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三十四章 损失惨痛

第三百三十四章 损失惨痛2017-11-10 16:28:44Ctrl+D 收藏本站

    樱冢月仔只是猥琐,可不是软蛋,莫名其妙被人推翻在地,当然是勃然大怒。飞速翻起身来就要和对方干仗,但对方似乎也没打算就此放过他,一伸手就揪住了他的衣领:“知道你小子害我们损失了多少弟兄吗?”

    大意了!!樱冢月仔心道。一时的热血冲动,忘了自己是有职业的,这种时候应该飞速后撤拉开距离才是,怎么主动向人帖了上去呢!太不理智了。樱冢月仔这还进行战术分析呢!对方的话也压根没听到耳里。倒是他的兄弟们反应更快一些,连忙上来把二人给拉开。

    “发生了什么事?”茫茫的莽莽疑惑地问道。对樱冢月仔的愤怒显然不是个别现象,从树林里出来了的云端玩家个个都满脸怒容地瞪着他。

    “你是不是和那个叫水深的家伙串通好的!”有人吼道。

    樱冢月仔一听这话更怒了。比刚才被人推翻在地还要怒,跳着脚大喊:“孙子才和水深是一起的呢!!”

    声音大了点,立时就成了地图兵器。水深本来就离这里不太远的,他的兄弟们也在这附近有不少,把这话都听了去。无疑都被樱冢月仔给骂了,非常不爽。

    “到底发生了什么?”茫茫的莽莽皱着眉头问。

    美女总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在不同的场合可以发挥不同的功效,有时会是催化剂,有时却会是温和剂。比如现在,茫茫的莽莽再次说话后,对方总算没有再乱吼,心平气和地说:“过来的时候遇埋伏。”说完又瞪了樱冢月仔一眼。

    “什么埋伏?”茫茫的莽莽连忙问道。

    “对方埋伏在我们必经之路的树上,等我们路过时,大范围的法术攻击突然释放,没有人闪得掉,全死了。”这玩家说着。

    “怎么会这样……”樱冢月仔怔住了,他可以想象如果是这样一波伏击的话损失会有多大。

    “这应该问你吧?”对方阴阴地望着樱冢月仔,显然对他疑心不减。

    “这不关他的事。”茫茫的莽莽说,“都是我出的主意,从树林里遇到那个新人玩家开始,看来这是他们有意设计出来的一个圈套。”

    “……”对方看看樱冢月仔,又看看茫茫的莽莽,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突得又是一声暴喝,又是一个新出林子的家伙挤了过来,怒目瞪向樱冢月仔,另一手还死死揪着一人,正是本次任务的保护对象托德。这人,当然是纵横四海的会长无誓之剑。

    “这……这是一个圈套……”樱冢月仔也不知说什么好了。虽然他们只是无心之失,但犯错就是犯错,何况还是这么一个重大的错误……

    “和他们无关,是我太大意,被人骗了。”相较之下,茫茫的莽莽显得更加坦然一些。

    “你是谁?”无誓之剑望向她。负责联系佣兵团的都是倒影年华,无誓之剑是连各团长都没全认清的主。

    “我是谁很重要吗?现在还不是追究问题的时候,水深的人很有可能在周围还有布置,还是快些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等过了这段,你再来追究责任也不迟。”茫茫的莽莽平静地说。

    “说得对!”有人出声附和。顾小殇也刚从树林里走出,正好听到这话,立刻快步走了过来,很欣赏地打量着茫茫的莽莽:“妹子,你是哪个佣兵团的,我好像从来没见过你!”

    “我?我不是哪个团的,只是跟朋友一起出来玩玩。”茫茫的莽莽说。

    “我叫顾小殇,怎么称呼?”顾小殇朝她伸出手来。

    “茫茫的莽莽。”两个女人气场十足地握了一下手,周围一帮纯爷们都看得痴了。顾小殇也正在疑惑着说:“茫茫的莽莽?月夜城的那个?”

