  首发

    “靠!!”水深已经知道这家伙要干什么了,虽然下半身无法挣扎,但上身是能动的,弯了腰想要阻止顾飞,可惜顾飞早已经打好了结,一闪已经离开他身侧。

    绳头的另一端顾飞绑在了炎之洗礼上,一边甩着一边喊道:“接着。”

    “来了!”战无伤应声出队,接住了抛至的炎之洗礼。

    “拖回去!”顾飞发令。

    “收到!”战无伤振臂一挥。

    “我艹你祖宗!!!”水深咆哮着,却见拴在他脚裸的长绳已瞬间被拉得笔直,脚上一股大力涌来,水深当场已经被带翻在地。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