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一段血泪史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一段血泪史2017-11-10 16:28:53Ctrl+D 收藏本站

    一步两步三步……剑鬼等人离任务通缉处已经越来越远,水深内心很激烈的一番天人交战后,最终还是没有狠下心来下令朝这五大高手出手。

    他们究竟只是纯洁地想洗一下PK,还是真的意有所图,这还没定论呢!水深这样告诉自己。虽然他也觉得自己这样行事太不够魄力,但为了任务和朋友兵戎相见,这事其实他非常不乐意。

    于是在所有人的注意下,水深一言未发,出去的五个人四个已经转了街道消息,只有御天神鸣还站在一个路口,一会朝左走几步,一会朝右走几步,拿着出小本做着记录,小脸苍白,甚是惶恐。

    这是御天神鸣网游中最可怜的时刻了,水深看在眼中更是硬不下心肠了。目光转向了所有望着他的行会兄弟:“看什么看啊,有PK的还不赶紧去洗!”

    然后来的人都面面相觑,互相问着“你有吗?”“你有吗?”之类的问题。

    到底还是站出来了几人,不过PK值都非常只少,只是一点两点的,所以他们没有急着要任务来洗尽,想得是这一夜无眠之后,PK值自然就没了,何必要冒这风险搞这PK任务呢!

    “难道高PK的家伙都已经被送进牢里了!”水深着急地想着,等着,一边先指示人手陪这几个PK值并不怎么高的家伙先去洗洗。

    进去领了任务后跑出来的玩家立刻对水深说:“我看他们肯定都没上户口,PK任务榜上高PK值的人并不如想象的多,按理他们的PK值也不应该少的。”

    水深却摇了摇头:“他们又没有发起过像我们这样的一波流攻势,PK值不至于这么集中,况且咱们的损失本来就不如他们。”

    兄弟心悦诚服地接受了水深的判断。

    “今晚咱们的损失有多少?有没有详细统计一下?”水深问。

    “大概有100多人掉级吧!”

    “100多人?就这么点?”水深十分诧异。

    于是那玩家也很诧异地反望了水深一眼:“当然,这还都要怪那帮家伙带着一大堆子的佣兵团,不然怎么会有人掉级?”

    “哦!!!”水深一声长吟,狂捶自己脑袋。

    双向任务中,行会双方互相PK无PK值,死亡只有20%的经验损失,这是系统规则。在一开始接到这任务时,行会上下当然并不知这是个双向任务,等遇到对手后方知。那个时候水深他们自然而然地会想到双向任务的规则,但不知怎么的他自己后来就给忘了,有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水深是他们这边第一个牺牲的,而且掉了级,掉级损失的经验也是超多。

    想到这个后,水深瞬间就泪流满面了。

    他恨自己的脑子一定是短路了,居然对当时顾飞干净利落地给了自己一个秒杀很是感激。想那无誓之剑当时被他挑衅的怒火中烧,要杀自己肯定也是极尽曲折地羞辱折腾一下。而那法师抢在前面一剑给了他一个痛快,他还挺感动。但现在回想起来……

    “我曰你祖宗!!!!”水深在通缉任务门口捶胸顿足。他还不如被无誓之剑折磨死呢,那也就是掉个20%的经验,但现在呢?掉得经验足足有195%,四舍五入差不多是10倍。

    自己怎么会这么衰得,水深痛苦的无法自拔,自己忘了这规则,难道那家伙这么巧也忘了?一想当时情景,水深觉得好像已经找到了答案。正巧这时前方街道的转角处,无誓之剑和仅存的几个佣兵团长一起朝这边走来,在看到水深和一大帮子人站在这后也是一愣。

    水深想也没想已经冲了过去,众兄弟紧随其后。

    无誓之剑走在最前,自然是大惊失色,对方人多势众,而己方虽是领导班子,但没有小弟的领导不是真正的领导……更何况自己是一战士,这逃都没机会逃啊!

    按理对方不会在目前这局面下动手啊!!!这是他们刚刚进行的短暂会议中得出的结论。

    分析有误?或者是,对方傻到还没意识到这点?

    想到这个,无誓之剑连忙给对方提了个醒:“敢动我们?不想我们从地牢里把你们的目标人物提出来了是不是?”

    结果水深看都没看他,只是朝他一甩手:“没找你,哪凉快哪待着去!”