    “是我。”茫茫的莽莽点头。

    顾小殇无誓之剑,还有其他云端玩家都有些面面相觑。由于中途的银月消失事件,茫茫的莽莽在描述银月的卑劣生涯时被多次提及,樱冢月仔倒是没说这女人其实也在队伍当中。

    故事中茫茫的莽莽被泼脏水,被抛弃,大家都琢磨着这肯定是一位忧伤的怨女,此时一见本人却知绝不是那么一回事。就眼下这混乱局面下镇定的模样,就比大多数纯爷们要强。

    讨论尚不及继续,后续玩家不断地从树林子里钻出,囤积的人越来越多。无誓之剑开始忙于整理人员,直到最后一大堆战士一边摇着树一点一点挪了过来。

    “你们这是搞什么?”无誓之剑诧异。

    “我们如果一起停止摇树,对方的攻击不是又要到了。”一名战士回答。

    “行了,这里如果还要有人,我们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吗?”无誓之剑说。

    众战士听了恍然,终于停止了摇树,大家都有些神经过敏了。

    “人都出来了吗?”无誓之剑问着,按理这些战士就应该是最后撤离的,他甚至想过这帮家伙很有可能是没法活下来了。因为他们一停止摇树,树上的攻击恐怕会立刻发动起来。想不到这帮家伙居然还想到循序渐进一点一点停止摇树,直到离开对方攻击范围的办法。

    “还有公子精英团的人在后面,说是断后。”一名战士回答。

    “断后?敌人过来了?”无誓之剑紧张,连忙要组织进行抵抗。

    “行啦,已经都收拾了,就是几个潜行的盗贼而已。”公子精英团的六人牛气轰轰地现身了。

    “这次这点小帐就免了你的单吧!”韩家公子很大度地对无誓之剑说。

    无誓之剑无心和他算计这点破事,回身来到团队当中,大声喊道:“各佣兵团的,清点一下己方的人手。纵横四海的,还在的都站到墙边上去。”

    各团长立刻忙活起来,招呼己方的团员到跟前,纵横四海的玩家个个朝墙跟下走去,所有人都显得有些垂头丧气。除此之外,还有相当一部分玩家不知所措,无誓之剑过去一问,这样都是团长阵亡了的佣兵团,于是无誓之剑又招呼风行暂且指挥这些没了主心骨的家伙。

    人员统计只是粗糙地进行了一下。这支庞大的队伍从云端城出发时总人数近1300人。只在过乌龙山脉时与山贼团伙的激战,以及过断崖时胆怯退却,损失了百余人。之后一直未有大的折伤。直至进了这片森林后,不断地经历偷袭与反偷袭,刚刚又经历这一波大型伏击,损伤人数直逼600。这近1300人的队伍,此时粗略估计仅余600人上下。

    所有人心情都很沉重。因为人人都有伙伴在这过程中牺牲。除了公子精英团,这六个家伙一路安全无恙,而且不断充实着荷包。此时其余众人都一脸默哀的表情时,六人也不好太煞风景。

    不过偷眼一瞅,一边的重生紫晶的姑娘们表情也特悲壮,御天神鸣实在按耐不住了:“喂,你们也一直没有损失吧?”刚才的伏击过程中,重生紫晶的姑娘们幸运地和吊车尾们在一起,也避过了那场灾场。

    “谁说的,过乌龙山脉的时候我们折的人最多!”有姑娘白了御天神鸣一眼。

    御天神鸣无言……乌龙山脉那场挑战胆量的过程中,的确重生紫晶的不少姑娘都退却了,当中包括御天神鸣心仪的葡萄。本来还想这一路上好多机会可以好好把握一下呢!唉,造物弄人啊!御天神鸣想着心情也沉痛起来。

    顾飞的神情是六人里最沉痛的一个,感受了一会这闷闷的气氛后,终于忍不住道:“可以去下线了吗?”

    “晚下线一会会死吗?”韩家公子翻白眼。

    “明天还有课!”顾飞说。 一嫁大叔桃花开 t.cn/RAjbYPt

    “胡扯,我没听说过大清早有体育课的。”韩家公子说。认识最初顾飞就对御天神鸣说过他是老师,后来大家相熟起来,也难免问下顾飞是什么老师,都知道他就是一个教体育的。

    “早上要出艹的,上过学吗你?”顾飞说。

    “学上过,艹没出过。”韩家公子淡定地说。

    周围继续着肃静,没有人说话。主要都是等着无誓之剑这个领头人讲话。而无誓之剑呢,此时其实正在整理他们行会的情况。说实话总人数折了多少他不关心。他更关心托德死了没有,他们纵横四海折了多少人。显然这活他还不太擅长,墙根下一堆纵横四海的玩家,他至今还没数完。

    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无誓之剑这还没清点完他所关心的人数,佣兵团已经有人主动找上了他:“无誓会长,我们想退出这次任务!”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