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二十七章 故交

第三百二十七章 故交2017-11-10 16:28:35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永远喷着酒气,貌似女人,实则是男人的牧师,除了韩家公子,还能有谁?

    此时队伍也不过刚刚开了个头,韩家公子出列拦了排头,前进立刻止住。这家伙慢条斯理地来到了队中无誓之剑他们的所在,笑眯眯地道:“幼稚,相当的幼稚。”

    “韩家兄弟什么意思!”无誓之剑心情正好呢,韩家公子突然出来没头没脑地批评,让他非常不爽。

    “不是说你,我在说他。”韩家公子指了指水深。

    水深就走在无誓之剑身边,绑着他的绳子还被无誓之剑牢牢握在手中。无誓之剑朝他望去,却见水深一直摆着的满不在乎的神情此时终于消失不见,直勾勾地望着韩家公子,脸上写着的全是惊骇。

    “演技派啊?”韩家公子托着长音,手指朝水深点啊点的,“不过你这点小把戏,骗骗别人还行,在我这里还嫩点。”

    “怎么回事?”无誓之剑有些迷糊。

    “都是装的。”韩家公子望向无誓之剑。那眼睛里全是醉意,实在让人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喝多了在说醉话。但无誓之剑却不得不再问一句:“什么意思?”

    “他有一句话,你应该相信的。”韩家公子说。

    “哪句话?”

    “他们的行会,绝不会因为某个人而牺牲集体的利益,即使是为了他这个会长也不可能。”韩家公子说。

    “这……”无誓之剑猛得朝四周望去,只看到那些潜伏者再度藏身树后残留的一丝身影。

    “接着走下去,肯定会有什么大埋伏,或许是会让我们全军覆灭的大埋伏。”韩家公子笑道。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只是假装为了水深要放我们走,让我们放松警惕,然后设下更大的埋伏,乘机一举把我们消灭?”无誓之剑惊讶。

    “没错。水深的死活,从他被捉回来的一刻起就他们就已经不会放在心上,那一切都只是假装的。”韩家公子一边说着,一边望了水深一眼。

    “怎么会这样……”无誓之剑还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最强的演技派,当然还是水深兄弟。他过来耍的那些无赖,成功地对你进行了挑衅和诱导。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可恨的家伙捏在手里,不好好利用一下他真对不起自己?”韩家公子继续微笑。

    “……”无誓之剑。

    “同时他还多次强调他没有人质的价值。这种话听得多了,你是不是不由地就在考虑这家伙是不是真的不能当作人质?随后你发现他们是个很有义气的团体,于是,就想着落花虽无意,流水或许却有情。反正也没什么损失,当然不妨一试,这一试之下,你心里当然是暗爽,只可惜,这就彻底上了他的当了。”韩家公子说。

    “……”无誓之剑还是不说话,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倒是一直就在一旁的顾飞听着韩家公子明明是洞察对方的意图,却偏生要这么连挖苦带嘲弄地说一遍,这无誓之剑不好朝他发作,八成得把水深撕成碎片,连忙出声道:“你话真多啊,早看出来了不早说。”

    “我这不是说了吗?”韩家公子摊了摊手。顾飞十分怀疑这家伙就是故意等到这个时候,无誓之剑正洋洋得意到几乎不能自控的程度,狠狠地一脚把人从云端踹到地狱,这家伙就是有这种恶趣味的,顾飞想着。

    “想不到你竟然也在这!”水深居然突得开口,“剑鬼呢?”

    这话一出大家着实一惊,想不到水深和韩家公子剑鬼也都是认识,而且听这语气,交情怕是比和漂流要亲切不少。无誓之剑一听这又攀上情立刻很郁闷,今天想出一口气怎么就这么难呢?

    剑鬼很适时地也从人群中穿出,站到了韩家公子身旁,朝水深点了点头说:“这呢!”

    “你们两个……怎么在别人行会里当小弟啊?”水深很是不解。

    “我们现在是佣兵团,受雇于人。”剑鬼说。

    “哦……”水深一声长吟,“我说怎么这么多人,我当行会多庞大呢!感情好多都是佣兵吧?我艹的,是行会的就把行会徽章戴起来啊,他妈的有点行会精神行不行?行不行?”

    无誓之剑实在是忍不住了,大骂一声冲了过来,先朝韩家公子和剑鬼冷冷地道:“韩家兄弟,剑鬼兄,这家伙现在跟我们行会是任务对头,我砍了他,你们不会有意见吧!”

    结果两人一起点了点头说:“应该的!”

    周围的人全都迷糊了,这到底是朋友还是仇人啊?