    无誓之剑那个气啊!但他又能说什么?对方带着百来号人呢!只怪自己此时没有带着一大帮子兄弟,失误啊失误。

    水深到了跟前,立刻把韩家公子给揪到了一旁,回头一看,自己大帮兄弟还紧跟着,连忙道:“还跟着我干啥?有PK的赶紧洗了去。”

    大家都一怔,一人愣愣问道:“不要解决吗?”他指了指那边无誓之剑和各团长,已经被他们包围了。

    “解决个屁,任务内容是什么?现在解决他们有什么用,干正事去。”水深把所有人打发了。这才揪着韩家公子大骂:“你个混账。”

    韩家公子翻了翻白眼,朝那边目瞪口呆望着他二人的云端城领导班子们说:“你们先去吧,我一会过来,和这疯子有话说。”

    众人虽然都很好奇,但总不好意思就这么站着观看,只得无奈地离去。

    “是你个混账暗示的吧?”人一走水深立刻准备找韩家公子算账。

    “暗示什么?”韩家公子无辜状。

    “还装蒜?”

    韩家公子继续摊手一脸无辜。

    于是水深以深恶痛绝的语气叙述了一下他的那出血泪史,末了总结道:“这么卑劣的行径,不可能不是你指使的。”

    “呵呵呵呵,原来是说这事。”韩家公子笑容温和极了。

    “笑个毛!!”水深气。

    “坦白说,这事和我无关,而且他也是好心。我敢肯定,他八成不知道有这么一个规则,即使知道,他肯定也没意识到。那家伙是个游戏小白。”韩家公子说。

    “游戏小白?别开玩笑了!”水深怎么可能相信!游戏小白把他生擒活捉,游戏小白把他们安排得好好的街道袭击计划给打乱,这说出去还有脸混吗?

    “是小白,只不过如今这样的游戏模式非常适合他。”韩家公子说。

    “什么意思?”水深问。

    “他自称精通功夫。”韩家公子说。

    “功夫?现在还有人整这些玩艺?”水深疑惑。

    韩家公子再次耸了耸了肩:“不知道,但他身手的确变态,此外对游戏几乎一无所知。”

    “哪来的这么个怪人啊!”水深喃喃自语,不知不觉间已经把韩家公子放开了。

    “今天真是不好意思!”韩家公子整理了下衣服后说。

    “哇,我没听错吧?你这个家伙怎么可能说出道歉的话?”水深像是见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事。

    “道歉不过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得罪。”韩家公子镇定地说。

    水深立刻戒心大起:“你个混账设计了什么对付我们的阴谋?”

    “你猜。”韩家公子温和地笑道。

    “我决定杀你灭口。”水深突然说。

    “那不是你的风格。”韩家公子拍了拍他,“我走了,你等着死吧!”

    水深再次因过度用力捏白了自己指骨。面对这个恶劣的家伙,自己实在不应该有仁慈的心啊!现在这个角度,先来一个二连矢,再狙他一击,强力爆击一个,再来一个追踪矢,干死这个王八蛋,水深在心底快意恩仇,突然就加快脚步冲了过去。

    韩家公子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回头一看,见到水深气势汹汹地冲上,很是一惊:“你这是……”

    “有盗贼!”水深言简意赅,冲向韩家公子的同时,一把白石灰已经挥手撒向了韩家公子的右侧。

    这一把石灰用量实惠,两个盗贼被蒙出来不说,还在大声咳嗽。

    “快闪!”水深喊的时候,韩家公子已经在朝旁移步,一边注意着这两个现身的盗贼。

    “不是你的人吗?”韩家公子想不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除了和他们对阵的水深一行,还会有什么人企图向他动手。

    “废话。”水深说。 嫂索妙*筆*閣 网游之近战法师

    那两个盗贼似乎对这白石灰并不陌生,甩手飞速打散后,紧握匕首就要疾行追来。

    “进树林!”水深一边朝韩家公子喊着一边搭弓就是一箭。但与一般弓箭手不同的是他射得不是对方正面,而是射向了对方脚底。

    箭矢飞到了后就听“啪啦”一声轻响,地上突得弹出一个陷阱夹子就把那玩家的脚腕给卡住了。

    “陷阱箭,没见过吧?”水深迎着对方惊诧的目光微笑解说了一下,反手又朝另一人放箭,这人反应也算机敏,一看箭又对着他了,立刻停步。结果就见一枝很普通的箭矢插在了他的脚前。那人吓得又朝旁一跳,生怕这箭突然变成陷阱把他夹了。

    水深此时也已经逃开数米,回头看到那玩家的惊惶模样,嘿嘿一笑。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