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二十五章 满不在乎

第三百二十五章 满不在乎2017-11-10 16:28:32Ctrl+D 收藏本站

    战无伤力量浑厚,他扔出去的东西,向来比他本人移动要快不知多少倍,此时拖人自然也不在话下,水深刚被带翻在地,立刻飞一般地被拖了回去。这次高手水深也顾不上面子了,大叫“救我”。

    周围不少树后藏着法师盗贼弓箭手,此时水深叫得这么凄惨怎么能不救?盗贼疾冲过来想拉住他,弓箭手放箭想射断绳子,法师想烧断绳子,更有脑袋不灵光的法师居然想用冰旋风来减缓水深被拖动。也不想想此时水深是被动移动,想减缓他移动,那得对着施力者,也就是战无伤放冰旋风才对。

    总之方式是五花八门,可惜却无一见效。

    首先射断绳子,这等射术岂非常人可及?那需要现实里就是射箭高手,然后再辅以游戏中的系统辅助才可能达到如此出神入华。

    而法师的火球术就和天降火轮不可能在树林引起火灾一样。飞出的火球击中目标,瞬时就熄了,绳子上似是留下了焦黑的痕迹,也许耐久度已有下降,但水深被拖动的距离只是这区区30米,坚持下来问题不大。

    更可怜的就是帖上身来的盗贼了。顾飞此时就是追在水深身后跑的,三个飞速冲上来的盗贼下场只能是消失在了一片火光当中。

    地上的水深此时更是惊叫不绝。这一路滑过去的地上满是陷阱,他这一边滑还一边滚,不知触动了多少,顾飞在他身后就眼睁睁地看着他身上的陷陷夹子越来越多,令人叹为观止。

    更多的法师盗贼弓箭手从树后现形想来援助了,而只顾欣赏回味顾飞惊艳表演的云端城众人总算是反应过来了。无誓之剑高声一呼,倒影年华已率纵横四海最最训练有素的弓手军团赶到,瞬时箭如雨下,水深仰面在地上滑行,就先着箭矢整齐划一的从他上空飞过,也是惊讶不已。这属于纵横四海的特色产品,并不是随处可见的。

    那些贸然露头的营救份子受到了这一波暴射的打击,当场牺牲的就达十余人,剩下的基本也是带箭而归。更要命的是这一次公然露头可把位置都暴露了,此时闪到了哪棵树后都会落到这帮神箭手炯炯的鹰眼之下。

    箭矢这东西价格便宜量又足,弓箭手用起来都不会心疼,此时看不到人却也不肯停手,憋了这么长时间的气总算有了个宣泄口。暴射一点都没停止,那些个藏身的树木像被机枪扫射一般木屑纷飞。

    位置比较好的,对这树林更熟练的,此时依然可以找到树木之间遮挡视线的盲角脱身,但大部分人只能死死靠在树后,一根手指都不敢露出来。

    此时水深一路滑行,终于是被战无伤拖回了阵中,顾飞在纵横四海的箭阵掩护下也再没受到什么搔扰,顺利回归,迎接着来自各方复杂的目光。

    “醉哥太牛了,偶像啊!”樱冢月仔第一个上来恭维。

    顾飞笑笑,这种事他已经习惯了。

    跟着樱冢月仔低头朝还在地上的水深也是一笑:“你也是我偶像,不愧是陷阱第一技师,你现在是全副武装啊!哈哈哈哈!”

    水深是又痛又气。此时浑身陷阱夹子,连脑袋上除了原本鼻子上的那个以外也又多了三个,两个夹在头发,一个夹在耳朵,其他胳膊啊腿上啊腿上啊胸前啊后背啊也挂得密密麻麻。这让无誓之剑看在眼里就来气:“你狗曰的,区区30米你就下了这么多陷阱,黑啊你!”

    其他玩家此时则也在议论纷纷。

    “陷阱效果有叠加吗?”战无伤问着。

    “好像没有吧?”佑哥回答。

    “要有就华丽了,这么多陷阱,这他妈什么时候才能动啊!”战无伤说。

    “啧啧,人的一生能有机会被这么多陷阱同时夹住,而且是夹满了全身,那也是何等的荣幸啊!”御天神鸣感慨连连。

    倒是樱冢月仔乐了一会却突然悲愤起来:“妈的,为什么只有系统可以摄像,我们却连拍照的功能都没有?”

    这一提到摄像却是提醒水深,他目光一转望向顾飞,打量后说:“你就是云端城的那个视频法师?”