    水深却是丝毫不以为意,站直了身,脸上表情重新回到了满不在乎,朝韩家公子和剑鬼道:“你俩也跑不了,牧师学院和盗贼工会接你俩,晚上一起喝酒。”说完点了点韩家公子:“剑鬼的我请,你的自费。”

    “哼,劝你还是不要挡道的好,否则今晚你怕是要掉两级。”韩家公子淡淡道。

    “嘿,大家走着瞧嘛!”水深和这二人说完,用极度蔑视的表情扫向无誓之剑:“怎么还不动手?你这磨磨唧唧啰啰嗦嗦拖泥带水不解风情的风格能不能改改?”

    “不解风情?”群众们都疑惑了。

    “呵呵,顺口随便说的。”水深死到临头笑容依然灿烂。

    “你去死吧!”无誓之剑只觉得自己再不挂了这家伙肯定要气死过去,手中巨剑一挥兜头劈下。不料身边水深的身边突然卷起一道火光,水深也很诧异地扭头来看,却是顾飞出手把他给解决了。

    白光一闪水深已经不见,无誓之剑一剑劈了个空,望向顾飞很是恼火:“你干什么?”

    “我下手比较干净。”顾飞点了点头,镇定地说。

    “……”无誓之剑牙都快咬碎了,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公子精英团的人也根本不理他,顾飞挠着脑袋问那二人:“你们老朋友啊?”

    “当然。我们可是闯荡网游多年的老手了,怎么会没几个朋友,你当都是你啊?菜鸟!”韩家公子不屑道。

    所有人都在瀑布汗。目前整个游戏中风头最劲,传唱最广,有视频为证的可怕法师,被人称之为菜鸟,这事真是太惊悚了。

    好在顾飞为人实在。你要说他是功夫菜鸟,恐怕会打得你连娘都认不出来。至于说他是网游菜鸟,他心底里还是承认的。但是是被韩家公子说,那无论如何也是要反驳地,当即也很淡然地说:“说话注意啊,你应该知道我对砍你这件事是很有冲动的。”

    “靠!”韩家公子脸色也稍稍有些变化,口袋里掏了瓶酒后,晃啊晃的走了。

    所有人在原地回味了良久,半晌后才回归现实,立刻一个之前一直在头痛的问题涌上心头:怎么办!

    “怎么办?”所有人望向无誓之剑。

    无誓之剑这会极度压抑,本来虐杀水深一下可以帮他解解燃眉之急,结果又被顾飞那个不识相地给抢了先。此时一股怨气没处撒,见谁都想踢两脚。结果这么多人不识趣,一起可怜巴巴地在脸上写着“怎么办”望向他,立刻怒了:“妈的,冲,和他们拼了。”

    “冷静,冷静点!”倒影年华连忙开口,风行也在一边劝慰。

    “这群王八蛋,迟早给他们好看。”无誓之剑咬牙切齿。至于他这个“这群王八蛋”究竟包含了多少人,大家自己去理解,也就不多问了。

    “还是快点想办法吧!”倒影年华说。

    “你有什么办法?”无誓之剑问他。

    “呃,还在想……原本还算知道他们的情况,但刚才他们肯定又是一番重新布置,不知道现在是阵势了。”倒影年华说。

    “那个樱冢月仔不是会找陷阱吗?千里一醉不是会反潜行吗?叫他们两个一道,去把所有陷阱找出来!”无誓之剑说。 妖孽王爷小刁妃:http://t.cn/R278rmV

    “陷阱刚才他们都取出来了,这次未必是陷阱了吧?”倒影年华说。

    “不是陷阱我们还怕个毛啊?冲啊!”无誓之剑说。

    “冷静点,冷静点……”倒影年华一看这无誓之剑眼下根本是没状态讨论正事,索姓把他拖到一边坐下:“你先歇会,我去找别人商量商量。”说完一溜烟跑了,无誓之剑这状态实在太危险,还是不要接近的好。

    倒影年华找人商量,无非就是叫了自己行会中几个能出主意的,又招集了各大团长商议。现在所有人都得知了刚才事情的经过,除了为险些进入圈套感到劫后余生外,也对对方如此手段感到后怕,此时每个人的情绪都不怎么高。

    “月仔,对方又布置陷阱了吗?”倒影年华问,方才在纵横四海箭阵的掩护下,大猎杀的这帮家伙对四下又进行了一番排查。

    樱冢月仔的脸像个苦瓜:“又弄上了,情况和最初似乎没有变化,真搞不懂,他们是怎么又一次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弄上的……”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