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四十六章 探监

第三百四十六章 探监2017-11-10 16:28:57Ctrl+D 收藏本站

    树林边上一片寂静,解决了水深的细腰舞从林子里走了出来,朝韩家公子甩了甩手,示意已经结束。

    韩家公子点了点头,再看其他三人,也正望着他。

    “看着我干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韩家公子摆手。

    几人各自散去了,韩家公子摸了摸口袋,还有好些瓶酒,随即一边朝地牢方向走去,一边给无誓之剑去了消息:“招呼大家,现在立刻继续下一站。”

    “怎么?”无誓之剑问。

    “对方的老大要坐牢十个小时,不乘这个机会离开,明天你还想继续在树林里和他们纠缠一番吗?”韩家公子说。

    无誓之剑眼睛立刻一亮。擒贼先擒王,但网游里因为角色无法死透,且随时可以与朋友消息联系,所以这一手显得不那么实用。可把对手扔进了地牢,那真是完全断了消息,此经典战术立时变得成立起来。

    “十个小时呢,不急,等白石城的人过来吧!”无誓之剑说。一路上牺牲挂回白石城的佣兵团玩家,有的决定退出任务,但还是有些决定要继续的,此时正在尽快来林荫城和大家汇合。

    “还是抓紧时间的好,别忘了还有探监一说。他还是有途径进行遥控指挥的,虽然麻烦了些。”韩家公子说。

    “说得对,可现在我们的人实在不怎么多,就算他们没有水深……”无誓之剑还有顾忌。

    “双方情况都一样,我们有休息下线的,他们也有。人数上我们不会有太大差距,抓住水深不在的机会才是关键,你还是尽快吧,机会总是稍纵即逝的。”韩家公子说。

    无誓之剑当然也知婆婆妈妈是临场大敌,反正目前情况已经很糟糕,再差又能到哪去?一想到这里,无誓之剑咬牙决心抱住这次机会,当即招呼在线的所有行会成员,并通知各佣兵团长准备集合上路。

    无誓之剑好说也是个大当家的,事情无须韩家公子手把手去教,在帮他下定决心立即上路后,韩家公子已经第一个来到地牢外,缴纳了一笔不菲的探监费后,进入了地牢。

    夜深人静还坚持坐牢的玩家着实不多,而且大多数是在睡觉,估计是想在游戏里补上现实的睡眠,顺便熬掉痛苦的坐牢期限。这法子是官方并不认同的。官方说法,游戏中虽有睡眠,且的确是让大脑进入了睡眠状态,但身体疲劳的恢复却无济于事,因为游戏中的睡姿是模拟来的,人体真正姿式取决于现实。

    因此游戏中睡觉起来经常会腰酸背痛脖子抽筋,这感觉可不是模拟的,而是真实身体给予的信号。这种真实身体感觉在游戏模拟过程中不会有丝毫削弱。游戏公司可不想发生玩家家里发生火灾,结果玩家却因疼痛被削弱以为是被法师偷袭而最终导致真人燃烧。

    有关睡眠,也有人问那接着设备然后躺到床上去玩不就行了?

    官方回答:这属于不规范的使用游戏设备,一旦发生损坏,盖不负责。于是所有的玩家宁可腰酸背痛,也不想承担弄坏游戏设备的风险,这现实装备可比游戏里最最最顶级的装备还要顶级牛逼100倍。

    看过一间间牢房里这些东倒西歪的玩家,韩家公子终于在某间牢房里看到了水深。就他一人,躺在牢房的角落,背对着牢房外。

    “嘿,面壁思过呢?”韩家公子敲着牢门说话。

    水深缓缓转过身来,面色都是青得,虎着脸说:“你个混账,你还有脸来。”

    韩家公子嘻皮笑脸:“为什么不呢?你应该知道我最喜欢别人的这种状态了。”

    水深咬牙,切齿,捏得指骨咯咯响:“你等着,等我出去给你好看。”

    韩家公子笑着,突然挥手扔了一瓶酒进去。

    这一扔扔得很巧妙。水深如果不躲,肯定会爆了他的头;如果他躲,瓶子摔他身后墙上会溅他一身,而且飞起来的碎片还有可能爆了他的头。于是很无奈,他只能伸手接住。

    “我艹,二零零,你真有钱。”水深接过酒后想扔掉的,结果看清后难免惊呼了一下。这种游戏中最昂贵的酒水,就是细腰舞也未必见得会把钱浪费在这上。喝酒在游戏中,完全没有任何实质姓的好处。

    韩家公子没理这出,继续说道:“过十个小时你就出来了。只可惜那时我都不知道去哪了。说起来,你们的任务是只限于林荫城环节吧?接下来我们将去哪个主城,你知道吗?”