    “嘿嘿,知道怕了吧!”樱冢月仔得意洋洋,好像是他把水深揪回来的。

    水深却根本没理他,只是在听到了肯定答复了,叹息了一声:“果然牛人。”

    “谢谢!”顾飞无时无刻不保持着一个合格武学家的谦逊,在外人看来这真是装逼极了。更让人妒忌的是,这还得是有真才实料才能装得出来的。

    这时“叭嗒”一声,水深鼻子上夹着的那第一个陷阱总算是到了时间,自动滑落,给水深留下了一个煞是可爱的红鼻头。

    其他陷阱夹到他的时间也都是须臾之间,这鼻头上的就像是一个启动器,掉下来后不久,水深满身的陷阱夹开始不断地掉落。

    “啧啧啧!”议论声再起。

    “这也是一种别样的风华绝代啊!”御天神鸣延续着之前欣赏的视角。

    “善水者溺,善骑者坠!至理名言,至理名言啊!”佑哥倒是从中得到了感悟。

    当最后一个陷阱从身上跌落后,水深长出了口气,慢慢悠悠地从地上爬起。一只脚裸依然被绳子系着,他却是满不乎。站直了身后爬了爬尘土,倒是欣赏了纵横四海那些忙碌的弓箭手们几眼,点点头赞道:“箭阵练得不错。”

    “妈的还装帅!”樱冢月仔挽了袖子想上来揍人,忽然听到“叭嗒”一声,他难以置信地低头望去,脚裸上赫然卡着一个陷阱夹,他已经寸步都不能动了。

    “哈哈哈哈!”水深大笑,“谁才是陷阱第一技师,现在你服气了吧!”

    所有人都惊讶地望着樱冢月仔脚上的陷阱,他此时已经走到水深身前,陷阱并不能禁锢上半身的活动,如果他愿意,拳头还是可以挥出去。但他这一拳实在是挥不出,因为刚发生的事实实让他感觉到了惊悚。

    樱冢月仔对自己的陷阱技术是很自负的,但方才他完全没注意到水深什么时候在地上又设了一个陷阱。虽然必须承认没人会想到水深这时候还有心情扔陷阱,但如此近的距离,就是再不留意也会注意到的,这家伙用得什么手法?

    对于这些事,无誓之剑虽然也觉得惊异,但却不如何关心,他关心的始终是他的任务。此时目光炯炯地望着水深:“水深是吗?我们来好好谈谈吧!”

    水深嘿嘿一笑:“没什么好谈的。这可是网游,擒贼先擒王是不好使的。我虽然现在落你们手里,但依然可以指挥我的兄弟们继续对你们的战术。而且我死了顶多掉一级,这没什么,完全不具备做人质的价值。”水深侃侃而谈,末了一转面朝这边静静站在一旁的顾飞:“真搞不懂,你废什么大劲把我捉回来有什么意义啊!”

    顾飞摇了摇头说:“你先谈正事,闲了再来找我报仇。另外我要指出一点:抓你很轻松,一点不费劲!”

    “切!”水深继续着满不乎的状态,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从新转向无誓之剑,“你放心,你们绝对是跑不了的。这种情况下,我们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你们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把人交出来,这样免了争斗,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你休想!”无誓之剑直接打断。

    “大家看到了啊,我给你们机会了,但是你们的老大不愿意。我也没撤。”水深摊手朝周围人说道,说完又望向顾飞说:“去劝劝吧,劝劝!”他这种外人当然不知顾飞与无誓之剑是何关系,只想着如此身手的人,在行会中必须是很有地位的。

    这时人群间有人冷嗖嗖飘来一句:“虽然是在游戏,不过想死也是没那么容易的。”

    “没错,把这家伙吊起来打!”水深的姿态早就犯了众怒,此时有人俯身就去捡那拴他脚上的绳子。 医妃狠凶猛:t.cn/RAjbWDR

    结果这家伙依然不在乎,嘿嘿笑道:“哥们你傻啦,咱这玩游戏的谁天天不被怪挠个几百下,这点小疼忍不了,还玩P的游戏啊?”

    这话绝对不假,这拟真游戏在疼痛系统上并不真实,否则战斗为主的游戏天天刀里来刀里去,真完全拟真谁受得了?再加上游戏初期发生过的恶劣事件,游戏对此进行过重大修正。无论下多重的手,疼痛感却是有上限的,对于一个有点意志力的人来说,这都不难忍。

    严刑看起来无用,走猥琐路线的樱冢月仔却心生妙法,跳出来喊:“弹他JJ一百下啊!”

    “咳!”有正直之士已经不好意思了,别忘了周围还有不少姑娘呢!樱冢月仔和他的团为什么会在这个方向?不就因为重生紫晶的姑娘们也在这边吗?

    “注意素质!”顾飞拍了拍樱冢月仔。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