    “果然吗?果然是设计让我坐牢,然后乘这个机会你们脱身吗……”水深说。

    没想到韩家公子居然深深地叹了口气:“我很希望是这样。这样的话真是一个绝妙的布局。只是很可惜,这次只是刹那间的一次灵机一动。那些家伙的追杀,并非是我的安排。不过在这过程中,你非常荣幸地领到PK值,于是瞬息间我就有了这么一个伟大的构思。来,为了这个构思,干一个吧!”

    水深依然黑着脸没有说话,愤怒也只能发泄在酒上,举起来狠狠喝了一口。神态举止倒是很明确地向韩家公子传递了信息:他只是在自己喝,绝不是在他干什么杯。

    水深的PK值是为了帮韩家公子才领到的,这谁都知道。但他不会说,对韩家公子说这种话,他自己都觉得矫情,而且也不会让韩家公子产生什么负疚感。八成会反过来数落他公私不分,立场不明,关键时刻还是有些小糊涂。

    妈的,这是糊涂吗?只怪自己良心太好,一看有人杀他,根本没想那么多就出手相助了。谁像这家伙啊,啥事都会同时记挂在心上,永远多着一个心眼。

    水深这边心里进行模拟对话呢,还有理有据的。

    “你别得意。”事实上,水深开口说出的却是这话:“虽然我在牢里,但我那些兄弟也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

    韩家公子笑了笑:“你自己的兄弟究竟有多大能耐,你自己应该最清楚。”

    水深默然,手里拿着的酒不由自主又灌了口。他的兄弟……如果有比他还强的,那他还当什么老大。

    “行了,差不多了,我走了。”韩家公子说。

    “衷心祝你早死早超生。”水深说。

    “不可能,你都没有死,只是坐个牢,我怎么会死?”韩家公子笑,“现在你感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头晕不晕?”韩家公子问。

    “你?酒里下药了?”韩家公子这么一说后,水深的确觉得头有些晕。

    “开玩笑,游戏哪里有这些药。”韩家公子笑着,“只不过这酒是目前最烈的一种,用你这种二零零的命名方式来说,你应该叫它一七零才对。”

    “这不是二零零?”水深瞪着那酒瓶。

    “谁说了二零零的瓶子装的酒就一定也是二零零?行了,别废话了,快去睡吧!”韩家公子摆手。

    “你这混账……”水深含糊着说完了这话,脚下一软已经翻在了地上。手中酒瓶摔落,没碎,酒水咕嘟嘟地朝外流着,里面约摸还有半瓶。

    “能喝半瓶你已经长能耐了。”朦胧中,水深听着韩家公子在对着他啧啧称奇,接着又见他从口袋里掏了个袋东西扔了进来:“这次我们这笔收入全算你的吧,收好了,进来被人取了我可不管。”

    说完韩家公子已经扬长而去,水深迷糊中想看看他扔下的是什么,但被模拟酒精刺激的大脑却实在昏沉,终于一歪,睡着了。

    韩家公子走出地牢时,看到有数人急匆匆地冲进了地牢,他有意无意地朝旁让道并躲了躲正脸。地牢光线本就不佳,几人急切也没在意这另外的探监人员,急吼吼地就一路冲了过去。韩家公子离开地牢的最后一刻,听到那边传来几人急切的声音:“水深,别睡了,快起来,他们好像要离开了!”

    水深却哪里听得见,这帮家伙伸手也够不着,只能口袋掏了些没用的东西去砸,却怎么也砸不醒,大喊大叫之下,其他睡觉的玩家纷纷被吵醒。

    游戏里睡着那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这些人都想靠眼一闭一睁的方式度过漫长牢狱,结果被这些家伙闹醒,心情自然不爽。牢房里骂声一片,无法动手,双方只能进行些口舌之争。

    地牢外,云端城的玩家正七七八八的聚集起来,无誓之剑看到韩家公子从牢里走出很是意外了一下。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妙>比<閣

    “赶快上路吧!”韩家公子说。

    “领人肯定是暴露的。”无誓之剑警惕打量四周,不知哪里藏着水深一伙的眼睛,“现在水深或许也已经知道,多半也会制定个什么计划,乘着他传话不遍,咱们快走。”

    “呵呵,也不用这么急,大约半个小时里,水深什么指令也下不来。”韩家公子说。

    “怎么?”无誓之剑诧异。

    “他喝多了。”韩家公子镇定地说。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